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绿色的网

第七百八十七章 绿色的网

    “桥哥哥!”

    九彩儿像一只快乐的小喜鹊,一头扎进杨帆的怀抱,皓腕勾住了他的脖子,笑逐颜开的脸上还带着斑斑泪痕。一双柔软的小鸽子紧紧地贴在杨帆胸口,里边一颗心跳得嗵嗵直响。

    杨帆看见她喜悦的眼中漾起的泪花,一时来不及反应她如此热情的拥抱:“怎么了?”

    “我以为……桥哥哥不会再来了!”

    九彩儿扁扁嘴,用带着鼻音儿的萌萌语调倾诉,还在眼中闪烁的泪花眨出了眼睫,旋即便破啼为笑:“是我自己吓自己,桥哥哥没有骗我!”

    杨帆有些好笑,无奈地摇摇头,不着痕迹地解开勾住自己脖子的一双柔软玉臂,说道:“我只是有些事情耽搁了,答应你的事情,哪能不来!”

    “嗯!”

    九彩儿喜悦地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憨态可掬。

    “桥哥哥,你说这一两天,就能带我离开,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了,我……我今天或者明天,能跟你走了么?”

    九彩儿有些兴奋难捺、又有些担忧惶恐,一双令人着迷的大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杨帆,期盼着从他嘴里听到满意的回答。

    杨帆眸光一闪,还未开口,九彩儿又低下了头,怯怯地道:“叔父屡次三番不能得逞,有些恼羞成怒了。他说……他说要把我许人,那个男人是寨子里的一个伙长,长得像个杀猪的,又胖又凶,他以前有个女人,被他酒后发威给活活打死了,我怕……真的好怕……”

    九彩儿把衣带一圈圈地绕到纤细晶莹的手指上,垂着头怯怯地说,没有注意到杨帆已经在点头。

    杨帆道:“嗯!我今天来,正想跟你说,今天晚上,你能出来么?”

    九彩儿霍然抬头,紧张地睁大眼睛,期期地道:“桥哥哥,你是说?”

    杨帆道:“我想今天晚上来带你下山!”

    九彩儿微微张着嘴巴,怔忡半晌,突然快乐地叫起来:“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我……我晚上就在这里,就在这里等着桥哥哥带我走!”

    杨帆松了口气,微笑道:“你能出来就好,我还担心到时候你无法出门。”

    九彩儿撇撇嘴道:“他们才不会在意我的死活,我能溜出来的!”

    说着再度扑到杨帆的怀里:“桥哥哥,你真是太好了,你是我的大恩人,一辈子的大恩人!”

    杨帆微有些不自在,不太适应这样亲热的举动,正想轻轻推开她柔软的身体,九彩儿忽然放开他,切切地道道:“桥哥哥,今晚我们就走了,那你现在不要再找‘竹宝’了好不好?”

    杨帆心道:“我要找的‘竹宝’已经找到了,这竹林中,哪有什么我想要的东西。”

    见他点头,九彩儿欢喜无限,一把拉起他的手,说道:“桥哥哥,你跟我来!”

    九彩儿在竹林中奔跑起来,杨帆被她拉着,不由自主地跟在她的后面,不一会儿,来到一处地方,一人多高半探出来的崖壁,崖壁自上而下垂下许多藤萝,藤萝交织成了一张绿色的网,一直垂挂到地上。

    九彩儿放开杨帆的手,翩然一转,随着转身的一旋,大大的裙摆像五彩的花瓣似的张开来,露出一双玉笋似的小腿。

    九彩儿娇喘着,两颊嫣红,眸光发亮:“桥哥哥,进来看,这是我一个人的小房子。”

    九彩儿分开藤萝,猫腰钻了进去,杨帆有些好奇地跟进去,岩顶一人多高,站着倒不辛苦,纵深约有七尺,地上铺了厚厚的竹枝,上边又垫了柔软的青草,如同一张大大的床铺。

    九彩儿双腿并起,快乐地一跳,裙儿扬起复又落下,裙儿落下时,她已开心地在这柔软的草床上坐下,七彩的裙儿铺洒在她的四周,青草如荷叶、裙摆似荷花,而她坐在中央,就像花的蕊。

    “桥哥哥,来!”

    九彩儿笑盈盈地拍着柔软的草床,杨帆在“床”边坐下,嗅着天然的青草香气,微笑四顾道:“不错,如我修道人所言的洞天福地,没想到在黄竹岭上,竟有这般所在。”

    “而且,这洞天福地里面,还有一位美丽的仙子!”杨帆回首笑望着九彩儿道。

    九彩儿抚着自己的脸颊,喜孜孜地道:“桥哥哥,人家真的很美吗?”

    她知道自己长得很美,从小就知道,后来渐渐出落成妙龄少女,她就更明白这一点了,寨子里那些男人色色的目光她又不是看不到。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这里毕竟是一个闭塞的山村,一个村姑再美能美到哪儿去?

    听说在长安和洛阳有的是绝色佳人,天下各地的美女或自愿或不自愿地都会集中到那儿去,“马桥哥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又是心志比较坚定的修道人,九彩儿可没有信心自己的美貌也能让他着迷。

    这时听杨帆这么说,九彩儿心里美滋滋的,信心为之大增,但她犹自含羞低头,轻卷衣带,作出羞怯模样道:“才不是呢,桥哥哥经多见广,想必见过许多美丽的女子,人家……比她们如何?”

    杨帆微笑道:“的确,天下间有许多美丽的女子,尤其是大城市里面,本来就美女众多,又懂得穿衣打扮,更是丽人无数,许多时候,看着美如天仙的人,一旦卸了妆,那就惨不忍睹了,所以要看一个女子是否真的美丽,要她卸了妆才知道。”

    九彩儿咬着薄嫩如肉脯的樱唇,侧首想了一想,忽然向杨帆爬了过来。

    一个俏丽到极致的美少女,在一处藤萝垂挂、野趣盎然的洞穴里,如一只野姓未驯的狸猫儿似的,扭动翘臀,以一种充满魅惑的优雅爬向一个男人,那是怎样的感觉?

    杨帆的心不由自主地跳快了些,他不是圣人,当一种美已经到了极致,他的心也会动。

    “那……桥哥哥看看,人家有没有着妆呀?”

    近在咫尺,呵气如兰,鼻腻鹅脂,说话间连那雀舌般嫩红的舌头都看得到。

    杨帆看着那吹弹得破的娇嫩肌肤,莹润得似乎可以映出他的影子:“没有,当然没有,我很少夸赞女人的美貌,可是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所见过的女子中最美的一个!人怎么可以生得这么美?”

    九彩儿眸中掠过一丝得意,用小手掩着嘴,吃吃地笑起来:“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而女子之德,第一就是妇容。小女子一定是太缺德了,所以才会生得……”

    九彩儿格格地笑起来,杨帆也忍不住笑了。

    九彩儿笑着,脸上的笑容渐渐如水中的涟漪,轻轻地隐去,然后慢慢平静下来,一双黑宝石般的眸子却越来越亮,熠熠地放光:“桥哥哥,九彩儿……喜欢你!”

    “嗯?”

    杨帆瞿然扬起一双剑眉,入目,便是一张粉嫩的小嘴,柔软轻薄的嘴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嘴,杨帆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九彩儿,我们不可以……”

    杨帆拒绝着,可语气并不坚决,这样容易叫人焕发本姓的地方,这样一个美到极致的妙人儿,很难叫人做得到无欲无求。

    “为什么不可以?我看得出桥哥哥喜欢我,我也喜欢桥哥哥……”

    “喜欢,不代表就要占有……”

    杨帆的话没有说完,这一次,九彩儿像一只灵巧的小猫,扑向一只正在啄羽休憩的云雀,她的身子很轻柔,却足以把杨帆扑倒,把他扑到在柔软的、富有弹姓的青草的床上。

    “桥哥哥,要了我……”

    九彩儿在杨帆耳边呢喃着,微带着颤萌的声音让杨帆的血液贲张的更快:“我……我还是处子之身,可我若留在这山上,我不知还能保留多久,桥哥哥,你肯带我走,救的不只是奴的身子,还有奴的心,奴家……愿意一生一世侍奉哥哥,为奴为婢,也心甘情愿。”

    九彩儿激动地抱紧杨帆,一边昵喃着,一边胡乱地撕扯着他的衣服。杨帆向来认为男人才是主动的一方,他从来不曾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局面,会有半推半就的时候,可是……面对这样一个绝美的少女,他真的无法坚持自己的意志。

    九彩儿一面大胆地解着他的衣衫,一面羞涩地把玉面埋进了他的怀里,杨帆没有注意到,九彩儿那微侧的俏脸上,有着一抹狐媚而自得的笑容,她的眸中隐藏着一丝狡黠,一丝猎物入彀的狡黠。

    她终究是不放心,哪怕她看得出杨帆此刻的承诺是发自真心。可人都说女儿心善变,其实男人何尝不是一样,这一刻他可以为你流血流汗,下一刻心意变了,他立刻就可以无情地否认对你的任何承诺。

    这黄竹岭,她待够了!这里的生活,她受够了!她想走,她想跳出这个小世界,跳到一个更加广袤、更加精彩的空间里去。

    可她有什么?

    生在富贵人家的,凭着父祖的余荫,可以一生无忧;负有一身勇力的,可以从军入伍,凭百战军功换一个活法;苦读诗书的,就算不能科举及第,也能为人幕僚……,而这一切,都是男人的路。

    她是女人,她有什么?

    上天只赐了她一副娇美无俦的姿容,一个冰肌雪肤的身子,这是她唯一的资本。

    她要换一个活法,所以要把她唯一的资本,投给这个能改变她命运的男人!

    有风徐来,藤萝轻摇,如绿色的网。

    赤条条一只白羊儿,似那网中的鱼。

    网中的鱼,想用它精心织就的网,网住那个男人的心。

    风轻扬,网轻摇,草榻如舟……!(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