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斥宰相

第四百九十一章 斥宰相

    李昭德变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帆沉声道:“岭南玉山如今已血流成河,冤魂哀嚎,游戈于郊野。宰相今日休沐在家,三五好友,歌舞升平,想必对此一无所知?”

    李昭德倒不至于在一个小辈面前扯谎,沉默片刻之后,缓缓答道:“这件事,老夫已经知道了。”

    杨帆眉头一挑,道:“哦?宰相已经知道了,那么宰相准备怎么办呢?”

    李昭德道:“万国俊捏造谎言,诈称流人谋反,杀戮玉山三百一十七条无辜人命,其心可诛,其罪当死,老夫已经派人在搜罗他犯罪的铁证,以便将之绳之以法!”

    杨帆颔首道:“好!宰相老成谋国,杨帆一介后生小子,徒具血气之勇,谋划之道不及宰相,宰相此举,也算妥当。只是如今御史台众人纷纷奔赴滇、蜀、黔、川、桂以及岭南六道,眼看就要屠刀再举,杨帆请问李相公,身为宰辅,于此可有谋划?”

    李昭德眉头一皱,道:“万国俊上书皇帝,言称诸道流人多有怨望,心怀不轨,意图谋反,若不赶紧处置,必生祸端。圣人心生疑虑,故而尽遣御史台官员分赴各地巡视流人,查验真相,这有什么问题呢?本相还需要谋划什么呢?”

    杨帆仰天打了个哈哈,冷笑道:“这番话,李相公你自己相信吗?”

    李昭德沉下了脸色,杨帆冷笑道:“李相公自己都不信,却想用这个理由打发杨某,”章节”岂非自欺欺人?”

    李昭德缓缓地道:“御史台受我等打压,若就此退缩,我们再想抓其把柄,把这些酷吏尽数铲除也不容易。如今万国俊自乱阵脚,出此昏招,试图籍此挽回圣望。殊不知,他们早已经得罪了满朝文武。经此一事。整个天下都将视其如寇仇,他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杨帆,御史台一班酷吏乃国家腹心之患,你我有志一同,都想铲除这班酷吏,还天下一个个乾坤,如今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等到他们恶事做绝、天怒人怨,便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护得住他们了,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机会!”

    杨帆的身子微微地颤抖起来,栗声道:“李相公真是这么想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难道在李相公眼中,人的性命。也像那一草一木、一鸡一狗般无所谓吗?万国俊在玉山杀了三百一十七个人,三百一十七人呐!

    如今御史台倾巢而出,不知道他们还要在滇、蜀、黔、川、桂和整个岭南道杀害多少性命!朝争政争,人们只看到庙头上的一班大人物在争,有谁看得到他们的脚下垫了多少具森森白骨,有多少无辜的百姓成了他们的垫脚石?

    李相公想等到御史台一班酷吏坏事做绝,再将他们绳之以法,你可知道你这个决定有多么冷血?当天下的百姓们称道你李相公大义除奸的时候。当史书上记下那些酷吏做了多少罄竹难书的坏事。而你李相公如何诛杀奸佞大快人心的时候,当你青史留芳的时候。或者没有别人知道你曾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为恶、纵容他们作恶,可是你能心安么?”

    李昭德双眉一竖,怒气陡发,但是迎上杨帆的那双眸子,他的怒气却发不出来了。如今已很少有人敢这样的直视他,但是面前这个五品小官却敢。他不但敢直视自己,而且还敢出言质问。

    他的眼神澄澈如水,坚毅如冰,望着那双澄澈而坚毅,蕴含着痛苦和悲伤的眼睛,李昭德的官威竟然有些发不出来了。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缓缓释去眉宇间凝聚起来的威仪,沉声道:“陛下心志坚如金铁,一旦有所决断,无人能够劝阻!本相并无心纵容奸佞作恶,只是无法阻止而已!”

    杨帆冷笑道:“李相坐在家里笑看乐舞,醉酒笙歌,根本不曾做过任何尝试,你就说无法阻止?”

    李昭德沉声道:“这还用试么?但凡事涉谋反,圣人一向是宁可杀错不肯放过的,难道你不知道?从大周建立之前,再到圣人登基以后,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有多少人锒铛入狱,就连你也险些死在推事院里,圣人对于谋反哪怕是捕风影也绝不放过,难道你不清楚?

    这么多年来,有多少名臣良将、王公大臣死在御史台的那班酷吏手中?这群祸害不铲除,不知道将来还要有多少人因之受害。今天纵然死掉一些人又算什么,要做大事,总要有所牺牲的!”

    杨帆质问道:““”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才是你的心理话是不是?只要能达到你的目的,别人尽可去死!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救他们!如果那些人里面有你的亲朋好友、有你的父母妻儿,你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不痛不痒么?””醉枕江山第四百九十一章斥宰相”“放肆!”

    李昭德终于按捺不住了,向杨帆大声咆哮道:“你知不知道你面前站的人是谁?本相念你心怀赤诚,才一再原谅你的冒犯,你不要得寸进尺!敢这么跟本相说话的人,放眼整个朝堂如今也只有你一个,你道本相真就治不了你么?”

    杨帆道:“我知道站在我面前的,是大周首席执笔宰相李相公,我知道你李相公打杀过劝立太子的王庆之,用计罢黜过风光无限的武承嗣,前不久你还杖杀过御史王弘义,李相公若是一怒,今日就是把杨某打杀于此,皇帝顶多也就是埋怨你几句。

    可我依旧站在这里,杨帆站在这里,不是想冒犯你李相公的虎威,更不是想扮为民请命、抵抗强臣的诤臣!我是来求你,求你李相公力挽狂澜,把那些虎狼收回来,因为能做到这一点的,满朝上下,如今也唯有你一人而已!

    我今天不能不来,我的背后有三百一十个冤魂催着我来,如果我不来,我背后的冤魂很快就会变成几千个,甚至是几万个!成千上万的冤魂,李相公,杨帆承受不起,你也承受不起!”

    李昭德的瞳孔缩了起来,沉默半晌,他须发皆张的模样渐渐敛去,自失地一笑,轻叹道:“杨郎中强直果毅,烈烈心性恰如老夫当年。好吧,那老夫就进宫一趟,去见天子。只是……,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不可能成功的。”

    杨帆道:“李相若是抱着这般想法,这宫不进也罢!我见李相前,曾有人劝我别来,她说我是无”醉枕江山”法说服李相的。现在呢?李相答应入宫了。如果李相在皇帝面前,也能像杨帆在李相面前一般慷慨激昂,安知天子就一定不会收回成命?李相心中早已存了事不可为的念头,杨帆怎敢奢望李相能说服皇帝呢?”

    李昭德抿了抿嘴唇,沉声道:“老夫身为宰相,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有匡扶社稷之责,身系天下安危,敢不谨慎?”

    杨帆心中顿时一冷,虽然他终于说动李昭德出面去晋见皇帝,可是李昭德处处算计个人得失,又怎会全心全意为那些即将无辜赴死的流人请命?

    他终究是在官场里打熬了大半生的一个官僚,冷血、理智,一切出发点以权衡出的利益得失为根本,这已成了他行动的本能。如果李昭德意志不坚,又怎么可能说服皇帝呢?

    杨帆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低沉地道:“如此,有劳李相了!方才杨某多有冒犯,实是因为心忧流人生死,情急之下,短了礼数!”

    他向李昭德抱拳一揖,又道:“李相此番进宫,若能劝得陛下回心转意那是最好,如若不能,杨某还有一事烦劳宰相,务必请宰相成全!”

    李昭德听他这么说,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心道:“只要你不迫我去触皇帝的霉头就好。”赶紧问道:“尚有何事?”

    杨帆道:“若是追回御使台所遣各路御史的要求实在难以获得圣人恩准,那么,请宰相无论如何,再向圣人求下一道圣旨!”

    李昭德神色一””紧,道:“什么圣旨?”

    杨帆道:“御史台缇骑四出,肆无忌惮。滇、蜀、黔、川、桂、闽,各道流人不下数万人,这一遭只怕要尽数遭了他们的毒手!如果李相不能劝得皇帝回心转意,那么就顺其势而为之,请天子再遣一路缇骑去巡视流人,查证谋反真相!所谓兼听则明,相信李相若提出这个要求,陛下一定会应允!”

    李昭德先是有些诧异,随即便明白了杨帆的意思,不由失声道:“再遣一路缇骑,那就是你了?”

    杨帆重重地一点头,道:“不错!人人都知道我是御史台的死对头,御史台的人更是一清二楚。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么?唯有我去,他们才会担心有把柄落于我手,行事才会有所警惕、有所收敛,不敢杀得毫无顾忌!”

    李昭德沉声道:“此事你最好考虑清楚。事涉大位子,不“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管牵扯到谁,圣人都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同情流人,此去纵然打着巡视流人的幌子,也必然会对流人多有偏帮,那些御史惯于无中生有、含沙射影,一旦把你打入叛党一伙,你便身陷万劫不复之地了!”

    杨帆道:“俗话说,朝里有人好做官,御史台已倾巢而出,朝中有宰相在,我的生死,就托付于宰相了!

    李昭德定定地看了他半天,双眉渐渐扬起,沉声喝道:“好!志气轩昂,英姿出萃,如此少年,老夫自愧不如!你尽管放胆去做,老夫只要在朝一日,就不会叫一句馋言中伤了你!”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