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零六章 裴家剑

第六百零六章 裴家剑

    杨帆使剑,削铁如泥的南疆第一名剑:铎鞘。

    陆伯言使掌,掌势绵软,轻飘飘的仿佛连一只苍蝇都拍不动。

    杨帆想用身法的小巧抵消对方浑厚的功力和技击之术的高明造诣,所以没出几招就窜进了林中以借地势。

    唐时园林大多借天地自然之势形成,一些世家虽然在园林建筑上用了些匠心,但是所用的花木山石却也是就地取材,不会千里迢迢跑到南方去购买北方罕见的珍奇花木,也不会马驮船运的去弄江南怪石,所以这片树林就是长安城里土生土长的柳榆杨树。

    树木笔直、高大,杨帆就在一棵棵树木之间转来转去,攸上攸下,时而形同鬼魅,时而如同灵猿,他手中拿着一口削铁如泥的铎鞘宝剑,却也没有忘了拳脚交加。

    如戟残刃的铎鞘肆意挥洒着,断枝碎叶便纷纷自空中落下,也被杨帆当成了武器。碎叶迷敌之眼,挥剑拨弄之下残枝疾射如箭,杨帆用上了全部力量与陆伯言一战。

    杨帆一开始不止身法小巧,剑势也是走的轻灵路数,一击不中随即远遁,在林中穿梭来去寻到机会就是一剑,但他很快发现这样的战术并不实用,他的身法如同灵猿,确实比这位八旬老人快的多,陆伯言即便看破了他的身法也未必追得上,可杨帆主动向陆伯言攻击时,他只要好整以暇地等在那儿破解就行了,早早便能看破杨帆招数虚实的陆伯言便占了便宜。

    杨帆一见这一招不管用,迅速改变了打法,他的身法依旧保持着灵动,不在任何一个地方多停一瞬,双脚只一沾地立即游走开来,不予陆伯言可趁之机。

    他的速度既然不足以成为攻破陆伯言防线的武器,那就只能一力降十会了,所以杨帆用狭长剑刃的一口剑。运起了刀势,抢攻、直插、横截、斜击,招式虽不失灵活,却充满了一往无前的霸道之势。

    只要给他逮着机会出剑,必定用尽全力,招数刚强威猛,这根本已不是剑的招数,而是刀法。只不过陆伯言只有一双肉掌,手中没有兵器,杨帆不用担心硬碰硬会毁了手中这柄宝刃。

    公孙兰芷看着杨帆与陆伯言一战,一张小嘴越张越大。她一直想逼杨帆与她一战,可杨帆一直不肯。如果换一个人,她可能会以为对方技不如人,怯与她战,可是从杨帆第一天踏进公孙府的大门时所表现的胆色和眼力来看却又不像,所以她不死心。

    现在她终于死心了,杨帆的武功的确比她高明。如果两人真的交手,她必败无疑。除非她娘……,想到这里,公孙兰芷心头陡地一动:这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娘亲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怎么还不出现?

    杨帆使尽了浑身解数,却始终难以攻破陆伯言的防线,当他的攻击尖锐如针的时候。陆伯言的双掌就像一对铁砧?当杨帆的攻击如铁锤的时候,陆伯言的双掌就像一团棉花,大锤砸进棉花堆里又有何用?

    锐不可恃、刚不可久。杨帆这种全力以赴的攻击不能在短时间内奏效,又如何能坚持太久?他的发丝已经凌乱,步伐已经迟缓,腹部本来并不严重的伤口,因为剧烈的运动鲜血业已殷湿了整个下摆,他已经无法保持迅速的移动。

    其实凭他的身法,如果一开始就逃、就想着摆脱,未必会陷入眼下这种困境,但是这一次交手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他从一开始目的就很明确:引开敌人,勿伤婉儿,伺机逃命。

    可这一次不同,他好端端地在家里坐着,奇祸便从天而降:姜公子要杀他!现在知道阿奴还活着,姜公子更要杀他,这已是不死不休之局,他逃得了,他的女人、他的孩子,他愿意用生命去维护的一切怎么逃?

    今天能杀掉这个强敌,姜公子便会少一份力量,他的家人便多了一份安全保障,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结果反而把他自己置入了险地。

    陆伯言的一双手掌在外人眼中看着仍是轻飘飘的,翻上翻下,闪左拂右,就像一对蝴蝶,身在其中的杨帆却似感觉到一双沉重有力的铁锤,他只要挨上一下,就足以被这双铁掌打个骨断筋折。

    “不好!”

    阿奴一直紧紧追随着他们的身影,可是即便此刻不是夜里,两人不是在林中,以她的眼力也无法轻易看穿二人攻守强弱之势的变化,直到此刻她才发觉不妙,急忙就想扑进林中为杨帆解围,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杨帆一剑荡开,中门大开,只是刹那间的一个破绽,但他的身法已经不像开始那么迅疾,无法用身法的灵动来化解这个破绽,陆伯言一抬手,便向他胸口拍下来。

    一掌拍来,重如山岳,这一掌若是拍中,杨帆就会像当初在金古园被陆伯言拍中的那棵大树一样,外表全无伤痕,五腑六脏尽碎,神仙也救不了。

    陆伯言一掌拍出,脑海中忽然幻现出一个人的身影:豹眼圆睁、赤髯如虬,身形雄壮,恃如山岳,想到那个人,他拍出去的一掌倏地一颤,掌势稍稍一沉,避开了杨帆左胸要害,力道也收了三分。

    他早已笃定杨帆必是那人的传人,念及那段香火之情又怎忍杀害。可姜公子是他自幼看护长大,虽然姜公子视他如仆,他视姜公子实如亲孙子一般,此人是姜公子的心腹大患,他又如何能够放过?

    陆伯言心中挣扎,这一掌便收了些许力道,想着把杨帆打成一个终身卧床不起的废人也就罢了。陆伯言一掌印下,指尖刚刚触及杨帆胸膛,劲道将吐未吐,忽然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一般,一跳便跃出一丈多远,双掌一错,脚下不丁不八,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杨帆只被他的指尖按了一下,就像被一只铁锤砸中了胸口似的,“哇”地吐了一口鲜血。仰面飞了出去,身形还未落地,就被赶上来救援的天爱奴一把抱在怀里。阿奴惶急地大叫:“二郎,你怎么样?”

    杨帆咬紧牙关,将涌到喉头的一口腥甜的鲜血硬生生咽了回去,低声道:“放心,死不了!”

    陆伯言盯着他方才立身之处,那里没有人。再向前看,距他原来立身处一丈开外,一棵树下正静静地倚着一道人影,冷峭颀长。那道人影缓缓从树荫下走出来,月光映在她的脸上,公孙兰芷欣然大叫:“娘亲!”

    来人正是裴大娘!

    就如陆伯言方才出现时,心底暗蕴的杀气激起杨帆几人心中强烈感应,仿佛感觉到整片树林都猛烈地摇晃了一下,陆伯言方才比他们有着一道更强烈的感应,他感到有一道浓重、霸道的剑光向他的脖颈直斩下来。直到此时他才知道那并不是真的一剑,只是这位雍容贵妇人无形无质的一道杀气。

    贵妇人目光如冰。冷冷地盯着陆伯言。

    公孙兰芷大叫道:“娘亲,快替我报仇,这个老头子刚刚重重的摔了女儿一跤!”

    贵妇人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闭嘴!人家若不是手下留情,便是只摔你一跤,你现在也没有力气大呼小叫了!”

    公孙兰芷吐了吐舌头,没敢继续告状。

    陆伯言笑道:“夫人好眼力。可是裴大娘?”

    “是我!”

    陆伯言苦笑道:“久仰裴家剑法盖世无双,老头子此来,原想能避则避。不与裴夫人一较长短,想不到还是把裴大娘引了来,咱们两人能不能不打?”

    “可以!”

    陆伯言刚刚一喜,就听裴大娘冷冷地道:“你伸出脖子,让我剁上一剑,不管你是死是活,咱们都可以不打了。”

    陆伯言苦着脸道:“这么说,裴大娘架定了这个梁子?”

    “废话!我家的客人,你想杀就杀?你杀到我家里来,还想要我退避三舍?”

    裴大娘“废话”两字出口,剑也出了手,她用的是一口短剑,她说到“我家的客人,你想杀就杀”时,一共才十个字,也不知道已经出了多少剑,只看到漫天剑光闪烁,一道剑光未灭,一道剑光又起,陆伯言周围银光闪闪,光芒万道,都要成佛了。

    陆老头儿的武功也真是了得,换一个人此刻怕不早被刺得千疮百孔,陆老头儿连蹦带跳的,动作难看的像只大马猴儿,全没了方才对战杨帆时的优容风度,却把裴大娘的剑式全避开了去,一剑都没刺中。

    陆老头儿急退几步,与裴大娘拉开安全距离,虽然竭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胸口还是像风箱一样急剧地起伏着。

    寻常像他这么大岁数的老人,能正常吃饭、能不用人扶着走路,就算是身体极结实的了,哪还有可能像他这样动刀动枪。方才陪着杨帆上窜下跳的,看着轻松,他的体力消耗也挺大,再被裴大娘这扯下满天星河般的剑法一逼,呼吸就有些急促了。

    陆伯言双眼紧紧盯着裴大娘,双手探到了腰后,双手再出现在身前时,掌中已多了一对弦月。两弯弦月如钩,就浮在陆伯言的掌中,蔚为奇观。

    “环?这样的兵器倒是少见!”

    裴大娘双眼顿时一亮,那种见猎心喜的模样,与乃女公孙姑娘见到剑术高手时一模一样。

    杨帆和阿奴、公孙兰芷这才看清楚,并不是两轮弦月浮在陆伯言的掌心,而是一双铁环。乌黝黝的铁环,外缘一侧打磨成了锋利的弦刃,其余部分还是黑黝黝的,夜色下乍然一看,只能看到磨成锋刃的一侧,就以为两道弯弯的弦月浮在他的掌心上。

    “阿娘,接剑!”

    公孙兰芷一见陆伯言亮出了兵刃,生怕自己老娘吃亏,立即把自己那柄奇长无比的剑向裴大娘掷去。裴大娘头都没回,只是反手一抓,堪堪握住剑柄,长剑一翻,一泓秋水横在身前。

    一手短剑,不过尺半,一手长剑,四尺有余,看这模样,裴大娘用的竟是双股剑,而且一长一短,短者极短、长者极长。这两个人的武器都很怪异,相应的武功自然也极怪异。

    这是一场真正的高手对决,杨帆如果能清楚地看到两人交手的全过程,与他的武学造诣必然是一个极大的提高,可惜夜色深沉,裴大娘和陆伯言又是在林中较量,忽而阴影之下,忽而月光之下,两人的身法招式又是极快,变招换招也是目不暇接,杨帆三人站在林边根本无法看清,只当看了一场热闹。

    这时的陆伯言就像方才的杨帆,以巧妙的动作和敏捷的身手舞动着边缘锋利的双环,本来是一双弦月,舞动起来就成了圆月,陆伯言宛如在两轮雪亮的圆月之间翩跹起舞。衣袂飘飘,明月飞环,极尽诡丽。

    而整日置身佛堂,修得早已不沾人间烟火气的裴大娘,掌中一长一短两口剑却像是贯穿天际的两道流星,锲而不舍地追逐着那两轮弦月,时而炸起漫天星光点点,剑势凌厉、霸道,她的身姿似剑仙般优雅,可那一双剑却不见半点飘逸,反而霸道至极,威猛至极。

    杨帆和阿奴、公孙兰芷就站在林边,紧张地看着两道流星追逐着两轮弦月,目不暇给之际,陆伯言一声大叫,舞动双环急退,就见两轮小小的明月护着他的身子冉冉远去,片刻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林间只留下陆伯言一声赞叹:“好一个裴家剑法!”

    裴大娘立在林中,长剑微微垂下,一道血迹附着于长剑之上,像一道流动的阴影,飞快地移动到剑尖,随即滴落草中,剑光雪亮,依旧是一泓秋水。

    “哈!还是娘亲厉害!”

    公孙兰芷抢到林中,抱住裴大娘的胳膊,喜孜孜地道。

    裴大娘冷冷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杨帆由阿奴扶着走到她的面前,喘息道:“他们是山东士族的人!”

    裴大娘眉梢一扬,复又轻轻蹙起,她出身河东裴氏,见识何等不凡,杨帆只说了一句话,她就晓得其中大有玄机,这些事情自然知道的越少越好,一听“山东士族”四字,她竟没有再追问下去。

    倒是公孙兰芷听了愤愤不平地道:“山东士族,好生霸道,这是改行做了明火执仗的强盗么?”

    阿奴摇摇头,道:“他们只是没有料到我在这里而已,要不然也没人能识破那四个人身份。”

    杨帆道:“我虽不识得他们,却认识陆伯言!”

    阿奴道:“他们四个已经暴露身份,陆翁何必再蒙头遮面?否则,未必肯以真面目见你的。”

    杨帆这才恍然。

    裴大娘看了他一眼道:“你先去包扎一下,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说。兰芷,叫人把这里收拾一下!”

    阿奴扶着杨帆要走,杨帆心中忽地一惊,浮起一种不安的感觉:不对劲!小蛮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叫她回房歇息,她就会乖乖回房?她若是在门缝里看着这边动静,此刻还能不迎出来?

    杨帆越想越怕,一把抓住阿奴手臂,道:“阿奴,快去……看看小蛮!”

    阿奴看着他惊恐的眼神,心中也猛然起了一层寒意,她急忙转身,三步两步赶到小蛮所居院落的门前,一推院门,便是一声惊呼!

    p:凌晨!推荐票、月票捏!各位书友,打劫啦,投出,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