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备战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备战

    杨帆叫寨里的人就地取材,在土石的寨墙上用一端削尖的木头夯进去再竖成一道坚固的木墙,利用长短木搭配出来的豁口作为箭垛,以避免身体全部暴露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中。

    寨前那些可以用来掩蔽身体的巨石全部寨丁们推到了山沟里,山寨两侧可以充作掩蔽的树木统统砍倒,拖进寨子,正好充作建筑寨墙和掩体的材料。杨帆又让他们在掩体旁堆了沙土以备灭火之用。

    杨帆还教他们用竹子和韧木制成简单的抛石机。

    两根长竹,在一端系上网兜,另一端固定在地上,系网兜的这一端架在一个支架上,用一条固定在地上的绳索勒紧竹竿的顶端,使它向下弯曲,网兜里放好石头后,只消一个妇人用木棍把绳索向外一扳,两根竹子就可以把网兜中的石块倾泻而出。

    它的缺点是易损坏,而且抛掷的石块不大,射程也不远,但是优点是制作简单,而且他们是守城一方,也不需要抛射笨重的大石头,一堆拳头大小的石头正好,打击面够大,而且足以致命。

    寨子里的人也有一些简单而有效的防御手段,他们从山林里弄来了许多蒺藜,抛洒得山坡上到处都是,这种蔓生草本植物的果实外壳有三角形的刺,一般的布靴也能扎透,而文皓的土兵大部分都是赤脚,要清理这些蒺藜,还要抵防寨上射下的冷箭可不容易。

    直通大门的道路上没有铺洒这些东西,一来背水的妇孺老幼还在往返不息,需要有条通过的路径,二来只留出这么一条道路,对进攻一方的用处不大,他们无法通过这种弯曲迂回的山间小道集中兵力攻打山寨。

    杨帆趴在寨墙上试了试风向,又向高青山问了几句,了解了一下这山中平时的风向变化,便叫人去准备牛马粪便、杂草再佐以山间采来的一些有毒植物,制作了一些简单的毒烟弹。风向合适的时候。这东西也能给敌人制造不小的麻烦。

    此外,考虑到城寨一旦被攻破,整个寨子里就是完全的不设防状态,杨帆又叫人根据倚山渐高的地势,在比较险要的地方用木桩打下了第二道“寨墙”,这样一旦寨子失守,也不至于马上任人渔肉。他们可以退到第二道掩体后继续做战。

    无论是一座城池还是一座山寨,最薄弱的地方必然是大门,河白寨子的寨门简陋到了根本就是一道栅栏,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一种象征性存在,临时安置悬门或者吊桥都来不及了,杨帆就叫人在寨门里边用土石堆垒成了一座瓮城。

    瓮城一向都是建在城外的。可是他们这寨墙上没有充足的火力支援,所建的瓮城又比较简单,建在外面很容易被攻破,杨帆灵机一动,就把瓮城挪到了寨内,籍由这座瓮城,使得一入寨门便狭窄不堪,对方不易展开大规模兵力进攻。而翁城之上的守军却可以居高临下大量杀伤敌人。

    随着杨帆的指点。山寨渐渐被改变了,虽然看着怪模怪样的。却渐渐有了一种武装到牙齿的凛凛杀气。在一位真正的军事统帅眼中,杨帆这些举措只能算是半吊子,但是看在这些淳朴的山民眼中,杨帆简直就是点铁成金的军神再世了。

    谁能想到只是用了一些石头、木头和沙土,经过一番简单的改造,原本不堪一击的山寨就能拥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和防御力?薰儿姑娘背着小手巡视着一点点变了样子的山寨,嘴里不说,看向杨帆的眼睛却已红心闪闪。

    寨墙的加固和改造是最重要的事,临近黄昏的时候,大体就已成形了,但是杨帆设计的这座瓮城虽然简陋到不能再简陋,大概只要打上两仗或者下一场大暴雨就“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能报废,建造起来仍旧不能一蹴而就,要挑灯夜战才能在敌人抵达之前完成。

    “姑娘,小心些!”

    杨帆正在寨门处指点着,忽然看见一位背水的姑娘被修建瓮城时掉在地上的一块土坷垃绊了一下,身子向前一栽,险险跌倒在地。水篓中的水哗地一下泼在她的肩上。

    杨帆见状,急忙抢前一步,伸手抓她手臂,杨帆明明抓住了那位姑娘的衣袖,谁知却一把抓了个空,杨帆心中一怔,动作却是没有丝毫迟疑,赶紧再上一步,扣住了她肩上的水篓。

    “谢谢你,我没事!”

    姑娘向他笑了笑,便赶紧敛了眉眼,低声道谢。

    她的气色很不好,脸色苍白,气色灰败,唇上没有一点血色,显得特别憔悴。

    杨帆看着她的样子有些面熟,仔细看看,忽然想了起来,忍不住叫道:“啊!是你!”

    原来,这位姑娘正是那天背着水篓喂他喝水的那位姑娘。

    那天的她神采飞扬,晕红的脸颊像天边的晚霞,眸中羞涩的目光像潋滟的江水,而今天的她……

    从水篓中泼出的水湿透了她的衣裳,肩头慢慢渗出殷红的血迹。

    “涟新,涟新,你怎么了。”

    一个背着水走到寨门外的姑娘看到眼前这一幕,连忙飞奔过来,水从她肩后的水篓里跳跃出来,扑洒了一地。

    “涟新!”

    那个姑娘扶住了她,涟新抿着嘴唇勉强一笑,低声道:“我没事,快走吧,多储些水。”说着挣开她的手便匆匆离去,似乎不想在杨帆面前站的太久。

    杨帆看了看刚刚赶到的这位姑娘,正是今天在厅屋中给高青山倒水的那个女孩。杨帆问道:“姑娘,我前几日看见她……涟新姑娘的时候还好好的,她这是怎么了?”

    那位姑娘听了眼圈一红,她知道寨子里现在有这么大的变化全是因为杨帆,这个人同姚州那些人不同,虽然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所以没有瞒他。

    姑娘哽咽着道:“前几天,文土司的兵冲进我们的寨子,到处杀人放火。我被阿爹藏在石磨后面的柴草堆里,吓得不敢出去。我看到有个畜牲追赶涟新,撕扯她的衣服。涟新拼死反抗。被他一刀砍断了手臂。那个畜牲……”

    &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她的眼泪突然像泉水般涌出来:“涟新已经痛的晕死过去,那个畜牲还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放过她,他撕扯掉涟新的衣裳,把她强暴了!”

    她拾起袖子擦擦眼角,仇恨地道:“我听见有人喊他小头人,还有人叫他谢传风!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的!”

    “谢传风!”

    杨帆微微眯起了眼睛,眼中射出刀锋一般锐利的光:“他是文土司的人?我记住了!你告诉涟新姑娘,一水之恩,杨某会用那个人的血来报!”

    姑娘抬起泪眼,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高青山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他面前。对那位姑娘道:“叫涟新不要挑水了,她的身子还虚着,你看着她些。”姑娘答应一声,向涟新追去。

    高青山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低沉的声音在胸膛里像殷殷的闷雷:“我已经打听过了,那个姓谢的因为有头人‘根根’,所以做了小头人,他就在都督府里做事。还有官职在身。是个从八品下的参军事!”

    杨帆知道头人“根根”是什么意思。大头人或者二头人与百姓家的女人有染,却又没有纳其为妻妾。这个女子嫁的是寻常百姓,但是因为孩子的生父是头人,也就是有头人“根根”,便会成为小头人。

    杨帆一字一句地道:“我保证,他会死!”

    一个正值花季的美丽女子,突然被人砍去一支胳膊,又被人玷污了清白的身子,那是多么巨大的痛苦。杨帆一直痛恨御史台的那班人所做的丧尽天良的事,但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那是一种切肤之痛,仿佛那位涟新姑娘就是他的骨肉亲人。

    高青山收回目光,回头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这个人的命,是我的!”

    杨帆没有与他理论,只是问道:“这位姑娘家里还有什么人?”

    高青山浓黑的眉毛微微一扬,问道:“怎么?”

    杨帆道:“如果她在寨子里已经没有亲人,等姚州事态平息以后,或者……我可以带她去洛阳。”

    高青山炯炯的目光盯着他,沉声道:“你要娶她为妻?”

    杨帆道:“我已经有了妻子。”

    高青山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带着些讥诮的味道:“她不需要同情,寨子里的每个人都会照顾她。”

    杨帆低声道:“也许,换个环境对她来说要好过一点……”

    高青山有些疑惑,微一转念才明白过来,淡淡地答道:“我们的祖先虽然也是华人,但是我们没有你们那么愚腐!她受到凌辱,那不是她的错,没有人敢用这个理由去羞辱她,尤其是男人,因为没有保护好女人,该感到屈辱的是我们男人!”

    他霍然转过身去,走出两步突又回头,目光莹然:“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再说一遍,那个姓谢的,他的命,是我的!”

    杨帆皱了皱眉,对高青山道:“我要杀他或许不难。但你……并不容易。”

    “我知道!”

    高青山高高地昂起头,沉声道:“但是这是我的责任!因为,我是她的亲哥哥!”

    高青山迈着大步走开了,杨帆望着他厚重如山的背影,久久方转向那座正在建造中的瓮城。

    他费尽心思地把这座山寨打造成一座堡垒,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促使和谈可以进行的一个保障,河白寨子千余口人如果出了事,将会激怒白蛮部落,如果薰儿出了意外,更会彻底关闭谈判的大门。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因为如果黄景容敢否认他是钦差,那么黄景容就必须不惜一切地要他死。

    但是现在,杨帆就是很单纯地想要把这座寨子打造成一座杀人的利器,不是为了谈判的成功,也不是为了保障自身的安全,就是很单纯的想要杀人,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各位书友端午快乐,诚求月票、推荐票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