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百九十七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五百九十七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李慕白说完,只道杨帆会惊喜若狂,却没想到他神态平静,竟然没有半点激动之色。李慕白眉头一皱,又缓缓舒展,微笑道:“二郎入仕以来一帆风顺,小小年纪便做到了五品官,或者以为接下来也是一片坦途吧?

    老夫不妨直言,这官越往上越难升迁,越往上越难有空缺职位给你。以你现在的品阶,再升一级都不知有多少人和你竞争,而且个个都有深厚的背景、强大的人脉,你便再立下贪天之功,也难再进一步。

    我们,则可以给你一个寒门庶族子弟进入官场后最缺乏的东西:势力和人脉!卫青、霍去病,功勋固然卓著,李广先时所建功勋又何尝弱于他们,为何他们能平步青云,有机会去创造更大的功绩,拜将封侯,荣耀千秋,彪炳史册,而李广却命运多桀、下场凄惨?

    二郎智退突厥十万大军、离间吐蕃王相使其不和,平息南方诸蛮之乱,这其中任何一桩功劳拿出来,如果你是姓武的,都可作为天大的功劳宣扬天下,至少做个大将军,何以你连一个五品郎将,都得是破格提拔?

    如果你能为我们所用,你曾经所建立的功勋,终有一日会获得相应的回报。别的不说,天下文教十之七八掌握在我们世家手中,朝廷的喉舌在我们这里,只要我们愿意,你的名声一日之间就可以传遍天下,就算是皇帝,也不能不许你相应的官职和权利。

    郑公目光微微一闪,轻笑道:“或许……二郎是担心我们会让二郎做出许多违心之事吧。”

    崔公道:“这与二郎的个人志向并不冲突。一个人苦读诗书,力求闻达,入仕后所求不过是个人前程,进而是家人后辈的前程、还有一个就是一抒平生报负。名传千古。要做到这一切,他要拜座师、结同年、联同志,鲜有六亲不认做一孤臣的,这难道不是一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家族’。

    一个真正的家族,目的和作法与其类似,只是想要提携和帮助的范围不是同年同志而是家族,可是一个庸才坐上官位不但害人更加害己,就算你想提拔重用他,我们自己也是不肯的。千年世家的眼光和气度,不会那么短浅。

    不管是想要个人前程的登峰造极,还是世家传承的千秋万代,天下的太平和稳定都是达成这一切的最基本条件,所以想求一人之前程、一家之前程。与一国之前程,利益本就是相通的。

    帝王想千秋万代,世家想基业永存,为官想功成名就,只是能力不同,愿望的大小有所不同,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会让你做些作奸犯科的事情。”

    杨帆笑而不语,这可以载入家谱,令千秋万代子孙夸耀荣光的成就,于他而言。诱惑力还真的不大。本朝的宰相,看着风光,可也太容易成为阶下囚了,杨帆入朝这几年。前前后后,宰相们是一拨一拨地被杀、被囚、被流放。

    有武则天这个强势女皇。有二武虎视眈眈,这些宰相们在位时算不得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不在其位时境况比乞索儿都要悲惨,正是这种事情看的太多了,所以这足以打动天下人的承诺,杨帆却是波澜不惊,他更在意实际的权势和利益。

    哪怕默默无闻于天下,却能操控他人的生死荣辱,那是何等逍遥?一个虚名除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呢?当然,做了宰相,也必然会拥有极大的权势,可是靠人扶持上位的宰相,永远也比不得李昭德这般风光。

    李昭德自己就是世家子,靠着自家的能力和人脉上位,他不受控于他人,而杨帆则不然,他要靠世家的帮助登上相位,那就必然要成为世家的傀儡。在这一步步攀登的过程中,不知要有多少秘密和把柄操于世家之手,他的官做的越大,受人控制的力度也就越大。

    崔公见他含笑不语,不由眉头一挑,道:“怎么,如此厚禄,还嫌不够么?”

    杨帆道:“那么,杨某需要做些什么呢?”

    不等他们回答,杨帆就自己答道:“现阶段,自然是继续同酷吏为敌,一方面铲除对你们危害甚大的酷吏,建立自己的清誉,获得朝野的赞誉,另一方面,对有利于世家的政策,诸如户政、农政、科举学政等大力迎合,摇旗呐喊,对不利于你们的政策,竭力反对。接下来,如果我能成为侍郎、尚书乃至宰相,“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更要在关乎国计民生的大政方面,与世家同荣同辱,共进共退。”

    崔公沉声道:“这一切,与国与民同样有利,这不正是你一向的志向吗?”

    杨帆道:“国与民的利益,大多数时候是一致的。可有时候,要维护国家的利益,就要损害百姓的利益。同样,朝廷与世家,也是一般无二,大多数时候,朝廷与世家的利益是一致的,但具体而微,也会有不相符的时候,甚至相冲突的时候。我若成了你们的人,自然不管谁是谁非,也不管与我个人是否有利,都要硬着头皮,为世家鼓而呼!”

    郑公沉声道:“欲有所得,自然要有所付出!”

    杨帆悠然颔,道:“郑公所言甚是,欲有所得,自然要有所付出。不过,代价与收益,要划得来的买卖,才有人去做。宰相?哈!于杨某而言,一个宰相之位,并不具诱惑。”

    崔公耸然道:“位极人臣的条件还不能让你动心?你想要什么?”

    杨帆道:“呵呵,一个位极人臣的传话筒么?这件事,原本是由姜公子负责的事情的一部分吧?你们现在是把官场明面上的这一部分拿出来,单独交给一个人打理。于姜公子而言,其实并不是削弱了他的权势,反而让他摆脱了掣肘其行动的部分,可以更加放手做事。

    而对我而言,无论我做什么。我想要动用的一切,我所要达到的一切,都来自于姜公子。我只是他的一张嘴巴、一双手,由他来控制着我说话或者作事,可惜我又不像他真正的嘴巴和双手一般重要,如果不需要了,随时可以换掉,或者……牺牲掉!这,不是我想要的。”

    李慕白很是意外。他自忖给予杨帆的好处已经是每一个为官者梦寐以求的东西,杨帆根本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可杨帆就是没有答应。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也出乎在场所有世家大佬们的意料。

    他们本以为如此丰厚的报偿,可以让杨帆诚惶诚恐。涕泗横流,可杨帆此刻对一个宰相之位的态度,就像他方才说的玩诗词与经纬国政的大本领相比就像小孩子玩泥巴一样,一样的不屑一顾。

    众世家高门的家主、阀主面面相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最后还是李慕白沉住了气,缓声问道:“那么,你想要什么?”

    杨帆竖起一根手指。道:“我想要的,只有一样东西!”

    “你说!”

    “姜公子的位置!”

    堂上众人闻声愕然,随即齐齐莞尔。

    杨帆这一要求,在他们而言。就像佛祖听说顽劣的孙猴子竖起齐天大圣的旗子,要坐一坐玉皇大帝的位子一样可笑。一群皓老者含笑摇头,连怒都懒得。一件事情如果无理到了可笑的地步,他们又怎会怒?

    李慕白有些忍俊不禁。他强忍笑意咳嗽一声,道:“二郎思虑周密。性情沉稳,想来不会提出这般无稽的要求。呵呵,二郎这么说,其实只是想要我们给你一个保证罢了,是么?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你就是自己人,你与卢家的一切旧怨都算不得什么了。姜公子么,也绝不会挟怨报复,而且会对你竭力维护。”

    杨帆摇摇头,道:“李太公误会了,杨某并不是开玩笑。一个宰相之位,打动不了我,在我眼中,宰相也是一团泥巴而已。姜公子坐这个位子已经够久了,是时候换个人、换一番新气象了。

    李慕白脸色一沉,道:“荒唐!继嗣堂岂能由你掌握?”

    杨帆正色道:“各位长者要用一团泥巴换取杨某效力,杨某何尝不觉得荒唐?杨某只有执掌‘继嗣堂’,可以在不损害世家利益的前提“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下,自主决定一切行动,才能做到不失自由,凡事由心,不违本愿!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世家如此排外,那么在下只能如以前一般,在我的目标与世家的目标相同时进行有条件的合作,其他时间自行其事,互不干扰,让我成为一个没有自己主见的附庸,在下拒绝!”

    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说罢,杨帆脸上的颜色又迅变得温和起来,起身向厅中众多长者团团一揖,笑容可掬地道:“今天是李老太公寿诞之喜,既然话不投机,这件事就先不要议了,若是因此搅了老太公的大寿,晚辈罪莫大焉!晚辈的提议,还请各位前辈宴后细作商量,告辞。”

    杨帆说罢,又是团团一揖,举步向厅外走去,走一步吟一句,一五言律诗脱口而出:

    “胎化呈仙质,长鸣在九皋。

    排空散清唳,映日委霜毛。

    万里思廖廓,千山望郁陶。

    香凝光不见,风积韵弥高。

    凤侣攀何及,鸡群思忽劳。

    升天如有应,飞舞出蓬蒿!”

    杨帆吟一句,走一步,念到一半时,人已出了大厅,最后一句“升天如有应,飞舞出蓬蒿”传到众人耳中时,声音袅袅,真似如九天之外传来。这个夯货,别人要与他比诗时,他死活不张口。现在居然来了个一步成诗,一来就是十二句,真比曹子建还要威风!

    拜相的机会,这是杨帆一辈子都没机会攀及的官位,可是在他眼中却如一团泥巴般不堪,现在他又随手抛出这么一团更惊人的泥巴,直唬得众人目瞪口呆,唯有宁珂嫣然,眸中小有得意。

    (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