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九十一章 骗吃骗喝一泼皮

第五百九十一章 骗吃骗喝一泼皮

    李慕白过大寿,就连朝廷都特意派了一位中官携带着皇帝御赐的礼物赶到长安祝贺,武则天虽然tongguo种种手段打压世家,面子功夫还是要讲的。

    在京的许多朝廷大员也都纷纷派了子侄携厚礼前来长安李府,至于身在长安的世家豪门、官宦人家,那就更加不必多言了。

    今天这样的日子,无疑也是世家豪门子弟们交际亮相的一次盛会,对于身份地位比他们低的多的人来说,这也是结识他们的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所以只要能来的都来了,能来就是身价,倾家荡产地送礼还要欢天喜地,这样古怪的场面也就只在这种shihou、这样人家才有。

    由于南疆官场即将迎来一场大清洗,将会产生大量的空缺官位,但凡想为子侄亲人谋一个官职的,都像闻到了血腥的鲨鱼似的涌到长安来。在这群大海鲨之中,最强大的莫过于各大世家,李慕白的这次寿宴,也就成了这些大佬们“分赃”的一次碰头会。

    要zhidào这些大人物都是举足轻重的一方豪杰,若非这样的好机会,他们想举行大规模集会就只能偷偷摸摸地jinháng,否则一旦为皇帝侦知,皇帝就要睡不好觉了。

    可是凭他们的身份和排场,即便是微服出行,那也是前呼后拥、明暗侍卫无数,一两个人相碰头也就罢了,这么多大人物要集中到一块儿,瞎子才看不见。有了这样的好机会,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聚会,任何人也无法提出质疑。

    李府门口,老管家带着几个小管事身着鲜净的青衫,笑吟吟地迎候客人,这边接了名贴,那边自有人引着来人的下人把礼物交到门房里去登记。若是有重要人物来,大管家便为之唱名,李太公的儿子孙子们正候在里面,听了便依着相应的身份和辈份出来相迎。

    &nbs“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公孙不凡和杨帆分乘两辆牛车。“吱扭吱扭”地到了李府门前。

    牛车是一种比较慢的交通工具。所以不只跑长途的人不会用这种慢腾腾的牛车,就算在城里现在也少有人乘牛车了。但是这只限于官家和普通百姓,世家豪门不在此例。

    牛车是汉晋时期士族贵人最喜欢的一种交通工具,因为牛车宽敞、行路平稳,乘牛车能尽显官绅士族的雍容风度。所以尽管如今洛阳已少有人乘牛车,而在长安这座数千年的古都里,乘牛车的还是屡见不鲜。

    当然。只要看见乘牛车出行的人,大家就都mingbái那必然是家族历史和传承很悠久的某个世家。大管家一见来了两辆牛车,zhidào必是世家中人,mǎshàng笑吟吟地迎了上来,同时示意二管事准备唱名。

    公孙不凡下了车,陪同前来的管事mǎshàng代他递上拜贴。几个青衣仆从则自车后大包小裹地扛下许多系了红绸贴了寿字的贺礼。李府老管家接过拜贴一看,mǎshàng笑容满面地道:“公孙世家不凡先生大驾光临……”

    李太公的长孙自门里听了,连忙快步迎出来,一见公孙不凡便连连拱手,笑语寒喧,紧接着就往里边让客。

    大管家眼尖,眼见这位公孙先生坐在前一辆车上,礼物也是放在前一辆车上。后一辆紧随其来的车子还méiyou甚么动静。便笑道:“后面那辆车子上的客人,也是公孙先生府上的人么?”

    公孙不凡往后边睃了一眼。赶紧装着不认识,摇了摇头,转向李太公长孙,笑吟吟地道:“公孙此来,特为老太公八八寿诞之喜道贺,还请世兄头前带路,公孙要当面跟老太公行个礼、拜个寿呀!”

    “哈哈哈,公孙兄请。”

    “李兄请!”

    公孙不凡比主人家还急,忙不迭就进了李家的大门。这shihou,杨帆刚从车上下来,他也méiyou家仆手下帮忙,那点礼物实也用不着人帮忙,就ziji提着,悠搭悠搭地走过来,向白发苍苍的老管家笑嘻嘻地点头。

    老管家见状,可是丝毫不敢怠慢。这位老管家是shime人家的管事?陇西李氏啊!

    他是李氏阀主身边的管事,从小侍候老太公,shime人物没见过,shime场面没经历过。一瞧这位公子衣着朴素,神态从容,从骨子里就透着一种雍容大度的劲儿,便不敢等闲视之了。

    再一瞧这位公子身无长物,手里就拎着个一尺见方的小包,轻飘飘的没几两重,脸上便更透着几分亲热,一脸褶子都笑成了盛开的秋菊花。

    凭他老人家的jing艳,礼物越小,便越是贵重,自家老太爷最喜欢搜集珍罕之物,万一这位年轻人送来的寿礼是shime珍稀的古董、孤本一类的东西,老太爷一定高兴。

    老管家迎上前去,没让zuoyou管事动手,亲自从杨帆手里接过了礼物,低头一看,笑容顿时僵住。一对寿烛赫然在目,虽然下边还有一个纸包,可上边既然是一对寿烛,底下的寿礼又能贵重到哪里去?

    老管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悄悄捏了捏那纸包……碎了!

    手上传来的感觉,里边分明就是一包点心!老管家的老脸急剧地抽搐了两下,抬起头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杨帆。杨帆正打算说吉利话,忽然发现老头儿脸色有点不对,不禁纳罕地道:“老人家,你怎么了?”

    老管家像是绕着长安城刚跑了三圈儿才回来似的,连着几个大喘气,才把冲到嘴边的恶言恶语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强挤出一副笑容道:“公子可有请柬?”

    今日来的客人只有两种,有请柬的和没请柬的。基本上,有请柬的人屈指可数,只有各大世家的头面人物才有请柬,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其他人一概是不请自来。就连长安府令柳徇天都是ziji持了拜贴登门贺寿的。

    老管家心中yijing笃定,这个小子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请柬的,只是老管家在李太公身边侍候了一辈子,yijing养成的谨慎习惯,所以还是问了一声,一旦这年轻人méiyou请柬,他二话不说就得把人乱棍撵走!

    岂有此理,拿着一对寿烛一包寿糕到李家来贺寿,这是上门贺寿还是上门辱人?这不是那些长安城里打秋风混酒喝的泼皮无赖们才搞的把戏么?居然有人有眼无珠打秋风打到李家来了。嘿!老夫不打你个桃花朵朵开。你不zhidào花儿为shime这么红!

    老管家心里发着狠,暗暗运足了丹田气,就等着杨帆说一声“méiyou请柬”,便大喝一声:“来啊!把这混账行子给我乱棍打将出去!”

    结果这笑起来颊上还有两个漂亮小酒窝的年轻人竟然“啊”地一声轻呼,好象才想起shime来似的,赶紧从怀里摸出一份请柬,很客气地递到了他的手里。

    老管家接过请柬。乜了杨帆一眼,把请柬打开看了看,牙疼似的滋了一声,又乜杨帆一眼,再睁大一双老花眼,拿着请柬翻来覆去地看。反复看了几遍:“没错呀,确实是我们李家发出去的请柬!”

    “呃……,贵客请进!”

    老管家终究谨慎,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声,看着杨帆大模大样地向府里走去,mǎshàng招手唤过两个小管事,低声吩咐道:“你去盯着他!”

    又对另一个小管事道:“去问问林子雄,这人究竟是不是咱家的客人。嘿!要是咱李家被人跑上门来招摇撞骗、混吃混喝。传出去这个脸可丢大了!”

    “是!”两个小管事匆匆离去。

    老管家看看手里提着的那包点心和蜡烛,把嘴一撇。顺手丢进了府门pángbiān临时用来装垃圾的一个筐,转身再往门口一站,又是一副恭俭逊让的谦和笑容……

    ※※※※※※※※※※※※※※※※※※※※※※※※※

    一间静室,原木地板泛着清油的光泽,整个房间一尘不染,看起来méiyoushime金碧辉煌的奢华摆设,但是屏风、案几、器具,每yi艳g东西都透着古朴的气息。

    这个房间里的每yi艳g东西,都是很古老的东西,其中最古老的是来自殷商时代的青铜器。例代宝物汇聚一室,不识货的进了这房间,或许觉得这房间内的陈设虽然古朴大气,却无法匹配陇西李氏之主的身份。

    而识货的人进了这房间,就会发“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现正燃着薰香的那个香炉是秦代的,身前这张几案是汉代的,屁股底下的那张蒲团和案旁充当画瓮的大坛子是晋代的,说不定这蒲团就是嵇康坐过的,那坛子曾经是刘伶的酒器。

    房间里的东西无论大小,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价值连城的宝物……

    汉代的卷耳青玉桌面的小几上,正横置着一具古琴,琴长一米两尺三寸,“隐间”一米一尺两寸,琴面略见盘剥,可以看出漆分三层,底层为薄鹿角灰胎,中层为硬黑漆,表层为薄栗壳色漆,小“蛇腹断”,紫玉徽,额镶钧瓷,长方形龙池与凤沼。琴背项间刻篆书“绿绮”,池下刻“司马长卿”四字方印。

    今日过八十八岁大寿的老寿星李慕白背着双手,假意在房中踱来踱去,不时偷瞄一眼盘膝坐在几案前的宁珂,强自按捺得意。宁珂一身白衣如雪,皎洁清丽的如云掩明月,又似清莲出水。

    她的目光正专注在琴上,从琴背龙池、凤沼处看琴的内腹木质,木质yijing老化,呈金huáng色且有些松软,纳音上留有不同时代人的一些指甲印,凤沼尾端的纳音处有明显的凹塘,胎质细腻,漆色纯净,火气尽褪。

    阳光一缕正照在琴面上,能看到漆胎内闪烁的鹿角霜和金、银、铜等粉末。宁珂微微闭上双眼,手指轻轻拨了一下琴弦,琴音中正和平,温柔敦厚。宁珂长长地吁了口气,张开双目,欣然道:“确是司马相如的绿绮。”

    “嘿嘿!”

    李慕白得意地一笑,mǎshàng又收敛笑容,故作深沉地道:“若是赝品,怎能瞒得过老夫这双眼睛。呵呵,老夫一生收藏,唯此琴与秦相韩非的那枝紫竹箫最为喜欢。”

    宁珂嫣然道:“琴与箫,于乐器之中,都是遗世独立的逸士君子,别的乐器是欣赏其声,唯箫与琴听的是韵。怀古幽思,最佳寄托之物!”

    “知己呀知己!”

    李慕白兴奋不已:“这才是老夫的知己,不似老夫那些蠢笨的儿孙,一个个摇头晃脑的就会拍马屁,哪有一个能说出琴之真谛!”

    宁珂向他扮个鬼脸,调皮地道:“既是知己,此琴不如借与珂儿赏玩几天,如何?”

    “不成不成!”李慕白脸色一变,赶紧摆手道:“此琴若借与你,那就是刘备借荆州,老夫再想看到它可就难啦!嘿嘿,老夫说过赏玩一年,“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明年作为寿礼送你,你这小丫头,这点shi奸都等不得么。”

    话音刚落,林子雄在门外唤道:“老太公。”

    李慕白道:“进来!”

    待林子雄拉开障子门进来,李慕白道:“怎么,时辰到了么?”

    林子雄道:“时辰未到。只是……方才老管家打发人来,询问小的可是替老太公邀请了刑部杨郎中为嘉宾。”

    李慕白道:“这个老家伙,真是老糊涂了,老夫的嘉宾都有请柬在手,若有请柬便是老夫所请,这个还用特意使人来问么。”

    宁珂正低头摆弄“绿绮”,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忽然听到杨帆的名字,忍不住抬起头来。

    林子雄脸上带着一种古怪的神气,道:“是!只是因为……杨郎中所持的寿礼,实在是太寒酸了些,所以老管家疑心他是无意中捡拾了请柬上门骗吃骗喝的泼皮。”

    李慕白怔了怔,奇道:“杨帆给老夫送了shime寿礼?”

    林子雄干笑两声,道:“一对寿烛,一匣寿糕。”

    李慕白先是一愕,随即仰天大笑:“哈哈哈!这后生着实有趣,老夫自周岁至今,yijing过了八十八个生日,这还是头一回收到寿烛寿糕这样的寿礼,哈哈哈……”

    林子雄干笑道:“老管家怀疑他是骗子,yijing派人去盯着他了。”

    李慕白童心大起,对宁珂道:“丫头,要不要一起去瞧瞧那个来老夫府上骗吃喝的泼皮?”

    宁珂掩口笑道:“老太公今日是寿星呢,这一出去,连寿袍也不穿,还不惊煞了阖府上下。”

    李慕白摆手道:“嗳!杨帆是晚辈,自然是在中厅或者前厅里待着,那些老家伙都在后宅里呢,外面的客人有几个识得老夫的?叫子雄头前带路,免得府上的人大呼小叫的瞎喳呼就是。”

    李太公这样一说,宁珂也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道:“好呀!那珂儿就陪老太公去瞧一瞧那个骗吃骗喝的小泼皮!”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