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巡抚大使

第四百九十二章 巡抚大使

    不得不说,李昭德的效率还是很快的,杨帆离开之后,李昭德马上散了宴席入宫见驾,如今满朝文武之中,武则天的确专宠李昭德一人,闻听李昭德求见,武则天马上让服侍在榻上的张昌宗和张易之回避开去,穿戴整齐,郑重接见。

    李昭德与武则天会唔了大约半个时辰,然后李昭德就离开了皇宫,同时还带走了一道圣旨,宣布由杨帆担任巡抚大使,前往各道巡视流人。杨帆这道圣旨可是正儿八经的敕书。

    不经中书门下,皇帝的旨意一样有效,因为地方官罕有敢抗旨的。不过不经中书门下,那圣旨从法理上却是不合法的,叫敕旨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后来的唐中宗就曾经不通过中书门下自己下旨封官,但是那所谓的敕书就不敢用平封,改为斜封以示区别。“敕”字也不敢用朱笔,改用墨笔。结果那被封的官儿就被别人称为“斜封官”,终有些不够理直气壮。

    御史台一班御史就是领了皇帝的旨意,未经中书门下通过的,杨帆这道旨意因为是李昭德请的旨,皇帝用印之后他马上返回中书加盖了本衙的印衿,所以是最正规的朝廷政令。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李昭德如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虽然他仍然心向李唐,且嫉恶如仇,但是行事却不可避免地要开始顾及到他自己的个人利益了,他见到皇帝之后,压根就没做召回御史台诸御史的尝试,而是直接向皇帝建议再派一路人马巡视流人。”章节更新最快”李昭德一副全然为武则天打算的模样,列举以前御史台一手遮天、欺上瞒下的斑斑劣迹,担心他们此去巡视流人,会假公济私祸害无辜百姓,建议皇帝不如再派一路非御史左台派系的官员前往巡视,调查流人谋反事件,以免有人蒙蔽天子。

    李昭德这样一副全心全意为女皇打算的模样。武则天听着果然顺耳。于是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大概李昭德也觉得这样做有些愧对杨帆,所以请旨的时候,尽量为杨帆争取了极大的权利,为他争取到一旅禁军随从出巡,这可是以前巡察地方治安的钦差所不具备的殊荣。

    圣旨被送到刑部,旨意上说,要司刑郎中杨帆、都官郎中孙宇轩、监察御史胡元礼巡察流人。杨帆任巡抚大使,孙宇轩和胡元礼任巡抚副使,另还允许杨帆持圣旨往龙武卫调一旅之师护从伴当。

    &nbs“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孙宇轩是刑部的人,监察御史胡元礼是御史右台的人,这两个人都是御史左台那班酷吏的对头,让这两个人当副手。绝对不会扯杨帆后腿。而且有这两个人相伴,杨帆的一举一动都有人证,旁人想攀诬杨帆是流人叛党也不容易。

    杨帆一见圣旨,就知道这是李昭德对自己的照顾,不管李昭德是否就召回酷吏在皇帝面前据理力争过,以李昭德一向刚愎刻薄、跋扈独夫的性格,能做这些事已经是对他极大的关照了。

    刑部司的日常事务一向是由陈东负责的。陈东这个人有权利欲,也有事业心。在他发觉杨帆不但没有剥夺他的权力。反而让他如鱼得水、更易发挥所长之后,他便死””心踏地的上了杨帆的贼船。与杨帆结成了牢不可破的联盟。

    如今杨帆要出京,根本不需要和他交接什么,只是说一声就行了,杨帆知会了陈东,随后便去见豆卢尚书,要出京这样的大事,总要见见本衙的堂官,做一番交待的。

    “难下笔”孙宇轩接了圣旨兴高采烈,在他看来,此番出京不管去哪儿,都比埋在那堆永远也批不完的案牍里开心。他理直气壮地把手头堆积如山的案牍全丢给那位可怜的都官员外郎,便把毛笔一丢,风风火炎地去见豆卢钦望了。

    豆卢钦望知道杨帆出京是李昭德的意思,对杨帆和孙宇轩自然大开方便之门,刑部司的交接安排一切顺畅,明天一早他们就可以离京。

    从豆卢钦望那里得到准确的答复后,杨帆马上回到刑部司开始收拾东西,阿奴早得了讯儿,这时见杨帆收拾东西,她眼巴巴地跟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杨帆。

    杨帆见她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打转,既没了平日的活泼,也没了私下独处时的娇嗔,乖乖巧巧的像是一个家里大人要出远门的孩子,不禁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跟着我转什么,还不快去收拾东西?”

    阿奴大喜,雀跃道:“你要带我去吗?我还以为你要留我在京里呢!”

    阿奴欢呼一声,就往屏风后面跑去。阿奴平时扮小厮,晚上就宿在刑部,杨帆公事房屏风后面那张用来午睡的榻具就是她晚上的小床,里边也放了些女儿家才用的东西。”醉枕江山第四百九十二章巡抚大使”“嗳……”

    杨帆一句话没说完,阿奴纤腰一扭,已经闪到了屏风后面,

    杨帆想了想,轻轻摇摇头,继续收拾公案上的东西。

    ※※※※※※※※※※※※※※※※※※※※※※※※※※

    杨家后院,花园中繁花盛开,花丛中置美人榻一具,美人榻上铺了薄衾,小蛮侧身卧在榻上,用团扇轻轻遮着脸蛋儿,任那暖洋洋的春光照在身上,半睡半醒,十分惬意。

    花香异样氛芳,弥漫在整个花园里。花丛中有蝴蝶翩跹飞舞,还有蜻蜓掠过池水上含苞待放的花苞,飞入花丛中凑趣。

    “哎呀,我捉到一只!”

    三姐儿雀跃地跑向小蛮,手里捏着一只红蜻蜓。

    小蛮不许她们捉蝴蝶,可是小丫头玩心重,眼看那蝴蝶在身边翩跹,便觉有些手痒,主母不让捉蝴蝶,便改捉了蜻蜓。三姐儿捉着红蜻蜓跑到小蛮身边,笑嘻嘻地道:“夫人,你看!”

    “嗯,很可爱呢!”

    小蛮微笑道:“拿纱网兜起来吧,新鲜过了就放了它,也是条小生命呢,别作践死了。”

    “嗳!”

    三姐儿脆生生地答应着,兴高采烈地找纱网去了。

    小”醉枕江山”蛮轻轻抚着隆起的肚皮,笑微微地看着三姐儿的背影,自从有了身孕,她的心肠就柔软多了,连只小小的蜻蜓也不想伤害。

    一条小生命正在她的腹中孕育,孩子还小,但是她已经偶尔能感觉到腹中的胎动。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她知道她的小宝宝正在她的腹中一天天成长起来,她常常幻想着孩子出生时的样子,一想到心里就有一种难心言喻的满足和欢喜。

    每次婉儿姐姐从宫中出来时,都会想法设法跑到家里来,不是为了看望杨帆,一大半的时间倒是守在她身边,羡慕地看她的肚子,每当小蛮看到婉儿抚摸她的肚皮,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忍不住发笑。

    她一笑肚皮就一颤一颤的,然后婉儿就会很紧张,好象她笑的声音大一些都会吓着肚子里的小宝宝。这个时候,小蛮更是有一种由衷的自豪感,她感激上天赐了她一个完美的丈夫、一个完整的家庭,还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花枝一分,杨帆从中间穿了过来。虽然杨家现在也算有规有矩的大户人家,可是杨帆却是家里最不守规矩的那个。他很少会中规中矩的从花间小径上绕走,而是直接从花丛中穿过,扑一身花粉,有时还沾几片花瓣。

    “郎君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一见杨帆,小蛮脸上便漾出甜美欢喜的笑容,她想要坐起来,杨帆忙赶前一步,扶住她道:“慢一些,老是这么急躁的性子,你肚子里可还有个孩子呢。”

    小蛮皱了皱鼻子,””嗔道:“孩子孩子,自从人家有了孩子,郎君一说话就是孩子,都不在乎人家了。”

    杨帆失笑道:“这叫什么话,你这当娘的,难道还吃自己孩子的醋么?”

    小蛮向他扮个鬼脸,笑道:“那是!我的宝宝要疼,可郎君可不能有了宝宝就不疼小蛮了。”

    “我哪舍得不疼!”杨帆刮了下她的鼻头,在她身边坐下,轻轻搂住她的肩膀,问道:“宝宝今天有没有淘气?”

    小蛮眉开眼笑地道:“有呢,刚刚还在里边拳打脚踢,一看就不是个安份的小家伙。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杨帆道:“我正想说……”

    他沉吟了一下,低声道:“本来,你正有身孕,我不该离开你身边。不过……,现在出了一件大事,我必须得离开京城……”

    杨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对小蛮说了一遍,小蛮已经知道当年在桃源村发生过什么,知道那是丈夫心中永远的痛,如今这些流人的遭遇,丈夫感同身受。而且这些酷吏之所以如此,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未尝不是被丈夫逼得狗急跳墙,他心中很是内疚。

    &n“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听他说起那些被杀的百姓,听说其中还有襁褓中的婴儿,小蛮已经是快做母亲的人,心中酸得直想流泪,她低声道:“郎君只管去吧!做你该做的事,我在家里好好的又不是没有人照顾,你不用担心。”

    杨帆摇摇头道:“不!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正在策划对付姜公子,依照我原来的打算,近期也要对你做个安排的。眼下我要出京,同那班酷吏们斗,一个不慎,便会吃了他们的大亏,我更得提前给你做个安排了。”

    小蛮疑惑地道:“郎君说的安排,是指……?”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