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出山

第七百三十九章 出山

    北方的冬天四季分明,冬天应该是万物萧杀的,所以,虽然今冬的第一场雪还没有到,山上已是落木萧萧,只有一些矮树枝头还零落地挂着一些黄叶,等候着朔风袭来,把它们一扫而空,那时银装素裹,白雪将成为天地间唯一的颜sè。

    远处的山峦上,因这一片片黄叶,让整座山都呈现出一片暗黄sè,于近处看来明显的凋零不同,阳光下的远山予人一种视觉上的暖意。

    今冬的第一场雪虽还没有来,但风已经极冷了。

    数万契丹老幼,车拉马驮,载着他们全部的物资从山坳里走出来,绵延十数里,向北方进发。

    这样的队伍,尤其以老幼妇孺居多,如果有一支周军轻骑前来袭击,很容易就对他们造成重大伤害,但是孙万荣居然没有回兵护送,只是命令他们返回营州地区。

    河北地区最大的一支武装力量,现在掌握在武攸宜手中。而武攸宜一到河北,就龟缩在坚城之内,从不主动出兵寻敌一战。孙万荣料定,只要他的大军还在外面活动,武攸宜就不敢冒险,所以才大胆地做出这些的安排

    此时的契丹人,就像初到河北讨逆的曹仁师、张玄遇一样,无比的狂妄。

    费沫带着他的族人,刻意拖拖拉拉地走在后面,等到全部人马走出山坳的时候,费沫勒住马,转身看向杨帆。因为天气渐冷,杨帆也披上了一件契丹式的皮袍,单从外表来看,已经看不出与他们有什么区别。

    费沫看着杨帆,大声道:“你我便在此处别过吧!”

    杨帆没有偷着溜走,他相信费沫的承诺。费沫没有任何理由骗他。最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不告而别,很可能会引起契丹人的猜疑,一旦让契丹人猜到他知道了契丹人打算与突厥人联盟的计划,那么契丹人会做出什么应变,他就不好预测了。

    现在,杨帆只认可契丹人的贫穷,对他们的武力和智力,已不敢有丝毫轻视。

    “费兄。保重!”

    杨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费沫拱了拱手,尽管彼此还是敌人,但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费沫道:“今天放了你,你的人情。我就还上了。你是大周的将,我是契丹的人。这一别。咱们两个难保不会沙场重逢,如果有那一天,我却不会再放过你了。”

    杨帆微微一笑,说道:“在你们的掌握之中,救你也就是救我自己。我不觉得你欠我情,如果你我来rì沙场重逢。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会放你一次,还你今rì之情。”

    费沫把浓眉一挑,傲然道:“你觉得。你们还能赢?”

    杨帆道:“两人相斗,最后胜出的常常是能挨打的那一个,两国也是如此。我们的确吃了几次败仗,被你们狠狠地撕下几块肉来,疼!可要说败,还早得很,我们禁得起这种消耗,而你们连一次都禁不起,你们只要败上一次,就再也没有翻身之力!我们输得起。你们是输不起的!”

    费沫放声大笑道:“好,那咱们就走着瞧!我还要护送可汗回营州,咱们疆场再见!”

    费沫大笑着扬鞭而去。

    无上可汗李尽忠之死,现在契丹的将领们已经都知道了,孙万荣需要借大胜之威,抵消这个消息对他的冲击。但是这个消息并未对外公布,因为周军一败再败,死伤无数,而契丹人的伤亡却极小。

    在高级将领的伤亡方面,周军阵亡的大将极多,最高级别已经达到宰相,而契丹人方面,不但兵士的伤亡率极低,高级将领更是一个也没有损失,除了秘而不宣的李尽忠之死。

    李尽忠是他们的可汗,他们的最高领袖,李尽忠的死一旦宣扬开来,对周军而言,会大涨士气,而对契丹而言,却会破了他们战无不胜的不败金身,对契丹人是不利的,所以这个消息对外他们依旧秘而不宣。

    费沫大笑着追着他的族人远去,杨帆伫马山下,眺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轻轻拍了拍马颈,一拨马头,转向山坳。阿奴和古竹婷正从山坳中姗姗走出。

    杨帆微笑着伸出手去,阿奴温驯地递过她的小手,被杨帆一提,顺手揽住她的纤腰,便把她抱上了马背。在杨帆旁边还有一匹马,古竹婷一纵身,也跃了上去。

    那匹马上还驮着一些杂物,是杨帆以路径不熟、需要一些粮食和衣物为理由,向费沫要来的一匹驮马。阿奴和古竹婷的坐骑早在进山的时候就弃在山外了,带着它们的话,万一它们一声马嘶,就会暴露阿奴和古竹婷的行踪。

    杨帆向古竹婷问道:“古姑娘,这儿距哪座城池最近?”

    古竹婷道:“向北走的话是卢龙,不过那就要与契丹人同路了。东南方向是千金冶城,再就是马城了,不过马城更远一些。”

    杨帆道:“好!那我们就去千金冶城,到了那儿再说!”

    ※※※※※※※※※※※※※※※※※※※※※※※※※

    千金冶城。

    城楼上,马桥从城楼里走出来,手搭凉蓬向远处眺望一阵,对身边一名士卒道:“这三天都没有散落的兵丁找回来,估摸着不会再有人散落在外了,咱们现在一共收拢了多少人马了?”

    旁边那个兵丁答道:“陆续寻到千金冶城来的兵丁一共五千余人,从马城和卢龙陆续找回来的兄弟,大约有七千余人。”

    马桥神sè黯然,吁然道:“十六万大军呐,就剩下这么点人,还大多身上带伤,唉!”

    他叹息着转过身,道:“我看,不可能再有人来了,且回去禀报大将军一声。”

    那名士兵突然道:“有人来了,骑着两匹马!”

    马桥霍然转身,眯着眼睛向天际看去。看了两眼,略有些失望地道:“应该是普通百姓。”

    那士兵也手搭凉篷看着,赞叹道:“嗯!好象是百姓,还是两个女人,这兵荒马乱,两个女人就敢在外面走动,北地的女人还真是胆大。”

    “是女人吗?对对对,是女的。不对,那是三个人!”

    马桥眯着眼看着,心中有些疑惑。最近不要说是走亲访友的百姓,就算是那些商旅也轻易不敢在外行走了,这两女一男竟敢这样大模大样地走在外面,真的会是普通百姓么?

    马桥想了想,吩咐道:“告诉城下拦住他们。问问他们究竟是……”

    马桥说到这里,身子突然僵住了。不但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就连身子都没了动作,那士兵奇道:“旅帅?你怎么了?”

    马桥突然“哇”地一声怪叫,一蹦老高,狂笑道:“是帆哥儿!哈哈哈,是帆哥儿!他还活着”

    那士兵吓了一跳,道:“旅帅。你说什么呢?谁还活着?”

    马桥没理他,一个箭步窜过去,扶着碟墙探头向外狂喊:“帆哥儿,我在这里。我是马桥!”

    他喊了两声,见杨帆并未注意,马桥急了,纵身一跃上了城墙,伸手扯过一面大旗,迎风挥舞起来,大旗猎猎,马桥又笑又叫,喜悦的泪水顺着他削瘦黎黑的脸颊流下来,挂在他久未修剪、蓬松糟乱的胡须上。

    “桥哥儿!”

    “帆哥儿!”

    劫后余生的两兄弟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热泪横流,阿奴站在他们旁边,微笑着看着这对真情流露的兄弟,轻轻拭了拭眼角。

    其实,杨帆和马桥之前都不知道对方参加了北征。

    杨帆虽是女皇亲口点将,但他级别太低,各路军并不知道他的存在。而马桥北征,杨帆同样不知道,因为女皇从各个兵种、各个军种中都有抽调部队,整个部队的组成成份异常的混乱,杨帆根本没想到马桥也会北征,自然不会刻意打听他的消息。

    但是杨帆失踪后,朝廷下令查勘的失踪将校名单中赫然有杨帆的名字,太平公主、武三思等各方势力也对他进行过寻找,尤其是经过那些在周围几座城池到处打听杨帆其人的“民间人士”宣传,这些天一直在千金冶收容乱兵的马桥怎还不知自家兄弟也参加了这场战斗呢。

    两人又哭又笑地欢喜了半天,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杨帆这才想起两件急需办理的事情,问道:“我要马上给家里报个平安,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需要报送朝廷,可有什么办法吗?”

    马桥道:“要往洛阳报讯,最快的方式就是军驿了!你这一失踪,不知弟妹会多担心你,走,快跟我进城,这城中刚刚设了一处军驿,每rì都有消息往来。我们去找个驿卒,许他一些好处,叫他顺道跑一趟儿。”

    杨帆道:“家信自然要送,不过我还有一件重要的军情需要禀报朝廷,我听说咱们的大军败后,朝廷陆续又派有军队来,可有哪位大将军驻扎在附近?”

    马桥听了,冷笑一声道:“别提了,咱们全军覆没,朝廷又派了武攸宜来,武攸宜一到就做了缩头乌龟。无奈何,朝廷又派了王孝杰来,王大将军中伏,副元帅逃跑,葬送了王大将军xìng命。如今这附近,就只一位李将军了。”

    杨帆奇道:“李将军?哪位李将军?”

    马桥道:“就是羽林右卫大将军李多祚,在咱们那一路军中押运粮草的。”

    他自嘲地一笑,道:“十六万大军,也别说全军覆没,至少李将所率那一路辎重营,是得以保全了的。”

    请您帮忙:

    入V后,计算点击方面,V章节的点击就不算了,需要各位书友登录后点击公众章节才算一次点击(六小时内点开多少章都只算一次),所以点击增长缓慢。偶们的总点击快到一千万了,请各位书友帮帮忙,每次看完VIP章节,顺手点开一章公众版的章节,您之举手之劳,与我善莫大焉,争取咱们早rì过千万点击,功德无量!功德无量!。

    P:刚刚进入中旬,向诸友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