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千里来相会

第五百五十四章 千里来相会

    “二瑶,你过来一下。”

    一个穿着一身浆洗的已经发白的圆领青布长衫的中年文士远远地唤了一声,搂着小裙子正抱膝蹲在冯元一身旁的小女孩回头看了一眼,对冯元一道:“元一哥哥,爹爹唤我呢,我去一下。”

    冯元一点点头,继续专注地磨着石刀。

    小瑶跑到中年文士面前,仰起脸道:“阿爹,什么事呀?”

    中年文士轻轻叹了口气,欲言又止,满面愁苦。

    这人名叫吕玄唔,本是刺史府中一个书吏,因为通文墨、善谋略,做事也谨小慎微、十分本份,所以甚受冯刺吏信赖。

    冯刺史兵败被杀后,万国俊接管了刺史府,因为他只是个小小的书吏,倒是没有被冯刺史,虽说家中一点薄财都被乱兵抢光了,好歹忧命无忧,如今受万国俊征用,依旧在这“钦差行辕”里做事,安全方面是不用担心的。

    吕玄唔有心不说,可女儿年纪小不懂事,又怕她给家里惹来祸端,吕玄唔只得摸了摸她的头,叹息道:“二瑶啊,你……以后不要跟小公子走的那么近了,避着他点儿,他……现在是犯官之后。”

    小瑶眨眨眼,天真地道:“可元一哥哥不是坏人呐,再说,元一哥哥对我最好啦,怎么会害咱家。使君过生日时不还说,我既然跟元一哥哥这么好,将来干脆就做了冯家的媳妇吗,人家……家将来是要陪元一哥哥一生一世的!”

    小丫头说着,脸蛋上居然漾起一抹羞意。

    小丫头年纪虽小,这句话却不是童言童语。

    那时代女子十五岁就到了法定婚龄,而南方地区女孩子成亲年龄就更小,其实即便到了年代,南方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些女子依旧不等法律上已经向他们作出倾斜让步的十八周岁,还是十三四岁就成婚,甚至十三四岁已经抱了娃儿。

    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中耳濡目染,女孩子自然更加早熟。小瑶这句话说的可是诚心诚意。

    吕玄唔听了这句话心中更加苦涩。他是什么身份,哪能高攀得上世袭刺史、俨然王侯的冯家?当初不过是冯君益生日庆宴上的一句笑谈罢了。他这女儿如能嫁予冯元一做个侧室,那都是他吕家祖坟冒了青烟。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

    可今时不同往日,冯家不止遭了大难,而且……

    吕玄唔怜悯地看了一眼还在一心磨着石刀的冯元一,轻轻叹道:“如果是以前,爹爹巴不得能攀上冯家……。可现在不成啊。二瑶,你元一哥哥已经净了身子,要送进宫去做内侍的。”

    说到这个,小女孩就不懂了,她眨眨眼睛,奇怪地问道:“阿爹。净了身子,是什么意思?”

    吕玄唔欲言又止,又是长长一叹,说道:“总之,你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了!切记!切记!”

    ※※※※※※※※※※※※※※※※※※※※※※※※※

    冯家的宅院像蛮州宋家一样,非常宽大。

    这时,后宅一片荒芜草地中,突然出现了几道人影。以口衔刀。匍匐在草丛中,悄悄向前窥探着。这是冯家派来的几位死士,专为解救他们的小公子而来。

    冯家在岭南可是非同一般的存在。岭南冯氏,本是北燕皇族,北燕灭亡时,皇族冯业率三百人逃到岭南定居,并成为当地刺史。然而他是外地人,初到异地,号令不行,难以打开局面。

    但冯家毕竟在这里站住了脚,不管中原谁做皇帝,冯家始终是这里的刺史。三代之后,他的后人冯宝娶了俚人大族冼氏之女为妻,得到俚人的全力支持,从此冯家才正式成为岭南第一世家。

    到了隋唐时,冯元一的曾祖父冯盎已经坐拥几十州城数千里地,比王侯不遑稍让。冯盎去世后,冯家势力略减,却依旧稳坐在岭南第一大家的位置上。到了这一代,是冯元一的父亲冯君衡继承了潘州刺史之位。

    万国俊在岭南倒行逆施,其手下也趁机作威作福,对冯氏家族和俚人部落多有伤害,冯君益愤而起兵反抗,结果被万国俊乞得李千里的大军援助,迅速平息了叛乱,冯君益被杀。

    当然,兵败并不代表冯家彻底完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冯氏经营岭南数代,在此的影响之大是别人无法想象的。只是为了避风头,活下来的冯氏族人现在都籍由他们在当地无所不在的势力隐入了地下。

    以冯君衡这一支来说,虽然冯君衡本人被处死,幼子冯元一和姐姐冯媛也被抓住,冯元一还被阉割准备充作宫奴。可他的母亲和长兄冯元圭、二兄冯元进却得以脱出了生天,现在不知藏在何处。

    想把这个世家彻底毁灭,万国俊是办不到的。

    几个死士四下窥探一番,把手一挥,便弯着腰向前悄悄闪去,身形灵动,犹如狸猫。

    原来的刺史府冯家,如今已经做了钦差行辕。

    侧院儿,一个五旬上下,鬓角有些花白的魁伟男子提前马鞭大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步走进去。这人一身葛布长袍,年纪也过了半百,但是腰杆儿笔直挺拔,步履刚劲有力,虽然走在关押人犯的跨院里面,却似走在兵营中一般严肃。

    在他身后,跟着十余个戎装兵士,此人正是平息了俚獠叛乱的李千里。

    李千里原名李仁,乃是李世民皇子李恪的嫡长子,李恪死后,他的四个儿子被流放岭南。不过,处死李恪,这是长孙无忌干的事,跟武则天无关,当时武则天还是后宫一个小小才人。

    武则天掌握大权后,于光宅元年,也就是杨帆随张暴出海,夜有大星当空的那一年,赦免了李仁兄弟,作为长子,李千里还袭了爵。

    说起来,长孙无忌死于武则天之手,算是对李千里有恩,再加上赦免李千里的人也是她,那就更是武则天的恩惠了。

    李千里很会做事,常有进献讨武则天欢心。后来武则天为了登基大肆造势。李千里积极响应,进献了大量祥瑞,因此武则天大杀李唐宗室,却有两人稳如泰山,女是千金公主,男是李千里。李仁改叫李千里,也是武则天赐他的名字。

    李千里做官后只管军事。不管政务,政务实权一概交予朝廷委派来的长史负责,大概这也是他能在武则天的大清洗中得以幸存的一个原因。

    李千里走进跨院的时候,几个负责管理官奴的小吏正恭敬地候在那里。

    李千里扫了他们一眼,威严地问道:“那些阉割后的罪奴,如何怎么样了?”

    一个小吏躬身答道:“大将军。准备充作官奴进献皇室的儿童一共五十四人,阉割时便死了七个,之后以体质虚弱、恢复不好,又死了九个,如今只余三十八人,其中还有十一个伤势没有痊愈,行动不甚便当。”

    李千点点头,道:“嗯!那就是有二十七人如今行动如常了?甚好!朝廷又派了一位钦差来。万中丞已带人去迎接这位钦差。之后要设宴款待。你们把准备送进宫去的女子和小童带来,我要从那女子中挑些有姿有色擅长歌舞的。从这小童中也要选择些眉目清秀聪明伶俐的带走。万中丞吩咐,要让他们为新任钦差敬献歌舞。”

    “是,小的遵命。只是……事情仓促,他们并未经过什么排练……”

    李千里笑道:“咱们这岭南,不管官民,谁不擅舞?何况他们都是官宦子弟,这些东西都是自幼就会的,不用担心,不够严整也没甚么,我想……这只是万中丞向新任钦差炫耀战绩罢了。”

    几个小吏连忙又躬身答应,赶去带那些犯官之后来让李大将军筛选。

    这时,几个冯家的死士悄悄摸到后宅建筑群内。

    “呀!”

    一个婢女抱着一大木盆的衣服,正要绕到山墙后面的水井旁去洗衣服,忽见几个手执钢刀的大汉冒出来,吓得花容失色,手中木盆失手跌落。

    自从万中丞入住刺史府,刺史府中的奴仆下人便成了万中丞及其所有随员的奴仆,万中丞手下那些随从、执役也对他们呼来喝去,这一大盆衣服就是他们丢给这个小婢女洗的。

    “啪!”

    一个大汉一弯腰便扣住了木盆,没有让它跌到地上。另一个大汉迅速闪过去,绕到那婢女身后,一把掩住了她的口鼻。为首一人一摆手,几人便带着这婢女和一盆衣服消失在旁边的密林之中。

    须臾,密林中便传出了他们的盘问声:“说!小公子今在何处?”

    潘州城外,杨帆一行人的队伍已遥遥出现,前哨回报,万国俊率潘州地方官吏及各山各寨的俚獠首领正在城门外恭候。

    马桥听了对杨帆笑道:“万国俊竟会率众迎候在城外,看来你在蛮州的举动,已经把他吓破胆了,这是在恭维你呢。”

    杨帆摇摇头,不以为然地道:“御史台这班人狂妄惯了,黄景容不怕我,刘光业不怕我,万国俊又怎么可能会怕我?”

    胡元礼这一路随杨帆前来,似也感染了他的一身豪气,闻言朗声主道:“我等心存正义,为国执法,有罪无罪,以法为秤,无罪不纠,有罪必惩,管他怕与不怕!”

    杨帆大笑道:“胡兄所言甚是,万国俊究竟玩的什么花样,看看不就知道了?走!咱们去会会他!”

    打马一鞭,杨帆便率先驰去!

    P:各位书友,进入不旬啦,您大概也许可能差不多已经有订阅月月票了,考虑到要进个人中心查一下有没有月票太麻烦,您看本页面上方就有“推荐月票”四字,一点就知道有没有了,如果已经有了月票,直接就投下来吧。要不然过几天还得查一遍,你若累着,俺会心疼啊^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