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朽木难雕

第六百九十二章 朽木难雕

    ()杨帆是在皇宫大火的第十天才知道纵火者是薛怀义的。

    薛怀义把他纵火的事情当成了一件功绩、当成了一个无上的荣耀,得意洋洋地说给他的弟子们听,他的弟子们也是有样学样,把这当成了他们师父极了不起的一件大功绩得意洋洋地向外炫耀。

    武则天虽然从宫廷里把这个消息严密地封锁住了,却没想到当事人自己把它泄露了出去,只是此事现在还只是在坊间市井里传播,尚未传扬到上层人士耳中。

    杨帆这些天一直在利用来俊臣的尖牙利爪摧残姜公子在洛阳的最后根基,全力以赴之下,竟未注意到这个与薛怀义有关的消息,直到第十天刑部班头儿袁寒登门探望,杨帆与他聊了一阵儿,才听他无意中说起此事。

    杨帆一听便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竟是薛怀义干的,宫里对这个消息虽然讳莫如深,他不动声sè地送袁寒离开之后,马上备马,直奔白马寺!

    “焚毁万象神宫的竟然是他?这是真的还是流言?如果是他,旁人不知道,婉儿没有理由不知道,怎么宫里竟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

    只是转念一想,杨帆就苦笑起来。

    他已经明白婉儿对他封口的原因了。

    以婉儿对武则天的了解,恐怕那火刚起来时,她就知道女皇已经起了杀机。

    婉儿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做什么呢,如果他无心理会此事,那么这件事就跟他毫不相干。如果他有心去救薛怀义,动了杀机的人可是皇帝,杨帆势必要跟天底下最有权势的那个人对抗,婉儿会让他为了薛怀义冒这样的风险?

    更不要说,婉儿对薛怀义一向的观感……

    杨帆到了白马寺。只见进进入入有许多官员,杨帆不禁暗暗震惊,不知道这里又出了什么事。

    他现在停职在家,今rì来白马寺只是穿了一身便袍,出出入入的那些官员与他也没有一个相识的,杨帆便硬着头皮往白马寺后院走,越往后走,进进出出的官员越多,很多人肋下还挟着卷轴一类的东西,行sè匆匆。步履匆忙。

    杨帆到了后院四下一打量,恰看见一浊和尚正坐在西山墙下晒太阳,屁股底下垫个蒲团。微阖双目,似在养神。

    杨帆一看就知道,这位和尚又在向他的三清道祖默颂道经了,做了这么久的和尚,他倒是对太上老君痴心不改。若是在房里颂道家经卷。叫其他师兄弟们听见颇为不妥,所以他每rì做功课都是出来找个地方。

    杨帆走过去,想等他作完了功课再问问情况,不能贸贸然去见薛怀义,不想一浊和尚身披僧袍,颂念道典。心里也有点虚,一俟察觉有人靠近,马上停了功课。睁开眼睛。

    “啊!二郎来了!”

    一浊和尚连忙站起来,向他稽首行了一礼。

    杨帆还礼道:“大师少礼,薛师可在,这进进出出的许多官员,都是做什么的?”

    一浊和尚道:“薛师在方丈禅房里。这进出不断的官员,都是工部和礼部的。为了重建明堂和天堂而来!”

    杨帆这才恍然,难怪这么多官员进出,他一个人都不认识,原来是他从没打过交道的两个衙门。

    杨帆点点头道:“明白了,我还担心出了什么事情,那么不打扰大师继续做功课了,我先去见见薛师!”

    杨帆向一浊和尚行了一礼,便向方丈禅房走去,一浊和尚盘膝坐下,弹了弹额头,嘟囔道:“我念到哪儿了?”

    翻着眼睛想想,只好从头念起:“上药三品,神与气jīng,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存无守有,顷刻而成,回风混合,百rì功灵。默朝上帝,一纪飞升,智者易悟,昧者难行。履践天光,呼吸育清,出玄入牝,若亡若存……”

    方丈禅房里,到处铺的都是图纸、礼部和工部的官员把这里当成了他们的公事房,那种繁忙杂乱劲儿,堪比当年薛怀义聚齐十大高僧研究《大云经》的场面。其中尤以将作监大匠萧冷最为繁忙。

    那时匠人阶层虽整体来说地位低于士农阶层,不过真正有事的匠人就像如眉大师那样的教坊司大供奉一样,是极有身份地位的。萧大匠身为匠作监大匠,乃是从三品的朝廷大员,一二品都是虚职,三品就是实权官员的最高级别了,他的官职地位着实不低。

    可是这位萧大匠此刻也被薛怀义指挥的团团乱转。

    薛怀义盘膝坐在榻上,面前有酒有肉,喝得正痛快:“没那么费劲儿吧?要我说,明堂和天堂就用原来的图纸,稍做一点改动,留出九鼎和十二生肖神像的位置就成了。其他规制图案全都不变,压根用不着你们礼部跟着掺和。”

    薛怀义端起碗来猛地灌了一大口,乜着萧大匠又道:“老萧啊,你也不用太cāo心,规划好了立即施工,这边先建着,关于九鼎和十二生肖神像的大小、模样,你们再慢慢商量,只要先留出地方就行了,用不着先都商量定了。”

    薛怀义把重建明堂和天堂当成了他和女皇重归于好的一个契机,非常上心,还没等出了正月,就把工部和礼部的相关人员都叫了来,开始筹划重建。

    他正唾沫横飞地指点着,忽见门口出现一人,站在那儿不动,这禅房门口进出的人虽多,却少有站在门口的,薛怀义定睛一瞧,立即两眼一亮,哈哈大笑道:“十七……嗯?”

    门口那人急急打个手势,转身便走了,薛怀义纳罕不已,挠了挠光头,对萧大匠粗声大气地道:“你们先忙着,佛爷出去散散心!”

    薛怀义搂起散袒的僧袍,趿上衲鞋,踢踢踏踏地出了禅房。

    杨帆正在阶下候着,一见薛怀义出来,也不说话,只向他打个手势。继续向前走去,薛怀义纳闷地跟在后面。

    西山墙下,一浊和尚睁开右眼,瞄了他们一眼,哼哼唧唧地继续念:“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杨帆引着薛怀义一直走进清净禅林,这才站定脚步,回过身来。静静地看着薛怀义。

    薛怀义笑道:“十七,何事这般鬼祟?”

    杨帆道:“我听坊间传言,焚毁明堂和天堂的,是薛师?”

    薛怀义怔了一怔,哈哈大笑道:“不错!这件事你也知道了。呵呵,为师一怒之下……”

    杨帆静静地凝视着他,截断他的话头,道:“当今皇帝长女安定公主,据说是在襁褓之中被她的亲生母亲扼死,薛师以为。此事是真的么?”

    薛怀义一愣,皱起眉头道:“十七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杨帆道:“请薛师回答我!”

    薛怀义挠了挠头皮,道:“那个……都是坊间传言吧。不是说,小公主是被王皇后掐死的么?作为生身母亲,女皇帝怎么会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杨帆点点头,又问:“先太子弘,在合璧宫觐见当今皇帝陛下。随即暴卒,据说是被当今皇帝下毒鸩杀。薛师以为,可信么?”

    薛怀义还是不明白杨帆的意思,讷讷地道:“这个……,朝廷不是说,李弘是暴病而卒的么,应该……应该和皇帝没什么关系吧?”

    杨帆笑了笑,又问:“先太子贤,被发配巴州,后被皇帝勒令自杀,可有此事么?”

    薛怀义的脸sè开始难看起来,下意识地摩挲着脑袋道:“那是……那是丘神绩错会圣意……”

    杨帆紧跟着问道:“先太子贤的两个儿子,也就是当今皇帝的两个亲孙子,被当今皇帝下令用铁鞭活活打死,可有此事么?”

    薛怀义脸sè难看地道:“十七,你究竟要跟我说什么?”

    杨帆道:“还有皇帝的四位堂兄发配地方不足一年相继水土不服暴卒、皇帝的长嫂被鞭笞而死、皇帝的胞姐韩国夫人、甥女魏国夫人觐见今上后未及出宫便即暴卒,皇帝的儿媳,也就是当今太子的太子妃和侧妃被杖毙……

    那些被一家一家铲除掉的李唐宗室我就不提了、那些为朝廷立下赫赫功劳的臣武将们我也不提了,我方才说的这些人都是皇帝最亲的人,除了其中少数几个曾对皇帝权力有过威胁,其他的对皇帝完全没有什么影响!

    论起亲疏远近,他们都比薛师你和皇帝亲近的多,薛师,他们如今都已成为一缕亡魂,你什么时候会暴卒或者因为有人错会圣意、因为水土不服、因为种种乱七八糟的原因而死呢?”

    薛怀义的脸sè腾地一下红了,旋即又变得纸一样白,他愤怒地嘶吼道:“十七,你究竟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番话,只要落入皇帝耳中,你有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杨帆道:“我知道!可是薛师会去告举我吗?”

    薛怀义勃然大怒:“放屁!你忒也小看了薛某,你明知道我不会做那小人!再说,我又怎会不明白你这么说是为了我好?我怎么会……”

    杨帆又一次截断了他的话:“所以,我今天才来直言相告!薛师,你大祸临头了!”

    薛怀义哈哈大笑起来,摆手道:“危言耸听!危言耸听!十七,你的好意,我明白,可我跟他们不同,我没得罪过皇帝,我只不过是烧了两幢房子而已,皇帝富有天下,会为此恼恨我么?我可是她的男人……”

    杨帆也怔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冯小宝居然会这么天真,饶是他口才了得,可面对这么一个混人,他也无从开口了。

    P:凌晨,向诸友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