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新的开始

第六百三十三章 新的开始

    薛怀义见到杨帆非常开心,那班师兄弟见到杨帆也很开心。

    他们的确是一班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泼皮,可是对自己人,却是一群义气为先的汉子,而杨帆就是他们眼中的自己人,他们不止对杨帆亲近,而且把杨帆视为他们的骄傲。何止是他们,对薛怀义来说,其实也是一样。

    薛怀义已经越来越失意了,他的失宠已经再也无法掩饰,虽然他从不提起此事,可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已经瞒不过任何人,周矩敢弹劾他,敢审讯他,固然是因为言官的一份傲骨,可又何尝不是因为知道他已失宠。

    白马寺出身的人里面,如今只有杨帆步步高升,名气越来越响亮,现在杨帆在朝堂上的名望已经在他之上,如果他没有失宠,或许他会有些嫉妒,但是眼下这种情形,杨帆的崛起却寄托了他的全部理想和希望。

    他并不想借助杨帆什么,他的权力来自后宫,杨帆不可能给他什么帮助,但是在白马寺渐趋没落的今天,还有一个杨帆一枝独秀,多少能令他感到一些慰藉。

    杨帆见到薛怀义和众泼皮,心里也很开心。他的“朋友”很多,可是不管哪一种朋友,这种饮宴聚会都必然有着深层目的,唯独白马寺这班人,他们惟一的目的就是聚会、饮酒、谈笑,和他们在一起,杨帆可以放下所有心机,只有轻松、只有惬意、只有酒。

    酒至半酣,杨帆敏锐地发觉,薛怀义有心事。他还是大笑如洪钟,还是狂放不羁,可是深藏在他骨子里的那种不安和绝望,能够瞒得过杨帆那班粗心大意的师兄弟,却瞒不过杨帆。

    杨帆很清楚,二张如今越来越受宠,薛怀义已经是一个还没有被打进冷宫、但是已经失宠的“皇后”。就像当年与武则天争宠,已经知道必然失败却还没有被削去皇后封号时的那个“王皇后”。

    薛怀义如今的谈笑风生、如今的飞扬跋扈,都是为了掩饰他心头的恐慌。杨帆虽然看破了薛怀义的心事,却无法有一言相劝。

    薛怀义很厌恶宫中的那个老妪,可他的威风、富贵、地位,又完全来自于那个老妪,他憎恶那个白发苍苍、老迈不堪的妇人霸占着他的自由和身体,又不舍得放弃那个老妇人送给他的一切。这是一个解不开的结,杨帆能说什么呢?

    杨帆回到自己家里时,天色已经微暗,阳光西斜,即将落于远山。在他身前身后,明暗之间有许多侍卫,暗中的侍卫自不待言,他们可以做各色打扮,很完美地融进周围的人群,连杨帆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也许不远处那个赶脚的黎黑汉子就是,也许那个挑着空空菜筐。好象刚刚卖光蔬菜的憨厚农夫就是。

    在杨帆身边的明的侍卫只有四个人,说是侍卫也不妥当,他们都做仆役马僮打扮,青衣小帽,貌不惊人,以杨帆今时今日的官身地位,身边带着几个仆役随从再正常不过。谁又能看出他们是武功超卓的江湖高手呢。

    杨府周围如今也有许多技击高手暗中拱卫,只是就连明知道他们就在那里的杨帆,也无法辩识出街头巷角的行人和小商贩中哪一个才是他的人。他只知道“继嗣堂”正打算把他左右邻居和前后街相对的房子都买下来。

    杨府花厅里。小蛮和阿奴正逗着孩子。天渐渐寒冷了,或许不久就会迎来今冬的第一场雪,除了午后天气温暖的时候,她们会抱着小家伙出去晒晒太阳,平时都是在大屋里陪他玩耍。

    阿奴对孩子的疼爱丝毫不亚于她的母亲,这时候,阿奴正抱着已经满月的小宝贝,而小蛮则捧着一面铜镜,举在宝宝面前,用小孩子般的语气逗着他:“念念,快看,这是谁呀?”

    念念是宝宝的小名,杨帆给他取的大号叫杨念祖。杨帆迄今也不知道自己父母的真正名姓,这念祖,取意就是不管他姓什么、叫什么,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祖宗。

    杨念祖一双点漆似的眸子瞪得大大的,惊讶地看着镜中露出的那张粉妆玉琢的小脸,他还不太明白那个小家伙就是他自己,他扬起小手,怯怯的,也不知道是想摸摸镜中的他,还是想把镜中的他轰走。

    “嗳~~”

    小蛮突然从镜子后面探出头来,向他扮了个鬼脸,杨念祖看见母亲,明显松了口气,粉嘟嘟的小嘴唇抿呀抿的,抿出一团泡沫以示欢喜。小蛮放下铜镜,泄气地道:“唉!这小子怎么逗也不笑呢?”

    阿奴看看小家伙,担心地问道:“宝宝不会有什么毛病吧?”

    “净瞎说!”小蛮瞪了她一眼,嗔道:“看我的宝贝多精明的样子,怎么会有毛病。我看看!”小蛮接过孩子,放在榻上,双手托着下巴,开始仔细端详。

    杨帆一路往后宅走,一路想着明天的安排。李昭德和武三思那里不能不应付一下,太平公主那里也要去,下一步的计划,需要她的密切配合。后天婉儿出宫,一定得去陪陪她,还得抽时间看一看显宗报给他的各种资料,逐步了解、真正掌握这支庞大的力量……

    杨帆一路想着,迈步进了花厅,小蛮刚刚结束了她的目视检查,很认真地对阿奴道:“哪有毛病呀,我的宝宝一点毛病都没有,健康的很!”

    阿奴正有一下没一下地逗着杨念祖的小jj,听了没好气地白她一眼道:“你看一看就知道结果了?”

    “当然!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当然一看就……,哎呀!你别给碰掉了!”小蛮看阿奴把她的心肝宝贝当成玩具,赶紧一把抢过来,阿奴吃吃笑道:“又不是泥捏的,怎么会碰掉呢?”

    这时杨帆走进厅来,笑道:“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小蛮一见郎君回来,喜形于色地迎上前,担心地道:“郎君,咱们的孩子睡着的时候会笑,可醒着的时候怎么逗都不笑的,顶多抿抿嘴,你说怪不怪?”

    杨帆接过孩子,在他脸上香了一下,孩子濡了一嘴的唾沫都沾到他脸上了,杨帆也不舍得擦去那带着奶香味儿的感觉,对小蛮笑道:“是你也太着急了,孩子太小,不明白你在逗他。

    孩子睡觉的时候笑,那是在睡‘婆婆觉’呢,神仙婆婆在教他东西,他学会了,神仙婆婆就会夸奖他,孩子一被夸就笑。你别急,等他再大一些,嗯……再等一个月吧,那时你再逗他,你看他会不会咯咯地笑。”

    小蛮崇拜地道:“郎君懂得真多,比我们女人还明白!”

    杨帆大言不惭地道:“那是,为夫博学的很,这种小事情怎么能难得住我。”

    阿奴掩口笑道:“是啊是啊,昨儿个也不知道谁向咱家浣衣的王婆子请教这些事情的,我可是在后边听得一清二楚!”

    杨帆的牛皮被戳破了却也不脸红,他白了阿奴一眼,又对小蛮道:“你们两个人,一个不明白再加一个不明白,结果还是不明白。咱家没有长辈,这些事儿,多请教一下府里的长者。”

    小蛮恍然大悟,喜孜孜地道:“郎君说的有道理,我去请教一下王婆婆,这孩子晚上睡觉总是用力,跟小牛犊儿似的哼哼,脸都憋得通红,得看看有什么问题。”

    杨帆惊道:“孩子晚上睡觉有这毛病么,我怎么不知道?”

    小蛮白他一眼,道:“你睡着了,打雷都不醒,怎么会知道!”说完抱着孩子兴冲冲地离去,阿奴看着她的背影,满脸的艳羡之色。

    直到小蛮消失在门口,阿奴才不舍地收回目光,一扭头正见杨帆微笑着凝视她,仿佛洞悉了她的心事,不由俏脸一红。杨帆走上前,轻轻握住她的柔荑,低声道:“冬天马上就要到了。你别急,我们……春天成亲好不好?”

    “啊!”

    阿奴的小脸腾地一下爬满了红晕,忸怩地道:“谁着急了?”

    杨帆捉紧了她羞涩中急着缩回去的双手,正色道:“我不想你偷偷摸摸地跟着我,可是以前那种情形,你又不能暴露身份。现在不同了,我们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姜公子奈何不了咱们。

    我之所以要等到明年春天,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现在有件大事要做,实在抽不出身来安排我们的婚事。我现在要着手接收继嗣堂显宗的力量。另外,显宗和隐宗以前是对立的,以后自然不会这样,沈沐正在高句丽,等他回来,我得和他好好谈谈。显宗宗主既然换了人,我想……他的‘流放’也就结束了。”

    杨帆还没说完,阿奴就温婉地应了一声,羞涩地垂下头,小声道:“嗯!我……我都听你的!”

    杨帆拥抱了她一下,低沉地道:“再一个,也是我眼下最重要的事:南疆选官。这件事完成的圆满,我的位子才能坐得稳当。姜公子既然逃了,他一定不会甘心失败,如果我没有料错,他一定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如果能把我送进监狱,让皇帝砍了我的头,我夺了他的位子又能如何呢?同样的,这一战他要是再败,就永无出头之日了,这是我和他的决战,我现在,正等他来!”

    p: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