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百九十七章 随你怎么样

第四百九十七章 随你怎么样

    “是!”

    女相扑手无奈地垂下头,低声答应一句,悄悄退了出去。

    &nbs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p;杨帆走进大帐的时候,帐中的烛火很明亮,四厢里帷幔飘飘,也不知道其后都是些什么空间,有什么单独的作用,又或者里边是否还有其他人。

    太平公主穿着一身素白色的罗裳,盘膝坐在一张席上,身前有一张卷耳矮几,几上左上方正燃着一炉熏香,香烟袅袅而起,映得太平的容颜有些缥渺的感觉。静坐冉冉,皎若一株清莲,一头湿亮的秀发披散在肩头,额头加了一条饰着金色莲纹的抹额,看起来有些像庙里供奉的观音大士。

    然而再走近了去,给人的感觉便又是一变。那一身罗裳轻软,烛火在一侧透过薄薄的罗衣,似把她衣下肉色的胸乳都隐隐地透现出来。“素胸未消残雪,透轻罗”,描述的大概就是此刻这般意境吧。

    只是此刻的太平公主虽然衣着薄透,却没有色相的味道,一股冷意从里到外浸染了她的全身,她那澄澈的眼神中,仿佛藏着一抹霜雪,让她凛然不可侵犯。这个女人,就像一步一变的美妙风景,远近高低,各有不同。

    看着她高贵出尘的模样,想着她一次次的委曲求全,杨帆的头有些抬不起来。爱一个人,再高贵的人,也会为了那个人,自己低到尘土里。这一回,是不是该轮到他,放下他那颗高傲的心,向眼前的玉人低头了?

    “我错了,错了就是错了,所以我来认错!”

    杨帆低下头,一开始声音还有些弱,想想这只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便跟她道歉也没啥丢人的,声音便又大起来。

    太平公主根本不敢奢望杨帆会向自己低头,她还以为今晚杨帆过来,还是为了流人的事情。杨帆脱口一句认错。反把她弄得一愣。本来她满腹的辛酸委屈,一肚子的怨气,被杨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逗引“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就只剩下纳罕与好奇了。”章节更新最快”太平公主奇怪地问道:“什么事情你错了?”

    杨帆低头道:“当然是我误会你的事情,是我错了,不该冤枉了你,向你乱发脾气。我向你道歉!”

    太平公主诧异地看着他,片刻之后,渐渐变成生气的模样,怒道:“是谁告诉你的?”

    杨帆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心道:“是谁告诉我的很重要么?他这么做还不是因为对你的忠心,何必这么在乎他是谁?”

    太平公主颦额一想。问道:“是不是许厚德,想来也只有他会这么自作主张!”

    杨帆问道:“许厚德是谁?”

    太平公主道:“我的车夫!”

    杨帆摸了摸鼻子,算是默认了。

    太平公主暂且把这个话题摞下,睨着杨帆道:“道歉需要喝酒壮胆么?”

    杨帆掩饰道:“怎么会,只是马桥是我的知交好友,我二人许久未见,如今得以同行,心中欢喜。所以晚上多喝了几杯。”

    太平公主轻轻哼了一声。没有戳穿他的谎言。

    杨帆道:“我知道真相以后,才感觉确实是我莽撞了。这件事是我错了。如今来向公主请罪,打与罚,都由得你……”

    他不提此事还好,一提起来,太平公主心中火气又起,忍不住质问道:“你为什么查都不查就认定是我呢?在你心中,我就那般无耻?”

    杨帆揉揉鼻子道:“说无耻严重了些。其实就算此事出自你的授意,那也是为了保护我。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可我……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我不喜欢被人左右,更不喜欢你用心机。”

    太平公主怒道:“为什么一遇到这种事,你就马上认定是我用了心机?还不是因为,我在你心里不堪到了极点,但有什么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的事,理所当然就是我做的?”

    女人发起脾气来,比男人还要不可理喻。杨帆刚刚解释过事情本身并不涉及无不无耻的道德问题,她还是给自己扣上了一顶大帽子,似乎非如此不足以说明她的苦大仇深,倾黄河之水也难洗刷。

    杨帆觉得她的火气很大,想了想,决定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理屈和服软,但是他的沉默却换来了太平公主更大的火气:“哈!你不说话,那是默认我卑鄙无耻、阴险狡诈了?”

    杨帆觉得酒喝的有点多,因为头已经开始痛起来了。

    既然沉默也是错,他决定解释解释,仔细想了想,他似乎找到了症结所在,便斟酌着道:“我想……是因为你太聪明吧?”

    “聪明?”

    “是!不管官场风云还是军国大事,又或者遇到什么难解的问题,只要你肯想办法,几乎就没有解决不了的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你……你太聪明,聪明到一旦有事情可能涉及到你,我几乎想也不想,就认定是你,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太平公主听的欲哭无泪,她万万没有想到竟从杨帆口中问出这样一个叫她哭笑不得的理由,她愤愤地道:“照你这么说,聪明女人就活该倒霉了?或者,我应该装得蠢一点,蠢女人就是好女人?”

    杨帆被她质问的节节败退,有些委屈地答道:“我也并非就断定是你啊,我上车之后问过你的,可是你不但不否认,还亲口承认了,你让我怎么往别处想?”

    太平公主更怒,怒道:“我否认?我为什么要否认?你一听说这件事马上就来找我,还不是已经认定是我做的了么?你怒气冲冲地登门问罪,你想要我怎么解释?我解释了你会听吗?你会信?”

    “我会!我真的会!”

    杨帆认真地道:“如果你说不是你,我就一定相信,因为你一向敢作敢当,你说不是你,那就不是你!””醉枕江山第四百九十七章随你怎么样”太平公主凝视着他,凝视良久,轻轻摇了摇头,有些悲哀地道:“可我不想解释啊……,如果你每遇到一件坏事都首先想到我,都需要我亲口否认。那我宁愿承认它算了。太累!我的心太累……”

    太平公主脸上有一种疲惫的悲哀,声音也哽咽起来,眼底渐渐有一层晶莹的泪光蕴起,她低声道:“我一直努力想要取悦你,不管是做人、做事,甚至穿着打扮!你不喜欢的,我就不做。你家里养了猫。我便也去养猫;婉儿喜穿素色衣衫,我便也改穿素色衣衫……,我小心翼翼的只想讨你喜欢。在别人面前,我说我从来都不是为了看别人的脸色而活着,可是在你面前,我早就不是我了。我换来的是什么呢?”

    两行泪水扑簌簌地流下来,太平公主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忍不住伏案大哭起来。

    杨帆还是头一回听太平公主向他吐露这么多的委屈、这么多的心事,那情真意切的倾诉,一声声一句句都扣在他的心弦上,让他心中激荡不已,他伸出手,想去抚摸太平公主柔亮的长发。堪堪触及她的秀发。又失去了勇气,无力地垂下。

    看着太平公主轻轻耸动的肩膀。杨帆期期地道:“其实,我对你的情意也并非没有感觉,七夕泛舟于洛水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往昔许多纠葛,说不清、辨不明,那就放下吧。可能……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太平公主听了这句话,哭声戛然而止。她急急回想当日发生在洛水船头的一切,他让自己枕在他的腿上安睡的一夜,清晨连绵的钟声中他对自己说过的那些,他走出去时因为腿已经麻痹而有些蹒跚的脚步……

    很多东西她记住了,记得很牢,但是被她忽略了,哪怕是在她回忆起那一夜的温馨时,一旦回忆到清晨这一刻,她迅速想起的都是杨帆的身世,以至于完全忽略了他说过的那些话话。

    如今回想起来,杨帆当时似乎真的说过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说,精诚所至,郎君那铁石一般的心扉从那时起就已为自”醉枕江山”己打开了一隙,可怜自己只顾自怨自艾,又兼因为桃源村的事而生起畏怯之心,白白虚耗了这么久。

    想到此处,太平公主的心都被莫名的欢喜充塞满了,她发现自己真的很不争气,明明被人伤的那么深,明明每一次都流着泪发誓要离开他,结果他只是稍稍给了自己一点阳光,她的心就欢喜的像盛开的牡丹花。

    情根早已深种,她……已经无可救药了!

    杨帆可不知道他的一句话在太平心中掀起那么大的波澜,他仍在很诚恳地道歉:“这一次,的确是我错了,我知道伤了你的心,可我……不知该怎么办才,今天来,我向你道歉,只要你肯消气,想打想罚,我都由得你!”

    杨帆说的很诚恳,不是装出来的诚恳,是真心实意的道歉。

    太平对于杨帆,从一开始的追求就错了。第一次,她试图用富贵权势来收买他,第二次试图用她妖娆艳丽的**来诱惑他……,人与人之间,一旦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那么你要比别人多付出几倍的努力,才有可能扭转你在别人心中的印象。

    太平公主在一次次碰壁之后,渐渐学会了如何平等的爱一个人,不过为了扭转她先前在杨帆心中造成的恶劣印象,也着实地吃尽了苦头。一点点的付出,感情的太平上,她终于渐渐扳回了劣势,而这一次的误会,成为了一个最好的契机,杨帆主动认输了。

    情场这一仗,太平伤的辛苦,却赢了。

    心结渐开,再看看垂头丧气的杨帆,太平的一颗芳心不免又柔软起来。对年纪比自己小的情郎,女人总是会更包容一些的,哪怕她的个性本来很刚强。反过来,年纪大的男人对比自己小的多的爱人也会多一些宠溺纵容,这大概也是人的天性之一。

    “年轻男人嘛,总是粗枝大叶、容易冲动,他如今这么低声下气的道歉,我就不要难为他了吧……”

    这样想着,太平公主的心气””儿就平了,眼中渐渐露出一抹戏谑的意味:“真的任打任罚吗?”

    杨帆听她松了口气,赶紧挺起胸膛,做出一肩承担的豪迈模样,道:“那是自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是我错了,我就认错!要打要罚,都由得你!”

    杨帆的话掷地有声,慷慨激昂,但是片刻之后,他的声音便从帐中再度响起,这一次他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慷慨激昂了:“那不行!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这种无理的要求,我绝不能答应!”

    “你刚刚才说,要打要罚都由得我,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这……这……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的惩罚?我可是个男人!”

    “男人怎么啦?”

    “我……我以后还要见人吗?”

    “哈!你见不得人,我就见得了人啦?为了救你出狱,我不惜自污,现在闹得满城风雨,可我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了?一次次好心对你,一次次被你伤害,我李令月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可是在你面前,我早就尊严扫地了,你有替我想过么?”

    “你……你换一种惩罚成不成?哪怕……哪怕打我二十军棍都成!”

    “你会怕挨棍子么?再说,我就算吩咐下去,他们会真的用力打你?少在我面前打这种如意算盘,我就要这种惩罚,你接受还罢了,你不接受,我就不原谅你,叫你一辈子都欠着我的!”

    夜晚很安静,八大金刚站在帐外,听到帐中隐隐约约的对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想不通公主对杨帆究竟要施以什么惩罚,以至于激起他如此之大的反弹。

    总之,帐中两个人僵持了大约三盏茶的功夫,杨帆嘟嘟囔囔的不知说着什么,似乎是妥协了。又过了片刻,杨帆就在太平公主的爆笑声中很狼狈地逃了出来。

    外面的灯光不算明亮,但是八大金刚还是看的非常清楚,这位很俊俏、很有英气的少年郎君今晚喝了酒,脸色本来就红得很,当他从帐中逃出来时,脸色就更红了,红得就像是猴子屁股。

    杨帆狼狈逃去,八大金刚急忙闪进帐内,就见太平公主抱着肚子笑倒在榻上,笑得捶地流泪,一点天皇贵胄大周公主的样子都没有了。

    P:月末啦,诸友,请投下本月的订阅月票!

    拜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