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六十章 事后诸葛

第六百六十章 事后诸葛

    “我明白了!哈哈哈……”

    “我终于明白了!哈哈哈哈……”

    姜公子就像算无遗策、智近于妖的诸葛亮,杨帆的整个计划被他想的通通透透,可惜……只是事后诸葛亮。

    “武曌被他算计了!武三思被他算计了!武承嗣被他算计了!李昭德也被他算计了!哈哈哈,如此对手,本公子栽的不冤!”

    袁霆云站在障子门外,听着公子有需狂的笑容,满面担忧。

    胖大的奶娘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丫头,跷着脚儿走到他身边,低声道:“袁管事,咱们要离开这儿了?”

    袁霆云看她也是一身远行装束,懊恼道:“愚蠢!我只是叫你准备着,走不走还要公子说了算,你怎么已经收拾好了?回去!”

    公子败了,杨帆顺利完成了任务。

    如果这事是在杨帆手里完成的,姜公子也只能背后下手,比如利用他名单上明显倾向于各大世家的人员,稍稍点醒一下皇帝的鹰犬,接下来他就可以喝着酒看戏了。

    但是事到如今,这件事已经不是那么容易办的了,因为杨帆的手段太隐秘,貌似不经意的点醒起不了作用,如果刻意了些又会很容易被人追查到是他在做手脚,那他就等于替卢家把所有世家都得罪了。

    最重要的是,杨帆已经把自己摘清了,他现在只是龙门温泉汤监的监正,这些事统统跟他没有关系了。损人利己的事,姜公子可以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他都懒得,何况是损人害己的事。

    他败了,事已至此,杨帆的宗主之位已稳如泰山,他除了黯然归隐,还有别的选择么?

    袁霆云是他心腹,知道公子大势已去。这才通知从属,做好撤出洛阳的准备。

    “谁在外面!”

    “公子,是我!”

    袁霆云瞪了奶娘一眼,连忙拉开障子门。

    姜公子笑得脸上有一抹病态的潮红,看见袁霆云和奶妈子站在外边。便摆摆手道:“你们进来。嘀咕什么呢?”

    袁霆云赶紧道:“呃,没什么,聊了几句天,没想到打扰了公子!”

    姜公子目光往那奶娘身上一定。便恍然地想起来,他扶案而起,活动了一下腿脚,慢悠悠地踱到奶妈子身边,往她怀中的孩子看了一眼。

    天气冷。孩子身上裹得严实,脸上也用驼绒的毯子蒙住了大半,只露出一条缝隙,小家伙也不闲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正在从那缝隙里努力地向外张望着,姜公子一探头,小家伙的眼神便定在了他的身上。

    姜公子微笑起来,伸出一根素净白皙的手指,将柔软的绒毯拨开了一些。说道:“裹这么严实作什么,把孩子闷着。”

    奶娘连连应声,姜公子笑吟吟地看着小家伙粉妆玉琢的小脸蛋,柔声道:“弃奴,你爹爹好厉害。我可是被你阿爹打得落花流水啊,呵呵……”

    小家伙看他笑嘻嘻的,也咧开嘴巴,“咯”地笑起来。

    姜公子不笑了。沉着脸,慢慢俯下身去。声音很轻,但是清晰有力:“可是,不会有人永远都不犯错!他这一次赢了,不代表就永远打败了我!我一定、一定能打败他!弃奴,你看着,我一定能打败你爹!”

    小家伙已经会看人脸色,大概是感觉到他的语气不善,小家伙不笑了,嘟着小嘴,皱起眉头看着他,很严肃的样子。

    姜公子直起腰,又恢复了雍容高贵的气度:“把孩子带回房去,我们不走!”

    奶娘不敢多话,连忙答应一声,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袁霆云急忙拉上障子门,走到姜公子身边,急切地道:“公子!”

    姜公子沉着脸,瞟他一眼道:“谁让你擅作主张的,我说过要离开么?”

    袁霆云茫然道:“可是……,咱们……,是!属下知罪!”

    姜公子重重地“哼”一声,道:“我被不满、愤懑、仇恨,或者……还有那么一点嫉妒,迷乱了神智。这一次,杨帆做的漂亮,我败得心服口服!我栽在他手里,不冤,那些不甘、那羞怒,便也烟消云散了,我现在很清醒!”

    姜公子在房中缓缓地踱着步子,一步一尺,缓慢而力,量出几步后,他缓缓站定身子,仰首望了半天屋顶的承尘,低声道:“我要冷官场中的人脉需要钱,我要聘请江湖奇士为我所用需要钱,就算打听消息、买通门路,都需要钱!”

    他长长地吸了口气,道:“本公子已无颜向家族求助,事已至此,家族怕也不会再给我投入,我需要自己的资金来源,现在还能受我支配的生意还有多少?”

    袁霆云定了定神,答道:“咱们抢先回了长安,保全了一些产业,还有一大笔财富……”

    姜公子截口道:“坐吃山空?”

    袁霆云忙道:“不不,现在这些钱,都转化成了生意,一本万利的生意!什方道人与河内老尼、还有那个胡人摩勒深受女皇宠信,这几个人都爱财如命,咱们的生意现在都和他们挂靠在一起,借助他们的势力,无往而不利……”

    当初陆伯言就已告诉过姜公子,说女皇奉若神明的那三位活神仙,实际上是几个江湖骗子。之后,因为这几人深受皇帝宠信,姜公子觉得有利可图,曾派人和他们接触,陆续把一些生意挂靠在他们名下。

    由此,对这几个人的事情,姜公子也知道的越来越多。那位据说能知过去未来、每日只吃三粒米的河内老尼,常常大鱼大肉,这事儿他很清楚。

    河内老尼拥有授戒收徒的特权之后,只要有孝敬给她,她便为人剃度,不分良莠地发放度碟,以致许多青楼妓女为了逃避税赋、隐瞒财产,也纷纷做了她的弟子,以致门下乌烟瘴气,这事姜公子也很清楚。

    再比如那位什方道人留连地方不返,到处作威作福,还有那个胡人摩勒敛财受礼的诸般作为。不过这些事和他全无关系,他只知道借助这几个人的势力,他的货物哪怕是违禁品也能畅通无阻,辞过阜不但不用上税,就连运输都可以借助朝廷驿运之力。不需要他花一分钱。

    如今他极需用钱。跟这三个神棍合作来钱又最快,他几乎把所有的浮财都投了进去,壮大他挂靠在这三个神棍名下的生意。

    姜公子听袁霆云解释了一番,缓缓点头道:“嗯!凭此一端。我们当然不可能恢复在显宗时那般实力,但是积蓄一年、两年、最多三年,我们便有了一搏之力!”

    姜公子霍然转向袁霆云,沉声道:“这一次,杨帆干得漂亮!我很开心。因为打败我的人,并不是一个泛泛之辈!可是,他再了得,终究还是一个人,是人就会出错,他不可能一直赢下去!”

    姜公子攥起了拳头,不知道是说给袁霆云听,还是给自己打气:“某今日卧薪尝胆,来日必卷土吞吴!”

    ※※※※※※※※※※※※※※※※※※※※※※※※※

    洛阳炎飞。长安纷飞雪。

    窗前那盆水仙开花了,幽香扑鼻。院中那株川西小粉也开花了,红艳胜火。还有就是,二郎不负所望,一局妙奕。砥定乾坤,宁珂姑娘很是欢喜。

    冬季几乎从不踏出房门的宁珂姑娘因为欢喜,忽然有了兴致想到院子里赏一赏那株红梅,于是。船娘便赶紧张罗起来。

    里三层外三层的衣赏先穿上,再套上银针海龙皮的裘袍。戴上秋板紫貂皮的昭君暖套,外罩一件雪狐皮的鹤氅,脚下一双鹿皮驼绒内衬的小靴,怀里袖着一只暖烘烘的手炉,纤细的脖颈上缠了一条大貂鼠的风领。

    风领缠了足有三圈,结果一张清丽精致的小脸,就只剩下一双大眼睛了。原本窈窕可人的娇躯也变成了一只笨拙的熊宝宝,慴宝宝费力地踱到院子里,就开始呼呼地喘气。绕着那一树红梅只欣赏了半柱香的时间,船娘便张罗着请姑娘回绣房。

    于是,宁珂姑娘打道回府,紧接着就是摘下秋板紫貂皮的昭君暖套,解下大貂鼠的风领,脱去雪狐皮的鹤氅,卸下银针海龙皮的裘袍,脱掉鹿皮驼绒内衬的小靴,然后又是外三层里三层,等她从一只笨拙臃肿的熊宝宝,重新还原成一个窈窕纤细的小女子,额头都沁出汗来。

    宁珂格格地笑,她觉得很有趣。

    船娘本来还担心她会受了风寒,担心她会累着身子,可是看见姑娘那快乐得像个淘气小女孩的样子,她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只觉一向静若昙花的姑娘能这般快乐一笑,便什么都值了。

    方才独孤宇到小妹房里,对她兴致勃勃地说了一通杨帆在洛阳的所作所为,好象他亲眼看到了似的,这一番讲绘声绘色、详详细细,说得他口干舌躁,不过看到小妹眉开眼笑的样子,独孤宇说的更卖力了,足足说了大半个时辰,简直比“说话先生”(即说书)还下功夫。

    监察御史王助巡察西京,刚刚赶到长安,独孤宇也在受邀参加接风宴的客人之列,因为给小妹说书,他都险些延误了时辰,从小妹那儿出来,他便赶紧回去更换衣装,刚换好衣服便听家人禀报,冬季从不出房的大小姐跑到院子里赏梅花去了。

    独孤宇先是吓了一跳,继而勃然大怒,小妹身子虚弱,怎能受得了风寒侵袭,这些下人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不劝阻着些!

    独孤宇赶紧又奔了妹妹的小院,到了院中,妹妹却已回房去了,独孤宇站在门外,侧耳听着妹妹用轻咳但极欢喜踌的语调都船娘说着话,原本的震怒不知不觉便散去了。

    沉默了片刻,他便转身离去,准备赴宴,一路走,一路想着:“要不然……明年春天,让小妹到洛阳去散散心吧,虽说山高路远,可是一天若只走个十里八里的总没问题吧,阿珂……还从未离开过长安城呢!”

    p:十号,一旬过去了,一个月过了三分之一,诸位书友若已订阅出了月票,请在一旬之始,早早投出,祝吉祥安康!!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