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七十章 意外来客

第六百七十章 意外来客

    度ri如年的薛汤丞终于等到了来俊臣赴龙门举办“烧尾宴”的“好ri子”。访问下载txt小说

    “烧尾宴”是指官上任或者官员升迁,招待前来恭贺的亲朋好友的宴会,其意取自于鱼跃龙门,必经天火烧掉鱼尾,方能化龙的喻意。如果不算上来俊臣有意炫耀于对头杨帆的想法,在龙门召开这场“烧尾宴”,正合了跃龙门之意,倒是吉利的很。

    一大早,薛汤丞、徐录事还有苏掌固等人便在山脚下候着了,虽然他们明知道来俊臣不可能到得这么早。因为来俊臣如果此时能出现在山脚下,那除非他是半夜就起床准备,城门一开马上出城。

    几个人穿的都很厚,御寒效果极好,可是在山脚下足足站了一个多时辰以后,一个个也冻得脸色发青双脚麻木了。

    徐录事抻着脖子看看山上,见杨帆还没有出现,便吸了吸鼻子,对薛汤丞道:“还别说,咱们这位杨汤监倒真是硬气,到现在还高卧不起。就不说来少卿的赫赫凶……威名吧,就凭他是咱司农寺的二当家,杨汤监敢这么托大,我就得服气。”

    薛汤丞笑骂道:“什么二当家,咱们又不是山贼。人家杨汤监,你就不要比啦,来少卿面前,杨汤监敢摆这个谱,咱们可不行,你们也别抱怨下山太早,我叫你们早早下山来,冻在这儿,是为了你们好!”

    薛汤丞跺着脚道:“不明白是吧?咱们杨汤监是摆明了要跟来少卿对着干了,回头惹恼了来少卿,咱们怕也要跟着倒霉。现在冻得狠一些,也叫来少卿看看咱们的诚意,免得他们神仙打架,咱们小鬼遭殃。”

    苏掌固年纪虽轻。身子骨却单薄的很,还不及薛汤丞耐冻。苏掌固冻得一肚子火,听薛汤丞这么说,不禁嗤溜了一下鼻子,不屑地道:“薛汤丞、徐录事,您二位也不用把杨汤监吹嘘的那么厉害,他要是真的不怕来少卿,干嘛昨儿就把一家老小送回城去了?”

    徐录事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个屁!杨汤监家里头仅在南市现在就坐拥二十余家店铺,年节期间。这东家不得去犒劳一下各家店铺的掌柜的和伙计们?一年到头儿不得去拢拢帐?人家杨家大娘子回城,是有正事做的。”

    苏掌固“嘿嘿”地冷笑两声,yin阳怪气地道:“反正……今儿来少卿要到龙门办‘烧尾宴’,昨儿杨汤监就把一家老小送回洛阳城,我怎么看。这都是向人家服软的意思。”

    薛汤丞道:“真要服软,杨汤监也不会申明既不许来少卿住宿也不给他张罗饮食了,依我看,杨汤监这么做只是不想让来少卿抓他的把柄,杨汤监如今毕竟是在人屋檐下,这么做也可厚非。”

    这时,一个执役远远跑来。高声喊道:“汤丞,薛汤丞,山外有人来啦!”

    薛汤丞诧异地道:“不会吧,这么早来少卿就到了?”

    他手搭凉蓬向远处望去。雪原尽头,果然看见一排黑影正缓缓移近……

    队伍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清他们的轮廓,七八辆大车。二三十骑护拥着,迤逦地向龙门山下走来。薛汤丞长长吸了口气,唤过一个执役道:“你去,上山告诉杨汤监一声。”

    苏掌固乜着他道:“汤丞,人家杨汤监不是根本不把来少卿放在眼里么,告诉他做什么?”

    薛汤丞瞪了他一眼道:“你少废话,杨汤监肯不肯下山接迎,那是人家杨汤监的事,咱们该尽的心还得尽到,杨汤监待咱们兄弟不薄,你那来的那么多怪话!”

    苏掌固受了他一番训斥,悻悻地不再言语,薛汤丞摆手道:“走啦!别等来少卿到山下,这位爷脾气大着呢,咱们迎上去!”

    薛汤丞一声令下,一群在龙门守温泉、种菜养马的小吏便乱哄哄地迎了上去……

    ※※※※※※※※※※※※※※※※※※※※※※※※※

    杨帆一身短打扮,此刻正在院中练刀。

    平ri杨帆练刀也是他那宝贝儿子极喜欢看的一个节目,在杨念祖的眼睛里,他老爹耍刀,大抵和御马廊里那几只猴儿翻跟头差不多,都是一个乐子。今儿家人不在,杨帆不用为了逗儿子一乐刻意加些怪动作,运刀如风,练得十分专注。

    院中的积雪并未清扫,在杨帆riri练功踩踏之下变得十分坚实,除了从院门到房门之间撒了一道炭灰作为防滑之用,其它部分的雪面已经光滑如镜,这样的地面疑会增加他行动的难度。

    可杨帆就在这样的地面上,依旧疾如旋风、势若疯虎、时而鹰击长空,时而狮子搏兔,兔起鹘落,夭矫如电。那一口刀时而若匹练一般将他全身层层裹起,时而又如惊雷疾电,划作一道道电弧寒光散发出去。

    他的刀法比起当年初离南洋时已经大有长进,刀势雄浑沛然,气势悍猛,且又气脉悠长、固若磐石,这等威猛霸道正是兵中王者刀最显著的特点,也是最能把虬髯客一脉武功发挥到极致的刀法。

    一个执役站在门口,明明离杨帆还有着数丈距离,可是他看杨帆辗转腾挪间便笼罩了方圆数丈的范围,一道道刀光,森森然刺骨生寒,他很明智地选择了站在原地不动,真要是走上前去,万一杨汤监脚下一滑,可不死得冤枉?

    “呼”地一声,漫天澈地、慑人心魄的刀光忽然敛去,激啸凄厉的刀风也骤然收住,杨帆把刀藏于肘后,不耐烦地道:“又有什么事?我不说了么,他来俊臣今ri若是为公事而来,本衙上官光临,杨某自当迎候。既是为了私事,杨某懒得出迎!”

    那执役陪笑道:“杨汤监,如今山下来的不是来少卿,而是右屯卫大将军,听说此地主事是您,说他与您乃是老相识,故而特来相见,小的先来通禀您一声!”

    杨帆想了想,没记起有哪个故人是右屯卫大将军,不禁诧异地道:“右屯卫大将军,是谁?”

    杨帆一面说,一面向门口走去,那执役毕恭毕敬地道:“小的哪敢多嘴,只记得那位大将军自称姓罗,薛汤丞正陪他过来呢。”

    杨帆听他说那位大将军姓罗,忽然想起一人,不由惊啊一声,道:“是他?他怎么来了?”

    杨帆走出门口,向山间小道上望去,果见薛汤丞陪着一人,正从那山间小道上缓缓走来。那人穿一件豹皮袖的裘袍,披一件灰鼠披风,腰阔体肥,身姿臃肿,步态间一派从容,显得极为贵气。

    杨帆本来已经想起了一个人,可是一瞧这人模样,与他印象中的那人大相径庭,不禁又有些迟疑起来。这时,那人业已看见杨帆,登时咧开嘴巴,哈哈大笑起来,老远就张开双臂,欣然迎过来,笑道:“二郎,好久不见啊!”

    杨帆方才在院中如镜的雪面上练刀也不曾滑得一下,这时听他说话却是脚下一滑,险险就要摔倒。

    眼前这人皮肤赤红粗糙,一只红通通的酒糟鼻子,鼻翅肥大,一张胖脸肌肉松驰,眼袋很深,看起来足有四十岁上下。若非他那双浅蓝色的眼瞳和他那略带西域口音的说话,杨帆论如何也不相信,此人竟然是自取了一个汉人名字叫做罗克敌的竭忠事主可汗阿史那斛瑟罗。

    记得当初他与斛瑟罗在白马寺中第一次相见,那时斛瑟罗肤色白皙、鼻尖如锥,五官俊美、英姿飒爽,可……这才几年功夫,他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了?体态臃肿、脸阔如盆,杨帆真有些不忍卒睹。

    说起来,斛瑟罗只比杨帆大了五六岁,现在顶多三十出头的年纪,可是看他这模样,足足比他的实际年龄大了十岁不止。

    斛瑟罗大步冲过来,一双肥厚的大手“啪”地一声握住杨帆的双手,连连摇动着,亲热地道:“二郎,好久不见啊!哈哈,看你模样,比之当ri白马寺中初相见,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真是羡煞为兄了,为兄可不行啦,老喽……”

    斛瑟罗抓着杨帆的手热情地摇头,圆而肥大的肚皮颤悠着,那肚子腆得都顶到杨帆身上了。杨帆苦笑道:“可汗,你这变化,可是实在太惊人了些,小弟都不敢相认了。”

    斛瑟罗开怀大笑:“那是,为兄原来弓马不离身,现在是酒色不离身,虽然一应习俗都依了汉人习惯,唯独这饮食,谷物蔬菜我是论如何也吃不惯,还得是肥牛肥羊才吃着痛,又没有什么事可cāo心的,能不胖么?”

    杨帆因为当初与沈沐做那一桩交易,保了乌质勒,总觉得有些愧对好友,所以斛瑟罗不来找他,他也很少找这位老朋友出来喝酒聊天。再加上他一直陷于种种官场风波之中,也不想牵连这位老朋友,因此几年来这还是头一回见面。

    细品斛瑟罗话中滋味,杨帆并没有察觉到半点的苍凉失落,看起来这位竭忠事主可汗对现在这样声色犬马的优渥生活还真是满意的很,杨帆不禁哑然:“草原儿女的心胸,都是这般宽广么?”

    p:月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