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将灭

第七百二十八章 将灭

    夜晚的涿鹿城并不安静,炎热到令人发狂的暑气到了半夜三更还没有完全消褪,汇聚了数万大军的涿鹿城,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被蚊蝇吵醒或者想要起夜,所制造出来的噪音聚集到一起,都像一万只苍蝇似的令这夏夜更加让人烦躁。

    不过,李尽忠暂住的这幢五进纵深的大宅院却是异常安静,连那些时而嘶啸一声的马匹都被牵出了府外,外围更是布署了一圈李尽忠和孙万荣部落的绝对心腹,这幢宅子的原主人及所有家眷下人则被押进了马廊看管起来。

    骆务整、何阿小等重要将领都已闻讯赶至,拥挤在李尽忠的床榻旁。房中点满了灯笼,映得室中通明一片,只是因为人多,尽管窗子开着,房中依旧有些憋闷。

    城名医包德福平素登门就诊时,患者家眷都毕恭毕敬的把他当活祖宗一般供着,可是今天在契丹人的刀剑之下,他为李尽忠切脉,却是脸sè腊黄、冷汗涔涔、身子抖如筛糠,不知道的还以为坐在床边的这位医生才是病患。

    “医士,他到底怎么样了?”

    孙万荣等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向他询问起来。

    包德福一号脉就知道此人已无药可治了,只是迫于契丹人的yín威,不得不在那儿装模作样,做出一副全力以赴的姿态,如今被孙万荣一问,吓得他猛一哆嗦,颤声答道:“这位……这位病患原受了箭创,脊背气血凝滞、热胜肉腐,之后不等伤愈又有剧烈动作。致使箭创复发,从而导致瘀血流注,如今今正值暑夏,暑燥之气热邪入体……”

    何阿小听得怒发冲冠。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把这位可怜的包医士像只草药包似的拎了起来,双脚悬在空中晃荡:“你他娘的到底放的什么狗屁!你就跟老子讲,我们可汗究竟怎么样了。病的严不严重!”

    包德福被他勒得喘不上气来,脸孔憋得通红,磕磕巴巴地道:“这位病患邪火攻心,暑毒入体,已……已然无救了,诸位……诸位还是早早安排后事吧。”

    何阿小把眼一瞪,狞声喝道:“你说甚么!”

    孙万荣摆摆手,吩咐道:“把他放下!”

    孙万荣叫何阿小把包德福放下,对他和蔼地道:“我这位小兄弟是个粗人。包先生勿怪。我这位兄长……当真无救了么。连万一的可能都没有?”

    包德福见他说话和气。胆子这才大了些,坦诚答道:“这位老先生,病患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受了箭伤后患处又反复迸裂,以致病情愈来愈严重。却又一直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如今已是药石难医了。

    说到万一的希望,实不相瞒,包某自七岁起便跟随家父行医,十七岁时便独自为人诊病了,如今已行医四十余年,以包某一生行医的经验,这位病患决然无救了,若不是他身体素来强壮,都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孙万荣的眼神黯淡下来,沉默片刻,才道:“有劳先生了,还请先生且到厢房歇息,或许……我们还有需要用到先生的地方。”

    包医生点点头,轻轻叹息一声,挎起药匣,由侍卫引着出去了。到了厢房,那契丹侍卫推开房门示意包医士进去,包德福一脚跨进房门,顿时大吃一惊,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四五个人,血魄之中还有几口药匣,旋即他就眼前一黑,沉入了永远的黑暗世界……

    李尽忠的房间里,骆务整颓然道:“一连六个医士都断言可汗已经不治,这……这该怎么办?”

    孙万荣没有说话,只是yīn沉着脸sè,在榻边坐下,轻轻握住了李尽忠的手,李尽忠的掌心有一种奇异的燥热,可是看他苍白的脸sè、昏迷中还在轻轻抖瑟的身子,却似处在极度的寒冷之中。

    房中渐渐安静下来,只有几位契丹首领粗重的喘息声,过了许久,李尽忠呻吟一声,慢慢张开眼睛。孙万荣赶紧倾身唤道:“可汗!”

    李尽忠睁开无神的双眼看了看他们,吃力地道:“万荣,我……是不是不行了?”

    孙万荣有心搪塞,可是想到李尽忠已不久于人世,许多事都需要他交待明白,这一次他醒来若是自己含糊过去,还不知道下一次他能不能醒过来,不由为之失语。

    李尽忠看了他的神sè,淡淡一笑,平静地道:“我都六十七岁了,这个岁数,死了也不亏,有什么好伤心的呢?你我身为部族之长,全族老幼都指望着咱们,为了我们的族人,反抗武周暴政,这是咱们的责任!如今,我不成了,这一切就拜托你了!”

    孙万荣动容道:“可汗……”

    李尽忠急促地喘息了几下,又道:“你我是姻亲,我死后,我的部落,请你多加关照。我死后,你不可马上称汗,我死去的消息……必须绝对保密……”

    孙万荣的热泪终于簌簌而下,连连点头道:“我明白!”

    李尽忠道:“我死后,你不要急于归山,对外只说我因生病要归山休养,由你继续指挥大军。你必须……必须带领人马再打几场大胜仗!就像黄獐谷那样,籍此树立你的威名,才会……才会受到全军将士的信任和拥戴。

    再则,只要你再打几场大胜仗,才能让举棋不定的奚王派兵参战,而突厥人也……也一定会继续趁火打劫,分担……我们的压力。”

    李尽忠闭了闭眼睛,仿佛在积攒全身的气力,过了好半晌,他才重新张开眼睛,吃力地道:“突厥狼子野心,绝非善类,不可……信任!但是……但是必要的时候,也不妨与他们结盟。一定……要给咱们的族人闯出一条活路来!”

    孙万荣含着热泪用力点头。

    李尽忠看看骆务整、何阿小等一同起兵的各部首领,提起全身气力。厉声道:“我契丹人的命运,就……交给你们了。尔等……当如待我一样忠于万荣,为了我们……我们的生存……而战!”

    骆务整等契丹将领纷纷单膝跪地,右手贴胸。异口同声地道:“谨遵无上大可汗之命!”

    “你们……先出去,我……和万荣……单独待一会儿。”

    众将领轻步退出房间,房门关上,房中就只剩下李尽忠和孙万荣两个人。

    李尽忠用他虚弱无力的手轻轻握住孙万荣的手。苦笑一声道:“尽忠……真的要尽灭了,万荣……万万不可万斩!你……当全力以赴,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

    卢家的根基在涿州,北地向来不靖,作为立足为此的北地第一世家,为了自身的安危,千百年来,卢家对涿州城的经营不遗余力。这里城高墙厚,河宽濠深。是一座很难摧毁的坚城。

    涿州城还有一支从当地抛募的团练队伍。北地各大边城都有团练兵。而涿州作为卢氏的根基所在,这里的团练尤其强大,近八千人的团练兵。不管是rì常的训练还是兵器甲胄的配备,较之边军正规部队都尤有胜之。

    而且这座城就是这些团练兵的家。作为这里的子弟兵,谁想侵犯这里,他们都会誓死作战,不但战力强大,而且军心可用。这样一支人马,就算没有朝廷正规军队驻扎,也不是轻易就能被人啃下来的,何况朝廷还在这里驻扎了一支重兵。

    如果让这样一个拥有强大影响力的世家被流寇洗劫,对于朝廷而言,将是不可想象的一个巨大灾难,其政治影响足以抹煞武周朝廷所有的建树,尽管除了收复安西四镇,武周朝也没有什么别的建树。

    契丹人也知道这里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压根儿就没打过这里的主意。

    卢仲伽卢老太公虽然是被杨帆逼回范阳的,不过他是以列祖列宗的名义发下的毒誓,因此尽管他心有不甘,还是严格按照誓言的约束,把卢宾之禁足在家中,卢家在外的人也都撤了回来。

    卢宾之一直在卢家修身养xìng,读书练字,看起来无比悠闲,不过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他始终了如指掌。

    虽然卢家的人已经撤回范阳,但是卢家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他们有一张巨大而无形的网还撒在外面,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及时传到他们的耳朵里。

    涿鹿失陷的消息是和杨帆出现的消息一起送到他面前的。

    契丹人暂时驻扎在涿鹿并不是一个秘密,反正契丹人的探马远出数十里,朝廷兵马如果有什么举动,他们马上就能及时察觉,以他们远胜于朝廷兵马的机动力,完全来得及撤离,所以他们的防范并不严。

    而且梁爽派出来的人是个很jīng明,身手艺业也很高明的人,他很熟悉涿鹿地区的地形地貌,契丹人在外围的布防是为了防范大队兵马的调动,根无法阻止这样一个两个类似斥候的人进出。

    卢宾之以为杨帆已经死了,他甚至已经在亡兄的灵前焚香祷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胞兄的在天之灵,如今惊闻杨帆还好端端地活着,而且还受到了契丹人的优待,不像有杀身之祸的样子,直把卢宾之惊了个目瞪口呆。

    “杨帆必须死!”

    卢宾之清醒过来,脸sè陡地变得狰狞了:“难得他落单到我的地盘上,这是我惟一的机会,如果让他逃出生天,再度得到‘继嗣堂’的保护,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无论如何,要让他死!”

    P:各位书友,一大早的,想必大家的推荐票都还在手,请投下来支持一下!!,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