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来去匆匆

第五百七十二章 来去匆匆

    孙宇轩和胡元礼、马桥知道杨帆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有限,所以都没有来打扰他。

    这三个人因为喜好不同,也没有聚在一起,而是各依所好,游长安城。

    胡元礼去了长安学府,那里有几本珍藏的孤本,他闻名久矣,正好趁这个机会去誊录下来;孙宇轩拉着他的菲儿妹妹兴致勃勃地游山玩水去了,虽然菲儿姑娘明显对逛坊市更感兴趣,可她需要在情郎面前装斯文,而孙宇轩也没发现菲儿其实是个购物狂。

    马桥则是逛完了南市逛北市,买了一大堆估计老娘和媳妇会喜欢的东西,当然他也少不了为即将出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虽然还不知孩子是男是女,不过婴儿用的东西本来就差不多,诸如虎皮衣、虎头帽,还有拨浪鼓一类的小玩意儿。

    长安原是大唐国都,如今的大周陪都,不是一个寻常小地方,身为长安令,在朝廷中自然有他的后台和关系,所以柳徇天是很清楚杨帆在洛阳的声望地位的,他知道这位年轻的刑部郎中,现在是朝里对抗御史台的一个先锋人物。

    尽管杨帆一向的表现很低调,除了在跟御史台斗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游手好闲的感觉,也没未显露过什么强大的力量和背景,倒像是舍得一身剐的一个愣头青,但是柳徇天却不这么看。

    御史台如今虽大不如前,可是他们乍一出手,照样扳倒了政事堂的三位相公。苏味道、崔元综和张锡哪一个不是为官多年,哪一个没有自己的人脉和关系,上面又有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李相公为他们撑腰,还不是说倒就倒了?

    御史台虽然看着已岌岌可危,可是一趟南方之行,还不是照样搅得天翻地覆、朝野震惊?就是这样一个可怕的地方,杨帆偏偏挑明了跟他们作对,居然一直毫发无伤,他背后会没有一股庞大的力量支持?

    柳徇天如果相信这是杨帆的运气,他也就做不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了。所以,他对杨帆非常客气,马上置办酒宴,盛情款待。这顿酒一直喝到午后未时才宣告结束。盛情难却,陪酒的官吏又多,哪怕一人只陪一杯,杨帆离开时也醺醺欲醉了。

    从柳徇天府上离开之后,杨帆信马游缰,原来只是想散散酒兴,同时观赏一下长安风景,谁知不知不觉间便到了永康坊,等他发现之后,那马已经到了太平公主府前,不知是不是它来过的原因,竟然又找到了这个地方。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杨帆哑然失笑,翻身下马,正犹豫着要不要此时登门拜访,公主府的府门突然大开,一群鲜衣怒马的随从护拥着一辆厌翟车出来。翟羽为蔽,白铜饰犊,青通帷幔,朱裹油幢,这是公主出行的正式仪仗。

    杨帆微露讶色,既见公主出行,他便有意离去,不料太平公主的车驾帷幔未卷,已经看到倚马而立的郎君了,太平公主脸上顿时露出欢喜神色,一声吩咐,便有一个侍立在车旁的青衣婢女款款走来,向杨帆福了一礼,柔声道:“殿下请郎中上前相见!”

    杨帆微一踌躇,便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太平公主本来坐在座位中间,这时往旁边挪了挪,向他莞尔一笑。杨帆会意,登上车子之后,追随过来的青衣小婢便顺手放下了帘子,牛车缓缓前行。

    “算你有良心,这么快就来看我。”

    太平嫣然一笑,把螓首轻轻贴在杨帆的肩膀上,抱住他的手臂,满足地叹了口气。

    “今日拜访长安府令,蒙他盛宴款待,酒后信马游缰,不知不觉就到了这儿……”

    杨帆顺口答了一句,把她滑腻香软的小手放在自己掌心轻轻摩挲着,问道:“你出门一向喜欢轻车简从,尤喜身着男装,只为图个轻便爽快,今日却盛装隆重,全副仪仗,这是要去哪里?”

    太平公主抬起头来,笑道:“我是受人之邀前去赴宴的,那些人家都是讲究规矩法度的,我若太随便了,在他们而言便是一种轻慢,实不得已。”

    杨帆讶然道:“什么人家,连你也不得不予重视。”

    太平公主笑道:“是自幼玩大的一个朋友,她叫宁珂,出身独孤世家。”

    “独孤?”

    杨帆心里登时打了个突,这个罕见的姓氏,近来出现在他耳中的次数似乎也太频繁了些。

    太平公主说的这个独孤宁珂既然是从小与她玩在一起的,她们的年龄和身份应该相差不多,那么她就必然是出自曾经有过北周、大隋、大唐三朝三位皇后的独孤世家。只是不知这位独孤姑娘和自己昨日所见的那个独孤宇之间是否有关联,也不知道这个独孤宇确实是和自己一见如故还是别有目的?

    杨帆暗自提高了警惕。

    太平公主既是赴宴去的,杨帆就不好与她耽搁太多时间,所以杨帆很快就说明了自己的打算:“公主能否籍故在长安多耽些时日?小蛮产期将至,但具体的日子还不确定,我不能守着孩子满月、百日,总也要多守他几日的。”

    “嗯……”

    太平的声音有些不太确定的飘忽,杨帆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太平神情犹豫,有些取决不定。

    杨帆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太平公主道:“我……原打算今日赴宁珂之宴,明日再把其他事情处理一下,后天便启程回洛阳的。”

    杨帆吃惊地道:“这么快?”

    太平怏怏地“嗯”了一声,兴致有些不高,显然她也很想与杨帆在长安厮守些时日。

    杨帆深深地蹙起了眉头,说道:“小蛮还没有生产,这……这该如何是好?”

    太平轻轻叹了口气,握住他的手道:“事出仓促,要不然,我原也想在此多耽些时日的,只是……京里出了些事情……”

    太平公主把事情经过和她的打算简单地对杨帆说了说,杨帆这才明白,诸般变故,竟是因为自己在南方所为一手促成。

    太平道:“你也知道,我那两位皇兄被母皇看的甚紧,不敢稍有动作。要保留李唐一脉香火,就得及早存蓄力量。一直以来,武氏家族的力量都远比我强大,我只能悄悄的积蓄一些力量、结交一些人脉,如果失去这个机会,我和他们的力量差距就会更大。而且……”

    太平一双既弯且细的黛眉轻轻地蹙了起来,仿佛月牙儿笼上了一层薄薄的愁雾:“不幸让你言中了!我献张昌宗与母皇,借张昌宗进言,固然打消了母后废太子的想法。可是,得到母皇的宠幸之后,张氏兄弟也滋生了野心。

    现在他们还未成气候,但是再这么下去却很难说。我急于回京,也是想阻止他们通过这件事攫取更多的权利,否则,武氏之祸未除,张氏之患又起,我李氏已如风中残烛,可禁不起这么一拨拨的折腾了!”

    杨帆把牙一咬,道:“罢了!我护送你还京!小蛮通情达理,不会怪我的!至于我那儿子……”

    杨帆笑了一声,道:“初生婴儿,啥也不懂,我守在他的面前,也是我认得他,他不认得我,过些时日再相见也没什么。今日这般打拼,还不是为了让他一出生就有个太平安康的好日子过么。”

    “不!我回洛阳,是为了我李氏江山;你留下,是为了你的亲生骨肉。这是你的头一个孩子,我若让你陪我回京,太也不近情理,你纵不言,小蛮也要怨我。再者说,各方势力角逐,一个不慎,便是粉身碎骨,你若牵涉其中,绝非幸事!”

    太平公主凝视着杨帆,柔声道:“我回去!你留下!”

    杨帆皱眉道:“我不回洛阳,而是来长安,本就是为了护送你回洛阳的。如果你走了,我却留下,如何向皇帝解释?”

    太平公主歪着头向他一笑,竟然有些调皮的味道:“真笨!若是你生了病,皇帝总不能叫你抱病上路吧?”

    杨帆默然片刻,苦苦一笑,道:“那……只好如此了!”

    “帆郎,我……也想留在长安陪你的。如今实是不得已,你……不要怪我……,太平并不是因为恋栈权力。”

    太平公主又靠在他肩上,轻轻攀住他的手臂,依依不舍中有些忐忑。

    杨帆轻轻拍拍她的后背,柔声道:“李家现在只能靠你撑着,我明白,又怎会怪你,做你该做的事,这本来……也是我想做的事,对么?”

    “嗯!”

    太平公主低低应了一声,眼圈一下子红了。

    她仰起娇媚的脸蛋,忽然把一双柔软的臂膀环住杨帆的脖子,把她丰满诱人的双唇凑了上去……

    ※※※※※※※※※※※※※※※※※※※※※※※※※

    牛车一路前行,竟然也是往崇仁坊来的,原来这独孤世家的府邸也在崇仁坊中。杨帆从太平公主的车中出来,换乘了自己的马匹,看着公主的车驾仪仗继续向前行去,这才折向公孙不凡的府邸。

    杨帆回到小蛮住处时,小蛮和阿奴正陪着一个戎装男子坐在亭中叙话,仔细一看却是马桥。看见杨帆来了,两个女子才站起身来,向马桥告罪一声,由阿奴扶着小蛮回房歇息去了。杨帆瞧那石案上摆着虎皮衣、虎头帽一类的东西,忍不住笑道:“替你孩儿买的?”

    马桥笑道:“我一买就买了两套,这些孩子衣服不分男女,小家伙嘛,都能穿,呵呵,不是什么贵重玩意儿,却是我这做大伯的一点心意。”

    杨帆坐下,拿起那小衣服比划了一下,摊开了并不大,比他的巴掌也大不了多少,想想那出生的小人儿也就这么大,杨帆的心里不禁泛起一种奇妙的感觉。想着他的孩子穿上这小衣服,躺在他的怀里……,杨帆脸上不知不觉便漾满了笑意。

    把玩半晌,杨帆忽然想起太平公主的决定,忙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放下东西,对马桥道:“对了!大嫂生产在即,怕是你也归心似箭了。你不用太着急,后天一早,公主就要启程回洛阳,你有什么要采买的东西,明天可得尽早。”

    “这么快?”

    马桥意外地问道:“那……小蛮怎么办?”

    杨帆道:“我留下,你们走!”

    他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马桥点点头,脸上微微露出些异样的神情。

    杨帆奇怪地道:“怎么了?”

    马桥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里的感觉:“我总觉得女人就该相夫教子,安生度日。国家大事,轮不到一个女人往里边掺和。这天下是男人的天下,女人往里边掺和,就算本来是一番好意,也会办成坏事。”

    杨帆沉默有顷,道:“她不只是一个女人,还是大唐的公主!高祖太原起兵时,子女之中最出色的三个,就是太子李建成,秦王李世民和平阳公主。大唐的公主,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身为女人,就不必理会国家大事。

    固然,她们之中很多人只是为了攫取权力,做了很多混帐事,可是至少太平公主目前所做的,对大唐的未来只有好处。房州那位庐陵王什么样子你我不知道,可是宫里那位太子爷你我都是清楚的,靠他?那天下必然姓武。”

    马桥摇摇头,又点点头,他认同杨帆的说法,可他还是本能地抵触女人参政,这也是大多数唐人的想法。武则天已称帝这么多年,依旧风声鹤唳,闻谋反而色变,也恰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是男人的天下!”

    杨帆叹了口气,道:“如果这个时候,没有一个皇室中人站出来收拢人心,只靠大臣们殚精竭虑,李氏是没有机会的。我只希望,太平做到这一点就好,当她掌握更大的权力时,不要被权力蒙蔽了双眼,变成……第二个武则天!”

    这时,一位公孙府上的家人走来,在小亭外站住,向杨帆遥遥一揖。

    杨帆起身道:“什么事?”

    那公孙府家人朗声答道:“独孤公子邀杨郎中于明日未时,于曲江芙蓉园饮宴,这是请柬。”

    p:以下,请习惯用手机看书的读者们注意了,用手机登录起点,有两个网址,一个是本站,上面显示的logo是手机起点网。

    另一个是m.本站,显示的logo是起点中文网。

    请看一下你平时登录的是哪一个,起点中文网这个才是与起点网站数据共通的网址,用起点帐号即可登录,订阅也相对便宜。另一个订阅较贵,其帐号与起点不通用,所产生的月票也与起点这边的榜单无关。因为用手机看书的读者找到我询问这一点,特一并告诉相关读者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