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启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启

    “如今这趟浑水,不管你怎么做,都可能惹来另一方势力的攻击,只要你不能胜的漂亮,陈郎中就已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这是冯西辉临走时说的话。

    冯西辉有些灰心了,对于杨帆的处境不大看好,不过他还能赶来,把这些事情向杨帆说清楚,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第二天,杨帆就上了伏牛山。

    因为在冯西辉离开不久,薛怀义就把他找了去,以这个性情粗犷、凡事喜欢直来直往的大汉所能做到的最为含蓄的方式,向杨帆透露了一些东西。

    武三思派人来了,因为吏部考功员外郎潘梓文是武承嗣的人,他想让杨帆借此机会把大理寺的判决给翻过来,此案定谳之后,他就可以教子无方为名攻讦潘梓文。

    潘梓文这个考功员外郎官儿虽不大,权力却不小,如果能把这个位子争到手,武三思要拉拢百官就容易多了。

    紧跟着,武承嗣也派人来了,武承嗣自然是要杨帆维持大理寺的判决,以保护他的得力干将潘梓文。武承嗣与杨帆的关系不比武三思,所以软硬兼施的话儿都说了些,左右不过是如果顺了他的意,以后在官场上必然对杨帆多加照拂,如若不然又如何如何。

    薛怀义却也不傻,他在人前横冲直撞、蛮不讲理,那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他也明白自己这个徒弟没有他那样的“金光罩”护身,所以装傻充愣地把两边的人都打发了回去,没让他们直接与杨帆见面,如此一来,杨帆就不用急着下决定,可以“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好好权衡一番。

    杨帆从薛怀义那里听了消息之后,生怕武三思和武承嗣又来相逼,如果他们两个亲自来了,薛怀义也不好挡驾,所以一溜烟儿地就“逃”上了伏牛山。他要回来。自然要等一切有所决定之后再说。

    杨帆离开不久,武承嗣和武三思果然亲自赶到了白马寺。

    薛怀义坐在中间,仿佛一尊大佛,武承嗣和武三思分坐左右,横眉立目,仿佛一对怒目金刚。

    薛怀义在笑,笑口大开,声震屋瓦:“两位王爷来的正好。洒家正嫌一个人烦闷无聊。哈哈哈哈……”

    “弘六啊,吩咐厨下准备酒菜,洒家要与两位王爷畅饮一番,不醉无归。哈哈哈哈……”

    “什么?王爷问杨帆在哪呀。杨帆上伏牛山打猎去啦。生病?嘿!当着真佛不烧假香,你我都明白所谓的瘟疫是怎么回事,他当然活蹦乱跳的啦。哈哈哈哈……”

    “什么?哎哟。那可没地方找去,伏牛山那么大,洒家又不是活神仙,怎能知道他到哪座山头上去打猎了,哈哈哈哈……”

    “什么?哦,那是自然!他这般作态。不过是给那姓陈的一点脸色看看。再过两日,一定会回衙办公的。哈哈哈哈……”

    耍棍棒卖假药出身的薛怀义居然打得一手好太极,把武承嗣和武三思牢牢地摁在那儿,正事一句不说,想走那也没门。

    不一时酒菜上来,薛怀义又给他们灌了一肚子“假药”,两位王爷叫人扶着,头晕眼花地走出白马寺的山门时,脑子里还一直回荡着的薛怀义豪气干云的“哈哈哈哈……”

    ※※※※※※※※※※※※※※※※※※※※※※※※※

    伏牛山上没有牛,却有猴。

    此刻杨帆和小蛮就并肩坐在一棵参天古树上,他们坐的横干已经盘剥了树皮、唯见一片森森白骨似的光滑树干,两人坐在上面,瞧着前边林中尖啸不绝的群猴。

    这群猴约有百余只,猴王不知被什么猛兽所袭,伤重而死。群猴失去首领,顿时混乱起来,身强力壮的雄猴纷纷动了心思。

    它们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于互相猜忌中试探“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着;身高体胖自恃实力的则站在树枝上左顾右盼,想要招揽部下;有些雄猴不时安抚着自己的同伴,有些则驱使已经向它效忠的猴子向其它形成小群落的猴子发起挑衅,试探对方的实力。

    因为这不是向猴王发动挑战,而是猴王暴死,群猴争位,所以形势变得尤其复杂,在一阵时间的酝酿之后,群猴大战终于开始了。

    不知道是哪只猴子率先向它的对手发动了攻击,于是群猴像听到了命令似的一涌而上。母猴们尖叫着跃上树枝,等候着王者出现。

    草地上、树林中,一只只雄猴开始了肉搏,有的被打伤了眼睛,有的被咬伤了指头,有的被抓光了毛发……

    杨帆静静地看着,一只体魄强壮的黄毛猴子很是厉害,于是它的对头,一只眉长上翘的雄猴和一只毛发黑黄的猴子结成了联盟,同时向它发起进攻。几番交战,黄毛猴子遍体鳞伤,终于哀鸣一声服软认输。

    获胜的翘眉猴得意洋洋,人立而起,向枝头的母猴摇起手臂,刚刚还是它盟友的黑黄猴突然一跃而起,向他猛扑过去。又是一番激烈的战斗,被咬断一条腿的黑黄猴逃走了。

    翘眉猴爬上一块三人多高的青石崖。尖啸了一声,尾巴便像旗杆儿似地高高竖起来。众公猴纷纷聚拢到石下,仰起头看它,母猴则纷纷跃上石崖,向他挤挤擦擦,抛眉弄眼。

    小蛮看的有趣,忍不住笑道:“这些猴子好有趣。”

    杨帆也笑了,揽着她的腰肢道:“嗯,一群猴子,居然也是颇有心机。”

    小蛮笑道:“猴子通人性嘛。不过……,它们的所谓心机,看在咱们眼里,可实在是幼稚可笑的很了!”

    杨帆刮了一下她的鼻头,挪揄道:“毕竟是一群猴子,它们自以为高明的心机,在咱们看来当然幼稚可笑。否则,这万物之灵就不是人类,而是……”

    杨帆说到这里,心头忽然一凛:他,现在是不是一只要争夺猴王之位的猴子?

    陈东就是刑部司这座山头上的现任猴王,他就是想要取而代之,成为新猴王的强壮公猴。

    不管是挠首弄姿等着向他投怀送抱的母猴,还是跃跃欲试却又不敢动手的其他公猴,都只能等到这场猴王争霸赛结束的那一刻,才会向决出的胜利者俯首效忠。从这一点上来说,就连他身边那只姓冯的马屁猴也不例外。

    胜了,他将是刑部司的美猴王!

    败了,他将墙倒众人推,就连躲在角落里拣残羹剩饭都不可能。

    此情此景,与这群猴子有什么区别?

    可是,这群猴子争王,是没有人干预的,他却不同,他上边还有一个九五至尊的皇帝,这位皇帝把他派到刑部来,又特意嘱咐婉儿向他点明:要培植他成为皇帝新的耳目。皇帝会不打听他在刑部的作为吗。

    这群猴子各呈心机的一切,落在他和小蛮眼中,只觉得幼稚可笑。刑部两位郎中之间,三法司之间、魏王和梁王之间这种种各呈心机的手段,一旦看在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心中,她又是怎样一种看法?

    他用手段摆布陈东,那是一种能力,高高在上的皇帝只会觉得欣赏,只会觉得自己慧眼识人,没有看错他。可是如果在两大势力集团插手进来,三法司明争暗斗的时候,他的选择是谁的势力更大,从谁那儿能得到更多的好处,皇帝还会保持这种超然的心态么?

    皇帝要培养的是她的心腹,而不是为朋党输送一个得力干将呀!

    林中,那只刚刚诞生的新猴王正得意洋洋地受着众猴的膜拜,前猴王的爱妃——那只红脸母猴已经温婉地挨到它的身边,成为它的妃子,它现在已是这猴群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可是杨帆只要一弹指就能取了它的性命。之后猴群就会再次展开一场厮杀,重新诞生一位猴王,直到他满意为止。

    而刑部司里他和陈东的决战也好、三法司之间的争斗也好,甚至魏王和梁王之争也罢,一旦有那所谓的胜利者,是否也如眼前这只洋洋得意的猴王一样,只要那个高高在上的存在不满意,随时都可以抹杀一切,叫他们重新开始?

    一阵寒意攸然掠过杨帆的心头。

    小蛮感觉到了他的异样,便握住他手,关切地问道:“郎君怎么了?”

    杨帆道:“我想……对于目前的因局,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小蛮秀气的双眉一挑,向他发出一个很生动的询问的眼神儿。

    杨帆把她揽进怀里,轻轻抚着她的秀发,悠悠地荡着悬在枝干下的双腿,在她耳畔轻声道:“什么刑部吏部、什么大理寺御使台、什么梁王魏王……,呵呵,我所做的一切,只要秉持一个‘公’字,那就成了!”

    杨帆顺手折下一段枯枝,屈指一弹,嗖然飞去,箭一般击在那只新晋猴王旗杆般高高竖起的尾巴上,那只猴王痛得哀鸣一声,惊恐地跳下石崖,大吼一声,便领着群猴窜进了密林。

    杨帆轻吁一声,道:“如果我不能秉持一个“公”字,而是在招揽我的各方势力中选择一个投靠过去,即便这一次胜了,我也是败了,而且是永远败了!如果我能秉持一个‘公’字,就算这一次败了,我也会有下一个机会。何况,我未必会败。”

    他慢慢抬起头,向天上望去。天空澄碧,湛蓝深远,深远的高空之上有几朵洁白的云朵正轻轻飘过,杨帆看着那云彩,悠悠地道:“因为……咱上边有人啊……”(未完待续)

    ()k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