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八十二章 九彩儿

第七百八十二章 九彩儿

    “你……现在就要带我走吗?”

    “现在不行,你也知道,我是偷潜进来采药的,而且我事情未了,如果我现在带你离开,就必须得马上离开这里,可我想找的那份主药还没着落。你先回去,等我安排好一切,好么?”

    九彩儿眸中的神彩顿时消失了,失望的神情无法掩饰,或许是突然萌生的希望使她过于患得患失,所以她不太相信杨帆的承诺,她担心杨帆下了山就会把她抛之脑后。也许杨帆方才那番话都只是为了安抚她,为了安全脱身才安抚她的话。

    毕竟……山底下立着“擅入者杀”的牌子,他若是出于这理由,也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杨帆看得出她的担心和不信任,不过他也因此觉得,这个少女在这个火坑里真的是活不下去了,也许真的可以利用她同庐陵王取得联系。

    杨帆摸了摸身上,钱袋不算丰厚,不过对这山居的少女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

    杨帆掏出钱袋放到她的手上,说道:“这点钱,你先拿去,也许有些用处。明天这个时候,我还来这里采药,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来见我!”

    “嗯!”

    九彩儿似信非信地接过钱袋,或许是因为自幼居于深山,不习人间礼数,她毫不避讳地当着杨帆的面打开了钱袋。

    “哇!这……这是金子?好大一块!”

    九彩儿拈起一块金饼子,惊叹地道。

    杨帆的钱袋里有一块金饼。两颗龙眼大的明珠,还有几十文钱。

    金子虽不能直接用来当钱使用。却可以兑换成钱,因此远赴外地的人很少会背着一袋子沉重的货币,而是携带金子、明珠等很值钱的东西。看这钱袋,倒也恰好侧面印证了他方才的话,他的确是从远方来的。

    九彩儿大概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一笔财富,两眼熠熠放光。

    杨帆看着她雀跃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是啊。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

    “嗯!嗯嗯嗯!”

    九彩儿抿着嘴唇连连点头,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嗯嗯”的鼻音发出来,萌极了。

    杨帆取笑她道:“看你现在的样子,金子才是给你解毒的良药啊。”

    九彩儿俏脸一红,微嗔地白了他一眼,有点儿忸怩。

    杨帆笑脸一收。道:“好了,我得走了,你也回去吧,自己小心些,明天我还会来这里!”

    杨帆向她招招手,便闪进了竹林之中。

    “马桥哥哥。不见不散!”

    九彩儿追上两步,挥舞着金饼子向他甜甜的招呼。

    ※※※※※※※※※※※※※※※※※※※※※※※※※※※※※

    杨帆假意回去寻他的药锄和竹篓,在竹林中穿行一阵,等九彩儿已经不可能看到他的身影,立即返回去。悄悄盯着九彩儿。

    九彩儿大概是穷怕了,陡然得到这么一大笔钱。她跪坐在地上,捧着金饼子看一阵儿,爱不释手地放下,再举起明珠端详一阵,就连那些铜钱,她都一枚一枚仔细看了许久,仿佛是宝贝一般。

    杨帆暗暗叹了口气,只瞧她这副模样,就可以知道她平时是如何的拮据了。

    不过,艰苦的生活,却没有对她的生长发育造成什么影响,或许天生丽质,指的就是她这种女子。

    九彩儿一样样地把钱袋里的东西宝贝似的鉴赏了几遍,便装进钱袋,在竹林中逡巡起来,杨帆先还有些纳闷儿,不知道她在找什么东西,看了一阵儿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想把钱袋藏起来。

    想到她那人面兽心的叔父和刻薄严厉的婶娘,这小丫头这么做也就理所当然了。

    杨帆没有再看下去,他现在已经确信这个姑娘不会泄露他的行踪了。如果她想告密,就不会有这种耐心在那儿鉴宝似的对钱袋看个没完。

    其实杨帆早就相信了九彩儿的话,只是此事毕竟干系重大,直接关系到一批人的生死乃至国运的变化,他不能不格外小心。

    杨帆赶到他和古竹婷分手的地方,又静静地等了大约半个时辰,便听到一阵悉索的脚步声响起,杨帆悄悄拨开草丛一看,见是古竹婷,这才现身出来,古竹婷一见他,便轻轻摇了摇头。

    杨帆道:“不用着急,如果庐陵王那么容易见到,咱们也不用如此慎重其事了,回去再说,我可能已经有了法子。”

    两个人又顺原路悄悄潜出了黄竹岭,回到黄竹镇上的住处。

    二人各自沐浴一番,歇下不提。直到共进晚餐的时候,杨帆才把今rì如何遇见九彩儿,如何为她解毒,如何知道她可怜的身世,以及想利用这个“山里人”打探庐陵王准确消息,再行联系的打算和古竹婷说了一遍。

    古竹婷道:“这个女子可靠么?”

    杨帆笑道:“你不会认为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在那种环境之下,就能随口编出一套天衣无缝的谎话来吧?再说,一个妙龄少女的谎话,还瞒不过我的眼睛。”

    古竹婷微微一笑,道:“自然是阿郎应变的本事更高一筹,你找的这个身份细想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只是你下回去时,难免要背个药篓装装样子了。我是说,这个少女毕竟是驻军的民户,她会不会泄露阿郎上山的消息?”

    杨帆把他去而复返,对九彩儿又暗中监视了一番的情形说了一遍,道:“所以,我可以笃定,她绝不会告发我。只是,一旦让她知道我上山的本来用意,只怕她胆子太小,哪怕不对人言。神sè间若是露出些异常,也是大大不妙。所以,我会巧妙套问,非到万不得已或者对她绝对信任,不会向她吐露实情。”

    古竹婷想了想,微微颔首道:“也好,只是阿郎独自潜入山中的话,务必格外小心!”

    杨帆道:“你放心,以这山中jǐng戒。纵然不用你传我的法子,我也能来去自如。只是,一旦探明庐陵王所在,要在众多房舍之中和诸多山民的眼皮子底下和庐陵王取得联系,那就需要大力倚仗你了。”

    黄昏的时候,杨帆“夫妻”俩到镇上闲逛了一圈,因为他在镇上雇佣了几十个壮劳力。镇子上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了,对这位让本地人有钱赚的外乡客人,镇上的百姓都客气的很,见了面都不免要热情地打声招呼,杨帆“夫妇”也是热情回应。

    那些散宿于周边乡村的“百骑”和“内卫”也三三俩俩地到镇上来,杨帆这边事情还没着落。对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吩咐,他们只要看见杨帆面无表情地从他们身边走过,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知道还需继续等待下去,于是也恍若无事地与杨帆错肩而过了。

    高莹、兰益清等这些隶属内卫的女孩子对这趟任务兴致勃勃。杨帆还没与庐陵王联系上,是她们最乐见其成的事。她们闷在宫里的时间太久了。每年也就适逢几大节rì的时候,才有机会出宫一游,还得适逢她们没有倒霉地当值。

    如今一下子走出这么远,而且是与洛阳城迥然不同的房州乡下,这些女孩子都玩得有些乐不思蜀了。

    次rì,那些被杨帆雇佣的民壮再度上山的时候,杨帆和古竹婷也悄然随在了他们后面,这一次杨帆肩上背了个竹篓,里边放了个药锄,做足了功夫。

    山乡小镇,生活节奏缓慢,悠闲的令人发指。

    洛阳城里,那是天sè微曦便晨钟大鸣鼓声大作,除非是睡得跟死猪一般,否则想不醒都行,这个地方是杨帆一早准时睁开眼睛,脸也洗过了,牙也刷过了,茅房也去过了,武功也练过了,人家那儿厨房上面的烟囱还没冒烟呢。

    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早餐上桌,都已经rì上三竿了,他们还要吃着饭、扯着淡,一碗粥足足喝上半个时辰,又东晃西晃地折腾好久,这才扛起家活什儿出门。出了门也不见他们快走,慢慢腾腾的比牛还慢。

    在洛阳已经习惯了都城快节奏生活的杨帆,就算是走路的频率都比他们快上许多,杨帆在他们后面跟了一阵,实在是等得不耐烦,干脆和古竹婷抄小路绕到他们前面,抢先赶到了黄竹岭。

    到了山脚下,古竹婷便匿伏在一处林中等候,杨帆则潜过守山士兵的监控带,悄然潜入山中。

    窄窄山腰路,曳曳路边花。

    溪流回转,修竹掩蔽,竹下美人,淡雅可人。

    九彩儿盘膝坐在静水幽泉边竹林下的草甸上,肘支在腿上,腮托在手上,青丝未挽,秀靥润玉,一双明净的眸子微微带些迷离,望着那静幽幽的清澈泉水微微出神。

    忽尔,她抬起头,望向天空。

    天空湛蓝,但是在参天的一竿竿修竹遮蔽下,天空只露出一角,而且还被细细的竹叶剪碎了,凌乱地挂在上面。

    她喃喃自问:“真要离开这里吗?”

    她的神情有些迷惘,但迷惘的神sè马上便被坚决所取代。她攥紧粉拳,激动地俏脸绯红:“离开!无论如何也要离开,哪怕冒再大的风险,这里……我已经受够了!”

    “呵呵,原来你在这儿!”

    杨帆分开两根细细的新竹,背着一只装着几根草药的竹篓走过来。

    “马桥哥哥!”

    九彩儿惊喜地回头,一见杨帆,颊上一对笑涡儿便浅浅一现,像只燕子般轻盈地跃起,向他飞奔过去。!凌晨先奉上两章,双倍最后二十四小时了,诸位朋友,请月票投下!!

    ps:!凌晨先奉上两章,双倍最后二十四小时了,诸位朋友,请将【月票】投下!,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