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六十章 共效于飞

第四百六十章 共效于飞

    婉儿站住脚,像个想偷糖吃却被大人当场抓住的小女孩儿,可爱地嘟起了嘴巴。

    杨帆眼都不睁,只是大模大样地拍了拍自己身边光滑如玉的扶手,“啪啪”地溅起几片水花。

    婉儿向他皱了皱鼻子,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阿奴心思敏感细腻,所以外表就显得强悍霸道一些,这是一种想要保护自己的本能反应,所以她是唯一一个敢反抗杨帆命令的女人。至于小蛮,对她的阿丑哥哥可是千依百顺,不过小丫头俏皮可爱,偶尔和杨帆撒撒娇、使使性儿,那也是很正常的。

    至于婉儿,则是出身巨室大户,幼承家教,绝对的以夫为天的典型,她既然认定了杨帆是她一生的归宿,那就绝对的服从丈夫,哪怕明知道杨帆此刻有些同她开玩笑的意思,她即便拒绝也不会惹杨帆生气,她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婉儿猫儿似的爬上石阶,手按着浴巾下摆,避免春光外泄。她刚把一只雪足小心翼翼地探进水里,杨帆就霍然张开眼睛,哈哈一笑,伸手一拉,婉儿就哎呀一声跌进了杨帆的怀里,溅起水花一片。那荡开的花的“绒毯”向外一弹,又迅速掩盖回来,遮住了她娇美的身子,。

    “坏蛋!”

    随着婉儿的一声娇嗔,裹住她娇躯的毛巾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被杨帆一把扯下,湿哒哒地丢在石沿上,毛巾上的水汇成一条小溪,潺潺流去……

    ……

    溪水潺潺。高下错落,形成一道规模不大却极为优美的瀑布,这就是金谷水。

    谷水出墦冢,东行历金谷,再汇入洛水。

    金谷园正在金谷水的必经之路上,金谷园之名也即源于此水。

    这里是金谷河上游的一处瀑布。

    河边有一辆牛车,牛健车轻,牛车上坐着一个魁梧的车夫,头戴竹笠,正悠然四顾。忽见对面小道上有一辆驴车缓缓缓驶来,马上从车上跃下相候。

    驴车是一辆普通的乡间板车,车上坐着一个白袍士子,此人长发披肩,大袖博袍,看起来颇具汉晋古风,容颜俊美,一条黑色的抹额更衬得他白皙的肌肤玉一般润泽,其态若天上谪仙。

    但是最显眼的却是他的那条抹额。抹额此时并不是系在他的额头,而是蒙在他的眼睛上。他是被人蒙着眼睛。用驴车载到这里的。驴车停下,那赶车的老者回首道:“张奉御,已经到啦。”

    驴车上那风度翩翩的少年公子听了,将抹额从眼睛上解下来,从容地束在额头上,这才起身从车上下来,那赶着牛车的汉子已快步上前,躬身道:“郎君!”

    少年公子点点头,转身看向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这老人年事虽高,身板儿却异常挺拔魁梧,往那河边一站,如同一株苍老虬劲的迎客松。老人满脸含笑,拱手揖道:“张奉御,小老儿就送到这里了,因家主人行踪不宜透露。所以对奉御有所怠慢处,还请见谅。”

    奉御是官职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这张奉御就是以门荫被任命为尚乘奉御的张易之。

    张易之一向自诩风度,但是今日见了那姜公子。风度气质高下立判,狂傲之态立即不复存在。而且,他也是世家大族子弟,隐约知道那姜公子背后究竟有着多大的势力,所以对这姜公子身边的心腹老人,倒也不敢倨傲。

    张易之微笑着还礼道:“老人家客气了,对于姜公子隐匿形踪的苦衷,易之是清楚的。此番得见姜公子尊颜,易之已是荣幸之至,些许麻烦又算得了甚么呢。劳烦老人家回复公子,就说易之此番回去,必依今日相商行事,宫外之呼应,则要拜托公子了。”

    陆伯言含笑一揖,看着张易之登上牛车,他的车夫挥鞭驱赶着健硕的公牛,车子扬长而去。陆伯言便坐上驴车,返身向邙山方向行去,走出约里许地,陆伯言忽然折入林下,片刻之后,他的身影再度出现。

    陆伯言再出现时,车子已经不见了,那头毛驴被他骑在身下,陆伯言倒骑在毛驴身上,优哉游哉地走在乡间小路上,仿若一个山中隐士……

    ※※※※※※※※※※※※※※※※※※※※

    充满芬芳和野趣的浴室里面,不时传出哗哗的水声。

    水波荡漾着,花瓣如薄纱般时聚时散,将纠缠在一起的的两具身体若隐若现地呈现出来。

    “郎君……”

    婉儿将一双纤纤素手勾住杨帆的脖子,随着他的每一次有力的冲击,一双柔媚的明眸越来越是湿润,她很想闭上眼睛体味那**的感觉,却始终一瞬不瞬地凝望着他,生怕看丢了一眼。她越来越不舍得离开他了,每一次相聚复又分离,都让她的思念更深。

    忽然,杨帆半俯的身子从水中挺起,他的双手抄在婉儿丰盈的臀下,将她水淋淋的身子捞了起来,婉儿惊呼一声,赶紧勾住了他的脖子,拍打撞击的声音猛然骤如急雨,随着一声高亢的尖叫,极度的快感让婉儿纤秀的脖颈猛地一仰,秀发飞扬起来,溅起漫天水珠,灿如星辰。

    婉儿战栗着,纤纤十指深深扎进杨帆结实如铁的背肌,两条圆润的大腿紧紧夹住了杨帆的身体,包容着杨帆分身的部位像是在榨汁似的剧烈地收缩的,用女性独有的温柔与包容,抚慰着他的一阵阵脉动。

    **蚀骨的余韵还没消除,她就像是突然被抽尽最后一丝气力似的从杨帆身上滑下来,软绵绵的似一条无骨的蛇。杨帆也随之躺倒,杨帆卧在她的身上,她则仰躺在光滑的汉白玉石榻上,温泉水似海浪一般一起一伏地追逐在他们的肩头。

    杨帆轻轻地抚摸着她潮红的脸庞,灵与肉的交融之后。婉儿脸上有一种妩媚的潮红,眉梢眼角有一种无处不在却无法言喻的春情。

    杨帆的爱抚让婉儿心里甜甜的,她忍不住仰起下巴,诱人的檀口樱唇向她的男人索吻,她马上得到了满足,而且被吻的有些吃不消了,以至于她不得不轻捶郎君的肩膀,待他放开自己,这才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一场缠绵之后,两个人都有一种满足后放松的疲倦感。所以他们静静地躺在水里,也不说话,只有紧密的拥抱来表达他们心中的欢喜和愉悦。

    过了许久,婉儿才叹息似的发出一声呻吟,在杨帆耳边低声呢喃道:“人家方才都要快活死了,真想一辈子就这样陪着郎君……”

    杨帆忽然皱了皱眉,道:“这个……只怕不太容易。”

    婉儿神色一黯,又强打精神,柔声道:“婉儿明白。婉儿只是想,自然不会难为郎君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过……我们总会有长相厮守的那一天的。是么?”

    “那当然!”

    杨帆啄了一记她的樱唇,眼底有一抹温柔的笑意:“我说只怕不太容易,是说,一辈子就这样子在一起不太容易。嗯……总要睡觉吧、还要吃饭吧,怎么可能……”

    “坏人!”

    婉儿露出一口洁白的贝齿,作势在他胸口咬了一下,嗔道:“你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婉儿刚说到这里,杨帆的肚子忽然咕噜噜地响了起来,婉儿一怔。失笑道:“才晌午,你就饿啦?”

    杨帆赶紧诉委屈道:“听说我的婉儿要出来,我满心欢喜,一大早就出去等你,在家里时就没吃多少东西,方才……咳咳,活动又太激烈……”

    婉儿红了脸。赶紧捂住他的嘴,娇嗔地打了一下,忽又吃吃地笑起来:“好吧,郎君辛苦。今天中午奴家就给郎君露上一手,郎君可还没有尝过奴家的手艺呢。”

    杨帆惊讶地道:“婉儿会烧菜?”

    在他眼中,婉儿当世才女,一身书卷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自然信手拈来,不过烹饪作这种事她也懂得?却不知古之才女,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气的林黛玉,这针织女红、烹饪歌舞,俱都是一个大家闺秀必学的功课。

    婉儿得意地道:“郎君小看人家,人家会的菜肴多着呢。不过今日即然踏秋,我准备的食料,就多是适宜野外炮制的菜肴,比如炙驼峰呀、鲵鱼脍呀、蒸羊羔啊、羊臂臑、熊白啖啊……”

    杨帆嘴巴越张越大,吃惊地道:“你还准备了食材?我怎么不知道。”

    婉儿道:“男人哪会想到这些事情,当然要女人来惦记啊,这些食材出宫的时候我就备好了,用箱子装着,盛了冰镇着呢。”

    说着这儿,婉儿忽地掩口笑道:“对了,那蒸羊羔用的是同州羊肉,可是来俊臣进贡的给皇帝的,来俊臣对不住你,今日咱们吃他一只羊羔,也不为过。”

    同州就是后来的陕西大荔,该地粮谷丰饶,水肥草美,出产的胡羊肉质细嫩,味美可口,但是杨帆在意的并不是肉质,来俊臣如今正在同州做参军呢,他进贡同州羊羔给皇帝,这件事马上引起了杨帆的警觉。

    上官婉儿一看他的眼神,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柔声安慰道:“放心吧,来俊臣如此行为,用意不过是籍以引起皇帝注意,免得皇帝真个忘了他。不过呢,这皇宫大内里负责接收贡品和御膳的监司,如今都是我的人,皇帝吃着这羊肉,也不会知道是谁进贡的。”

    杨帆在她柔软的唇上亲了一下,笑赞道:“真是吾之贤内助也。”

    婉儿向他扮个鬼脸,说道:“郎君饿了,奴家这就去……”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身子一动,只觉浑身酥麻无力,不禁哎哟一声,又躺回去,杨帆闷笑道:“还是再歇歇吧,不急于一时,我刚吃了婉儿这顿大餐,也要回味回味,才好再吃别的东西。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

    “坏家伙,得了便宜卖乖。”

    婉儿恨恨地张开一口小白牙,又在他胸口吻下一痕牙印,牙痕弯弯如月……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

    (无弹窗小说网)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