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难做的官

第四百二十五章 难做的官

    第四百二十五章难做的官

    杨帆的眉头蹙了起来

    林中已经有树叶飘落。这儿种的树主要以榆树和杨树为主,枝头的叶子呈现出墨绿色,随着风飘过,便有些已经微黄的树叶脱离枝茎,打着旋儿落下来,在地上打几个滚儿,悄然聚合成一堆。

    两个人的脚踏上去,没有清脆的碎叶声,只有沙沙的声音,仿佛蚕在吞食着桑叶。

    两个人在林中转到第二圈时,冯西辉已经说明了全部经过。

    潘君艺死后,案子依例报到了洛阳府,因为除谋反大案之外,其他案件一律不能越级上告,必须得走这道程序。

    洛阳府接了状子之后,以潘君艺之父是刑部考功员外郎,他本人又是生员,有功名在身为理由,未经审理,便直接把案子转到了大理寺。

    在三法司的职责分配中,大理寺负责涉及在京官员案件的审理,皇帝特旨钦定的审理案件除外。比如杨帆是在京官员,他事涉谋反,照理就该由大理寺审理,但是皇帝指定由御使台审理,大理寺就无需过问了。

    大理寺接到这桩案子之后,并没有太在意。这桩案子很明显是伤人致死,而死者一方是官宦之后,另一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这案子有难判的呢?事实清楚,判决有据,大理寺很快就做出了判决杀人者死,常之远偿命!”

    等到判决下来,大理寺才被洛阳府给坑了,他们捅了马蜂窝。

    洛阳府之所以对此案未经审理便移交大理寺,原因只有一个:躲麻烦。

    原来,常家老妪殴媳致死一案,已经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一个无辜惨死的美丽小妇人,总是容易惹起别人同情的。在这桩案子中,婆婆入狱了,丧妻了,孙子丧母了,清白无辜的小妇人惨死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逍遥法外的潘君艺。

    不管是向着婆婆的,还是同情儿媳遭遇的,莫不痛恨此人。奈何在这桩人命案子里,他的角色虽不光彩,却不需要他承担法律责任。

    如今,程大娘子停尸家中,还没过头七,他居然就丧尽天良地上门逼债,又与常林在亡者灵前大打出手,常家小子常之远含愤出手,用母亲的灵位把他砸死,在坊间百姓们看来,这是报应。

    常之远的母亲是被潘君艺害死的,现在官府又要杀她的,常家老中少三代人竟然在此一案之中全部入狱,这世上还有公道么?

    大唐的百姓骨子里还是很有那么一点剽悍之气的,再加上这些年来武则天常常发动群众斗官僚,百姓们对当官的还真没有太多的敬畏之心。于是,坊间百姓先是聚在一起气愤莫名,火头上有一个人牵头,大家就一呼百诺,组织起来浩浩荡荡地赶去御使台,替常家小子鸣冤。

    御使台是干的?

    他们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弹劾百官。

    工部官员写述职报告,是写我这一年里修了多少条路、铺了多少座桥,主持了多少次重大工程;礼部官员写述职报告,是写我今年做了多少次考试、开了几家府学、教化多少百姓……

    而御使们,是要写我告了多少官!这就是他们的主要政绩。眼看着今年的考功之期就到了,御使台马上秉承民意,弹劾大理寺,大理寺则坚持他们是断案有据,公平公正公开,两边就这么僵持住了。

    罗令到大理寺打探的正是这桩案子,很显然陈东是要用这桩案子做手脚。

    杨帆思索着道大理寺负责的是在京官员的案子,潘君艺并不是官,只是一个在京官员的,他的生员身份虽是一个功名却也算不得官,大理寺本无需审理此案,只是他们疏忽了,既已接下这桩案子且已做了宣判,自然无法再把案子撤销,退回洛阳府审理。”

    冯西辉道是!洛阳府之所以审都不审就把案子转去大理寺,恐怕是常家的遭遇在坊间激起极大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民愤的事情,他们已经有所耳闻了。毕竟,洛阳府是直接管辖洛阳百姓的,他们不可能毫无察觉。”

    杨帆点点头,道嗯。御使台里是哪位御使提出弹劾的,徐有功么?”

    在杨帆的印象里,御使台貌似就剩下这么一个好官了,秉承民意弹劾大理寺的,十有**就是徐有功。

    冯西辉道不是徐有功,是……万国俊!”

    杨帆霍然站定,惊讶地看向冯西辉,冯西辉肯定地点了点头,道没,就是万国俊!”

    杨帆狐疑地道万国俊?他是来俊臣的心腹,一直隐在幕后为来俊臣出谋划策的军师一般的人物。来俊臣被贬为同州参军之后,他被提拔为御史中丞后一直卑飞敛翼,整个御使台也着实地沉寂了下来。这一回……,苦主是吏部的官,办案的是大理寺,他同时向这两个衙门发难,若说真是为民请命,怕是高抬了他,他是甚么意思?”

    冯西辉皱了皱眉,道卑飞敛翼,未必真是甘于沉默,或许是将击之态!”

    杨帆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嗯!我想,他也不甘御使台大权旁落,他之所以肯管这件事,怕是想下挟民意,重塑形像,再振御使台声威。也许,这也是他们的一个试探,试探皇帝对御使台的态度,所以挑了这么一件不算太大的案子来做问路石。”

    杨帆问道御使台建议如何?”

    冯西辉道御使台以为,潘君艺道德沦丧,犯在先,且当时与常林扭打在一起,常之远为了救父,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慌乱出手,乃是行孝,手杀人,实非本意,且其年幼,故而可减罪一等,判处流刑。”

    杨帆目视着冯西辉道那么,依你看来,陈东想干?”

    冯西辉脸上有点苦涩的味道现在御使台和大理寺争执不下,刑部、大理寺、御使台,这是朝廷的三法司。御使台和大理寺争执不下,那么……这件案子就得移交刑部复审了。”

    杨帆摸了摸鼻子,好奇地问道那又怎样?此案该由我审?”

    冯西辉学着他的样子,“捏着”的鼻子道常母殴死儿媳案是郎中你抢到手的,这相关的案子顺理成章,也得由你审理。两者本就有万千关联么。”

    冯西辉的声音有些幽怨,大概是在埋怨杨帆不以事先敲定的那桩案子发难,贸然选择了这桩当时看来并不复杂的案子,以致身陷其中。

    杨帆笑道不要做出这副样子,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呢。”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杨帆数着手指头道既然这样,我大概有点明白了。陈东以孝道为名,减常家老妪之罪,而我坚持应依法判其死刑。如今大理寺要把这桩案子移交,如果我依大理寺判决,终审判决常家小儿死刑……”

    冯西辉道那郎中就难逃酷吏之名了。既失了民意,又被御使台得到了攻讦你的借口。而酷吏,以前是人人侧目敬而远之。自从来俊臣被贬后,便有点人人喊打的意思了。郎中你刚到刑部任职,坐的又是以前周兴坐过的位置,如果郎中稍稍露出这等倾向,朝中百官必会扼杀一个可能的新的酷吏于萌芽之中。”

    杨帆道嗯,如果我依御使台所议,为常家小儿减罪一等呢?”

    冯西辉道那么,大理寺就会据此大做文章,说你判常家老妪死刑、判常家小儿活命乃是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区别对待,邀买人心,现在还不好说,可以预见的是,大人一定就得罪了大理寺,得罪了吏部,也得罪了魏王。”

    杨帆眉头微微一挑,问道此案又关魏王事?”

    冯西辉道吏部考功员外郎,如今是魏王的门人!”

    杨帆怔了半晌,哑然失笑道不出一刀,斩去对头。陈郎中真是好算计呀!”

    杨帆决心向陈东发难,必然要从陈东断的案子处着手,暗中多少小动作,那都是暗中的,最后必须着落在这些摆在明处的事情上,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方,才能确保他的地位。至于选择哪件案子发难并不重要,任何一桩案子都只是一件武器,陈东和杨帆之间用来战斗的一件武器。

    所以杨帆听说那曾有一面之识的程家娘子含冤而死,激于义愤,擅自更改主张,就选择了这桩案子作为突破口。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当时谁也不会想到此案居然还有后续的发展,不但变得逾加复杂起来,而且把御使台和大理寺都牵扯了进来,甚至还有吏部乃至魏王,这一桩案子竟然搞得三法司一个不落,尽数牵扯其中。

    “魏王……武承嗣……”

    杨帆忽然想起了婉儿对他的殷殷劝告当此时刻,郎君谁都可以动,唯独武氏,万万不可动。皇帝心意已决,储君恐必出于武氏一族,不是武承嗣,就是武三思。然而储君人选落到谁的头上,还不好说。郎君还年轻,来日方长,且不可轻易决定自家归属!刑部,乃天子之耳目,郎君只需尽心竭力做好耳目之事便好。”

    杨帆想到这里,不禁轻轻叹了口气,仰起头来看着头顶林梢。林梢在轻风的吹拂下摇摇摆摆,那阳光随着树梢的摆动,时而洒在他的肩上,时而又成一片阴影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奈何!”

    p:推荐票啊,请投下来!!!

    ~(未完待续。

    第四百二十五章难做的官

    第四百二十五章难做的官是由会员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