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零三章 好几只黄雀

第五百零三章 好几只黄雀

    薰期是剑南另一大州姚州境内白蛮部落的首领,知道他与本地商人陈家攀了亲家的人很少,知道他此刻就住在陈家的人更少。【风云小说阅读网.baoliny.】

    实际上这些头人们虽然有权有势,但是在大多数汉人眼中看来,都属于人傻钱多的乡巴佬,不是太了解他们底细的普通人还真无法从他的衣着打扮上看破他的身份,所以就连陈家左右的邻居也只知道陈家来了客人,并不知道这位客人的身份。

    薰期住到孙家,与已经改姓陈的雪莲姑娘极为要好的薰儿姑娘便成了她最好的玩伴,而薰儿姑娘对汉人的成见,又使她力阻雪莲与杨帆接触,这一来颇为恋旧的雪莲姑娘想找杨帆聊天儿也不太可能了。

    对杨帆来说,少了雪莲这个黄毛丫头的纠缠,行动就自由多了,他一早旁敲侧击地向雪莲打听了一下本城的情况,没问几句,薰儿姑娘就很不耐烦地拉着雪莲了,杨帆很识趣地离开陈家去城里转悠,美其名曰要找份事做。

    杨“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帆在城里转悠了一上午,主要是在都督府一带徘徊,监视都督府的动静,顺便了解一下q州地区流人安置的所在和生活情况。中午,杨帆到了一家小店,随意点了熏鸡腊肉糟子鱼一类的几样小吃,慢条斯理地用餐。

    这家小饭店就建在都督府正对面的大街上,以黄景容的钦差身分,如果要离开都督府,一定会走正门,在这里就可以监视他的动向。

    杨帆用罢午餐。又向店家要了一壶茶。在茶叶还没有成为大唐饮品主流的时候,蜀中一带的茶饮却已盛行几百年了。杨帆在沈沐那儿喝过不加佐料的清茶。感觉味道还可以接受,所以特意嘱咐店家替他煮了一壶“清茶”。

    午后的天气叫人有些昏昏欲睡,过了饭点之后,小饭店的生意便渐渐冷落下来,最后只剩下坐在迎门一桌的杨帆还在慢悠悠地喝茶,就连店家都趴在柜台上昏昏睡去。

    杨帆那一大铁壶的茶水快喝光的时候,都督府突然大门洞开。

    杨帆马上精神起来,警觉地看向都督府。

    从都督府侧后方。有一队约三百人的官兵匆匆跑来,在门前集结,列队,手中刀枪闪烁,寒气逼人,街头百姓顿时安静下来,纷纷闪到路边。交头接耳,互相询问。

    片刻之后,就有几个人从都督府里走出来,有人把战马牵到他们面前,几个人翻身上马,向大道这边驰来。数百名官兵跑步跟在他们的后面。

    杨帆冷冷地扫了一眼,从那几个骑马的人当中,他看到了黄景容。杨帆马上低下头,把他早上在小城游荡时买来的竹笠压低了一些,起身走到柜台边。屈指叩了叩桌面,正张着嘴巴梦周公的小店掌柜睁开一双朦胧的睡眼。茫然地看着他。

    杨帆道:“会帐!”

    ※※※※※※※※※※※※※※※※※※※※※※※※※※※

    数百名官兵簇拥着钦差御史黄景容和他旁边那位全身甲胄的将军出了q州城,向东南方向的山中赶去。

    一路尾随出城的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杨帆猜测,那位全身披挂的将军应该就是本州都督罗书道。杨帆远远辍在大队官兵后面,出城七八里,渐渐经过一片河滩野草地。

    杨帆看了一眼他们的去向,前方一侧是大河,另一侧是连绵的山岭,前方只有一条道路,他们唯一的目标只能是前方那座山谷,而根据杨帆从城中百姓处打听来的消息,发配此处的流人便安置在那里。

    杨帆想抄小道截过去,刚刚拐上小道,忽然察觉身后有些异状,他扭头看了一眼,就见几个头缠布巾、斜披条毡、赤着双脚,作本地百姓打扮的汉子在正向这里赶来,距他还有一箭之地。

    杨帆眉头一皱,顿时有些警觉。这条路上自然是有行人的,杨帆一路下来,已经看到了牵着水牛的农夫、拉着骡马的脚夫、背着竹篓的村姑,但是这四五个人……似乎一直就不远不近的辍着他。

    “他们会是冲着我来的?不会吧……,此地没人知道我的身份啊,黄景容不知道,雪莲家里也不会有人注意,这q州城还能有谁关注我?要说是剪径小贼为了劫财,我身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引起有心人觊觎呀。”

    杨帆暗暗思量着,突然加快了脚步。小径一侧是高高的芦苇塘,另一侧是半人高的杂草地,中间一条碎石嶙峋的小道高低不平,不适合车马通过,也只能供人步行。杨帆急急行了一阵,走到一段比较直的路段时,忽然扭头看了一眼。

    他又看见了那几个人的身影,那几个人依旧辍在他的身后,见他回头,其中一个下意识地还想躲开。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杨帆好奇心大起,他是真的不明白,在这个地方会有什么人关注他,又有什么目的。

    杨帆心念一转,突然变走为跑,那几个跟踪的人急了,便也顾不得掩藏身形,羏绰蹩蟛阶妨松侠础a讲θ朔19憧癖迹寐灾幸蝗喝悍赡窈鸵把妓拇β曳伞?

    杨帆跑了一阵,突然站住脚步往路旁芦苇丛中一钻,想要候那几人追近,截问他们缘由。不料双手一分芦苇,竟然看见两个蹲在芦苇丛中的孩子。

    这是一男一女,女的大些,小村姑打扮,长得不算漂亮,却也眉目清秀,约摸十二三岁年纪,肩上背着一个竹篓,竹篓里盛着野菜。旁边是一个男孩,只有六七岁年纪,生得虎头虎脑的,脸蛋儿透着健康的黑红色。

    小男孩手里抓着一枚鸭蛋,脸上惊喜的笑容还未敛去,看来他是刚从芦苇丛中捡到一枚野鸭蛋,陡然看见路边闯进一个男人,小男篵行┖e拢ソ粞嫉埃忧拥亟辛艘簧鞍e恪保阆蚰切〈骞蒙砗蠖闳ァ?

    小村姑警惕地站起来,丢掉刚刚挖出的一块植物根茎,攥紧小小的木铲,把男孩护到了自己身后。

    看到他们褴褛的衣衫,再想到他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杨帆已经确定他们是那些流人的孩子。看着这对小姐弟,杨帆心中一阵酸楚,从这对小姐弟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自己遥远的童年,看到了那个背他上山、把他藏在野草丛中的小癳恪?

    杨帆吸了吸鼻子,努力作出一副最亲切的笑容,用最温和的声音道:“你们不要怕,有几个坏人在追赶叔叔呢,叔叔这就把他们打跑。这个地方现在不太安全,小妹妹,快带你弟弟离开吧。”

    这时,那几个人脚步噔噔地追了过来,从芦苇丛的缝隙间已经可以看到他们越来越近的身影。那小姑娘吓了一跳,怯怯地看杨帆一眼,便牵起弟弟的小手,她也不敢踏上大道,就在芦苇丛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跑去。

    杨帆扭头瞅了一眼越跑越近的那几个人,又对小姑娘嚷道:“别担心,有叔叔挡着他们呢,带你弟弟从道上走吧,小心被蛇虫咬了。”

    几个人追上来,听到杨帆这句话,再看看芦苇丛中飞快跑开的那个小女孩和她弟弟,脸上都露出疑惑的神色。上下打量杨帆一番后,一个四十开外、身材高瘦砹彻幢堑暮鹤优ね废蛄硪蝗宋实溃骸拔宜道狭飧鋈苏娴挠星勘鹗乔畹枚5鄙较斓牧魅税伞!?

    一个脸上有道蜈蚣疤痕的削瘦汉子阴鹫的眼神一闪,道:“不会错的!我认得他,此人不是流人,倒是亲眷中有人被发配此处。嘿嘿!你也知道,发配到这儿的流人,大多是官宦人家,此人是来探望被发配的亲人的,你说他能不带钱么?”

    这人正是柳君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当年他能哄得姚夫人上手,倒也是个能言善辩的主儿,如今他见杨帆与流人有所接触,几个被他哄骗来的同伙有了疑心,灵机一动,马上又编出一套瞎话来,结合眼下情势,倒也颇像那么回事儿,登时哄得几个同伙疑虑顿消。

    几个人左右一分,堵住杨帆去路,其中一人摆弄着一柄剑鞘磨损严重的浪人剑,用阴恻恻的声音道:“小子,我们兄弟只想求财而已,识相的,把你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大爷自然饶你一命,不然的话……嘿嘿!”

    他说着,便从鞘中缓缓抽出那柄锋利的浪人剑,恫吓杨帆。

    杨帆没理他,他之所以要和这些人纠缠,是因为他想弄清楚这些人的来意。得知这些人只是一群剪径蟊贼的时候,他就想速战速决了。赶紧结果这几个亡命,他还要赶去看看黄景容究竟意欲何为。

    如果黄景容想杀死那些流人,他一定要出面制止。虽然他未带着人马来,事后结合圣旨命他护送公主去长安的事,他这么早就出现也容易叫人疑心他违抗圣旨,却也顾不得了。他相信只要自己出面,总能阻止黄景容行凶的。

    负责杀人的必定是当地官兵,若非情不得已,他们也不会愿意染上双手血腥,毕竟流人中大部分都是官宦人家,谁知道将来谁会复出?当年上官家族还不是人人喊打,结果男丁没出头,又出来一位女杰,上官家族现在虽未公开免罪,可是谁敢再予轻侮?

    如非必要,没有谁会自讨麻烦的,只要他露面,黄景容是钦差,他也是钦差,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这些地方官员必然采取两不相帮的对策,那时只剩下黄景容和他手下那三五个御使台的执役,什么事也别想做成。

    杨帆正想动手,那个脸上有道蜈蚣疤痕的男子说的话又引起了他的注意,杨帆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问道:“足下是谁,你认得我?”

    p:月末最后一天,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