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九十章 男儿当自强

第五百九十章 男儿当自强

    杨帆由独孤世家派车送回公孙府,进了府门便向他与小蛮所居的后跨院走去,刚一过月亮门儿,一个人影便飞快地扑过来,杨帆双掌陡然凝力,随即便认出来人是冯元一,急忙又撤了力道。

    冯元一被那两个小丫环说的无地自容,一时之间shime人都不想见、也不敢见,他现在只想逃出去,逃离所有认识他、zhidào他是个阉人的人。

    冯元一正自泪流满面地向府外狂奔,忽然看见杨帆,生怕撞上了他,急忙把身子一转,但是因为跑的速度太快,冯元一立身不譿ww”“。派碜油u岳锼とァ?br/>

    他的身子刚刚一歪,臂膀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牢牢抓住了,杨帆讶然道:“元一,你怎么了?你这是……谁欺负你了?”

    “杨大哥,你让我走,我不想待在这里……”

    冯元一泣不成声,用力挣扎,杨帆眉头一皱,道:“你过来,跟我好好说说,究竟发生了shime事!”

    杨帆不由分说,拉着冯元一闪进pángbiān林中一座小亭,把他摁坐在座位上,在他pángbiān坐下,凝视着他道:“说吧,发生了shime事?”

    冯元一只是流泪摇头,双眼垂着不敢与他对视,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这时,阿奴、公孙兰芷带着那两个闯了祸的小丫头也匆匆跑来。

    杨帆把冯元一带回府后,对于他的身世和经历自然不会瞒着小蛮和阿奴,阿奴听过就算,méiyou对人张扬。小蛮是个快做母亲的人,心肠尤其软,对冯元一更是疼爱不已,不过有关冯元一的来历和身世,她对师姐说过的。

    小蛮与公孙兰芷是师姐妹,而且情同亲姊妹,准确说来,公孙世家、公孙兰芷。还是她的大恩人。如今不但她一家人住在这里。冯元一也要住在这里,把冯元一的事情说与此间主人zhidào,那是应该的。

    而且小蛮也是想籍此引起师姐对冯元一的同情。公孙兰芷虽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可心地极好,听了详情对冯元一果然大起同情。她还特意嘱咐在客舍做事的那些杂役仆婢们对冯元一这个小家伙要多加照顾,谁也不许欺侮他,有shime脏活累活也不可以支使这个小孩子去做。

    问题是。公孙兰芷可没把冯元一是个阉人当成shime了不起的大秘密,为了唤起这些奴仆下人的同情心,这件事她也说了出来。

    在客舍里做事的这些奴仆下人由此对冯元一果然特别的关照同情,可是人家背后的议论感叹,那就难免想到shime说shime了,反正冯元一不在身边。他们措辞语气更不会想到要照顾他的情绪,结果这番议论恰被冯元一听了去。

    冯元一洒泪而去,两个小丫环zhidàoziji闯了祸,赶紧去禀报自家小姐。公孙兰芷和阿奴、小蛮正在一起说话聊天,闻讯大惊,小蛮挺着个大肚子行动不便,阿奴和公孙兰芷就赶紧追了出来。

    冯元一正在哭泣,一见又围拢过来一大群人。更觉难以见人。干脆捂住了面孔,只有泪水从指缝里流出来。连脸都不肯让人看见了。杨帆见阿奴她们追过来,疑惑地向阿奴递了个眼神儿。

    阿奴呶呶嘴,向他示意了一下,杨帆安抚地拍拍冯元一的肩膀,起身走过去。阿奴叹了口气,小声把经过说了一遍,杨帆这才恍然。公孙兰芷胀红了俏脸,讪讪地道:“这一次,是我的错!”

    杨帆摇摇头,又转身走到冯元一身边坐下,斟酌了一下,缓缓地道:“元一,受酷吏陷害,遭受不幸,这不是你的错!有些事,是yijing没法改变的,可是以后的路怎么走,却在于你ziji!”

    他揽住冯元一的肩膀,轻声道:“想想看,你当初以石刀刺杀钦差,那是何等勇敢、何等气魄?谁敢说你不是一个大丈夫?秦舞阳是史上留名的一位勇士,可他也不过十三岁才敢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一个泼皮,说的不好听点,那不过是两个泼皮街头斗殴罢了,你的所作所为比他高明百倍,这若不是真男人、大丈夫的话,那谁才是?”

    冯元一听了,哭泣的声音轻了一些,他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已,而且在他最无助的shihou,是杨帆帮助了他,所以对于杨帆的话,他特别能听得进去。

    公孙兰芷内疚不已,见状也上前劝道:“元一,你说shime才是男人?shime样的男人才是光宗耀祖、不叫祖宗蒙羞?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恕勇让,任何一条做得好,都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阿奴道:“杨大哥和兰芷姐姐对你说的话,都是做人的道理!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这些高贵的品德,是他一生中做了些shime人所不及的大事。yijing发生的事情,你改变不了,可是你的未来是shime样,取决于你ziji。元一兄弟,按杨大哥和兰芷姐姐说的去做吧,你yi艳gnénggou成为青史留名的大人物,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冯元一缓缓地放下双手,泪眼迷离中,看到他们真诚而关切的目光,这让他无比敏感却也迫切需要关怀的心中,生起一股暖意。

    杨帆见他态度有所暖化,便向公孙兰芷和阿奴递了个眼色,示意她们暂时离开。然后又对冯元一道:“杨大哥现在shime都不说,只在这儿陪着你,你好好想想杨大哥和两位姐姐对你说的话,想想做人的道理。”

    阿奴拉了公孙兰芷一把,转身就欲离开,走出两步,稍一犹豫,又站住身子,对冯元一道:“小蛮姐姐听说你跑了,很着急。她有孕在身,不能追上来,我先回去告诉她一声,免得她担心。阿奴姐姐和小蛮姐姐等你回来一起吃晚餐!”

    冯元一怔怔地看着阿奴、公孙兰芷带着那两个闯祸的小丫环离开,两个丫环姐姐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着他,满脸的歉疚。

    等阿奴一行人走远了,冯元一缓缓低下头,沉思良久,才抬起头来,期盼地看着杨帆,道:“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恕勇让,先生也曾和我说过这样的话!杨大哥,你说……做得到这些,就一定是真男人、大丈夫吗?”

    杨帆摸摸他的头,肯定地答道:“不错!太史公‘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后世之人提到他时,不管是文人士子还是贩夫走卒,谁不崇敬尊重?谁会在乎他曾受过宫刑?是不是男儿大丈夫,看的是他的品格、他的作为,而不是皮相!”

    “嗯!”

    冯元一用力点了点头,眼中渐渐焕发出神采!

    这时,一位公孙府家人从小径中走来,无意中往林间小亭上一望,“啊”地一声站住脚步,忙从树丛中穿过来,到了小亭前,垂手站立道:“原来杨郎中在这里,小的刚刚接到一份请柬,是请杨郎中赴宴的。”

    家人说罢便把一份请柬呈了上来,又诧异地看了一眼满脸泪痕的冯元一。杨帆接过请柬,打开一看,却是林子雄替李慕白下的一封请柬:李太公要过大寿!

    ※※※※※※※※※※※※※※※※※※※※※※※※※

    杨帆持着请柬回去,特意向公孙不凡打听了一下,这才zhidào李太公的真实身份是陇西李氏的阀主。李慕白过大寿,公孙不凡自然也要去,不过他却不zhidào就连杨帆也有份儿,更没想到杨帆还有请柬,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以李老太爷的身份地位,他过大寿,能得一份请柬的人寥寥无几,大多数人zhidào人家李老太爷要过生日,得上赶着去送礼、祝寿,要是能进了李家的大门喝杯水酒,那都是莫大的荣耀和资本。

    想等着李家下请柬你再去?根本不可能!可偏偏杨帆就有一份请柬。

    &nb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sp;照理说,以李老太爷的身份,只有宰相级别的官员才有资格得到李府的一份请柬,杨帆这个五品刑部郎中要是主动登门贺寿,能不能讨上一杯水酒喝都是两说的事情,公孙不凡实在想不出ziji这个干女婿为何如此受李家重视。

    等到赴李家寿宴的那天,杨帆又把公孙不凡吓了一跳。杨帆带的寿礼居然只是一份寿糕、一对寿烛,礼物倒是捆扎得板整,上边还贴了一个红纸剪成的寿字,拎在手里,摇呀摇的颇为喜庆。

    公孙不凡大惊失色,这只是民间最普通的寿礼,不要说今天的老寿星是李老太爷,陇西李阀的阀主,就算是其他“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杨帆如今一个刑部郎中,既然上门拜寿,送这样一份寿礼也嫌太寒酸了些。

    公孙不凡赶紧道:“二郎家在洛阳,又是自南方公干回来,仓促之间想是无力准备一份丰厚些的寿礼。这可就是贤侄的不是了,手头紧的话你可以跟伯父说嘛。伯父mǎshàng叫家里再给你准备一份……”

    杨帆打断他的话,笑道:“伯父不必客气了,这就是我给李老太公准备的贺礼!李老太公shime奇珍异宝没见过,就算我精心准备一番,想来也是入不了他的法眼的。”

    公孙不凡为难地道:“可是……你这寿礼实在是太简单了些。”

    杨帆笑道:“我准备再丰厚的寿礼,也难引起他人注意,何不提上一份简单些的寿礼呢,如此一来反而人人瞩目,那是何等风光?哈哈,伯父不必替小侄担心,咱们走吧!”

    杨帆不由分说,拉起公孙不凡就走。

    公孙不凡苦笑不已,心中只想:“一到李家,就得赶紧和他分开,千万不能走在一起,我公孙不凡一辈子要强,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呐……”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