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二十章 急急皇家犬

第六百二十章 急急皇家犬

    “卢家人在此,来人止步,切勿自误!”

    眼见数十骑快马即将冲到,数名侍卫中一人立即拔刀大喝。

    来人速度渐缓,锥型冲阵渐变半月,把独孤宇捧在中间。

    独孤宇越众而出,气宇轩昂::“我不管你是卢家还是什么家,本人一位挚友的妻子被人掳走,你们卢家有重大嫌疑。我要检查车子,只要车上没有我要找的人,立即放你们走!”

    关陇世家尚武鄙文,行事作风与山东士族不同。独孤宇既然决定与杨帆结交,就不会畏首畏尾。再者,卢氏的根基在范阳,独孤氏的根基在长安,独孤氏如今接近的属于山东士族的势力是陇西李氏,不是范阳卢氏,真就得罪了卢家,独孤宇也不太在乎,除非对方是关中四姓的“韦、裴、柳、薛”四大家族之一,或者他还会犹豫一下。

    刀锋前指的卢府侍卫“嗤”然一声冷笑,道:“好大的口气,卢家的车你想查就查?”

    独孤宇手上微微一紧,止住战马,微笑道:“我要查,你不让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动手!”

    于此同时,陆伯言也从车中钻了出来,沉声喝道:“不要废话,击退他们!”

    陆伯言在这些侍卫中有着崇高的威望,他一声令下,那七八名侍卫再不多言,虽然前面有着数倍之敌,他们还是催马疾进,没有一丝犹豫。

    论武艺,显然是姜公子这些侍卫技高一筹,但是独孤宇这些人不只人数是他们的数倍,而且精于骑术,在马上他们能把十成武功发挥到十二成,而这些继嗣堂高手十成功夫却发挥不出八成。

    幸好独孤宇还不想做的太绝,只想制住他们搜查车辆,因此没有示意部属下重手,饶是如此。七八名继嗣堂高手也多多少少挂了彩,等他们发觉马匹反而限制了他们的发挥,下马步战时,才稍稍挽回颓势。

    战马若不能发挥冲锋的优势,跟这些蹿高蹿低、身手灵活的技击高手作战就吃了大亏,尤其是这些继嗣堂高手先斩马腿后杀人,登时就有四五个独孤府的侍卫丧命在他们手上。见了血、杀了人,双方打出了真火。手下便再不留情了。

    独孤府侍卫倚仗人多,三五成群结伙攻敌,虽然武功远逊对手,可是他们擅长军伍作战,互相配合,你攻我守,配合的天衣无缝,利用人数优势和合击战术,堪堪弥补了他们武力的不足。

    这种胶着式的作战,是以不断的创伤和死亡为代价的。混战中不断有人受伤,不断有人倒下。幸好这里已远离官道,没有人看到这样一场激烈的战斗,他们可以心无旁骛地战斗,要么生,要么死!

    独孤宇端坐在马上,锐利的目光越过厮杀混战的人群望向那辆马车。

    陆伯言站在马车上,仿佛一株探岩而出的苍松。沉稳地看向独孤宇。

    他们中间相距不过二十丈,二十丈的距离对独孤宇胯下那匹宝马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两者之间正有三四十人拼死一战,剑影刀光。血迹斑斑,在其中一方死光之前,这一眨眼的距离就是天涯!

    ※※※※※※※※※※※※※※※※※※※※※※※※※

    “往……哪个方向追?”

    伫马十字街头,天爱奴气喘吁吁地问道。

    四辆车,他们已经截住一辆,追上一辆,还有两辆不知道逃向何方。方向有三个,三个方向两辆车,阿奴敢拼命,却不敢决定向哪个方向追,这个责任太重,她承担不起。

    “往前追!”

    杨帆毫不犹豫,直接沿着朱雀大街向南冲去。

    他不知道这两辆车奔了哪个方向,也不知道这两辆车哪个才是他的目标,他甚至不知道现在追下去还能不能追到车子,他只是想不停地跑下去,只要还在跑着,就没有绝望。

    天阿奴二话不说,随着杨帆向明德门冲去。不断的奔波、不断的厮杀,他们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他们依旧快的像风。

    为了进城时不致引起门丁守卫的注意,他们身上都裹了还算干净的袍服和披风,这是从卢府侍卫身上扒下来的。一路驰去,他们的披风就像被风吹动的两朵云,冉冉地向南、再向南……

    柳徇天就像一只狡猾而嗅觉灵敏的猎犬,平时蜷伏在他的衙门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但是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竖起双耳,凝聚双目,安静而警觉地远望,直到发现目标,然后一跃而起。

    他早上到了签押房处理了积压在手头的几件公务,刚想喝碗酪浆歇息一下,一个铺头的话便引起了他的警觉:兴宁坊卢家似乎有人打斗,有街坊听到卢家传出争吵喝骂声,叮叮当当的好象还动了家伙。

    柳徇天掌管着偌大的长安城,不要说是斗殴打架,就算是人命案子,也自有巡检通判等司法官员处置,根本不需要他过问,否则他这位长安令就算累死也忙不过来。可是这件案子发生在卢家,那就不同了。

    他坐镇长安府,一个重要使命就是监视这些世家。

    柳徇天马上命人赶去卢家探问究竟。

    等他的人像一群猎犬似的扑到卢家,人家连门都没让进,别看这些公差巡捕平时耀武扬威的,可卢家不让他们进,他们还真不敢往里闯,站在门口臊眉搭眼地问了问,人家带搭不理的告诉他们:“主人回范阳省亲去了,有大批的财物要随后运走,有两个家仆试图窃取财物,被发现后已经施了家法,卢家的事,不劳他们操心!”随后就把大门关上了。

    柳徇天听了之后没怎么往心里去,这么一件独立事件,还不致于让他草木皆兵,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结果下午的时候,他又听说永平坊卢家似乎有金弋之声、厮杀之声。

    又是卢家?

    这一回柳徇天可不会等闲视之了,他特意派了一个办案经验丰富的心腹前往永平坊去查探动静。

    本来杨帆去的第二家是靖安坊,不过当时李太公和王太公、郑太公都在,三个老者早就下了封口令,所有的痕迹都被抹杀了,左邻右舍有可能听到点什么的也都“运作”过了,所以一点消息也没传开。

    柳徇天的心腹捕头赶到永平坊,就见有人正在巷里杀猪宰羊,血洒了一地。再往前走,一阵浓郁的肉香传来,勾得他馋涎欲滴。

    秋高气爽,卢家正在炙肉烧烤。

    这个捕头办案沉稳老练,先见卢家在院前宰杀牲畜,已然有了疑心,事先他已打听过,知道此间主人回了范阳,据说是十年一次的隆重祭祖大礼,期间还要给老太公贺寿,如今卢府这么热闹,太过古怪了些。

    他本来想好了许多说辞,不管主人怎么刁难,都要进去看一看,结果一到卢府,人家居然毫不阻拦就让他进去了,他事先想好的说辞一句都没用上。这位捕头进去以后才明白,难怪应门的人不拦他,敢情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卢家的人。

    前院大厅里,崔家、郑家、李家、王家几大世家的公子都在,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厅外院落中,几双武士正捉对儿厮杀,仔细一打听,却是这些世家公子们玩腻了抛珠入水的游戏,正在较量武技。

    众公子各出技击高手,院子里刀光剑影、杀声不断,这还罢了,这些代表各大世家公子出赛的武士总有些知交好友、师兄师弟的,都在一旁呐喊助威,激烈处呐喊不断,沸反盈天。

    哪位公子赢了,就会拍手大笑,手下人凑趣,敲敲锣鼓、点支烟花、放捆炮仗,以示庆祝。那位捕头这才明白他们为何在门外宰杀牲畜,敢情是借了别人家的宅院,不便深入内宅。

    捕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便回府衙回复,等他回到府衙时,正好碰见柳府君派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杀奔北城,据说北城外有强梁血战,等他们赶到事发地点,除了几滩血迹,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没有苦主,没有凶手,没有尸体,大道上空空荡荡,要不是地上还有几滩血迹,他们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戏弄官府了。

    可是,就这么几摊血迹,他们能干什么?

    柳徇天听了那捕头的汇报,本来已再度打消疑心,可是听说本城出现如此神通广大,而且很自觉很乖巧地不给官家添麻烦的模范强盗,本已打消的疑心登时再度被勾了起来。这样的本事,除了那些世家还能有谁?

    他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三件近乎捕风捉影的事几乎都离不开“打斗”二字,可他就是无法弄清楚,究竟是谁和谁打,因为什么而打,现在打成什么样儿了。

    这个谜团,把这头皇家猎犬急得心痒难搔,团团乱转。

    出城五里,杨帆正一鞭急似一鞭地催马疾行,天爱奴突然大呼一声:“那边有车!”

    杨帆闻声扭头,就见路边一条小道,一辆马车棚顶刚刚消失在小道尽头的土丘下面,杨帆立即急急一拨马,那马收势不住,兼之力疲,“轰隆”一声仆倒在地,摔折了一条马腿,幸好杨帆身手灵活,在骏马仆倒的刹那纵身掠开。

    “上来!”

    天爱奴探手一抓,与杨帆十指相扣,一把将他拉到自己身前,二人一马,向那小道土丘处追去!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