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八十章 打草惊蛇

第四百八十章 打草惊蛇

    “你等大臣,身负圣上隆恩,享受民脂民膏,不思报效朝廷,竟然贪赃枉法、肆意敛财,诸般丑行,人所不耻也,如今可知罪么?”

    王弘义一脸正气,义正辞严,不知其底细的人,只听这铿锵有力的几句话,好感就得油然而生。这样的人不是清官,还有谁是清官呢?

    张锡、苏味道、崔元综被他一问,俱都脸露赧颜,情不自禁地垂下头去。

    自从东宫投书案以后,皇帝对于谋反案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了,要硬生生把一起坐赃案咬成谋反案,难度实在太高了点儿,王弘义可没有来俊臣指鹿为马的手段和心机,想起此事便觉头痛。

    在他还没有想到妥当的理由之前,这个案子就得拖着,不能轻易结了。想到这里,王弘义咳嗽一声,说道:“张锡,你为天官选事已有多年,从什么时候开始收受贿赂,都有哪些官员因为许了你好处而得以升迁,还不速速招来!”

    &nbs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p;张锡惶然抬头道:“犯官已经招了啊!”

    王弘义冷笑一声道:“你所招供的名单上一共才寥寥十数人,难道你这几年,就只收了这几个人的好处!”

    张锡划期地道:“有些……有些只是人情往来,朋友馈赠。纵不送礼,按道理他们也该升迁的……,”

    王弘义把惊堂木一拍,喝道:“该不该升迁,自有公论。你只管把你任天官选事以来,受过哪些人好处一一讲来,免受皮肉之苦……亨!既然行贿,一个德字先就亏了,还说什么理应升迁,天大的笑话!”

    王弘义话音刚落,堂下忽然冲上来二十多个差官,二十多人呼啦啦往大堂上一冲,堂上登时一阵大乱。站堂的差人们大为错愕站班的班头立即迎上去喝道:“尔等何人,怎敢擅闯公堂!”

    那些人也不理会冲上堂来左右一分,呈雁翎状站到了推事院的差役们前面,两个旗牌一手按刀,神情倨傲地冲到前面把那一脸错愕的班头推到一边,回身站定,高声道:“有请郎中上堂!”

    王弘义见此异状不禁缓缓站起,满面惊讶之色,站在堂下的苏味道三人见了心中不禁升起一抹希冀:“看这样子,莫非情形有变?”

    堂下又拥进二十多名公差,中间拱卫着一人,一身官袍隆重,赫然是刑部司正堂杨帆。王弘义一见杨帆,神色陡变,惊怒地道:“杨帆这里是御史台,不是你刑部衙门,你因何闯我大堂?”

    王弘义理直气壮地质问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却已使他手脚冰凉。杨帆又没有疯,当然不可能带着人擅闯御史台大堂,他敢来就一定有所凭恃。王弘义心中有鬼,刹那间已经做了种种猜想越想越是害怕。

    杨帆往堂前一站,看了一眼那三位巴巴地看着他,满脸希冀的宰相,心中暗暗一叹:“李相公为了彻底打垮御史台已经把你们做冇了弃子。诸君又确有污点在身,杨某独力难支实在救你们不得。”

    杨帆扫了他们一眼便不再看,只把左手一举,站在他侧后方的冯西辉立即把圣旨双手递到他的手中,杨帆徐徐展开圣旨,朗声道:“圣旨到,王弘义接旨!“

    王弘义心中更加惊惧,连忙离开公案,拱手躬身而立,三位犯了罪的宰相因为不是领旨人,都垂手退到一旁。

    杨帆高声宣读圣旨道:“门下:今有百姓鸣冤,告御史台王弘义假古玩为名,大肆收受贿赂。视国法为无物,籍国器以自用,着令刑部予以辑拿、查办……“下面又有中书侍郎、中书舍人等一干人等用印,这是朝廷正式公文。刑部本来无权直接审理御史台的犯官,但是有了皇帝圣旨,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干涉此案。

    杨帆宣罢旨意,把手一挥,四个精壮的大汉就冲了上去,除其官帽、脱其官袍,“哗愣”一声,铁链就套到了王弘义的脖子上,王弘义双腿一软,几乎一跤跌倒在地。

    刑部差人左顾右盼,个个趾高气扬,刑部几时这般威风过,而且是跑到御史台来抖御风。杨帆有周兴一样的威风,却不似周兴一般御下严厉,已然尽收刑部公人之心。

    “把人带走!”

    杨帆一声令下,袁寒带着刑部一班公人,就把王弘义向大堂下拖去。两旁站立的御史台差役们眼见杨帆是奉旨拿人,一个个满脸茫然,根本不敢上前拦阻。

    苏味道三人一见杨帆转身要走,不禁有些急了,崔元综虽是杨帆老上司,可平素勾心斗角,实在谈不上交情,而且今日他为阶下囚,怎还有脸见昔日部下,苏味道因为狄仁杰的缘故,与杨帆还算熟悉,便舍了一张老脸,急步上前,拱手道:“杨郎中,老朽等人的案子……,”

    杨帆一见他向自己施礼,连忙避让一步,还礼道:“下官可当不得苏相一礼。下官今日来,只是奉谕拿王弘义归案,苏相的案子,下官无权过问。”

    苏味道一听,不禁嗒然若失。

    杨帆见他年不过五十,头发已经白了大半,发髻蓬松,容颜憔悴,心中终究不忍,忽然想响起昨日幽会婉儿时婉儿对他说起的一件事情,便道:“圣人慧眼普照,洞烛天下,苏相若无过错,断然不会冤枉了你。若有过错,当诚心悔过,圣人乃弥勒转世,有大慈悲心,或者会网开一面。”

    杨帆说到这里,向他拱一拱手,转身退了出去。

    这番话崔元综和张锡也都听在耳中,但是这番话不疼不痒的也就是寻常安慰的语言,两人听了只是更加沮丧,哪会往心里去。唯有苏味道,杨帆说到一半时,眼神与他一碰,隐隐丢了个眼色过去,苏味道看在眼里,心中顿时一动。

    看着杨帆离去的背影,苏味道反复地咀嚼着杨帆的这番话,渐渐咂摸出了一些味道。如果杨帆只是这么安慰几句,他也不会有别的想法,这是很常见的安慰之语,就跟家里有丧事时别人必道一声“节哀顺变”一样。

    但是加上杨帆那个若有深意的眼神,苏味道可不认为这句话有那么简单。他还是不明白其中缘由,但他已经决定要按照杨帆的说法去试一试,或许他的希望就在这一个眼神、一句话里……,

    杨帆布着人从公堂上出来,外面早就围满了御史台的人,一见王弘义被他们锁了,顿时大哗,马上就有人围上来大声质问,冯西辉和袁寒也不含糊,扯着嗓子喊“奉旨拿人”,一番熙攘之后,那些人听清他们果然是奉旨而来,倒是不敢阻挡了,只是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们。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杨帆站在后面由着他们去闹,一双眼睛若有意若无意地在人群中扫视着,他不相信御史台里主事的人会不露面。刑部有圣旨在手,要来拿人谁也没办法阻拦,就算当初一手遮天的来俊臣还在,他也不能阻拦。

    但是出面问问情况,安抚一下王弘义,甚而摞下几句狠话充场面,却是一衙主官应尽之义。若不如此,御史台的士气势必一蹶不振。

    果然来了。

    杨帆看到急匆匆赶来的卫遂忠和侯思止,心头暗暗一笑,只是没有见到如今的御史中丞万国俊,不免有些意外。此人虽无领袖魄力,但心机深沉尤胜来俊臣三分,他不会不冇明白,越是这种时候,他越需要出面稳定人心的道理。

    不过万国俊不来也没关系,他要敲打的本来就是侯思止,直接对他说也是一样。

    卫遂忠和侯思止一来,御史台的人立即闪向两边,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王弘义一见侯思止,立即激动地道:“侯兄,万中丞呢,你们可千万要给小弟做主啊!”

    侯思止安慰道:“弘义莫慌,万中丞去大理寺办事还没回来。等他回来,我们兄弟一定好生商量个对策救你出来。咱御史台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这个公道我们一定会替你讨回来的。”

    杨帆启齿一笑,道:“咳!本官受皇命审理此案,若王御史是冤枉的,本官自会还他公道,若他当真有罪,这可是陛下关注的案子,恐怕没人能救他出来。”

    卫遂忠满面戾气,不屑地冷笑道:“杨郎中,你真是好大的威风啊!我推事院向来只有拿人进来,被别人从咱御史台拿人出去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杨帆微笑道:“卫御史何必这般大惊小怪,御史台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此处若有人犯法,自然一样难逃国法制裁。俗话说有一就有二,这回只拿了一个,下一回说不定就拿两个,你习惯了就好了。”

    卫遂忠的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厉声喝道:“姓杨的,你别太猖狂!当我御史台好欺不成,今日你拿我一个御史,来日必要你千百倍的补偿。”

    杨帆神色一冷,晒然道:“卫御史,朝中有百官,天下有千官万官,这些心怀忠义的官,你是抓不光的。倒是你们,你以为本官只抓一个王弘义就了事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是先为你自己好好打算打算吧!走,咱们回刑部!”

    杨帆把手一挥,排开众人,押着王弘义离开了御史台。侯思止一旁听见他摞下的这句话,心中不由一惊:“看样子,他们盯我御史台好久了,怕是我们还有什“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么把柄落在他的手上,否则不会这般硬气。”

    看着杨帆背影,侯思止忽然想到自己正有一桩把柄,不禁暗道:“不行,为防万一,我得早做绸缪!”

    P各位仁兄,已到下旬,向您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