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放狗

第六百四十三章 放狗

    杨帆自上任以后,塞条子的、送拜贴的、递手札的络绎不绝。

    有往他家里送的,也有往衙门里送的,往家里送的大多都是平级或者下属,求他帮忙的,自然免不了要有一份厚礼相随,好在这样的人胃口都不大,要求的官职也不高,杨帆来者不拒,一一笑纳。

    往衙门里递手札的自然都是位高权重之辈,自觉能镇得住杨帆,让他给自己办事就是给他面子的人,诸如李昭德、武三思之流,这些人的手札递过来,杨帆自然更没有拒绝的道理。

    天官郎中的属官胥吏们已经筛选了大量官员和候选散官的履历资料,杨帆按图索骥,按照礼单手札列了一份名单,叫胥吏把名单上的这些官员的履历率先抽出来,光是这些人的资历就把他的公案堆得满满当当。

    这几天杨帆处理的全是候选官员的履历,根本不曾涉及其他,如今里边贸然出现一份这样的公函,自然令他满腹疑惑。杨帆开口唤道:“李令史!”

    令史李征虎是个四旬上下的清瘦文人,闻听郎中呼唤,连忙搁下毛笔,翘着一蓬山羊胡子迎过来,拱手道:“郎中!”

    杨帆把那份公文递过去,说道:“老李,你看看,这份公文递错了吧?”

    李征虎接过那份公文,匆匆浏览一遍,咧嘴笑道:“是挟杂进来的,呵呵,不过也不算送错!您是考功郎中,虽然现在主理南疆选官一事,可是其他官员的升迁任命各项事宜,一样有权处理啊。您瞧,陈员外都已经做过批处了,您只要圈阅一下。走个程序就是了。”

    “哦!”

    杨帆恍然,笑道:“本官刚刚上任,于吏部诸般事务还不甚了了,有劳指教了!”

    李征虎赶紧摇手,惶恐地道:“可不敢当,可不敢当,卑职只是把多年来在吏部当差的所见所闻,禀与郎中知道罢了。”

    杨帆笑笑,道:“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

    李征虎欠身退下,杨帆重新打开那份公文,见上面赫然有吏部员外郎朱然的批复:“建议准予林锡文辞官荣养,由箕州别驾刘思礼继任刺史一职。”

    杨帆提起笔来正想圈阅上去,笔尖在手本上稍稍一捺。刚刚涂下一个黑点,心中忽地一凛,忙又凝住了笔尖。

    不对!就算是一个小小的计史,一个小小的掌固,都有人削尖了脑袋去钻营去争抢,这一州刺史是多么大的一个肥差,居然没有人来争来抢。这些官儿们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高风亮节了?

    吏部衙门在六部之中,可以说是最好干的衙门,也是最难干的衙门。说它好干,是因为户、礼、刑、兵、工各部都是很专业的衙门。主持大典、科考、接见外宾、统计户口、计纳钱粮、刑名诉狱、建筑工程、训养兵士……

    哪一件容易办?哪一件不是千头万绪?

    而吏部是干什么的,吏部只是一个管官的地方,有什么难度可言?有没有政绩、有没有过失,履历考课上一目了然。如果全都无功无过,那也好办的很。论资排辈,按序升官,谁也没话说。

    可是,真能这么简单?事实上,六部里头最难干的衙门就是吏部,不管是升、迁,还是贬一个人,那都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各个层面的关系全都要考虑要到了,各种干涉、托请、压力,那都得长袖善舞,调济平衡了。

    如今一州刺史易主,居然像换一个门房那么简单?

    杨帆微微错了一下眼神儿,侧厢一张“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书案后面,李令史拈着狼毫正假意看着什么,可那双眼睛却分明在瞄着他的动作,杨帆虽然还不明白这份公文有什么蹊跷,却知道这其中一定有古怪了。

    杨帆暗自一晒,轻轻搁下毛笔,顺手将那份公文揣进了衣袖。

    李征虎一见杨帆抬头,便赶紧低下头去,在公文上一笔一划地认真写着小楷,只是写的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正瞄着杨帆的动作,一见杨帆起身往外走,赶紧站起来道:“啊!郎中有什么事,差遣卑职去就是了。”

    杨帆似笑非笑地道:“本官要出恭,李令史也可以替本官去么?”

    李征虎啊地一声,一张山羊脸臊的通红,讪讪地道:“卑职,卑职……”

    杨帆没再难为他,举步出了公事房,便向后衙走去。

    天官府身为六部之首,位高权重,所以配有两个侍郎的职位。

    巧的很,这两位侍郎都是兼职,一位是凤阁舍人兼天官左侍郎王勒,一位就是天官郎中权知天官右侍郎杨帆了。左侍郎本就比右侍郎要高半品,再加上王勒是正牌侍郎,而杨帆是代理侍郎,因此王勒就成了杨帆的顶头上司。

    对于王勒,杨帆并不熟悉,不过对王勒的兄弟王勃,杨帆倒是久闻大名。这位写下“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等千古名句的大才子王勃,就是王勒的胞弟。

    不过这位大才子才高气也傲,先是因为戏作《檄英王鸡》得罪了高宗皇帝,后来又因为擅杀官奴犯了死罪,幸遇朝廷大赦得而不死,却连累了他老爹被贬为交趾令,万里跋涉远赴安南。

    后来王勃南下探望远在交趾做官的老父,过海时落水惊悸而亡。王家三兄弟,剩下两人论才气远不如他,却也远不如他心高气傲,这两兄弟兢兢业业,勤勤勉勉,如今都做了大官,兄长王勒贵为凤阁舍人兼天官侍郎,弟弟王助也做了监察御史,清贵的很。

    杨帆直接赶到王勒的公事房,王勒的公事房里字画琳瑯,书香气甚浓,案上也没有什么堆积的公函。杨帆走进他的公事房时,这位已经年过五旬的老者正挥毫泼墨,绘着一副丹青。

    一副墨竹刚刚现出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雏形。王侍郎正聚精汇神地描着竹叶,忽见杨帆匆匆走入,不禁微露赧然之色,赶紧扯过一幅纸将那绘了一半的画遮住,热情招呼道:“杨郎中来了,坐坐坐,快坐,可有什么事吗?”

    杨帆也不客套,从袖中将那份公函取了出来。递与王侍郎道:“侍郎请看!”

    王勒展开公文看了看,抬头问道:“怎么?”

    杨帆道:“下官正在筛选才德兼备之士,以充南疆官府,不意在堆积如山的公函之中发现了这份卷宗,所以特意给王侍郎送来。请侍郎处置。”

    王勒打个哈哈道:“杨郎中不要客气,你现在权知天官侍郎,这样的事务是有权处置的。这只是一份正常的请辞和任命,圈阅之后照章办理也就是了。”

    杨帆正色道:“天官府掌管全国官吏的任免、考核、升降、调动,此为朝廷选士之根本所在,下官岂敢大意?这一笔下去,可就决定了一方百姓的父母官啊。可下官刚到天官府不久,对各地官员是否德行昭显、清慎明著、公平可称、恪勤匪懈并不了然,虽然权知侍郎,却也不敢草率处理。这份卷宗,还是请王侍郎亲自批示吧!”

    “这个……”

    “下官案头还有许多履历要看,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杨帆谦和地向他笑笑。转身便走。王勒一只手僵在空中,眼看杨帆大步离去。再低头看看案上那份公函,不禁摇头苦笑:“这个杨帆,分明就是一只狡狐!魏王殿下,你想一石二鸟,难!难啊!”

    ※※※※※※※※※※※※※※※※※※※※※※※※※※

    魏王殿下武承嗣此时正在飞香殿上见驾。

    武则天现在与张昌宗、张易之两个美少年朝夕相处,出则同车,入则同室,食则同席,卧则同榻,情洽意笃,如胶似膝,这已是满朝皆闻的一件事。很多时候,武则天召见近臣也不避讳让他们在身边侍候。

    可是武承嗣毕竟是她的亲侄子,武则天总不好在至亲晚辈面前让自己的面首堂而皇之地露面,所以特意移驾飞香殿来见他。

    这时,武则天正坐在椅上,兴致勃勃地看着案上所摆的三口长匣,三口长匣皆以小叶紫檀制成,内垫柔软丝帛,里边分别盛着一棵人参、一株何首乌和一棵灵芝。那人参与何首乌俱成人形,尤其那何首乌,似乎连眉眼五官都栩栩如生。

    武承嗣站在武则天背后,轻轻给她按捏着肩膀,细声细气儿地道:“这三棵人参、灵芝、何首乌,年头最短的也有三百多年了,这都是来俊臣费尽心机淘弄来的,以助姑母调养龙体。来俊臣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同州参军,哪有资格把三宝直接递呈宫中呢,亏得他心思灵敏,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转而把三宝送到侄儿府上,让侄儿代呈与姑母。”

    这几年,来俊臣时不时的就弄点东西想送进宫去,以求唤起武则天的怜悯,可惜宫里有上官婉儿在,来俊臣的消息一点都送不进去。来俊臣后来也发现宫里似乎有人同自己作对,转而开始走武承嗣的门路。

    可惜他以前做孤臣做的实在是太成功了,不但忠臣憎恶他,连奸臣都不喜欢他,他往魏王府上没少送东西,武承嗣礼物照收,就是不给他办事。这一次却是武承嗣主动帮忙了,因为这头疯狗跟李昭德和杨帆都是死敌,武承嗣想把他弄回京来咬人。

    武则天端详着那棵人形何首乌,微微颔首道:“嗯,这东西,大内也不容易见到,还真是难为了他了。”

    武承嗣赶紧道:“可不是,今年春上,姑母偶然不适,停朝三天。来俊臣在同州听说后,深为挂念,赶紧四处张罗,弄到这三样延年益寿、强健体魄的宝物,着人快马送进京来。”

    武则天抚摸着那棵何首乌,淡淡地一笑,懒洋洋地道:“来俊臣去同州有几年光景了吧?在地方上消磨这几年,他的性子应该收敛多了。难为他这一番孝心,就让他回京做个合宫尉吧,别跟小可怜儿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