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零九章 穷途

第六百零九章 穷途

    姜公子拉开障子门走出来,趿上木屐,沿着木质长廊“嗒嗒”地向前行去。

    尤浩洋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廊下非常干净。

    两个白衣侍卫幽魂似的随在他的身后,薄底快靴落地无声,比猫不要轻盈。

    姜公子在一幢房间房口停下,拉开障子门走进去。

    房中一灯如灯,白发苍苍的陆伯言斜倚在榻上,赤裸着上身,偌大年纪的一个老人,浑身的肌肉依旧贲张有力,仿佛一头踞卧在那里的雄狮,古铜色的肌肤上到处都是伤痕,伤是旧伤,早已痊愈,伤口就像一只只铁黑色的蜈蚣,静静地趴在他的身上。

    白叠布斜着包扎在他的胸前,鲜血渗出来,在上面映出一个不规则的圆。他被裴大娘一剑透胸,伤了肺叶,当时强行逃离,回到卢府后就有些支撑不住了,看到姜公子进来,他想说话,可是一张口,却连着发出几声咳嗽。

    旁边一个医士,正在铜盆中慢悠悠地净手,看见姜公子进来,连忙擦干双手,走到他的面前。

    姜公子问道:“陆老怎么样了?”

    陆伯言打个哈哈,笑道:“老头子命大的很,公子不用担心,我死不了!”

    那医士也接口道:“公子放心,陆老先生身体强壮,伤势虽然严重,只要按时敷药,静养些时日,就会痊愈的。”

    姜公子松了口气。挥手让那医士退下,等障子门关上,姜公子就在陆伯言榻边轻轻坐了下来。

    陆伯言有些纳罕,公子一向好洁,对生活环境非常讲究,且不提此刻房中弥漫的药物味道惹公子生厌。至少公子的床榻从来就不许旁人碰一碰、沾一沾,他也从不触碰别人用过或坐过的东西,可他此刻竟然浑不在意地坐在自己榻边。

    姜公子好象压根没有注意自己做了些什么,他颓然坐下,微微塌着肩膀。出神半晌,才轻声道:“我幼时读史,对那些亡国之君最为憎厌,憎恶他们昏庸无道,葬送祖宗基业。时至今日,我的想法却又不同了。

    昏君,恐怕大多都是成者王侯败者贼的说辞吧。把整个天下的失败,归纠于天子一人。治天下时,从来不是天子一个人的事,当江山崩坏的时候,就全都是天子一个人的责任了,呵呵……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遗憾和痛苦,有谁了解?仓惶辞庙、国破家亡的悲凉,有谁明白?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帮着你,当气运已经用尽的时候。便是换了那些开国明君来还不是一样徒呼奈何?”

    陆伯言白眉一皱,挣扎着坐起来,担心地问道:“公子,你怎么了?”

    姜公子黯然摇头,继续自言自语:“继嗣堂是我一手创建!最初,它只是各大世家交换看法、统一意见、合力行事的一个所在,是我让它一步步壮大。不但成为各大世家创造财富、吸收人才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所在,而且……渐渐独立出来,成为世家之中的一个‘世家’!”

    姜公子缓缓抬起头,眼中漾起悲凉的泪光:“时至今日,它要脱离我的掌控了!陈胜吴广楚霸王。不过是刘邦脚下的一块垫脚石,十八路反王前仆后继,都只为成全李渊的一番霸业!我以为我是真命天子,可悲的是我也不过是陈胜吴广楚霸王,我也不过就是为李渊铺路的一路反王!先是……沈沐夺走我半壁江山,现在那些老家伙们又计划着从我手中夺走另一半,交给一个胎毛未干的毛头小子!”

    姜公子咬牙切齿,腮上的肌肉突突乱颤。

    “公子!”

    陆伯言的手搭到姜公子的臂弯上,陡然想起公子好洁,不喜旁人近身,忙又收回手,劝慰道:“公子,老夫从小照看公子,看着公子长大成人。公子是世家子弟,骨子里也同那些世家子弟们一样,有着寻常人永远也不具备的高傲。

    但是公子与那些仰仗家世,只会夸夸其谈的世家子截然不同。公子是个做大事的人,机谋权变,罕有人及。这么多年,不知多少困难、多少难题,就没有公子解决不了的!如今,公子只是暂居弱势,还谈不上山穷水尽,老夫相信,公子一定会有办法解脱困局!”

    姜公子霍然扭头,看向陆伯言。

    陆伯言充满信任地向他用力点头,一字一句地道:“想想看,从公子创立继嗣堂,有多过多少艰难,还不是一路闯过来了?老夫固然是想不出办法来的,可老夫还有一身力气、还有一条性命,公子有什么打算,只要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陆伯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姜公子怔忡良久,眼神渐渐亮了起来,一时间比那案上的烛火更加明亮:“不错!只要用心,总会有办法的!”

    姜公子霍然站起,在房中急急踱了几步,霍然扭头,对陆伯言道:“陆老,你好好养伤!我还有许多事要借助陆老之力!”

    陆伯言见他终于振作,欣慰地一笑,掩住胸口咳嗽几声,呛笑道:“愿为公子效命!”

    姜公子点点头,大步走了出去!

    ※※※※※※※※※※※※※※※※※※※※※※※※※

    “来人!”

    姜公子沿长廊疾行片刻,猛然站住脚步唤道。

    两个白衣侍卫就像影子似的跟在他的身后,他唤着的自然不是这两个人,树下阴影中陡然闪出一个青衣人,向姜公子抱拳施礼。

    姜公子问道:“尤浩洋掳来的那个妇人,现在何处?”

    青衣人禀报道:“押在地牢之中,她……似乎快要分娩了。”

    姜公子怔了怔。本来他是不会在乎谢小蛮的死活的,正如杨帆所料,掳人不是他的主意,可是人既然掳来了,放人就是一种示弱,他不会杀害小蛮。却也不会特别的关照,小蛮生或死,听天由命也就是了。

    但是姜公子此刻重新焕发了斗志,他已经想到一个办法,如果得以实施。虽然会让他声名狼藉,却未必不能达成目的,这样一来他反而不能让小蛮出意外了,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小蛮的孩子。

    姜公子眉头一皱,问道:“府上可有会接生的人?”

    那青衣人一怔,傻傻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姜公子眉头一皱,又道:“方才那个医士呢。唤他来见我!”

    片刻功夫,背了药箱回到自己住处,宽了衣袍刚刚躺下的那个医士衣冠不整地又被带到姜公子的面前。

    “叶晓鹏见过公子!”

    那医士不知道这位公子爷急着召他做什么,心中忐忑之及,及至听姜公子说要让他为一个产妇接生,慌得这医士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小老儿不通妇科之事,哪能为产妇接生,这……这……小老儿从未见过妇人产子。根本……根本不知无措……”

    叶医士说着,额头汗都下来了。

    他是专治跌打损伤的医生,当年作学徒的时候,白天跟着师傅学习望闻问切,负责抓药、辩识药材,晚上识字、背方子,就这么硬生生地熬练成了一代名医。可是妇人产子这种事情。准确说来,压根就不是该医生负责的事儿,他连一般的妇科疾病都看不了,让他接生可不难为死了他。

    叶郎中被逼急了,闭着眼睛把脚一跺。带着哭音儿道:“公子要小老儿接生,那小老儿就去接生,可……可那产妇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小老儿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姜公子瞪了他半晌,缓缓闭上眼睛,长长吸了口气,又慢慢吐出来,压下了心头欲待发作的怒火,沉声吩咐道:“传令全府,谁会接生,马上给我带来!实在没有,就去外面抓一个生产过的妇人回来!”

    姜公子生平之中最古怪的一道命令被迅速地传达下去,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一个女人被带到了他的面前。

    站在面前的女人三十五六岁年纪,可是一身淡青色贴身短打,却透着股子飒爽精神。纤腰一束,凹凸有致,葫芦状的身材非常姣好。尤其是火把照耀下,她的眼角虽已有了细密的鱼尾纹,可是一双大眼睛晶光粲灿,闪烁如星,流波转盼,灵活之极。

    姜公子从长安过来,身边自然带了很多高手护卫,就算沈沐出塞,车往西域,虽然身边没有几个人,可远出十里之外,四面八方都有他的部下提前替他剪除一切威胁,姜公子的轻车简从实际上也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整个显宗虽在他的掌控之下,却不尽是他的心腹,继嗣堂毕竟是由各大世家的力量联合组成,成员也极其复杂,所以他要做一些私密性太强的事情,放在身边的人就只能是他绝对信得过的人。

    这个女人是放在外围警戒卢氏大宅外围安全的人,自然不是他的心腹,不过他倒不必担心让这个女人替一个产妇接生,就能被她察觉什么,眼下也不容他再去找一个更合适的女人来了。他此刻就站在地牢门口,已经能够清晰地听到小蛮痛苦的呼喊。

    姜公子蹙眉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疑惑地道:“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这个眼神像一个青春少女般充满活力的三旬美妇答道:“属下平素并不是这个样子,公子自然不甚熟悉。”

    “嗯,你擅长……”

    “杀人!”

    姜公子窒了一窒,咳嗽一声道:“我是说,你……会接生?”

    “哦,属下懂得接生!”

    “这地牢里有一个女人,马上就要分娩了!”

    “是!”

    “我要她们母子平安!”

    “属下……尽力而为!”

    铁栅栏门在姜公子的身后轰然打开,青衣女杀手闪身冲了进去。

    片刻之后,里面传出啊的一声惊呼:“这妇人难产了!”

    姜公子脚下一虚,脸色登时变得极其难看。

    p:诸位仁兄,距上一名还差六十票不到,投下您的一票,咱就有望再升一名,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