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春天里

第四百七十五章 春天里

    什方道人成为当朝宰相,赐府邸一座。【风云小说阅读网.baoliny.】净光老尼奉圣旨担任麟趾寺住持,并特许她收徒授戒之权。有此特权在手,净光老尼收徒弟就可以像薛怀义一样,不必通过祠部,于佛门之中权柄不可谓不重。

    至于胡人摩勒就低调多了,武则天只是在麟趾寺不远处赐了他一所宅邸,拨了些仆佣,又命太卜署听从他的调遣。摩勒借着禳星续命的由头,要求太卜署向他提供了许多金制的器皿。

    那时节金银还不是流通货币,但是它的价值却是极高昂的,可以兑换货币。如果弄上几十车铜钱那将来如何跑路?那时节又没有证券股票银行卡一类易携带的财富,摩勒只能巧立名目,尽量弄些金子了。

    自武则天登基以来,国力较之太宗和高宗在世时已显疲弱,再加上西域正有李衑芰齑缶崭窗参魉恼颍迫缌魉话慊ㄏ杏钟形淙冀ㄈ艄12颂┕eㄌ焓啵飧亲浇蠹狻5悄丈杼呈┓ㄊ俏烁市肥鸩桓业÷坏媒吡λ压危闼囊蟆?

    三仙师受武则天宠幸,朝中癮闹擦f磁矢桨徒崞鹄矗土淙己臀涑兴靡惨敲虐莘茫皇奔淙墒Φ牧阶∫蛔徕置徘俺德砺缫镉谕荆鼋釉玖肆牛崾兜木∈锹熳希笾苋u蟆?

    杨帆陪着他的师父薛怀义自然也要登门拜访,与他们结交一番。

    摩勒一时吹牛,谎称自己见过薛怀义前世,便等于和薛怀义有了一段香火之情,他又一直以为薛怀义是女皇最宠爱的也是唯一的面首,对他的到来自然十分欢迎。什方道人和净方老尼与他一般心思,所以满朝文武之中,这三位仙师最为交好的就是薛怀义。

    消息传到张昌宗和张易之耳中,二人更加怨忿。只是现在三仙师担负着替女皇续命的重大责任,极为受宠,以张易之和张昌宗目前在武则天心中的地位,二人也不敢轻易诋毁,只好把怨忿压在心头,以图时机。

    与此同时,蓄谋已久的针对御史台的战斗也开始了。

    最初,是由万年县一个名叫庄期凯的主簿上疏弹劾长安县尉倪新。

    这是官僚们打击政敌惯用的手段。通常都是先用一个职位低微的官员充当马前卒。攻讦目标下属的一个小官,所用的罪名也不甚大。籍此发动攻击,一开始可以起到麻痹政敌的作用,另外一旦对方警觉,发动猛烈反击,形势会对己方不利的话,还未出手的大佬们就可以利用超然的身份收拾残局。

    御史中丞来俊臣是长安人,所提拔的几个心腹也都是他从长安带来的当初一起混迹街头的几个泼皮无赖,那儿是他的穎v兀猿ぐ彩怯诽m搪逖糁獾诙龈亍3ぐ蚕匚灸咝戮褪怯诽u娜恕?

    但是御史台的这班人对于政治的敏锐程度确实差的太远,万国俊倒是隐隐觉出有些不妥。不过这时候他缺乏领袖素质的缺陷就暴露无疑了。在其他御史们不以为然的反应下,万国俊很快就把自己不安的预感抛到了九宵云外,认为发生在长安的这场风波只是一个独立的事件。

    万年县主簿庄期凯只是一个从八品上的地方小官,所告的长安县县尉倪新也只是一个从八品下的小官,朝堂上根本没人注意,行本顺利转到了吏部,吏部一番调查之后。从庄期凯弹劾倪新执法的一系列问题当中发现了大量违法乱纪、贪污受贿的行为,这就不是行政这条线上能够解决的事了。

    &nbsp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于是,卷宗转到了刑部。刑部自然是要交给刑部司负责的。有陈东这个心思缜密、法纪纯熟的法官办理,剥丝抽茧,很快就把倪新一系列的违法行为大白于天下,几年来倪新在长安执行酷法,严刑逼供,制造的大量冤假错案血淋淋地呈现在天下人面前。

    倪新垮台了,长安县有几户被倪新整治得家破人亡的苦主一路讨饭到了京城,堵住御史台大门,长跪告状。

    御史台有左台和右台,左台负责督察在京百官,右台负责督察地方各府县官吏,这事儿正归御史右台管辖。

    原来的御史右丞是魏元忠,被御史左丞来俊臣构陷下狱,无罪出狱后却出于朝廷体面的考虑,被武则天发配到地方去了。御史右台从此与左台誓不两立,奈何左台势大,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如今这桩案子犯到了御史右台之手,右御使台的御史们如获至宝,尤其是他们接了案子,慨然答允为民作主之后,这些长安难民羏幢湎贩u频母撬蜕霞钢蛎裆。执涨谱髁艘豢椤懊骶蹈咝钡拇筘遥蛟谘们扒肭嗵齑罄弦障隆?

    清闲了许久的右台御史们一个个亢奋的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第二天他们的弹劾奏章就雪片儿似的飞到了武则天的御案之上,在漫无目的、捕风捉影的攻讦了三天之后,由御史右台的侍御史楚墨轩牵头,御史右台全体御史署名,给武则天上了一份万言书。

    万言书中历数酷吏为祸之深,恭请天子缓刑用忍,施行仁政,万言书中他们还特意提到了皇帝下“禁屠令”,施恩天下万物生灵的事。皇帝可以对鸡鸭犬鹅一类的飞禽走兽施恩,不许天下百姓杀生,难道不该对供养皇家和朝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大周子民们施以慈悲吗?

    御史左台一班后知后觉的酷吏们终于发觉事情不对劲儿了,他们还没想好如何应对,右补阙袁静罡又上疏天子,认为秦之二世而亡,盖因严苛峻刑,大周当引以为戒,武后革命,建立大周以后,天下人心已定,应该省刑尚宽。

    补阙这个官名取“拾遗补缺”之意,干的就是搜残补阙,网罗遗佚,讨论朝廷得失,对皇帝进行规谏的差使。袁补阙一出手。事情就已不再是三法司内部的事,也不仅仅是法律方面的事,而是直接上升到朝廷施政方针这个层面上的事了。

    政事堂诸位宰相对袁补阙的倡议深以为然,以李昭德为首的宰相们联名赞同,奏请圣裁。武则天以前对缓酷刑、施仁政的这一类奏疏一向不大理睬,可是这一回满朝文武气势汹汹,政事堂的宰相们众口一辞,武则天便不能置若罔闻了。

    武则天很认真地看罢这份奏疏。口授旨意,由上官婉儿润色,着令政事堂督办,御史右台执行,对由御史左台经办过的案件逐一进行复查。

    御史右台终于有了向御史左台诘难的理由和权利,一时间,便连那些生病的、告假的、因为老迈而挂个闲职不大办事的右台御史们也都赶回了衙门。

    在他们日以继夜的努力下,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平反了一些过去的冤假错案和现在在押的因为受严刑逼供违心认罪的假案共计八百多起,一时朝野震动。御史台被一连串的组合拳打晕了。迟迟做不出该有的反应。

    不看数字不知道,谁也没想到大周立国区区数年。仅一个月就查出这么多的冤假错案,每一桩案件都要牵涉到数十上百的犯官,每一个犯官都有数十上百的亲人和受他们牵连被发配为官奴的无数仆佣,他们又各自都有家庭,这涉及的官僚和百姓简直不计其数。

    武周就像一只酱缸,表面被太阳晒起了一层胶质,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名贵的琥珀。在阳光下熠熠地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如今被人一棍子撅开了,那股子恶臭才一下子弥漫开来。臭得人喘不上气来。

    春天来了。

    金谷园里桃花杏花李花和不知名的野花竞相开放,一片片红的粉的白的蓝的花的海洋,仿佛一朵朵五彩的云。这里是权贵们的别墅区,远处农田里春耕施肥的臭气传不到这儿,园林中一片芬芳。

    一片芬芳中,杨帆站在一株花树下,面前站着一个远行打扮的汉子,身上斜背着一个包裹,手里牵着缰绳,缰绳的尽头是一匹雄健的骏马。杨帆的声音有些低沉:“春夫人的遗体,黑齿家没有迁走安葬祖坟,就安葬在京郊了?”

    那个汉子的回答,让杨帆的眼神也深沉起来。

    黑齿常之以前虽然一直没有被平反,但是类似的蒙冤传言早就在民间传开了,籍由这场严打酷吏的春风,黑齿常之一案终于被平反,已经死去的周兴又多了一条罪名。

    怀远军经略大使椅渫来蠼喙诔莩v猎┑醚蛔吩笥耨莆来蠼指捶饩簦≈匕苍帷q罘叛逗蟮谝皇奔渚桶汛烘ざ矢共右约奥裨岬牡氐悖u杂獾娜俗媪烁崭粘鲇暮诔莩v姆蛉恕?

    黑齿常之一家人除了一个春妞儿,当初全被抓起来了,但是因为黑齿常之一入狱就离奇死亡,他官职太高,又身为大唐边军最高将领,他的死引起了朝野极大关注,这种情况下周兴就不便再对黑齿常之的家人进行迫害了,所以他们一直关在狱里,但生命得到了保全。

    如今黑齿常之得以平反,他的家人都被放了出来,黑齿常之的正室夫人生有一子,名叫黑齿俊,被任命为有职无权的右豹韬卫翊府左郎将,领一份俸禄,聊作补偿。

    杨帆把春妞儿的死讯辗转告诉了黑齿家的人,他知道春妞儿一定希望能够葬进黑齿家的祖坟,至于和黑齿常之葬在一起,这就是奢望了,她不是正室,没这个资格。

    可是,他没有想到,黑齿常之的夫人派人从粮窖中起出春妞儿的遗骸之后,仅仅在京郊矮山农夫们埋葬亲人的一片山头儿上买了块地把她葬了,坟包小小的连块墓碑都没有,还是杨帆派去的人担心新坟很快变成旧坟,到时想辩识都不容易,于是做了个记号。

    杨帆听了手下的禀报心情很不好,但是对此他无能为力,春妞儿生是黑齿家的人,死是黑齿家的鬼,她的一切,黑齿常之的正室夫人都有权决定。如果她活着,而黑齿常之已经死亡,黑齿常之的正室夫人想把她当成货物般穒舾鹑宋径际呛虾醴傻模匀宋奕u缮妗?

    杨帆顾虑到朵朵姑娘的感受,没有让赵逾直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接把朵朵和小七的去处告诉黑齿家的人,他想着如果黑齿家的人在意这个流落到西域的孩子,再把他的下落告诉黑齿夫人,可是人家听了根本问都没问。

    杨帆怅然看着面前一树梨花,梨花雪白,如云如雾,恍惚中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漆黑的粮窖,看到了那一灯如豆,看到了那个剖腹取子的勇敢的女子……

    杨帆摇摇头,摇去眸中一抹蒙蒙的雾气,对那名手下道:“你去吧,到了陇右,见到朵朵,对她说,如果……她想让小七认祖归宗,那就带孩子回来,我替她把春夫人的事迹上报朝廷,请皇帝加以褒奖,并给予小七一个官职。他的父亲位至国公,他虽是庶出,也该有武职勋位的,这份公道黑齿家的人不管,我来管!”

    那人答应一声,杨帆又道:“你不忙着走,先找个石匠做个墓碑,替春夫人立在墓前,如果他们不愿意回到黑齿家,来日祭祀春夫人时,至少……也可以寻得到她。”

    那人点点头,又向杨帆抱拳一礼,便翻身上马,很快消失在花木深处。

    杨帆喟然一叹,望着那一人一马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阿奴拨开一丛盛开得极绚烂的野花轻轻走到他的背后,花枝就在她的身后摇曳着,她仍是一身青衣小帽,作俊俏小厮打扮,却连那灿烂的野花也夺不走她的丽色风采。

    杨帆没有回头,沉默良久,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我的女人在家里不分大小,百年之后,一定要合葬在一起。”

    阿奴翻了个很俏皮的白眼儿给他,没有说话。

    杨帆还是没有回头,却似乎知道她的反应,杨帆落寞地笑笑,又补充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等我儿子一出生,我就会立下这条规矩,他要是不听老子的,那就是不孝,将来连祖祠都不许他进!”

    阿奴张了张嘴,想要刺他一句:“人家还没答应嫁给你呢,想的倒远。”

    可是不知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望着杨帆的背影,阿奴的眼神儿慢慢变得温柔起来,就连她的声音也温柔起来,温柔如春风:“宴席要开了,怀义大师和那三位活神仙正在找你呢!”

    p:波澜壮阔的大时代,故事的铺垫期即将结束,接下来该是主角的世界,该是杨帆的舞台,让我们一起期待!愿月票和推荐票花雨般飘落在醉枕上,让它绽放的更加精彩!

    求月票、推荐票!

    推荐:书名:《悍戚》,秦汉三国小说,庚新大作,书号24241,敬请诸君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