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杨帆论战

第七百四十三章 杨帆论战

    杨帆也不清楚自己猜测的正确与否,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难免有些不自信。但是这个猜测如果属实,那后果就太严重了,所以他不敢隐瞒,哪怕自己的想法太过荒谬而引来他人耻笑。

    他咳嗽了一声,鼓足勇气刚要说话,马桥那夯货突然像只被捅了屁股的蛤蟆似的跳了起来,大叫道:“有了,我有办法了,我们可以直接出兵攻打他们的‘老巢’平家坳!”

    “唰”地一下,现场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完全忽略了杨帆那一声咳嗽,杨帆迈出的右脚又悄悄缩了回来。

    李多祚道:“攻打平家坳?”

    “不错!”

    马桥冲到地图前,指点着道:“大将军请看,从这里到平家坳,另有一条道路,不需要经过去马城的路。他们要攻城,咱们由得他去攻;他们要埋伏,咱们也由得他去埋伏,咱们直接去抄他们的后路!”

    马桥兴冲冲地道:“咱们先抄了平家坳,把他们的粮草辎重一把火烧光,然后马上回师千金冶守城,他们没有了粮草,就不会再有心思攻打马城,就算破了城,他们也得不到足够的补给,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

    马桥说完,兴冲冲地看向李多祚,问道:“大将军以为怎么样?”

    李多祚面sè木然,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马桥大失所望,急道:“不成么,我觉得这个办法可以一试啊!”

    李慕岚解释道:“马旅帅,契丹人在落rì河口埋伏的那支兵马是骑兵,他们处在马城和平家坳中间,要赴援平家坳是很快的。平家坳虽只有三千人,可是他们守在山谷里。三千人守住一个狭窄的山口,我们很难迅速攻破。”

    楚逸接口道:“不错!平家坳距这里不近,我们要想奇袭平家坳,就得动用骑兵,我们现在的骑兵一共八千余骑,一路奔袭,如果不能迅速攻破山坳,而那路契丹伏兵又及时回援的话,我们就要被困在平家坳山口,那就危险了。”

    马桥一听。不禁有些丧气,不过战阵上的知识,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起来的。经过两人这一番解释,下一次马桥再思考什么战略战术时,比起现在的冒失和冲动,就会谨慎缜密的多了。

    帐中再次陷入安静,杨帆又咳嗽了一声。李多祚抬眼看向他,露出询问的神sè。

    杨帆微微有些腼腆地道:“末将在军伍中的时rì实在太短,领兵打仗的事不要说比不得李大将军,比起各位同僚也要相差甚远。或许在下的思路并不正确,不过还是想说出来,哪怕能对大将军和各位同僚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也好。”

    李多祚微微一笑。鼓励道:“杨校尉,你太谦逊了。行军打仗,我们做将领的。就该群策群力,谁也不敢说自己的想法就一定正确,或者说万无一失!马旅帅方才就做得很好,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好了。”

    杨帆向众人点头一笑。走上前道:“我想说的,不只是马城之围。而是……”

    杨帆在地图上“啪啪啪”一连点了三下。分别按在“坤阳河”、“峡垃山”和“马城”三个地方,振声道:“末将很是有些疑惑,契丹人擅于骑shè,jīng于机动,除非是在黄獐谷那样利用他们埋伏、可以借助地利大量歼灭我军的所在,他们很少会采取和我军正面作战的战术,而是拖着我们的兵马到处游走,伺机吞灭。那么……”

    杨帆转过身来,目光从李多祚、楚逸和李慕岚身上一一掠过,至于自家那位兄弟,自动被他忽略了。

    他不擅于战术,马桥虽比他强,强也有限。但是在战略上,需要的却是缜密的思维和更高的眼界。一个高明的战略家,未必是一个擅长领兵做战的将领,所以常有布衣书生也能运筹帷幄,杨帆虽不知自己估计的正确与否,却知道在这个方面,以马桥现在的能力,不可能提出什么质疑或想法。

    杨帆道:“大将军,各位同僚,请想一想,契丹人为何一反常态,采取与娄大将军和武大将军的军队对峙阻击的战术?在他们的后方,没有需要他们拱卫的东西,他们应该拖着我们的大军到处游走,伺机吞掉每一支落单的队伍才对!

    还有攻打马城的这路人马,我们都知道,马城没有多少他们需要的东西,那么他们煞费苦心地攻打马城,意yù何为呢?他们在平家坳屯积了那么多的粮食,不趁着另外两支主力牵制住朝廷大军,赶紧运去营州老巢,却停在这儿攻打马城,到底想干什么呢?”

    楚逸和李慕岚蹙眉思索起来,李多祚的目光却有jīng芒一闪,急切地问道:“你是说……,他们的种种反常,是为了一个更大的目的?”

    杨帆郑重地点头道:“末将的确是这么想的。大将军请看这里!”

    杨帆回身转向地图,在马城和千金冶城两处地方一点,道:“这附近,除了这两座城池,都是崇山峻岭,渺无人烟之地,如果这两处地方陷落敌手,那么……”

    杨帆的手指沿着东西两峡石谷向前延伸过去,一直指向卢龙:“他们不仅仅是能从千金冶得到大量铁器铸造兵器,更重要的是,这两座城互为犄角,是黄獐谷之南仅有的两座城池,守住了这里,就掐住了卢龙向南的通道。

    契丹人已经在营州开始建造根基之地,西北方向各座坚城均有大军驻扎,他们轻易难以攻破。除此之外,只有靠近东面的卢龙这一条南下通道,此城距西北各城路途最远,不易支援。千金冶和马城一旦落进他们的手中,卢龙就成了一座孤城,那时他们再把卢龙拔下来,那么……”

    楚逸脱口道:“那么他们就掌握了一条南下的通道,把营州、卢龙、再经黄獐谷天险之地,与千金冶、马城。连成一片。”

    杨帆道:“没错,这就是在下想到的。再想到他们正试图与突厥人合盟,那么他们只要不蠢,就更有理由这么做了。一旦达成联盟,突厥人在西,奚人在中,他们在东,将形成一柄钢叉,向南步步推进。

    这样做,既可以让他们与突厥人密切合作、互为响应。又能避免离突厥人太近,被反复无常的突厥人吃掉,同时有了充足的空间让他们一步步壮大。如果他们是为了这一目的。那么他们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也就有了充份的理由!”

    杨帆说完,又对众人谦虚地笑笑,道:“这就是在下的想法,不知对与不对……”

    李多祚一步步走上前来。直勾勾地盯着地图,在峡垃山、坤阳河两个点上定定地看了许久,又移到马城、千金冶、卢龙,最后看向营州,长长地吸了口气,沉声道:“恐怕……要被你不幸而言中了。这很可能就是他们的打算!”

    李多祚道:“这样的话,他们陈兵峡垃山、坤阳河,与南北两军对峙的古怪举动就可以解释了。攻打马城也说得通。攻下马城,他们就切断了我们同外面的联系,再取下千金冶,就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他们能在攻打马城的时候,以马城为诱饵。吃掉我们的援军,就更容易打下千金冶。即便我们不肯出兵。他们截断我们的出路,再靠着屯积在平家坳的粮草,也足以把我们拖垮。卢龙那边自身难保,根不敢派大军支援我们的。

    到那时,马城在手,倚其地利,可南拒朝廷兵马,千金冶到手,倚其铁器,可以供应他们兵甲。马城、千金冶和东西峡谷,就成了他们抗拒朝廷兵马的第一道险要防线。再接下来……”

    李多祚长长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帐中众人都已明白了他的意思,连马桥都明白了,那时卢龙也必然不保,契丹人将依据险要连成一片,建立一片有纵深的根据地,朝廷再想剿灭他们将更加困难。

    杨帆见他认可自己的判断,信心大增,说道:“所以,马城之围,咱们必须得解。如果我们不出兵,马城易主之后,接着就是千金冶,咱们早晚还是要被歼灭。解马城之围,就是解我们自己之围!”

    李慕岚眉心深蹙地道:“可是,我们如何赴援呢?就算我们已经知道落rì河畔有契丹人的埋伏,伏兵不再起到伏兵的作用,也足以阻截我们赴援,围攻马城的契丹人随时可以支援他们,以我们现在逊于敌军的兵力和低迷的军心士气,根不可能解马城之围。”

    杨帆问道:“如果,我们能先吃掉契丹人的那路伏兵,能否改变敌我的强弱之势呢?”

    李慕岚眼睛一亮,道:“当然可以,可我们怎么才能吃得掉这股伏兵?”

    杨帆缓缓地:“咱们可用的法子着实不多。如果去解马城之围的话,不管咱们是否已经知道契丹人在那里埋伏,都将是一场硬仗,咱们很难取胜,可是除此之外,可用的办法又实在太少,也许只有一条路了,就是烧他们的粮草!”

    马桥一听jīng神大振,只道杨帆也同意了他的战术,只是这个战术已被李多祚大将军所否决,杨帆再次提起,难道他有办法解决奇袭平家坳时的困难?

    楚逸有些不耐烦地道:“杨校尉,说来说去,还不是绕回了这个问题么?奇袭平家坳,根是不可能成功的。那路伏兵在平家坳和马城中间,咱们只要一打平家坳,坳中的守军放火示jǐng,敌骑马上就能回援,不等咱们攻破山口,就得被契丹人的援军堵住!”

    杨帆又露了那有些腼腆的表情:“末将在军伍中的时rì太短,没领过兵、打过仗,胡思乱想的一个主意,也不知能不能用,不过末将还是想说出来,哪怕能对大将军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也好……”

    P:月中了,向诸友诚求月票、推荐票支持!!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