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吾本游侠儿

第五百一十四章 吾本游侠儿

    午后暴雨突如其来。

    这个地方在春夏之交的时候雨水一向充沛,像这种方才艳阳高照、片刻暴雨倾盆的天气很常见。

    几个蓑衣人踏着满地的雨水,在暴雨中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跋涉着,中间一人也穿着蓑衣,但是头顶另有人给他撑着一把油纸伞,只是雨太大了,串成线的雨珠被飘摇不定的风吹得忽左忽右,不断扑打在人身上,伞在风雨中摇晃不已,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几个蓑衣人匆匆走进刺史府的大门,这才松了口气,蓑帽向后一推,露出他们的面孔,中间那人正是张柬之。

    他刚从都督府回来,御史黄景容急于离开,坚决拒绝了罗书道想要召集嵬州官僚为他饯行的好意。罗书道只好送黄景容离开,回城后才请张柬之过去通报了情况。谁知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刺史府大门内两侧有长廊一直绕向中堂和后宅,张柬之沿着一侧长廊走下去,一边抖动着湿透的袍袂,一边问道:“钦差现在何处?”

    管家答道:“方才大雨一起,钦差颇觉困倦,已经回房歇息了,吩咐我等不要打扰。”

    张柬之本想马上把黄景容离开的消息告诉杨帆,听说他已经休息,便转向自己的书房。

    刺史府的门子老窦候着阿郎和几名侍卫回府,便又关了大门,打了几盆水来冲洗了一下阶石上黄泥的脚印,当他回到自己门房的时候,忽然发觉少了些什么,老窦四下瞅瞅,这才发觉挂在墙上的蓑衣不见了。

    这个季节多雨,雨具是常备的东西,虽然他不大出门,一进门的墙上也挂了一件备用,因为天天挂在那儿,平时不太注意。反而没有察觉是什么时候被人拿走的。

    老窦拍拍额头。骂道:“一定又是邝四儿那小子趁着大雨清闲,偷了我的蓑衣出去赌钱。”老窦骂了两声也就不以为意了,反正不会有人特意跑到刺史府来就为偷件蓑衣,定是熟人取用无疑。

    大雨一起,鱼市街的客人便纷纷散去,大雨如注,泼在地上。因为一时不能排去,积水没了膝盖。鱼市街的地面很脏,被雨一冲,污水中混合着鱼头和鱼内脏向低洼处流去,平日这里腥气熏天,大雨中腥气倒是淡了些。

    街上的客人已经绝迹。少数摊贩家的雨篷下面躲着些没有携带雨具也没有来得及回家的顾客。贩鱼的用大木盆舀了地上的滚滚浊流,一盆盆地泼在雨搭下面雨水浇不到的案板上,把血迹和鱼头鱼鳞内脏一类的东西冲出去。

    一个披着“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蓑衣的汉子出现在鱼市街上,他趟着肮脏的雨水,从鱼市东头往西走,一开始并没人注意到他,直到他“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走到尽头又折回来,这才引起了一些避雨人的注意。只是他披着蓑衣。因为怕雨水浇在脸上。又刻意低着头,根本看不见他的长相。只能从他光溜溜的下巴忖测此人年纪不大。

    一家家贩鱼的摊位上挂着的幡子都在雨中没精打采地垂着,偶尔被风一卷,将三角形的旗面张开,马上又被密集的雨水打回了原形。但是就只这么一刹那,足以叫人看清上面的字迹。

    蓑衣人从鱼市东头走到西头,一共就只看见一家姓陈的摊位,所以他再走回来时,便径直奔了这户人家。

    老陈系了一条皮围裙,正在篷布下冲洗着案板,雨水打在头顶的篷布上,发出“噗噗”的声音。案板上的污血和鱼鳞、内脏等物被一盆盆水冲到滚滚而过的污水中。

    案腿上还沾着一些黏糊糊的鱼内脏,老陈用大木盆舀起一盆污水,刚要冲洗,那蓑衣人就走到了棚下。老陈冷冷地瞟了他一眼,一盆水泼出去,一些污水泼到了那个人的蓑衣上,他也浑不在意。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人不是来照顾他的生意的,大概只是借他门前的棚子挡挡风雨吧。可是,那个蓑衣人看着他,居然说话了:“劳驾!”

    老陈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这人垂着头,五官看不清楚,蓑衣上正滴着雨水,只能看见他鼻子以下的部分,这是个年轻人,高挺的鼻梁、轮廊分明的嘴唇,并不难看。不过大雨搅了生意,老陈心情正不好,所以皱着眉,不高兴地问道:“什么事?”

    年轻人对他恶劣的态度毫不在意,他很客气地笑了笑,嘴角勾起了两道笑纹:“请问,司马不疑在吗?”

    老陈瞿然一惊,猛地抬头,年轻人还在微笑,他依旧没有抬头,唇边有笑纹,颊上还有两个酒窝,这年轻人何止不难看,其实挺好看。

    老陈手中的木盆“噗”地一声掉到近尺深的雨水里,溅起一片水花。老陈抢步向前,一把抄起了扎在案板上的尖刀。

    这口尖刀是他用来宰鱼的,每天都磨得很锋利,方才用水一冲,刀上的血污已经被冲刷的干干净净,尖刀在手,寒光闪闪。

    老陈握刀在手,二话不说,便自上而下,向年轻人一刀当胸划去,就像他平时剖宰大鱼时一样,哪怕是百十斤重的大鱼,挂在棚下那只铁钩上,他只一刀,就从鳃下划到尾鳍,再伸手一掏,鱼漂鱼肚连着血糊糊的内脏便能掏个干净。

    “啊!”

    对面棚下避雨的顾客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出声。

    年轻人抬起头,看着从空中划下的那口刀,刀尖划着弧形,掠过他的鼻尖,眼看将要触及他的胸口了,再往下划去,就将准确地剖开他的蓑衣和他的肚腑,此时空中还有一道闪亮的虚影没有消失。

    &nbsp“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年轻人的双手从蓑衣下闪电般伸了出来,老陈只觉手腕一麻,眼前的年轻人还是好端端地站在那儿,他的蓑衣没有剖开,他的肚子也没像挂在钩子上的大鱼一般左右分开,年轻人还在笑,微笑着说:“看来,他还在这儿,是吗?”

    他说话的时候,头抬起来了,老陈看到这个英俊的年轻人似乎害了眼病,双眼有些红肿。老陈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他的手仍紧紧攥着刀柄,但是一尺多长的刀刃,已从他胸缘第三根肋骨的缝隙里插了进去。

    老陈杀过人,虽然他杀的鱼更多。如果不是杀过人,他出手不会这么果断凌厉,所以看到那口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快死了。他抬起头,一双眼睛就像挂晾在棚下的那些鱼干的眼睛,死死地凸出来,瞪着那个蓑衣人。

    蓑衣人正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道:“他居然真的藏在这里!无法无天之地,无法无天之人呐!”

    老陈听到这句话忽然很想笑,一个无法无天之人已经被你杀了,你又是什么人呢?

    对面棚下和其他摊位上的鱼贩都惊愕地看着这里,有人已经紧张地抄起了刀子和鱼叉。

    老陈摇晃了一下,卟嗵一声跌进肮脏的污水,被流动的雨水冲着,一点点漂到棚外,向排水沟的方向移去。

    片刻之后,老陈的棚屋中就传出了嘶吼声和打斗声,因为下雨没有生意,老陈已经上好了门板,只留下一个出入的门口,这时“砰”地一声巨响,门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撞,猛地爆裂开来,门板下方的卡槽也被撞坏了,一排门板“啪”地一声拍在积水里,溅到对面好象见了鬼似的看客脸上。

    看客们惊愕地看见一具软绵绵的身体,好象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似的,从倾斜的门板上向外翻滚了几圈,头栽进水里,脚仰在门板上,寂然不动了。然后,那个蓑衣人一步步走出来,还是低着头,还是没有人能看见他的模样。

    蓑衣人趟着滚滚浊水一步步向前走着,有一种血脉贲张的感觉,这正是他少年时候最向往的事情,可是他已经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本市井一游侠,匿踪于坊巷之间,快意恩仇,无拘无束。后来,他发现个人的武力同官府强大的力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为了复仇,为了掌握更大的力量,他果断投身官场。

    但是官做久了,整天守在一堆规矩里面,他几乎忘记了这种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以至于处处都要受限于规矩、遵循于规矩,连可以不用规矩就能解决的事都习惯于用规矩之内的办法去解决。

    几乎瞎了双眼的可怕后果和司马不疑对一个无辜孩子的威胁,激起了他心中的戾气。今天再作冯妇,心中当真畅快!

    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是,鱼市街头杀人,打破了他心中的那道枷锁。侠以武犯禁,官以权维禁,这本是相互冲突、格格不入的两个方面。他做游侠时便与官府对立,他做官时便抛弃了游侠的行为,如今他能打破这道枷锁,亦官亦游侠,今后世上还有什么能约束他的?

    天空中闪电如紫蟒般一闪,随即一道惊雷劈下,震得大地猛地一颤,蓑衣人于惊雷暴雨中突然放声大笑,吟道:“鱼市街头我杀人,天泼豪雨洗红尘,一场闲事君莫问,荆轲原与秦无忿……”

    蓑衣人趟着雨水,步子越迈越大,如同劈波斩浪,向长街尽头行去,两侧高低错落的棚子下面有许多双眼睛看着他,有畏惧、有惊疑、有凶狠,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

    蓑衣人旁若无人地走着,大笑声中,消失在迷茫的雨雾之中……

    P:四号啦,诸友,还有保底月票没有投下来的么,本页面右上,点“推荐月票”,求月票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