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围城”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围城”

    眼见竹箭和石弹已经不能给清理战场的敌军造成较大威胁,高青山试了试风向,便叫人把那些掺了辛辣草药的毒烟弹点燃,一团团地抛了出去,浓烟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山坡。

    因为山坡上有许多蒺藜,负责清理的官兵要小心脚步的蒺藜,所以行动迟缓,同时还要架着大盾小盾抵挡投矛、冷箭和飞石,毒烟燃起之后,熏得他们流泪不止、喷嚏连天,咳嗽声此起彼伏。

    照这情形看,等他们把这片山坡清理出来可以做为战场的时候,只怕天都要黑了,而到那时,不知他们之中将有多少人因为毒烟而丧失战斗力。

    寨子上的人还从来没有试过打这样的便宜仗,虽然敌人早晚一定会攻到山寨下面,可是他们所用的这些土武器、土办法,居然可以在不伤己方一人的情况下就给敌人造成这么大的麻烦,这令他们信心大增。

    现在他们只是利用远程武器对敌人进行打击和骚扰,可是他们劳碌了一天半夜,所武装起来的乃是整个山寨,等敌人攻到寨子下面时,他们会让敌人尝到更多厉害玩意儿的。

    逃进寨子里来的棵蛮族人被安顿下来,受了伤的人得到了救治和包扎。他们的族长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女子,身材健硕的就像一个壮年男子。

    薰儿用蛮语向她询问了一番经过,对杨帆说:“乌蛮和我白蛮联手对抗官兵,他们本来的居住地在大江边的森林中,因为部落太小,又与云轩的一个部落毗邻,担心会受到攻击,想要趁夜迁徙,投奔一个更大的部落,结果清早时经过这里,正好撞上来攻打山寨的官兵。”

    那个女酋长向杨帆施了一礼,叽哩咕噜地说了一番话。便从自己脖子上摘下一串由洁白的兽牙串成的项链。微笑着看着杨帆。

    薰儿微笑道:“她说,她很钦佩你的神勇,更加感激你对他们部落的无私帮助。她以棵蛮部落鬼主的身份,把这串狼牙项链送给你,姚州十三峒棵蛮,从此都会把你当成他们最好的朋友!”

    薰儿说完,又解释道:“鬼主就是首领的意思。”杨帆不太明白这串兽骨狼牙项链的意义。也没有打算将来混迹丛林做一个半野人,只把这串项链当成了一个普通的礼物,微笑着双手接过。

    棵蛮酋长见他接过了项莲,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又向薰儿说了几句话,薰儿点点头。很严肃地回答了一句,便拉拉杨帆,示意他一起走向寨墙,对杨帆道:“她说,她们的武器虽然简陋,不过箭法都很好。如今获得了我们无私的帮助,她会派出所有的战士,与我们一起坚守山寨。我答应了。”

    两人走上寨墙。恰将来犯的姚州官兵在滚滚浓烟中狼狈不堪的模样看在眼里,薰儿眉飞色舞地对杨帆道:“嘿!看不出来。你的这些法子居然这么管用!”

    杨帆目不转睛地看着山下,脸上却没有什么轻松的表情,他一边观察着敌人的情形,一边说道:“从他们的武器装备来看,来犯之敌应该是姚州土兵。黄景容不派信使来见我,也不敢派出从戎州、嶲州等地来援的官兵,看来他是铁了心要让我死在这里了。”

    “我保护你!”

    “嗯?”

    杨帆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薰儿吐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是说,咱们的寨子经你指点改建之后,他们想要攻上来可不容易,只要咱们能捱过两天,我阿爹的援军就能赶到,他们奈何不了你的。”

    杨帆笑笑,再度看向山下,喃喃地“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道:“但愿如此。”

    薰儿见杨帆鬓角挂着汗珠,想也不想便自腰间抽出一条汗巾,踮起脚尖,很温柔地帮他拭去,动作自然无比。杨帆的鬓角还没有被触及,便嗅到一抹淡淡的幽香,他婉儿和小蛮身上似乎就嗅过这种味道,那是一种女儿家的体香。

    随即汗巾便轻轻拭上了他的鬓角,杨帆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薰儿向他羞涩地一笑,白里透红的脸蛋儿就像一朵盛开的山茶花般艳丽。

    竹制的抛石机果然容易损坏,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损坏了两具,不过这东西制作也简单,扯过两根大青竹,马上就能再用。高青山刚叫人重新换了两架,一转身恰好把寨墙上的这一幕情景看在眼中。

    旁边逡巡地凑上一个寨丁,小声道:“寨首,听随薰儿小姐来的人说,土司大人已经决定把薰儿小姐嫁给折竹大鬼主了。”

    高青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训斥道:“就你长眼睛了?就你长耳朵了?我看你是闲的,做事去!”

    ※※※※※※※※※※※※※※※※※※※※※※※※※

    丛林之中,无数的人马都被郁郁葱葱的树木掩盖了起来,丛林之广,不知其大,对于祖祖辈辈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这些蛮族战士们来说,密林深处很多地方他们也是完全陌生、从未涉足过的,这还是他们头一次深入这样的地方。

    蛇虫蚁鼠蜇伏其间,即便涂了最有效的药物,也不能完全避免它们的叮咬。当地的百姓会用各种办法保护自己,加上自幼就被这方水土上的蚊虫叮咬,早就适应了它们的毒性,所以还能在这丛林中生活。

    若是换了朝廷派来的兵马,只要在这片丛林中待上两天,就得大量非战斗减员,不战而溃,这是上天赐予生活在丛林中的人类最好的保护。

    但是即便他们能够在这里生存,生活之困顿也是可想而知。可以吃的东西太少,不足以供应这么多的人马,土司老爷和头人们也难以适应这里恶劣的环境。

    丛林深处开辟出来的一块空旷地上,不断地燃着牛粪马粪以及可以驱蚊的草药,籍由烟雾的味道,驱散这里的蛇鼠和蚊蝇。气味不太好,但是至少让环境干净了许多。

    散发着淡淡烟臭气的棚帐下,薰期和孟折竹两位土司以及七八位大人头人静静地坐在那儿。棚帐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听那从河白寨子赶来求援的人把情况说完之后,薰期默默地挥了挥手,让他退了出去。

    薰期长长地舒了口气,双手按在膝上,看了看有些低落的头人们,又向孟折竹投以探询的一眼,说道:“文皓攻打河白寨子去,看来借了朝廷的兵马之助,他不把我们的领地和子民全部占有是不肯甘心了。”

    孟折竹的神色有些阴鹫,他微微眯起眼睛,道:“我们不可能在丛林里拖的太久,大家吃野菜、摘野果、狩猎野兽、连老鼠都吃光了,再耗下去我们将不战而溃。可是返回村寨也没有任何一家寨子供养得起这么多兵马,除非分散开来,可那样的话,必会让其各个击破。”

    一位大头人愤愤地道:“本来,我们不肯返回村寨,最大的顾虑就是怕给了他们口实去攻打我们的寨子,伤害我们的家人,现在看来,我们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文皓是铁了心要吞并我们的村寨了。”

    另一位大头人道:“最糟糕的是,我们的士兵都是寨子里的壮劳力,如果仗打得太久,就会影响秋收和畜牧,我们的子民将无法生活,到时候军心必然涣散。现如今他们步步紧逼,我们已退无可退了。”

    &nb“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旁边一位大头人犹豫了一下,迟疑道:“或许……我们可以向他们求和?如果我们把黄景容想要的流人都交给他,他就没有借口对我们动手了吧,我们没必要为了那些流人搭上我们全族人的性“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命。”

    另一个头人也有些意动,小声附和道:“是啊,河白寨子里不是有一位钦差吗?或许通过他,我们可以跟朝廷好好谈谈。”

    薰期的二管家龙飞立即恶狠狠地瞪着他们,道:“那个钦差孤家寡人一个,连他自己都被困在山上了,跟他商量有个屁用!”

    龙飞的儿媳妇就是流人,现在已经有了身孕,马上就要给他生个乖孙子了,让他交人?他死都不干。

    薰期仿佛没有听到这个建议,他依旧盯着孟折竹,沉声道:“你我两族既为联盟,老汉想知道折竹土司是怎么个打算?”

    孟折竹道:“我还真以为朝廷十万大军已经杀到姚州,我军分散,易被歼灭,只好仓惶退却,收拢兵马,却不想黄景容虚张声势,赴援的大周军队一共才一万多人,而我们有七万勇士,足以对付。

    不过,朝廷方面一定还会有援兵的,我们要战,就要速战速决,我认为,咱们该杀个回马枪,再困姚州城!但是我们不能歼灭朝廷的援军,那会彻底激怒朝廷,再无回旋余地。姚州城要围三缺一,逼其退却,然后,我们直捣文皓的老巢。

    只有杀得文皓和云轩再无还手之力,姚州才能太平,也只有那时,才有谈判的可能!至于文皓和云轩的人,我们杀的再多,朝廷也不会在意的。只怕他们还巴不得我们自相残杀呢,哼!文皓和云轩这对蠢货,扯着老虎尾巴当救星!”

    薰期沉声道:“那么河白寨子怎么办?我的女儿、你的新娘,如今还在那里!”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