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一十章 新生

第六百一十章 新生

    “哇~~哇~~~”

    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唤醒了黎明。

    守在地牢门口的一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这些人都是来自三山五岳的好汉,被姜公子网罗到旗下,他们平生惟一的使命就是杀人,每一个人手上的人命都数不胜数,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可就是这么些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却是头一回为了一个妇人的分娩、一个新生儿的诞生聚拢在这里,听着产妇的痛苦呐喊,紧攥双拳,陪着她一起用力,憋出一脑门白毛汗。当那负责接生的女杀手大叫“难产!产妇已经晕厥”时,他们也是心惊肉跳,提心吊胆。

    最初他们聚拢在这里,仅仅是因为知道这个孕妇和她即将产下的婴儿对公子有大用,公子是穷途末路还是起死回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女一子,他们心中只是把这个孕妇当成一个筹码。

    可是他们在地牢口站了一夜,亲耳听着那个女杀手不时喊出产妇此刻的情形,听着那新生命诞生的艰辛和痛苦,心神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住了,他们陪着痛苦不堪的小蛮一起咬牙切齿、一起急促呼吸,当那新生儿响亮有力的啼哭声传出来时,他们也像卸下了一个大包袱似的长出了一口气,一个个的喜形于色。

    他们已经习惯了给人送去死亡,头一次让他们面对新生,这个感觉无比漫长的夜。对他们无疑也是一场洗礼、一次感悟。

    姜公子盘膝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在心底一遍遍地推敲着翻盘的可能,机会渺茫,但并非全无机会。现在惟一的变数,就是不知小蛮母女是死是活,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都是需要马上做的:天明撤离!

    思量许久,姜公子缓缓张开眼睛,拿起几案上的铃铛摇了摇。

    障子门拉开了,一个白衣侍卫肃然立在门口。

    姜公子道:“传令下去,速做准备。城门一开,便全体离开,返回洛阳!”

    “是!”

    白衣人躬身施礼,刚弯下腰,就被一个人推开了。

    美丽女杀手有气无力地从外边走进来,满头大汗,好象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向姜公子欠身道:“公子,属下……幸不辱命!只不过……”

    姜公子先是精神一振,听她“不过”,又有些紧张,急忙问道:“怎么?”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概总有几个月了吧,在公孙不凡府邸对面的槐树下,就有了一个固定的摊贩,这个摊贩只卖甑糕,现作的甑糕。

    他做出的甑糕色泽鲜润。绵软粘甜,浓香扑鼻,久食不厌,不只这条巷子里的小孩子喜欢吃,就是大人也常买一块品尝。

    因为他一早就出摊,有些懒婆娘早晨懒得做饭,就会到他摊子上买一块甑糕回去。加了热水一煮,煮成八宝粥一样的稀粥,充作一家人的早餐,所以他的生意还满红火的。

    今天一大早,小贩又准时出现在槐树下。架好那口大陶甑,先放红枣儿,再放葡萄干,然后是糯米,接着再放红枣……,一层一层,有条不紊。陶甑下边已经起了炭火,热气还没蒸腾上来。

    甑糕这东西至少得两三个时辰才能蒸好,这一坛子正在制作的甑糕是用来下午卖的,旁边案板上还有一块正晾着的甑糕,是昨夜在家做好,一早拿来贩卖。

    正对面公孙府的大门开了,小贩头也不抬,只顾埋头做着自己的生意。

    杨帆一身皂青色劲衣,腰间悬了一口狭锋单刀,钢质最普通的那种钢刀,像一株挺拔的青松,脚下一双抓地虎有力地叩着地面,走到他的面前。

    小贩连上堆起生意人最常见的笑容,眨着一双还有眼屎的小眯缝眼说道:“客官起得忒早,要买甑糕吗?”

    杨帆的声音不高,但像雄狮低低的咆哮,那并不太高的声音隐隐有种轰鸣的感觉:“我要姜公子的住处!”

    小贩眨了眨眼,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当然不是一个真正的生意人,他到这里来,是从小蛮入驻公孙府的当天开始的,他接受的使命只是就近照顾,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及时传达上去。

    但是昨夜的事情他真的一无所知,偶尔一夜不睡到也没有什么,但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有人到公孙府上掳人。他当然也清楚杨帆是谁,只是没有想到杨帆就这么大模大样地叫破了自己的身份,虽说时间还早,街上没有别的客人。

    杨帆没容他继续眨眼睛,他的手“砰”地一声落在案板上,震得那一大团甑糕都跳了一下:“我要姜公子的消息!”

    小贩吓了一跳,急忙推起小车,一迭声道:“好好好,我这就……”

    杨帆抬了一下脚,小车就飞了起来,一车蒸好的甑糕,还有刚刚装好的一甑糯米大枣全都飞到了路边深深的排水沟里,耳边响起杨帆近乎咆哮的声音:“立刻!马上!”

    小贩二话不说,撒开双腿一溜烟儿地逃出了巷子,他根本不会怀疑,再慢上刹那,他就会被杨帆的铁拳一拳一拳砸得像那蒸好的糯米一般松软、劲道……

    ……

    姜公子还是头一回走进地牢这种他认为很阴秽的地方,走进去的时候,他还用一方雪白的手帕捂住了鼻子。

    好在卢家这处地牢用处根本不大,平时是充作地窖的,里边倒没有什么肮脏的气味,只是不如外面空气清鲜而已,姜公子这才放下了手帕。

    小蛮躺卧之处是一篷杂草,她被关进来时,由下人现从马廊抱来的。枯草干净柔软,一夜的功夫,还没被地牢里的潮气浸得湿软生虫,现在躺在上面倒也不是十分难受。

    手下人都知道公子爱洁,室中已经打扫过,血迹和水迹也用干土掩盖了。姜公子站在小蛮几步外,站住身子,只见小蛮侧身卧在柴草中,脸颊有种苍白憔悴的感觉,只是因为已经被人在晕迷中拭了面。不至于看到满脸汗渍。

    姜公子皱了皱眉,道:“她还没有醒?”

    一个手下立即走了过去,那个负责接手的女杀手并没有跟下来,她不算姜公子的心腹,接下来的事情是不会让她听到的。

    小蛮昨夜难产,也亏得那个女杀手不但懂得接生,而且胆子也大。大胆处置,费尽周折,总算保住了她母子平安,只是小蛮也耗尽了全部气力,昏昏沉沉的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那个杀手轻轻推了推小蛮的肩膀,小蛮无力地张开眼睛,先是一阵迷茫,渐渐恢复了意识。

    姜公子就站在她面前,挺拔得仿佛雪山上的一朵白莲,她却视而不见。她迅速想到的是她晕迷之前,正因难产而难以诞下的孩子。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小蛮一俟发觉身边没有她的孩子,立即像一只发了狂的母豹,明明她的身上已经没了一丝气力,这时力道之大,那个杀手几乎按不住她。

    姜公子温文尔雅地道:“你的孩子没事,他很平安!你……”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在哪。把孩子还给我……”

    小蛮恢复了些意识,眼睛发红地盯着姜公子,作势就要扑上去,另一个杀手也急忙上前帮忙,与同伴一起将她牢牢摁住。

    姜公子道:“我说过了你的孩子平安无恙。你……”

    “孩子!把孩子还我!”

    小蛮根本不听他在说什么,当她醒来,看不到自己的骨肉,那种惊恐惶惧,快把她吓到魂飞魄散了。

    姜公子皱了皱眉,他无法理解,明明已经告诉她孩子平安无事了,用得着这样惊慌恐惧么?可是看她眼下的神态,恐怕不把孩子还给她,什么话都说不了。

    姜公子摆摆手,对手下吩咐道:“去,把孩子取来!”

    小蛮一听,马上安静下来,吃力而期盼地盯着那匆匆离去的杀手背影,目光再也不往旁边看上一眼。若非她现在实在虚弱的走不动,恐怕她要追着那人去了。

    姜公子摸出手帕捂着嘴咳嗽一声,缓缓地道:“孩子需要沐浴清洁,所以暂时抱出去了,你放心,本公子还不屑对一个小孩子作手脚。”

    小蛮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发亮的眼睛只是盯着地牢的出口。

    姜公子无趣地抽了下鼻子。

    那个杀手抱着孩子匆匆回来了,大概他这一辈子拿刀拿枪惯了,这还是头一回抱孩子,那小小的人儿看着脆弱的不得了,可把他惶恐的不行,他笨拙而小心地抱着孩子,一见小蛮就咧开嘴巴,表功式地笑道:“不用担心,孩子正睡着……”

    话音刚落,孩子就张开嘴巴,“哇”地一声哭了,这杀手吓了一跳,赶紧把孩子交到小蛮手上,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宝宝,我的宝宝!”

    小蛮抱起自己的孩子,小家伙那张小脸因为刚刚出生,皱巴巴的有些红润,他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裹在柔软的白色绢布里面,一双小手扎撒着,闭着眼睛哇哇大哭。

    小蛮喜极而泣,流着眼泪把孩子贴在自己胸前,抱紧了他,呢喃道:“孩子!我的孩子!”小家伙听着母亲胸口传来的熟悉的心跳节奏,似乎有了安全感,渐渐不再哭泣,只是偶尔抽噎一声。

    小蛮抱着孩子,仿佛找回了自己的魂儿,长长地舒了口气,神态变得安详宁静起来。

    姜公子见状,竟也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脸上重又绽起成竹在胸、智珠在握的微笑,缓缓地道:“你的孩子,本公子已经还给你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