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零三章 警兆

第六百零三章 警兆

    一烛如月,把明亮柔和的光洒向床头。

    杨帆伏在床边,瞪大眼睛敬畏地看着,他的面前是圆滚滚的一个大肉球,肉球偶尔会轻轻动起来,时而向左,时而向左,每当它有所动作的时候,杨帆脸上惊讶、好奇、开心、欢喜的神情便接连出现。

    小蛮躺在榻上,背后倚着柔软的靠垫,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容,轻轻抚摸着肚皮,又怕挡了郎君的视线,所以只在腹部边缘轻轻地抚摸着。

    “小家伙在里边干嘛呢?”

    杨帆好奇地问,这时的杨帆,不是义气重然喏的江湖游侠,也不是位高权重的朝廷大臣,他笑得合不拢嘴,说出话来充满了大孩气。

    小蛮微微皱起眉,猜测着道:“我感觉……小家伙在用手指轻轻地点呢,一下一下的,就像小鸡啄蛋壳似的。哎哟……”

    “怎么了?”

    杨帆紧张起来,小蛮却“咯咯”地笑:“这小子,踢了我一脚!”

    她这一笑,肚皮颤动起来,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也兴奋了,这里一拳那里一脚的耍起了醉拳,杨帆把手轻轻搭在小蛮的肚子上,感觉着小家伙有力的拳脚,先是眉开眼笑,继而有些紧张地道:“今晚小家伙闹腾的厉害,要不要找医士来看看?”

    小蛮不在乎地道:“不用啦,前些天你不在的时候,小家伙比现在闹的还厉害呢,我感觉是快生了。你不用担心,大娘已经把医士、稳婆都请到府里来,如果我这边有状况,他们随时会来。”

    杨帆这才放心,返身又自小几上取过一碗正在晾着的夜宵。这是一碗红枣板栗粥,煮粥的米是卢城稻米。米粒青如白玉,煮出的米粥浆汁如乳、油亮溢香,杨帆用汤匙调了调。对小蛮道:“已经不烫了,来,吃一点儿。”

    小蛮放下衣服遮住肚皮,起身从杨帆手里接过粥碗,把熬得稀烂的米粥一口一口地吃下去。自打显怀以来,小蛮的食量就变得惊人,比以前的饭量至少大了一倍,杨帆自然是巴不得她多吃一些。

    欢喜地看着小蛮把一小碗粥吃的干干净净。杨帆笑着接过小碗,又把湿毛巾递给她擦了擦嘴,细致入微的体贴,让小蛮心里甜甜的。

    吃过夜宵,两人又坐在榻边低低地说了阵话儿,床头的红烛已燃去三分之一,小蛮打了个哈欠,杨帆见她疲倦,马上柔声道:“天色不早了,你歇下吧!”

    “嗯!”

    偎在他怀中的小蛮用头顶蹭了蹭他的下巴。像只慵懒的猫儿。

    杨帆扶着她小心睡下,又把一张叠起的小垫子放在她的小腿下。她的小腿因为怀孕有些浮肿,睡觉时要在小腿下面垫个小垫子,这还是裴大娘告诉杨帆的法子,否则这个即将做父亲的年轻人哪懂这些。

    “好啦,你好好休息!”

    杨帆在小蛮光洁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将帷幔轻轻放下,透过薄薄的帷帐。他看到小蛮正望着他甜蜜地微笑。

    杨帆轻轻吹熄烛火,走出门去,门外就是耳房。两个中年婢妇正坐在耳房里,一见他出来,忙站起身恭送。裴大娘担心年轻的丫环嗜睡,特意派了两个睡觉警醒,而且生过孩子的中年婢妇伺候小蛮的起居。

    “有劳两位!”

    杨帆照例向她们两个客气地打了声招呼,这才穿过耳房,向外面走去。

    孕妇腆着个大肚子,睡觉时常常需要侧着身子,做丈夫的年纪也轻,睡觉不踏实,顶一下碰一下的可不得了,所以遵照裴大娘的嘱咐,杨帆被剥夺了陪娘子同榻而眠的权利。不过只要是对娘子和孩子有利的事情,杨帆自然是遵照执行,绝不敢有半点违背。

    杨帆走出小蛮的住处,并没有马上回去休息。

    徘徊在秋意深深的池塘边,踏着一地如霜的月色,杨帆负着双手,心神渐渐沉静下来。

    挑唆南疆土蛮首领对派驻该地的流官进行种种干涉,是独孤世家的手笔,独孤世家又岂会不关注京里的一举一动?在姜公子得到消息的同时,独孤家就得到了消息,紧接着杨帆也就知道了。

    虽然传旨的中官还没有到,杨帆却已清楚自己即将到吏部赴任,而且要从女皇手中接过这块烫手的山芋,如何妥善解决此事,他心中已经有了一番计较,但是现在还缺少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山东士族的妥协!

    同关陇集团进行接触?

    独孤世家原本就是关陇集团的一员,它比谁都清楚,关陇集团的没落已成定局,除非趁着关陇集团奄奄一息,于军队还有一定的影响力,马上再来一场天下大乱,来一个七十二路反王,他们才有用武之地,否则无人可以挽回他们的颓势。

    而且杨帆此前同继嗣堂的隐宗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也就等于同山东士族保持着密切的接触,他不可能抛弃这个强大的盟友,与一个注定没落的集团缔结同盟。

    在李太公的寿宴上,嘻笑怒骂地嘲讽世家子弟,目的是赢得尚武的关陇集团的欣赏,如果当时郑宇、崔液、王思远等人不主动挑衅,杨帆也会另找机会。

    包括透露他即将成为南疆官员空缺分配的关键人物的消息给关陇集团各大世家,都是独孤宇和他的策划。

    引来关陇集团的招揽,是为了给山东士族施加压力,给山东士族施加压力,最终的目的还是同山东士族的力量结合。

    驳斥山东士族子弟,博得尚武的关陇世家赏识,目的依旧在山东士族。而这种小冲突,也绝不会放在那些世事练达、利益至上的山东士族的长者们眼中,不致于酿成不可调和的矛盾。杨帆一直很注意这个分寸。

    如今不管是关陇集团还是山东世家,都已经知道他们垂涎三尺的南疆机缘,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杨帆。可是关陇集团只派些不上台面的晚辈子弟来拉交情,由此可见他们在政治上迟钝的嗅觉,以及眼光的短浅和魄力的不足。

    至于山东士族迄今没有动作,在杨帆看来反而是一件好事。他在李太公寿宴上,早已经见过各大世家的头面人物,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山东士族确实没必要派些作不了主的子侄晚辈来和他攀交情。山东士族要么不出面,出面时必定是已经决定向他妥协。

    环环相扣的一个计划,没有太多的阴谋和计算,完全是因势利导,让整个环境和条件的变化,使得对方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做出这样的选择时,他们也只会认为这是客观形势导致了这样的结果,而不会察觉是有人从中运筹。

    只不过。这若烹小鲜的高妙手段,杨帆一直以为是号称“算无遗策”的独孤宇设计,却从来也没想过这竟是那个看起来楚楚可怜、弱不禁风,走几步路都要香汗细细的宁珂姑娘一手导演。

    杨帆负手抬头,看着天边皎洁的明月,心中暗暗盘算:“朝廷旨意快到了,山东世家如何决定,也该有个眉目了吧?”

    他却不知,为了这件事,山东士族各大世家如今正在频频接触。却始终拿不出一个让各方都满意、都同意的方案,那些老头子们已经急得快要拍桌子骂娘了。

    池边小径一阵悉索。杨帆闻声望去,恰见一道倩丽的身影缓缓走来。

    杨帆嘴角逸出一丝笑意,举步迎了上去:“又跟公孙姑娘比剑了?”

    “她根本就是以虐我为乐!”

    阿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一见杨帆就向自己的男人诉苦:“人家这么欺负我,你也不说帮我的忙,好好教训她一顿,让她晓得人外有人。你不知道她每次赢了我。得意洋洋的那副样子有多可恨!”

    阿奴本来是不想再跟公孙兰芷比武的,却架不住她的再三央求,结果被虐也就成了必然。

    杨帆哈哈大笑起。道:“她是女人嘛,胜之不武。再说,她明知你剑术不如她,一再迫你动手,本来就是想逼我为你撑腰,我偏不跟她动手,不遂她的心愿,咱输了也算赢了。”

    “赢个屁!”

    阿奴大发娇嗔,抬腿就踩他的脚面:“我被她欺负,你很风光么?”

    “风光倒不然……”

    阿奴踩得当然不痛,她哪会真的用力,只是想向她的男人撒娇而已,所以杨帆不躲,只是张开双臂轻轻抱住她,笑嘻嘻地道:“我只是喜欢!”

    阿奴大怒,瞪起杏眼道:“喜欢?你喜欢我被人欺负?”

    杨帆握着她的双肩,柔声道:“喜欢你向我诉苦,喜欢你找我撑腰,喜欢你这副小女人的样子!”

    阿奴用胳膊肘恨恨地拐了他一下,不听他的甜言蜜语,霸道地提条件:“少来!你帮我打败她,替我出口恶气,否则,以后少碰我!”

    “真的呀?碰你会怎么样呢?”

    杨帆扮出一副猪哥像,故作轻佻地挑起她娇嫩的下巴,那张揉合着天真妩媚、娇艳可爱的小脸便完整地呈现在眼前,月色给这张俏脸蒙上了一层薄纱,五官略显朦胧,可她的眸光却像星辰一般明亮。

    杨帆的视界里满是她柔媚的眼波,禁不住心中一荡,便缓缓俯下身去。阿奴脸蛋微红,乳鸽似的胸膛微微起伏,丰润的唇珠微微开合,一双明媚的眼睛羞涩地闭了起来。

    在公孙姑娘的长剑面前,她是手下败将。在杨帆的亲昵面前,她根本就是予取予求的俘虏、女奴。

    池塘轻荡涟漪,几只飞鸟倏然划破水面。

    杨帆的唇距阿奴的樱唇还差一寸距离,陡然被她用力推开。

    杨帆讶然:“莫非今晚女奴要造反?”

    p:月中,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