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狗头军师

第五百二十五章 狗头军师

    凌破天定睛向寨子上看了看,看清杨帆模样,便大笑起来,道:“真他娘的见鬼了,这是什么钦差,老子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我也是钦差!”

    事已至此,杨帆不能不说话了,他是练过内家功夫的人,提气吐纳,声音飘得既远且清,山寨上下人人听的清楚。

    “本钦差奉旨巡视诸道流人,兼有督察前任钦差黄景容之责。黄景容处事不当,激反乌白两蛮,此事本钦差查得一清二楚。你等速速退去,不得再战,本钦差要面见乌白两蛮土司,妥善解决此事!”

    凌破天的语气有些弱下来,道:“你……你说你是钦差,有什么凭据?”

    杨帆道:“我有圣旨在手,你有胆量上来看么?”

    凌破天愣了愣,哼道:“你唬我?本官一旦上了寨墙,还回得来么?”

    杨帆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上来,可是本钦差的圣旨是至关重要的信物,却也不能掷下寨子去。我这里还有‘勘合’一枚,你既是朝廷官员,应当认得,且拿去看看。”

    杨帆扭头对薰儿道:“我的马在你们手里,马鞍里有一枚印信,叫人取来,否则他们不会相信我的身份。”

    薰儿派人把杨帆的马牵来,杨帆的“勘合”就藏在马鞍前边的扶手处,外包皮革的木质翘起处掀开,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暗盒,打开来便是一枚黄澄澄的印信,薰儿叫人把印信用方才充作白旗的那匹布包起来,远远地掷到寨下,凌破天叫人去把那印信拾了回来。

    凌破天打开白布取出那方铜印仔细一看,不由暗暗吃惊。他在都督府做事,勘合自然是认识的,这方印的规格、花纹、铭文,不是轻易就能伪造出来的,更不可能在急切间造出来,寨上这人只怕真是朝廷官员。

    杨帆又道:“本钦差在嶲州已与黄御史见过面。你持此印去见他。自可证明本钦差身份。你告诉黄御史,固守姚州城,不得再启战端,叫他派员来与本钦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差共谋合议。”

    凌破天脸上阴晴不定,犹豫半晌,终究不敢无视杨帆的钦差身份悍然下令攻山,他咬了咬牙。扬声道:“好!既然如此,那下官这就赶回姚州城,这枚勘合的真伪,还需黄御史与诸位官员验过,下官需要携走,告辞了!”

    凌破天往山寨上拱了拱手。大吼道:“收兵!”

    薰儿见姚州兵马果然退却,不禁雀跃道:“哈!你这身份还真管用!”

    杨帆的脸色却有些阴沉,沉默片刻,对薰儿姑娘道:“你这寨中百姓,能否尽数迁走?”

    薰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有问他为何要迁走,而是直接答道:“很难。这就是他们的家,也许他们的茅屋草舍和些许简陋的什物不会看在你的眼中。可那就是他们的全部财产。他们不会舍得离开。

    而且眼下这种情况,寨中不只有许多老弱妇孺。还有不少伤残的战士,想要离开就更难了。这河白寨子虽是我们的地盘,却太过于靠前,左右参差分布的都是文氏部落,现在两族已经结仇,如果我们离开,他们一定会趁火打劫,你的圣旨能退官兵,却退不了那些杀红了眼的部落勇士。”

    杨帆又向她问了问,这才弄清这个河白寨的地理位置。

    白蛮的大部分都是蛮化了的汉人,他们自称华人。华人就是华夏族人。唐人许浑的诗中就有“恩沾残类从归去,莫使华人杂犬戎”之语,当时以汉人自称的还比较少,少数民族多以汉人称中原人,而汉人则自称华人。

    这个河白寨子的白蛮人自然也不例外,但他们成为白蛮的一份子的时间比较短,一共才两百多年,祖上有杨、李、赵、董、陈等十余姓,都是华人,因为中原兵荒马乱,逃到这个地方,当时这里还没有那么多的村寨,是一片未曾开辟过的荒芜之地。

    他们在此开山辟寨,整理梯田,后来又与当地蛮族通婚联姻,渐渐成为白蛮的一员,但是两百多年的发展,这原本一片荒芜的地方已经建起了许多村寨,白蛮的势力并没有向这个方向扩张,这些村寨都是文氏部落的,所以河白寨子就成了白蛮最突出于外的一个寨子,在其左右的村寨并非同族。

    杨帆听明白它的具体位置后,知道这处山寨虽然孤立无援,可一旦弃守反而更加危险,也不能再劝他们离开了。同时,获悉这寨中百姓本与自己同为华夏一族,其中甚至还有姓杨的人,便更起了维护之心。

    薰儿向他说明情况后,这才问道:“为何要迁走?你不是已经退了兵么?”

    杨帆道:“没错!这些兵是姚州兵,他们不敢担上莫大的干系贸然攻山,那就只能退却了。可我拿不准黄景容会怎么决定。”

    薰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定了杨帆,奇怪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帆沉声道:“也许,他会按我说的收兵罢战,派人来和谈。也许,下一次来的兵马会更多。”

    薰儿咬着薄薄的红唇,乜着他道:“你唬我?他就不怕我一怒之下杀了你么?”

    杨帆苦笑道:“我跟他一向不合,他恨不得除我而后快,你要杀我,恐怕正合他意。”

    薰儿纳罕地道:“他敢这么做?他不怕激怒你们的皇帝陛下?”

    杨帆摇头道:“薰儿姑娘,皇帝管理的江山比你阿爹管理的领土要大一万倍,你阿爹手下或许有十几位头人,而且他们随时可以见到土司。而皇帝手下的官员却有数万人,他们大部分一辈子都只能守在皇帝指定由他治理的土地上,没有圣旨根本不可以到别的地方去,更不要说见到皇帝了。

    而皇帝,永远住在一座城那么大的宫殿里,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她的臣子们告诉她的,而不是她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如果我死在这里,皇帝听到的一定是黄景容想要告诉她的一番话,那时不但黄景容不会受到惩罚“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说不定还会升官。”

    薰儿瞪大眼睛看着他,有些难以理解他说的话,过了半晌她才摇摇头道:“我想不通,我父亲手下的头人里面,也曾有过阳奉阴违不太听话的,被我父亲发现后惩治了。可即便是那样的人,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杨帆道:“这件事你当然不明白,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你慢慢明白了。你既然是代表你父亲来到这儿的,你现在只有两件事需要马上去做!”

    薰儿诧异地道:“我要做什么?”

    杨帆道:“第一件事,你要马上派人去找你的父亲,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叫他分兵来救。同时,把我在这里的消息也告诉他,你对他说,如果真的激怒了朝廷,对他没有半点好处,叫他马上同我和谈。

    唉!其实最好的办法,是你送我过去,估计你是不肯的,而且,现在真让我走,我也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放心,如果我去见你的父亲,你和这寨子里的人却被一网打尽,我和令尊怕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薰儿装作没有听见他后半段话,又问:“那第二件事是什么?”

    杨帆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我刚才那番话白说了?备战!当然是备战!寨墙要垒高一些,容易倒坍的地方要加固一下,你们的寨子里没有水源,要趁着他们退兵,赶紧多背些水来以备坚守。

    还有,得制造些守城的器械!如果黄景源铁了心想让我死在这儿,他是不敢派来援的朝廷官兵的,所能动用的只能是文皓和云轩的土兵,可是这些土兵人数多了,你们这么低矮的寨墙怕也不易抵挡。”

    杨帆被她捆在那儿,双手还反缚在身后,明明是个阶下囚,侃侃而谈的却似成了她的军师,薰儿也不恼,听他说的有理,马上从善如流,依照他的吩咐安排起来。

    薰儿派了几个骑术好的寨丁离开山寨,抄小道离开去找薰期土司,把这里的情况和有位钦差意图同他和谈的消息速速报上去。然后又让村中老幼妇孺背起竹篓下山挑水,青壮的汉子则负责加固寨墙。

    杨帆倒缚着双手一直跟在薰儿身边,这座山寨实在是没有打过什么激烈的攻防战,寨子里的人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在薰儿和高青山的指挥下,山寨里的人做事很认真,可是他们忙得满头大汗,偏偏忙不到点子上。

    杨帆实在忍无可忍了,不禁跟在薰儿身边,她走到哪里,杨帆就吐槽到哪里,薰儿只要听他吐槽的有理,便马上改正,杨帆对于安营扎寨、城池防守方面的知识虽只是半瓶醋,可是对这个作战技巧极度原始的寨子来说却已是高明之极。

    杨帆一路吐槽,越说越顺溜,直说得唾沫横飞。

    薰儿忽地转过身来,瞪着他道:“你来!”

    杨帆一怔,道:“什么我来?”

    薰儿悻悻地道:“既然你这么本事,当然是你来指挥如何加固城池、如何加强防御。”

    杨帆向她扭转了扭身子,道:“你想让我替你参谋军事,至少也该先替我解开绳索吧?”

    薰儿吐了吐舌头,失声道:“啊!我忘了。来人呐,替他解开绳子。”

    杨帆瞪着她,不敢置信地道:“你……一直不解开我的绳子,不是因为不信任我,而是因为……你忘了?”

    薰儿理直气壮地道:“不可以吗?”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