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八十九章 真相

第六百八十九章 真相

    当晨曦又一次把大地沐浴在它的温柔之中时,则天门上没有如往常一样响起悠扬的钟声和不缓不急却振聋发聩的鼓声。

    大火还没有熄灭,高大无比的“天堂”和恢宏壮观的万象神宫已不复存在,但是那些巨大的木料和硬木制作的各种精美雕饰还没有完全烧光,火焰依旧喷吐着,更多的地方则冒着黑烟。

    万象神宫殿顶那只高达一丈的金凤已经被烈火烧得扭曲了,表面的黄金已融化脱落,剩下纯铁的架子,以一种奇怪的形状趴在火堆上,熏得漆黑一片。这座气势恢弘、壮观华丽、巍峨参天,有吞天吐地、包罗万象之气的华美宫殿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这一夜,洛阳几乎无人入睡,所有的人都在望着皇宫中那场前所未有、无法想像的大火,皇宫里的人更是如此。奔波取水、试图灭火的武士、内侍和宫娥,一个个筋疲力尽地瘫倒在地上,连他们的皇帝从身边走过,都无法爬起来行礼。

    武则天让张昌宗和张易之架着她,颤抖地看着这象征着她的天命和王朝气运、平素朝会群臣、祭祀天地的枢机所在,就像看着她毕生追求的一切都被人毁于一旦。

    几个看管“天堂”的侍卫、内侍和宫女惶恐地跪在她的面前,白发苍苍的武则天恍若未见,只是迷茫地看着那依旧燃烧的火焰和那喷吐的黑烟,努力想像着那个地方昨天的样子。

    “陛下,宰相们求见!”

    “陛下,梁王、魏王、太平公主等皇室宗亲求见!”

    “陛下……”

    “叫他们等着!”

    武则天颤巍巍地转过身,语气居然出奇地平静,只是仅靠张昌宗和张易之的搀扶,似乎她还无法站稳,她手中的龙头拐杖也在用力地拄着地面。

    武则天努力向前迈动,努力让她的腰挺拔起来,仅仅走出几步。她就像跋涉了很高的山峰。气喘吁吁起来。

    武则天站住脚步,目光盯在一个人身上,那人立即快步趋近,躬身立定。

    武则天喘息着、斟酌地道:“吉卿,你素来乖觉机警、心思缜密,那些人……朕就交给你了!”

    武则天说着,眼神向不远处飘忽了一下。面前那人心领神会,微微欠身,轻轻答道:“臣吉顼,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的!”

    武则天又深深地凝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往前迈动的脚步似乎有了些力气。吉顼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武则天走远,脸上慢慢升起一抹冷厉的杀气,他摆了摆手,一位全副披挂的羽林将军便大步走到他的面前。

    吉顼当日从长安狼狈地逃到洛阳,乞求面见皇帝。上官婉儿察觉其中另有蹊跷,而且这蹊跷十有**对来俊臣不利后,便立即控制了他,然后去见武则天。

    天子近臣。近就近在这儿了。一些皇帝可做可不做、可允可不允的事情,寻常大臣去说和他身边近臣去说。得到的结果就可以完全相反。

    武则天破例传见了吉顼,由此清楚了刘思礼、纂连耀一案真正的告举人就是眼前这个倒霉蛋,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她并没有惩罚来俊臣,而是给了吉顼一个太常博士的官职,把他留在了身边。

    太常博士掌引导乘舆,撰定五礼仪注,监视仪物,议定王公大臣谥法等事。职称清要,品级不高,却是名符其实的天子近臣。没有人理解武则天为什么要这么做,吉顼虽然化险为夷,却没能扳倒来俊臣。

    吉顼也是一个心思极深沉的人,对此事他明智地不再提起,只是很安份地做起了太常博士。来俊臣知道此事后,很是惶恐了一阵,但是皇帝没有任何处置,他也只好厚颜装作不知此事。不过这个敲打,倒比任何警告都管用,来俊臣做事更勤勉也更规矩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吉顼知道,女皇这是要他把昨夜所有看见薛怀义放火的人都杀掉,她不能让人知道,她布政天下,统率群臣的庄严所在,是因为她的一个情夫捻酸吃醋而焚毁的,那将令她在国民面前颜面无存。

    武则天一走,他便开始准备起来,这是女皇交给他的第一件差使,他一定要办的漂亮。一番耳语之后,那位羽林将军露出骇然的神色,但是吉顼冷如冰雪的脸色让他清醒起来,吉顼又低低吩咐几句,那位羽林将军艰涩地吞了口唾沫,匆匆离去。

    很快,一支在外围警戒的羽林军被集合起来,紧接着当晚所有值守在明堂和天堂的宫娥、侍卫、太监被一个个捆绑起来,被捆绑起来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他们知道如此重要的所在被毁,但是他们没有想到……

    一个又一个捆成粽子一般的人,被投进了熊熊大火,因为火焰炽热无法靠近,每一个每捆绑起来的人都是由四个身材魁伟的武士远远地扔进火堆的,满目凄惶恐惧的目光,但是没有人哭叫咒骂,因为所有人的嘴都被堵了起来。

    正在救火的其他宫娥太监们,被这可怕的一幕惊呆了!

    这一夜,对他们来说,是地狱般的一天……

    ※※※※※※※※※※※※※※※※※※※※※※※※※

    群臣是来慰问女皇的,万象神宫已不复存在,女皇在宣政殿接见群臣,这是她自登基以来最凄凉的一次朝会,大臣们在殿上拥挤不堪,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而皇帝也没有丹陛御阶,只能坐在他们面前一张铺了黄绸的御案后面。

    武则天赶来的时候,上官婉儿正在安抚群臣,告诉他们皇帝安康,火情已得到控制,尽管她只是捡那能说的事情简单讲讲,可是因为大臣们一拨拨赶来,这种反复的解释也说得她口干舌躁。

    直到武则天赶到,拥挤不堪的大殿里才安静下来。

    事情已经发生,那就要善后,一说到善后,文武百官便又争吵起来。尽管宣政殿并不算小,可是挤了这么多人就拥塞不堪了,争吵的嗡嗡声。就像这里是一个喧嚣的市场。

    “陛下应该下罪己诏。向普天下的臣民征求意见,检讨过失,毕竟……上元之夜,这么大的天火,这就是上天的惩罚呀!”

    因为上官婉儿还不明白女皇的心意,所以关于起火的原因她并没有对外宣布,只说是事先全无察觉。等到发现时,大火已经不可控制,于是大臣们一番讨论,已经把这归纠为天火。

    马屁精杨再思马上跳了出来:“一派胡言!这哪里是天谴,这是祥瑞!”

    一语出口,震惊四座。菜市场登时安静了,连武则天都吓了一跳,一场大火把“天堂”和皇帝发号施令、统治天下的“明堂”都烧了,这居然是祥瑞?

    杨大宰相振振有辞地道:“当年周武王伐纣,军队过河时便天降大火,结果武王伐纣功成,建立八百年大周王朝。我慈氏越古金轮皇帝陛下乃周武后裔,这场上元之夜的天火。分明也是一个吉兆。预示着我大周朝之兴旺发达!”

    洛阳令来俊臣一早就已经向自己手下有学问的人请教过了,这时也出班附合。一本正经地道:“当年,弥勒成佛时,便有天魔烧宫,这说明,我皇陛下当真是弥勒佛祖转世呀,依臣之见,确是吉兆,既是吉兆,又何必下罪己诏呢。”

    “呵呵……”

    一直阴沉着脸色的武则天见她的臣子竟绞尽脑汁替她想出了这么多的好理由,不由微笑起来,沉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神佛?

    她现在已经很憎恶了,就像她当初利用山东士族对付关陇世族,当山东士族的利用价值不再,就被她弃如敝履,现在神佛对她的利用价值也不大了。

    杨再思的说法大概可以……

    这个念头在武则天心中只是稍稍一转,便又被她排除了。

    杨再思可以无下限地拍马屁,可她这个女皇帝却也不可以如此没下限地降低她的智商,“天堂”和“明堂”被一把火给烧了,居然是吉兆?如果这么宣扬出去,她武则天就会沦为全天下人的笑柄。

    武则天呵呵地笑了两声,有些疲惫地靠在椅上,淡淡地道:“这场火,不是天火!既不是上天的警示,也不是上天的祥瑞。”

    她扫视了群臣一眼,斩钉截铁地道:“朕,已经查清楚了。天堂内部正在修缮,工匠们保管不善、看护不严,将几匹麻布堆放得离火源太近,以致引起这场弥天大祸。朕已令人严惩肇事者。”

    众文武面面相觑,既然此事与天火无关,那就不用扯什么天罚和祥瑞了,正反两派的辩论者都讪讪归队。

    武则天闭目坐了片刻,张开眼睛,慢慢站了起来,原本有些颓废和灰败的神色一扫而空,变得异样的振奋起来:“朕要重建天堂、重建明堂,不只如此,朕还要铸九州鼎和十二生肖神。明堂和天堂,以前是由怀义大师督造的,工程进度极快,朕很满意,这一次,依旧由怀义大师督造!”

    当初薛怀义造明堂和天堂,日役劳工两万人,采伐江岭之木,耗资亿万,府藏为之耗竭。如今不但要重建明堂和天堂,而且在天枢刚刚完工不久的今天,还要铸九鼎和十二生肖之神?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可是此时的朝廷里已经没有敢如此直言的大臣了,那样的大臣不是被杀了头就是被发配地方去了,方才虽有人建议皇帝下“罪己诏”,也不过是依照自古以来的规矩进言,并非有意想让皇帝难看。

    如今皇帝已有定夺之事,无人敢予反对。

    p:大家周五快乐,马上休息了呢!求月票、推荐票共庆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