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出兵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出兵

    一早,当牧人们忙着挤牛nǎi、遛马、驱赶羊群在那贫瘠的土地上啃着稀落的枯草的时候,克斯坦被带到了突厥可汗的大帐。

    克斯坦还是穿着一身萨满大巫的盛装,头戴雉鸡尾羽的华冠,身穿五彩的裘衣,肩披猪皮的斗篷,颈挂牛骨的骷髅,手里拄着一根怪里怪气的拐杖。

    一走进可汗大帐,他便发现突厥的将领们已经把大帐坐得满满得,紧接着他便发现那个唐人的使者居然稳稳当当地坐在上位。

    克斯坦大巫心头登时一紧,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可汗!我知道唐人派来了使节,只是不知道可汗是相信了他的花言巧语呢,还是愿意与我们诚实的契丹人做朋友?”

    克斯坦不敢怠慢,立即单刀直入,向默啜发出了质问。

    杨帆听了“嗤”地一声冷笑,冷笑的不只他一个,昨rì听到斥侯所述经过的各位首领中,有好几个年纪轻沉不住气的都发出了冷笑. .

    克斯坦的心沉得更深了,他紧紧地盯着默啜,厉声道:“可汗!他究竟和你说了什么,我可以用祖灵的名义发誓,我对可汗所言,没有半字虚假!”

    默啜此时已完全相信了杨帆的话,本来他还存了一份戏弄的心思,想叫来克斯坦,让他当面与杨帆对质,这时见他一副气极败坏的样子,忽然意兴索然。

    默啜淡淡地道:“克斯坦大巫,既然你相信你们的祖灵会保佑你们,那么,你完全没有必要争取我们的合作。我钦佩你对你的族人的忠诚,所以不想当面让你难堪。你可以走了,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这里!”

    契丹人在营州地区已经开始营建自己的根基之地。在河北战场上也没有吃太大的亏,虽然随着李多祚的取胜和娄师德、沙吒忠义相继进入河北,战局开始发生变化,但是这些名将的主帅依旧是无能的武家人。

    北路主帅是武攸宜,南路主帅是武懿宗,这两个人的存在严重制约着河北战场向对武周有利的方面发展,如果突厥人不愿与契丹人合盟,契丹人一样能够生存,只是战局会更加扑朔迷离罢了。

    如果只是这种情况,合盟不成。克斯坦大可拂袖而去,虽然不能锦上添花,他们的处境也不算太坏。但是现在不同了,克斯坦敏锐地察觉到,武周使者的目的恐怕不只是破坏他们的议盟大计。而是还抱着其他的目的。

    如果突厥人与周国合盟呢?

    他已经听说过,默啜向武周索要河曲六州降户的条件就是代武周讨伐契丹。原本他还坚定地认为这是突厥欺骗武周的一个理由。可是看到高坐上首。被突厥人当成贵宾的那个武周使者,他可不敢抱此幻想了。

    “如果我的使命不能成功,那么我也不能让你成功!”

    抱着这一想法,克斯坦大声道:“可汗不说,我也猜得出来!这个狡猾的武周使者一定告诉你,我们已经吃了大败仗。我们已经穷途末路,甚至还请求你们出兵,帮助他们围歼我们,是么?”

    克斯坦一针见血。默啜的脸sè马上沉了下来,杨帆暗暗叹了口气:“这个契丹使者本来可以安然而退的,如果他蠢一些,不但自己可以保住xìng命,还可以及时把消息传回去,让契丹人提防。现在他猜出了突厥人的计划,默啜怎么可能再放他离开?”

    克斯坦一看默啜等人的脸sè,就知道自己不幸言中了,情急之下,脱口说道:“唐人狡猾,万万不可信任!默啜可汗。难道你忘了当年隋末大乱,李唐yù谋天下时,是如何向你们卑躬屈膝的么?”

    克斯坦怒凸着双眼,环顾帐中诸首领,慷慨激昂地道:“李渊向你们突厥称臣,为了让你们站在他们一边,答应你们只要借兵给他,战胜所得的子女财帛,随你取用,唐国只取土地。如果你们不出兵,只要不配合其他反王攻击李唐,一样送金珠玉宝给你!

    你们突厥可汗过世,唐国停朝哀悼三rì,满朝文武进行凭吊,凡有突厥使节前往,李渊必亲自陪宴,毕恭毕敬,结果如何?

    一俟唐国江山稳固,他便想要后来居上了。颉利可汗深恨唐国前恭而后倨,发兵征讨,唐不能敌,李世民倾其府库以贿突厥,又许婚和亲只求退兵,你们退兵了,结果又如何呢?”

    克斯坦声sè俱厉地道:“结果李世民阳奉yīn违,表面恭驯,暗中积蓄国力,适逢突厥内乱,他趁机发兵,先灭东突厥,再灭西突厥,连你们东突厥的颉利可汗和西突厥沙钵罗可汗都被生擒活捉,你们的国土变成了唐国的都督府和都护府!”

    克斯坦嗔目大喝道:“突厥贵族子弟,从此陷为唐人奴隶,大好清白女子,降作唐人奴婢。突厥被逼弃了突厥名称,承用唐官之名,臣服唐皇逾五十余载,卑躬屈膝,威风扫地!你们好不容易复国,又复壮大起来,如今还要重蹈覆辙么?”

    克斯坦的一番话说得帐中众首领一阵sāo动,提起突厥这些惨痛经历,众突厥人都有些心中不快。

    杨帆见众突厥人被克斯坦一番话勾起对唐人的仇恨之心,心中暗叫不妙。克斯坦说话的时候,他就在搜肠刮肚想着对策,等克斯坦说完,杨帆马上哈哈大笑三声,轻轻击掌道:“jīng彩!当真jīng彩!”

    默啜移目向他一瞧,见他神sè自若,面带微笑,情知他必有话说,被克斯坦激起的心中仇恨便淡了三分,只想听他说些什么。

    杨帆轻描淡写地道:“隋之前,突厥强大,中国和亲许婚,何尝不是待之如上宾?隋时文殿坚雄才大略,一统天下,四方臣服,突厥何尝不是反过来事之如主?

    炀殿广巡幸至雁门关时,突厥可汗亲率满朝文武相迎。杨广赴其营地视察,先由使者为先驱,使者嫌弃汗帐之外不甚干净,可汗亲自拔出佩刀割草,以示对大隋恭敬,这就是强与弱的区别了。

    及至隋末,中原大乱,反王割据,突厥崛起,中原各路反王纷纷讨好契丹。许财许人,极尽巴结,为的就是希望强大的突厥站在自己这边,恭恭敬敬,如臣事主。乃是实力不如人,这有什么好说的?

    等到中原一统。渐趋强大。而突厥恰又发生了内乱,分裂为东西突厥,两部之间征战不休,国力rì益疲弱,唐国这时已然崛起,不趁这个机会打击突厥。以我看来,才是不可思议的怪事,天理不容!

    杨帆冷笑一声,道:“强与弱。本就是相对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强大的时候,也有弱小的时候,强大的时候欺凌他国,弱小的时候被他国欺凌,古往今来,莫不如此!”信奉弱肉强食的草原人对这句话很是认同,只不过着落在他们自己身上就不那么舒服了。

    杨帆道:“今默啜可汗乃英明之主,遂有控弦之士四十万,疆域万里,北方诸族莫不事可汗为主。至于未来,是突厥强大还是周国强大,那要看各自是否代出明主,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

    作为当下人,我们只须做好当下事,当下情形如何呢?当下突厥崛起,可我周国上承大唐,国势未衰,同样是强国。两大强国若是相争,于彼此皆非幸事,一旦两败俱伤,不免为他人渔利。因此,如今的突厥与周国战不如和。反倒是你们契丹……”

    杨帆望向克斯坦,笑吟吟地道:“你们乞和借兵,卑躬屈膝,又对可汗许让大片土地,其作法倒是与我们以弱待强时的手段一般无二呢!”

    杨帆转向默啜,笑问道:“可汗不觉得契丹今rì之手段,正是贵我两国当初疲弱时所用过的手段?同为游牧民族,如果契丹强大起来的话,不知道首当其冲的会是我周国还是你突厥呢。”

    帐中众将听了,不由自主地看向克斯坦,目中都露出危险的光芒。周国眼下显然不是他们能吃掉的,而周国即便强大起来,凭着大漠草原这种除了游牧民族其他民族根本无法生存的地方,也不可能是他们的生死大敌,契丹则不然。

    契丹今rì之屈服,正如当年纥干可汗为隋帝割草,又如唐帝为突厥可汗戴孝,可是契丹一旦强大起来,同为游牧,他们完全可以统治整个草原,把突厥人像曾经的匈奴、柔然、鲜卑等强大过的游牧民族融合到他们的族群中,彻底抹杀。

    契丹现在已经显现了他们的力量,这是一个最危险的敌人!

    克斯坦面红耳赤,还待再言,默啜心中已有决断,他“啪”地一掌拍在案上,厉声大喝道:“来人!”

    帐外几名勇士应声而入,默啜向克斯坦一指,凶狠地道:“本可汗早与周国有约,许亲和盟,永结友好!此人狡言巧辩,yù陷我突厥于不义之地!该杀!把他拖出去,连同他的随从,全部处死,一个不留!”

    众侍卫称喏一声,拖起克斯坦就走。

    克斯坦大惊失sè,劈手先被夺了拐杖,随即又被反扭双手,克斯坦竭力挣扎,猪皮斗篷挣落在地,头上的鸡毛帽子也歪了,他声嘶力竭地大叫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默啜,你不能坏了规矩,你不能杀我!”

    契比克力冷笑一声,重重地呸了他一口唾沫,道:“契丹不过是附庸周国的一族,你们算哪一国?呸!”

    杨帆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脸上却始终是一副镇静的表情,淡定自若。

    默啜向众首领环视了一圈,沉声道:“我意,履行前诺,配合周国,出兵讨伐契丹,众首领以为如何?”(未完待续……)

    PS:各位好友,今天新鲜出炉的推荐票,请多多支持!,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