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心安处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心安处

    陆伯言被裴大娘伤那一剑是在肺腑,他的肺腑被刺穿,伤势极其沉重,这一动手,伤口迸裂,鲜血渐渐渗透了衣袍。

    随之,他的脸色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潮红,手上的力道渐渐不稳,这种变化虽然轻微,可是正与之交战的杨帆和阿奴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们的攻势更加猛烈了。

    “咳!”

    陆伯言交战之中,因为伤口撕裂忽然咳嗽了一声,这一声咳,刀势便是一顿,劲道也随之一松,杨帆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一声厉啸,手中刀凌厉无匹地连劈数刀,势若疯虎,把陆伯言一连逼退四步,随即陡然跃起,如鹰击长空,雄姿矫健,扶摇之上。

    杨帆上蹿的力道稍尽,突然一团身,借势展身,如苍鹰扑兔,人刀合一,向陆伯言当头一刀劈下,马光如电,气涌如山。

    天爱奴见状,猛地和身向前扑去,贴着地面,蛇一般袭向陆伯言,剑扬起,像蛇吐出的蛇信,疾撩陆伯言的腹心。

    一天一地,一上一下,都是有敌无我的全力一击!

    陆伯言长刀一横,寒森森的刀光宛如翻腾咆哮的黄河怒涛,反卷而上。

    “铿!”

    两道狂野的刀光狠狠地一撞,两口刀同时折断,陆伯言胸口伤处受到巨震,一口甜腥冲到喉咙。

    杨帆扑落地面,手中还有刀柄,刀柄上残余了不到半尺的刀刃,这半尺残刃随着他落下的力道,从陆伯言的胸口一直滑到小腹,“叮”地一声与天爱奴刺入陆伯言小腹的剑刃碰了一下。

    “退!”

    杨帆生怕陆伯言暴起伤人,按着阿奴的肩膀用力向后一甩,自己也猛地一个旋身,飞出一丈开外,一掌据地,随即跃起。

    陆伯言好象醉酒一般。踉跄着退了几步,双腿猛地一绷,这才站稳身形。一道可怖的伤口,从他的前胸一直到小腹,鲜血披沥。

    “哈哈哈……”

    陆伯言开怀大笑起来,一笑,血便从他的嘴里涌出来。

    杨帆依旧警惕地盯着他,雄狮将死。也无人敢予小觑。

    陆伯言笑着,一个雄壮魁伟的身子便缓缓仰面倒去,虽然倾倒,依旧气壮如山!

    一世之雄,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所有的人都静在原地,又过了半晌,始终不见陆伯言暴起,杨帆才像一只脱兔,一掠身就向车子扑去。

    “小心!”

    阿奴急急叫了一声,担心车中还藏着刀客。但杨帆已经一把撩起了轿帘。

    轿帘扬起,翻卷到棚顶。杨帆一眼就看到了静静卧在车榻上的小蛮。

    杨帆心中一沉,纵身扑进车中,伸手一抓小蛮,马上察觉她还活着,一颗心放下,双膝顿时一软,险些坐倒在车中。

    然后……他就骇然发现。在小蛮身子内侧,臂弯之内正枕着一颗小脑袋瓜,小脑袋拱来拱去的。片刻之后,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奶娃儿,睁开眼睛,一双点漆般的眸子转来转去,然后缓缓定在他的身上。

    杨帆怪叫一声,真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阿奴听他一声怪叫,只道他受了别人暗算,心中一急,挺剑扑上车子,往车中一瞧,整个人也呆在那里……

    ※※※※※※※※※※※※※※※※※※※※※※※※※※

    宁珂的车子本来极宽敞的,可是挤了杨帆、阿奴、小蛮再加上一个小宝宝之后,可就有些拥挤了。

    一堆人挤在一辆车里,满满当当的向长安城驶去。

    后面,独孤宇率领剩下的侍卫正在清理现场。

    “陆老头儿离开卢府后,就命令车子在一条条巷弄间转来转去……”

    苏醒过来的小蛮偎在杨帆怀里,轻轻诉说着她被掠走后的经历。

    宁珂根本没有听他们说话,只是新奇而有趣地盯着躺在榻上的那个小家伙。

    新生儿的眼睛比深山的泉水还要清澈,透着天真无邪的味道,宁珂的眼睛虽然比他深邃一些,可是一样的澄澈明净,小家伙大概很喜欢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干净、恬美的气息,有种手舞足蹈的快乐。

    宁珂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碰碰他,他就一把抓住宁珂的手指,力气好象比她还大。然后抿着嘴巴,两条藕节式的小肥腿乱蹬一气,努力地吹出一个泡泡来,逗得宁珂为之失笑。一大一小两个人,乐在其中。

    “陆老这么做,应该是为公子制造逃脱的机会……”

    阿奴听了小蛮的话,轻声分析道:“陆老虽也是公子身边一个部下,可公子自幼就是由他照看长大,我看得出,陆老对公子无比疼爱,把公子视为儿孙看待的……”

    杨帆点点头,轻轻握住她的手,听小蛮继续说下去。

    没有人知道,陆伯言离开卢府后,在巷弄中转来转去的真正目的。

    陆伯言也不知道姜公子在哪辆车上,姜公子但有什么打算,从来不会与别人商议,他只需要别人服从。

    陆伯言在房中静卧养伤,被人扶出去时就已被告知突围的计划,并且要他来负责一辆极重要的车子:“带着小蛮母子一起回洛阳!”

    陆伯言疼爱姜公子一如自己的儿孙,他希望公子振作,希望公子永不言败,但他并不希望公子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掳走妇人幼子胁迫对手!

    当他知道杨帆的妻子被掳来,而且还生了孩子的时候,他感到很不妥,但当时情况紧急,他根本没有看到公子,也没有时间劝诫,就被扶上了车子。

    杨帆是他平生最仰慕的虬髯客张三爷的后人,这位绿林大豪虽然早就做了卢家的鹰犬,如今已是各为其主,就算杨帆是故主传人,他也只能为姜公子效力,但是在公孙府上,他那一掌即将拍中杨帆时,还是心有不忍,试图饶杨帆一命。

    如今。面对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个绿林大豪的道义和骄傲不容许他做出这样的事来,何况这个婴儿还是故主的徒子徒孙。

    在他看来,男儿可以死,不可言败!男儿可以败,不可以失去顶天立地的男儿气概。这件事公子做错了,会有损公子的一世英名,他要尽力挽回。他。要把妇人孩子,归还杨帆!

    可是他要这么做,就对不起公子的托付,公子显然很看重小蛮母子,所以才把他们交给自己看管。要忠义就没有道义,要道义就没有忠义,两者难以兼顾,他就只能死。

    所以,在他的指挥之下,这辆马车离开卢府后。在长安城里转悠了半天,他固然是想吸引有心人的注意。为公子摆脱追兵顺利脱险制造机会,也是为了给杨帆追上他制造机会,他要以身作饵、以命相报:还公子忠义、还杨帆道义!

    他成功了,所以他笑着死,笑得痛快、死得痛快!

    没有人会明白他的这番苦心,他也不需要别人明白,但求心安。

    ※※※※※※※※※※※※※※※※※※※※※※※※※

    搜索姜公子下落的人马囊括了山东士族和关陇世家的全部力量。卢家那幢宅子几乎被挖地三尺,嗅着味道赶来的柳府君得到的答案是:“卢家要趁着主人回范阳省亲的机会对整个宅园进行翻修。”

    长安城里以及通往四面八方的大道小道上,到处都有不明来历的神秘骑士整日穿梭往返。但是姜公子始终如石沉大海,全然没有消息。三天之后,搜索行动终告放弃,从时间上算,此时姜公子应已出了关中了。

    杨帆虽然没有抓到姜公子,但是小蛮母子平安回来,总算是有惊无险。看着他那白白胖胖的宝贝儿子,杨帆高兴的合不拢嘴,一时也就顾不上对姜公子徒劳的追捕了,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这三天,公孙府上异常安静,各大世家都派了人,日夜逡巡在公孙府外,就连一只公蚊子都休想飞进去。但是在这三天里,没有任何一方势力主动与杨帆接触,公孙府上是真正的安静,安静到了极点。

    柳徇天上蹿下跳,他那敏感的鼻子嗅到了一肚子的阴谋气息,可是在山东士族的努力下和关陇世家的配合下,就算他府里许多胥吏公差都开始阳奉阴违,他实在是抓不到哪怕一丁点的阴谋罪证。

    只有一些串不成线的疑点,连一个完整的推理都没有,他不能向皇帝呈报一个字,还得瞒下这些事。有功劳要报,有过失瞒不了堵不上,那也得报。可是睁开两只眼只能证明他无能,闭上一只眼则是不相干、无所谓,他会怎么选择?他又不傻。

    崔王李郑各大世家,在放弃追捕姜公子之后,联合修书直送范阳,对姜公子不识大体、不顾大局、利令智昏的诸般举动提出了严厉的指责,并联名提出,正式决定:“罢免姜公子显宗宗主之位。”

    朝廷传旨的钦差此时已经过了潼关,正施施然地往长安而来,各大世家不得不再次面对那个严峻的话题:杨帆的条件。

    这件事,需要各大世家共同决定。罢免姜公子的意见因为姜公子的倒行逆施,已经获得了各大世家的一致通过,可是是否由杨帆来继任其位,各大世家却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于是,就在三天之后,撤消追捕姜公子的命令当天,陇西李太公和荥阳郑太公便联袂上了终南山,而太原王阀和清河崔氏则携手去了骊山温泉宫,赵郡李氏和博陵崔氏已经参加过了李慕白的八八大寿,歇息几天后开始启程返乡。

    柳徇天得到的消息,就是这几个老家伙游山的游山、嬉水的嬉水,返乡的返乡了。离开长安的那两位老人家,还是他亲自赶到十里长亭相送的。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回到府衙,屁股还没坐稳的时候,这些人就已齐齐出现在公孙世家。一场在连锁效应下决定了天下、世家、继嗣堂和杨帆本人的未来的重要会议,在公孙世家秘密召开了……

    p:凌晨,属于杨帆的时代开始了,让我们扬帆远航,请交出您的月票、推荐票,速速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