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四十五章 真假虚实

第七百四十五章 真假虚实

    崖上有一棵斜探出崖壁的老松,枝干虬劲,粗如人腿。

    杨帆一见大喜,顾不得喘口气儿,便把系在腰间的绳索解下来,试了试松树结实与否,那松树的根系深深扎进岩缝,被他用力踩了几脚,稳丝没动。杨帆便爬上松树,将绳索搭在树干上,又向崖下顺去。

    他往山崖上爬的时候,就感觉原计划有些难度,这山崖凸凹不全,夜晚视线又难以及远,虽有飞钩相助,他爬上来也费了很大的劲儿。

    而且恰因为山崖凸凹不平,许多地方都是尖利突出的岩石,山风又迅急,如果用手把一桶桶桐油提上来,只怕不是刮碰在突出的崖壁下,就是被大风在山崖上撞碎。现在有了这棵老松,那就方便多了。

    几乎与此同时,阿奴和古竹婷也相继攀上了崖顶,站在他的身边向谷中眺望。山谷中,三千名契丹人已经行动起来,一枝枝火把就像满天的繁星,阿奴吐了吐舌头,道:“这儿崖壁真挺高的,难怪我们爬了这么久。”

    这时,杨帆已经把绳索顺到了崖顶,绳索尽头有个铁钩,崖下的人将一桶桐油挂在铁钩上,杨帆以松树老干为轴,迅速把一桶油提了上来,紧接着是第二桶、第三桶,而阿奴和古竹婷则把运到崖顶的油桶搬开,较均匀地排布在崖顶上。

    这山崖崎岖不平,或许亘古以来就不曾有人爬上来过,尤其是在黑夜之中,一不小心,极容易失足摔落,也就是他们这样的身手,才能如履平地。

    绳索以松干为轴。避免了刮碰,但不断的摩擦,让绳索有些烫手了,好在这是辎重营中用的绳索,一缕缕麻绳中还掺杂了五金之丝,所以极其坚韧,大约五十桶桐油提上来,底下便没有动静。

    杨帆又像灵猿一样从松树上回到崖上,对阿奴和古竹婷道:“准备动手!”

    两个女人都很快乐,好象这是一场游戏。的确,他们所做的事虽然凶险,可是对他们来说,站在这崖上就是最大的安全保障,这件事对他们而言。的确就像一个游戏。

    杨帆探头向谷中望去,谷中一枝枝火把已经聚合到一起。变得极为紧密。随即前面的一排排火把开始向外移动,看样子是要出谷了。

    杨帆心中一动,先寻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放在身边,又提起一桶桐油,瞄准了那密密匝匝的火把,突然奋力一掷。随即便拾起那块石头,狠狠地向油桶击去。

    谷中的火把成了很好辨认的背景,让那块石头准确地击中了桐油桶,硬木的油桶被杨帆全力一击。顿时碎裂,桐油化作漫天的雨水,向谷中飘去。

    而站在杨帆右侧,距他有十几丈距离的阿奴和古竹婷,则是中规中矩地提起油桶,运足全身气力,向谷中一辆辆隐约可辨的粮车处砸去。

    阿奴和古竹婷抛开的油桶先于杨帆一刹落地,站在崖顶,只听到很轻微的一声撞击,接着就看到那些密集的火把纷纷摇晃了一下,似乎是谷中的契丹兵听到声音,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下。然后,便是一片火把猛地爆燃起来,仿佛被风鼓吹着,猛然发出了最亮的光和热。

    “轰”地一声,一群火人出现了,尖厉的嚎叫传到崖顶,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着了火的人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闭着眼睛跌跌撞撞,结果一些身上泼了油,但是侥幸没有成为火人的人也成了他们的一员。

    阿奴和古竹婷一见大喜,忙也效仿杨帆将油桶掷出,再以石块在半空击碎,越来越多的火人在山谷中四处乱撞起来。

    杨帆叫道:“重点烧粮,他们乱了就好。”

    阿奴正玩得有趣,哪舍得放手,娇憨地道:“你来烧粮,你力气大。”

    杨帆哭笑不得,只得提起一只只油桶,尽力向那些粮车掷去,而阿奴和古竹婷则不断地把油泼洒向谷中的契丹兵,因为契丹兵正集结起来准备赶赴前山救援中伏的人马,结果在这漫天的油雨攻击下,根本无从躲藏。

    哪怕一些机灵的士兵及时把火把远远扔开也没有用,他们身上被泼了油,再被到处乱撞的火人一碰,马上就变成了一枝移动的火炬。很快,有人撞到泼了油的粮车上,大火被引燃,整个山谷都燃烧起来,站在崖顶都被那火光映得脸庞通红。

    埋伏在谷外的楚逸望着谷中的情形目瞪口呆。

    他只带了八百人,悄悄潜到山前埋伏,人再多些就很容易被巡察在山口的契丹人发现了。

    按照他与杨帆的约定,由杨帆将油桶掷到谷中,引燃粮车,谷中有许多牲畜,火势一起必然大惊,从而将整个山谷带入一片混乱当中,然后他就率领这八百名jīng挑细选、擅长技击之术的战士杀进谷去。

    可看那谷中眼下情形,一个个火人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窜,受惊的牲畜四处乱撞,哪怕几十个人杀进谷去,只怕也能轻松取胜,这一仗……赢得也未免太容易了些。

    楚郎将定了定神才清醒过来,猛地拔出横刀,大喝道:“动手!冲啊!”

    八百勇士,像一阵旋风似的冲进了谷去,首当其冲的一批火人在他们的刀下得到了解脱,而那些没有着火的契丹兵,在慌乱之中也完全失去了战斗力,被这些如狼似虎的将士们乱刀斫为肉泥……

    ※※※※※※※※※※※※※※※※※※※※※※※※※

    见杨帆yù言而不敢言的模样时,李多祚颇有些发噱,可是当杨帆的计划说出来时,他就呆住了。

    杨帆之所以有些犹豫,倒不是他故意做作,而是一些统兵打仗的常识他确实不懂。比如说,一个士兵每天可以急行军多少里路,可以携带几天的粮食,每人携带的箭矢通常是多少枝。军队驻扎下来时应该选择些什么地形,内外要布几层防御,分别要起到什么作用……

    这些他都不甚了然,不清楚这些的人又如何带兵?

    具体到他的计划上,他不明确的就是,从落rì河畔到平家坳中间,有没有可以安排伏兵的地方,如果在那里设伏,能不能以仅比对方略多的兵力,对这样一支机动力强大的骑兵队伍实施歼灭。

    在作战过程中。攻打马城的契丹人能不能及时集结起来收兵回援,以致对他们形成反包围。这些他不确定,但李多祚却很清楚。所以当杨帆异想天开地说出主动点一把火,引诱设伏的契丹兵回援时,李多祚马上就想到此计可行。

    以假jǐng讯引诱埋伏在外的契丹人回援。再半路把他吃掉,这跟同山中的契丹军正面交战。交战过程中再引回援兵参战完全是两码事。

    而且以他手中有限的兵力。尤其是连番大败后低迷的军心士气来说,打敌军的埋伏和与敌正面作战,所产生的效果也截然不同。

    至于攻打马城的那一路契丹军,且不说路途遥远,五十里的路程之外,他们根本不可能看到火光。即便他们看到了,要在夜sè下把一支正在攻城的武装集结起来,再行回援,就算是最训练有素的军队也需要至少大半个时辰。更不要说是契丹人了。

    这个计划完全可行,所以杨帆想点子,李多祚补充完善具体的可施行的行动计划,便成了今晚一次完美的反伏击。

    大战持续到四更天,天sè微明时,终于彻底结束了。

    山谷中的大火已经大半熄灭,变成了一股股的烟雾升腾而起,无数具焦黑的或者血污满面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枕籍在谷中。

    山前的大战也已经结束了,现场惨烈无比,敌我双方无数的尸体混杂在一起,许多还保持着战斗的情形,扣着对方的眼珠、咬着对方的喉咙,圆睁二目,扭结在一起。不过总的来说,周军占了伏击的便宜,而契丹人最擅长的骑shè又无从施展,所以伤亡数倍于周军。

    “大将军,我这边的战事已经结束了!”

    马桥,楚逸、李慕岚等大小将领兴冲冲地聚拢到李多祚身边,每个人都一身血污,有敌人的、有自己的,楚逸更是被山谷中的浓烟熏得一脸乌黑,就连李多祚本人在混战中也出刀杀敌,袍袂上溅了血迹,盔甲微显歪斜。

    唯有杨帆,大概只是衣袖处蹭了些土,跟他们站在一起,颇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哈哈!痛快!痛快!这一仗,李某打得当真畅快,黄獐谷的怨气,总算是泄了一些!”

    李多祚虽然年逾五十,却像年轻人一般神采飞扬,一夜的杀戮没有让他感觉半点疲惫,反而jīng神奕奕,只是眉宇间的杀气又重了几分。

    “所有能战的士兵,立即进行集结,我们马上杀向马城!”

    杨帆微吃一惊,他可不想大胜之后,马上再吃一个败仗,急忙劝道:“大将军,将士厮杀半夜,损失不小,体力匮乏,而且这里的消息只怕已经被逃散的契丹人报信回去,此时再攻马城之敌,恐难收奇袭之效!”

    李多祚道:“杨校尉不用担心,本将军并未因这一战而忘乎所以。咱们打了一宿,契丹人在马城何尝不是打了一宿?咱们士气正盛,却是他们远不能比的。论起双方兵力,现在相差不多,或许他们已经收到消息,奇袭难以奏效,但是接下来这一战,本将军本就是要堂堂正正地大败契丹!”

    李多祚宽厚的大手重重地落在杨帆的肩上:“杨校尉,这是个好机会,这一战要堂堂正正地打胜了,其意义远远大于消灭这股敌军,你明白?”

    杨帆明白过来,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桥道:“大将军,那边那些降卒怎么办?”

    李多祚双目一厉,寒声道:“这一战,不要俘虏!解决了他们,马上出发!”

    P:凌晨,诚求推荐票、月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