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惜语如金

第七百四十二章 惜语如金

    “马城?契丹人已数次过马城而不入,如今怎会打起了马城的主意?”

    李多祚大吃一惊,急忙回身去看墙上的地图。这张地图是他向本地县令询问之后绘制的一份比较简易的地图,只能标注各处城池的大致方位和几条尽人皆知的山川河流,军用价值有限,只能比较形象地加强印象而已。

    李多祚点了点写着马城二字的小圆圈,沉思久久。李多祚现在不但兵少,将也寡,身边满打满算就只他从羽林卫中带来的两个郎将以及马桥,除此之外就只有杨帆了,一共就这么四员将。

    四人中,马桥和杨帆都是半路出家。

    马桥常年在军中,是一步步从士卒爬起来的,个人武艺佼佼,行军布阵还行,这种分析敌情、决策战略的本事就差得远了。杨帆在军中比他能起的作用更差,带兵不行、行军不行、布阵不行,打仗也是以个人武勇为主,不大擅长指挥所部发挥集体力量。

    至于这种战略决策,对他而言更非所长,所以两人很乖觉地站在一边,扮起了徐庶。

    羽林郎将李慕岚道:“大将军,马城不大,物资也少,契丹人以往从这一地区路过,从来没有打过它的主意,现在契丹人劫掠的物资较多,更没必要打它的主意,如果强行攻打,对契丹人而言是得不偿失,会不会是契丹人途经该地,略作休整,引起马城县令恐慌?”

    李多祚眉心紧锁,轻轻摇了摇头,道:“契丹人的目的,我们现在还不明确。他们有多少兵力,现在也不清楚,仅从现在这些情报,很难判断他们的真正目的。”

    另一位羽林郎将楚逸道:“敌势不明,我军虚弱,不宜轻举妄动。大将军,我们应该先派出斥侯,查探契丹人的情况再做行止。”

    李多祚点了点头道:“斥侯是要派的,你速派人去,摸清契丹人的底细,还有,叫本地县令安排当地向导陪同,对这里的地理,咱们的斥侯也不熟悉。”

    楚逸答应一声,匆匆走了出去。几个人在帅帐中又议论一番,对于契丹人的企图依旧不得章法,就在这时,亲兵来报,马城县令又派了人来。

    李多祚叫人把那求援的信使带进来,看完马城县令亲笔所写的求援信,向他问道:“你说那些契丹人带着大批劫掠来的物资?”

    那信使道:“是!契丹人现在驻扎在马城西南四十里处的平家坳。当地一个樵夫惊见大批契丹人入山,仓惶逃走时见到的,他说那些契丹人足有数百架大小车辆,车上堆满粮草和各式财物。”

    李慕岚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道:“如此看来,所谓攻打马城,只是虚惊一场了。契丹人有这么多的粮草,不可能还想打一小小马城的主意。马城倚山而建,易守难攻,偏偏又山城贫瘠,没什么可以掳夺的东西,契丹人当志不在此。”

    那马城县令派来的送信衙吏道:“这位将爷,我们本来也觉得契丹人对马城没兴趣,可是他们的兵马已经到了马城了。他们先是派了游骑巡弋马城四周,随即大军就赶到了,驻扎在马城西南两面的城外,正在制造攻城器械。”

    李多祚本也以为是马城县令杯弓蛇影,一听这个消息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契丹人放过北城倒是可以理解,他们不擅攻城,其目的一向是为了劫掠,而不在于消灭全城力量,所以围城向来放过一面,巴不得城中守军不战而逃,然后进城大肆劫掠一番,如今他们摆出这种架势,分明是要打马城的主意了。

    可是,契丹人有多少兵马呢?如果要赴援,那就得打野战,李多祚如今不但兵微将寡,而且手中的骑兵力量有限,贸然出兵的话,只怕解不了马城之围,反把自己的军队全部葬送了,如果那样,莫不如死守千金冶。

    马城信使不断催促,但是在掌握更准确的情报之前,李多祚自然不会妄动。李多祚吩咐人带马城信使先下去休息,一面继续分析契丹人的作战意图,一面等候斥侯消息。

    半夜时分,斥侯终于返回,李多祚闻讯匆匆披衣起床,升帐问讯。杨帆、马桥、楚逸和李慕岚就住在帅帐周围,听闻消息忙也匆匆赶来。

    杨帆没有把家室追来北方的消息告诉李多祚,阿奴和古竹婷便不好露面,好在两人回城后又易容改扮,扮回了行义举的大商贾,还住在他们原来的住处。本城县令对二人待若上宾,对她们自是殷勤备至。

    这斥侯兵三十出头,一副jīng干模样,说话也甚有条理:“大将军,契丹人果然在攻打马城。卑职等赶到马城附近时,他们已经就近利用山中树木制造了些简陋的攻城器械,生起大火,夜攻马城。”

    自李多祚以下众将都是神sè一紧。那斥侯接着说道:“兄弟们爬上高山,借山下火光观察,契丹围西城而不打,集中兵力攻打南城,总兵力约在一万人左右!”

    马城不大,尤其是倚山而建,从西面要仰攻难度更大,只集中攻打南城的话一万兵马足矣,人数再多了就排布不开了,实际能投入战斗的也就五六千人。

    李多祚沉声道:“他们留守平家坳的有多少人?”

    这些斥侯兵分头行动,有去马城的,有去平家坳的,所有消息汇总到这个斥侯头领处才呈报上来,所以这个斥侯全都清楚,马上答道:“兄弟们摸黑窥伺平家坳,看的不是很清楚。估计守军最多不会超过三千人。”

    他顿了一顿,又补充道:“平家坳两侧陡险,只有药农樵夫以绳索可以攀爬,大军既不能通过也不能驻守,契丹人只须守住谷口,三千人足矣。兄弟们判断谷口守军不足三千,也是因为那儿安排不下更多的兵马。”

    李多祚轻轻点了点头,李慕岚愤然道:“契丹如今好不狂妄,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明知我们驻扎在这里,居然分兵一路攻打马城,只留三千人守卫辎重,大剌剌的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中!”

    斥侯微露尴尬,道:“将军,卑职还没有说完,卑职等探察清楚,返回千金冶途中,顺风嗅到一阵马匹的气味,一两匹马是不可能传出这么大的气味的,卑职生疑,便舍了马匹,徒步前往察探,发现在落rì河畔,有一支契丹兵马埋伏。

    马无长啸,人皆无声,十分的隐秘,看来契丹人是做了准备的,不让人马发出半点声息。因天sè黑暗,卑职无法准确判断他们的人数,只依地势估计,最多当在八千骑。卑职不敢久耽,生怕被他们察觉,连忙悄悄返回。”

    李多祚陡然变sè,急忙再往地图上看去。这张地图既是因当地人口述而绘,自然是越近越清楚,越远越寥草。马城是距千金冶最近的城池,两者前交往最为频繁,所以山川河流道中间路描绘的最清楚。

    李多祚仔细看了看,落rì河是两条大河交汇处,此处有一片三角洲,也就是斥侯所说的契丹兵埋伏的地方。李多祚仔细回忆了一下他所了解的那个地方的地理和面积,如果尽是骑兵的话,应该最多只有五千骑,再多的话人马虽然安排得下,实际上一旦冲杀起来排布不开,反而影响战力的发挥。

    这个河口正是千金冶城赴援马城的关键要道,千金冶城在马城的北面,此时是初冬,正刮北风,因此赴援的兵马不可能嗅到众多战马聚集产生的气味。如果不是斥侯的发现,当李多祚率军匆匆赴援时,这支契丹伏兵突然杀出……

    想到契丹人的yīn险,李多祚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一共两万兵马,其中还有近半辎重兵,战力有限。而且一旦赴援,他也不可能不留出一部分兵力守卫千金冶,能够赴援马城的兵力有限,这有限的兵马如果再被契丹伏兵半渡而击,全军覆没只是顷刻间事。

    李慕岚脸sè难看地道:“好狡诈的契丹人,如此说来,我们是不能分兵赴援了。”

    楚逸也脸sè凝重地道:“也不知契丹人还有多少兵马,说不定他们在暗中还埋伏有一支兵马,只待我们一出兵,便趁机偷袭千金冶,此城虽无多少粮草,却有大量的铁器,契丹人连番作战,箭矢、兵器的损毁必也严重,恐怕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李多祚摇摇头道:“不会!如果他们的兵马确是如此排布,那么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马城。或者,他们是想吃掉我们赴援的兵马,再挥军来夺千金冶,另有伏兵的可能不大。”

    李多祚指着地图道:“你们看,根据我们最新收到的战报,契丹一部在硖垃山一带抵御娄师德娄大将军的兵马,另一部在坤阳河一带,与奉旨出战的武攸宜部对峙,契丹人虽然连连取胜,愈加狂妄,可要抵抗这样两支兵马,他们每部的兵马不会少于两万人。

    虽然契丹接连取胜,使得一些当初没有跟着他们造反的契丹小部落也相继投奔,可是他们的投奔也只是补充了契丹人因为连番作战所造成的兵员损失,他们的总兵力依旧只有六七万人。这样的话,出现在马城地区的契丹人,最多只有两万,攻打马城的、留守辎重的、再加上这路伏兵,总计大约在两万人,恰已用去他们的全部兵力,他们已没有余力另派伏兵了。”

    自知不擅军事故而藏拙的杨帆,看着李多拙在地图上比比划划,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徐庶先生”咳嗽了一声,准备发言了……

    p:月中了,向诸友诚求月票、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