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赌一把!

第六百一十七章 赌一把!

    烟花是从卢家后宅射出的,烟花炸响的刹那,就有二十多道人影从不同的方向朝烟花炸响起飞奔过去,最先赶到的正是负责巡视各处暗桩的那个人。

    他只是在花草丛中稍一搜索,就发现了古竹婷,古竹婷嘴边噙着鲜血,仰卧于地,奄奄一息,但是……她还活着,她竟然还活着。

    阿奴在姜公子身边的时候,曾经向继嗣堂网罗来的很多高手讨教过学问,继嗣堂的高手有精通算学的、有精通经学的、有精通兵法的、有熟悉官场的……,还有就是精通技击之术的”“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阿奴学的很杂,每yi艳g都谈不上精通,做不到青出于蓝,但是谁也没有她学的多、学的杂。古竹婷也曾教过阿奴功夫,严格说来,算是阿奴众多的师傅之一。她教给阿奴的功夫就是易容术。

    做师傅的很少会在确定衣钵传人之前就把自己所有的绝招教给徒弟,更何况是阿奴这种看在公子面上不能不予指教却并未拜过师的所谓徒弟。所以,古竹婷只教了阿奴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可她的家传绝技并不只这些,她还会软骨术和遁术。

    利用一些巧妙的道具将自己与zhouwéi的环境融合,形成一种保护色,这是她的独门功夫,继嗣堂中很多高手都知道,但是谁也不知道这种功夫还需要用到软骨术,也不知道她的软骨术练到了什么地步,恰恰是这点救了她的命。

    奉姜公子之命而来的那个人不晓得那一下并没有扭断她的脖子,虽然因为变起仓促,古竹婷没有防备,脖子还是受了伤,但颈骨未断。为了稳妥起见,这个杀手本来是想补上一记捏碎古竹婷的喉骨的,可是突然闯来的巡察者让他来不及实施,他只是一脚把古竹婷踢进花丛,诳过巡察者,便匆匆离开了。

    真正伤了古竹婷的是那一脚。那一脚正踢中她的心口。她心口受到重创,肋骨也断了两根,不晓得断裂的肋骨有没有刺伤内腑,但是这还不足以致命。她在花丛中悠悠醒来,便吃力地掏出示警的烟花,用火折子点燃,放出了讯号。

    一堆继嗣堂高手围住了她。

    古竹韵于迷蒙之中。见许多熟悉的面孔,心神一懈,真的晕了过去。

    四个老头子被人扶着匆匆赶到,正好赶上众人把古竹婷抬到一块破裂的车厢板上,李太公吼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谁伤人?”

    那个负责巡察的杀手首领此刻对古竹韵的遇害已经起了疑心,可事关重大。未经确认之前他可不敢乱说。他认得问话的这位老人家,急忙上前施礼,紧蹙着双眉摇了摇头,道:“事情还不qingchu,得等她醒了才能确定!”

    李太公恨恨地道:“杨帆呢?”

    那人道:“杨帆匆匆闯进后宅,紧跟着就从北门冲了出去,未予停留。”

    郑太公寒着脸道:“卢宾宓已经离开了?”

    “是!”

    崔太公缓慢而有力地说道:“把你的人集结起来,从现在起。没有我们几个老头子下令。任何人的命令,都不予执行。包括卢宾宓,你mingbái么?”

    那人心头一凛,急忙躬身道:“是,属下mingbái!”

    郑太公则扭头对那些追上来的子侄晚辈们没好气地喝道:“一群不成器的东西,带着你们的东西,滚!”

    谁也没有注意到,远处一户人家高大的红枫树上,正静静地站着一位姑娘,满树红叶,掩映了她的红裳……

    ※※※※※※※※※※※※※※※※※※※※※※※※※

    杨帆闯到卢家后宅,得知四辆马车分别驶出卢府,卢宾宓与其心腹全部失踪,mǎshàngmingbái对方用了疑兵之计逃逸。可是四路马车现在被他毁了一路,剩下三路马车中只可能有一路藏着姜公子,姜公子在哪辆车上?小蛮和他在一起还是另乘一路车马?

    杨帆无从分辨,也没有时间分辨,他只能随便选一路追下去,虽说他们有三个人,可以各追一路,但是以方才所遇到的那些武士的战力来分析,如果他们分兵,即便追上了也无济于事,很可能还要葬送了阿奴或者公孙姑娘的性命。

    杨帆没得选择。

    快马冲出卢府,还没驰出长巷,杨帆忽又想到卢府中还未来得及搜索,虽说卢公子乘车离开的嫌疑最大,可是难保他不会冒险来一招“调虎离山”,于是杨帆又急急嘱咐一番,让公孙兰芷留下监视卢府动静,只有他和阿奴两个人追了下去。

    分身乏术!

    杨帆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他没有想到一向高傲、目中无人的姜公子会选择逃跑。

    ……

    朱雀大街上,数十名骑士拱卫着一辆马车轻驰,骏马颈下的铃铛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响声,马蹄踏踏,车轮辘辘,zhouwéi的骑士尽皆鲜衣怒马,一看就是巨室豪门中的子弟出行,路上行人下意识地避到了路边。

    忽然,前方一匹通体乌黑,不见一丝杂毛的快马疾驰过来,迎面拦住了那行队伍,马车和扈从便在长街上停了下来。他们停下,旁人便自觉地从旁边绕行,朱雀大街宽有百步,谁会闲的无聊偏到这些巨室豪门子弟面前寻晦气。

    洛阳新贵多,长安巨室多,说到底蕴,还得是长安。

    那位拦住车队的骑士站在车前述说着他刚刚打听到的消息,马车垂着帘子,静悄悄的,旁边还有一位伴随马车而行的骑士,猿臂蜂腰,英姿勃勃,正是独孤宇。

    听那骑士汇报完情况,独孤宇眉头一皱,用马鞭的杆儿轻轻敲着白铜的马辔扶手,沉吟道:“卢宾宓居然选择了逃,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四辆马车,他会逃向那个方向?是出北门,走潼关,回洛阳甚至逃回范阳老家,还是出东门,经蓝田关入关内?亦或实则虚之,从南门离开……”

    车上的帘子缓缓卷了起来,船娘收回手。重新在车厢一侧坐定。

    车厢正中坐着宁珂姑娘。头上戴了一顶“浅露”,只露出尖尖的白嫩的极秀气精致的下巴。

    她轻轻咳嗽两声,低声道:“阿兄为何不怀疑他会向西逃呢?”

    独孤宇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西域兵荒马乱的,又是沈沐的地盘……”

    说到这里,独孤宇突然眼睛一亮,兴奋地道:“你是说……他会反其道而行之。愈是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方向,反而更可能……”

    宁珂柔柔地叹息了一声,轻轻撩开浅露,露出那张精致雪白的小脸,斜阳从一侧映在她凝脂般的俏脸上,两弯微蹙的黛眉。乌发蝉鬓,勾勒出一片或明或暗的美好。

    “阿兄,这不是大军开拔!所以,分析他向南还是向北全无意义,他轻车简从,随时可以变道,经小道绕回他真正想去的地方。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事先确定要往哪个方向逃。他只要逃出去。前方的路便会越来越多,那时哪怕是知道了他逃向哪里。也不可能再找得到他。”

    独孤宇瞠目道:“那……那怎么办?那岂不是说,只要杨帆下一辆车子没有找到正主儿,就再也不可能抓到他了?”

    宁珂轻轻扬起秀气的下巴,柔弱的眉有些不悦地蹙起来:“山东士族明知他行为卑劣,手段下作,却也不想让他死在杨帆手上,激起卢氏的全面报复,所以根本没有想到去追,否则何至于……”

    宁珂轻轻叹息,摇头:“他们全然忽略了杨帆的妻子还在姜公子手上,在他们眼中,一个妇人……总是无足轻重的。难道他们现在还不mingbái,家人对于杨帆是多么重要?”

    独孤宇苦笑道:“这也怪不得他们,一路上追着杨帆收拾烂摊子,这几位老人家已经昏了头了。恐怕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他们以前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浑人?”

    宁珂的嘴角轻轻抿起一道弧线,柔柔地道:“我倒宁愿,普天下男儿,都是这样的浑人!”

    “小妹……”

    宁珂伸出一根纤纤玉指,向前方一指,道:“阿兄带人向前追,出城还有很长一段官道,在岔路出现以前,他们只能沿大道而行,快马追去,或可赶上!”

    独孤宇大喜道:“阿妹认为,他会走这条路?”

    独孤宇对小妹的智慧向来不会怀疑,她若说姜公子会走这条路,独孤宇就相信姜公子一定正在前路狼狈逃窜。

    宁珂道:“没有什么认为,杨帆先断了他们一路车马,又亲自去追北路的车马,现在只剩下西、南两路……”

    独孤宇道:“那我为何一定要往南追?”

    宁珂道:“因为我们现在离南门最近!”

    独孤宇先是一呆,继而苦笑道:“我mingbái了!”

    他一圈马,大声喝道:“留下几个人保护小姐,其他人,跟我走!”

    独孤宇扬马一鞭,沿着宽阔笔直的朱雀大街向明德门冲去,后边数十骑快马呼啸着跟上,一时间蹄声如雷,隐隐有种杀伐之气。

    “阿四!”

    宁珂唤着方才赶来报信此刻还未离开的那名骑士:“你立即去韦家,请他们往西城外追缉,若他们不想与卢氏正面冲突,放卢宾宓一马也没有guānxi,但务必得把谢小蛮救回来。告诉他们,功名利禄动不了杨帆的心,此人心中,亲人就是天!”

    “是!”

    阿四立即上马狂驰而去。

    宁珂靠在椅垫上细细地喘息了片刻,喃喃自语道:“关中地区,以他韦家势力最大,想要好处,总该出点力气才是!”

    船娘看她疲惫的样子,担心地道:“小姐,咱们回府等候消息吧。”

    宁珂摇了摇头,幽幽地道:“等,是一种煎熬。跟着大兄走吧,不管结果是好还是坏,总要看到结果,我才安心!”

    p:各位仁兄,时间终于一天一天,一章一章,一字一字,一步一步地走进了下旬,您已经有了订阅月票吧,请投给关关,急需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