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零四章 迷雾重重

第八百零四章 迷雾重重

    黄旭昶低声道:“魏勇,张溪桐,陈群,叶值秋,谢芷菡,雨青禾,四个百骑,两个内卫。◎ ◎”

    杨帆道:“理由呢?”

    黄旭昶道:“他们当rì都不在黄竹岭上,他们六个人都是家境贫寒,有的只有父母或一两个兄弟姐妹,有的甚至是孤儿,事成之后最容易隐姓埋名脱身事外。另外,这六个人还都不曾受过伤。”

    杨帆道:“内卫可以排除在外。当初出京时,她们每个人就很清楚我们此行的任务,如果她们想泄密,在京里早就报与武家人了。那样的话,只怕我们在黄竹岭上只能看到一具已经暴毙的尸体,而不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庐陵王。”

    杨帆这一,嫌疑人的范围进一步缩小,只能确定在百骑范围内了,黄旭昶作为百骑旅帅颜面无光,便悻悻地道:“他nǎinǎi的,这么,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一定是出自我的下了。”

    杨帆笑了笑,安慰道:“财帛动人心,只要利益足够大,有人被收买也不足为奇,何必介意。”

    顿了一顿,杨帆又道:“受伤不是一个用以怀疑的理由,因为这个内卫中的武氏jiān细,应该是武氏一族为了扩张势力网罗耳目,在宫中收买的人。这个人不可能同苦守黄竹岭十六年的那支驻军有联系,也不可能同武氏一族其他的眼线和势力有接触。

    也就是,在收买这个人的时候,武氏一族还不能确定他会起什么作用。在什么时候起作用,他只能是和武氏一族的某个人单线联系,而且武氏一族也不可能把这个内线的身份透露给他们派出来的刺客,所以即便是内jiān也一样有受伤的可能。”

    黄旭昶迟疑了一下。道:“这样的话,还得再加上一个,本来应该加上三个,不过其中有两个是内卫的人。校尉既内卫绝不可能,那就只有这一个了,他叫方忏轩,此人也符合以上条件,不过……他断了一臂。”

    杨帆沉声道:“嗯!那就对这五个人加强监视,只要他是内jiān,总会漏出马脚的,等我把他揪出来……”

    杨帆的声音冷厉了些,却没有究竟要怎么样。黄旭昶抱怨道:“校尉让王爷秘密上路。看着冒险。其实是个非常可行的办法。但你不该向每一个人公布,这一来那内jiān岂会不通风报讯?”

    杨帆轻轻一笑,道:“不这样做。我们如何引蛇如洞呢?”

    黄旭昶讶然道:“校尉是……这也是一计?”

    杨帆道:“算是不得已才用的将计就计吧。你想,不知根不知底且能力不足的人。是万万不能派护送王爷的,但是可以信任又有能力的人,都是这支队伍的重要人物,一下子少了几个重要人物,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怀疑了。

    再者,当时我还不确定古姑娘所扮的庐陵王究竟有几分相像,能不能瞒过咱们自己人,如果被内jiān看出端倪,事先他却一无所知,必然会生起jǐng觉,知道我对咱们自己人已经不信任了。

    那样一来,消息还是一样会泄露出,而他的行动却会更加小心,我们如何揪他出来?所以,这个冒险,不只对庐陵王是一个冒险,对我们来也是一个冒险,我就是要让每一个人都清楚我们的计划,让内jiān认为我还没有怀疑自己人,这样他才会露出马脚!”

    黄旭昶道:“可是,如果在我们揪出他之前,他把消息泄露出……”

    杨帆道:“村镇这种地方太多了,他们不可能留有眼线,只有进了大城大阜才有可能,那时我们要用可靠的人,采取人盯人的方式盯着每一个可疑的人,只要他们露出马脚,立即予以格杀。

    这样的话,还怕消息泄露出么?再,即便消息泄露,那时王爷也不知到了哪里,区区三个人,这样同行的队伍实在是太常见了,他们想要找到王爷,也无异于大海捞针,无论怎么,总比跟着咱们安全些。”

    黄旭昶点点头,轻轻叹了口气道:“真不希望,在我们自己的兄弟当中出了一个叛徒!”

    杨帆心有所感,也不禁深深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我何尝不是?”

    他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是内jiān,哪怕是当初不曾一起亡命西域的战友,这一趟下来也算是生死与共了。尤其是魏勇,跟楚狂歌还是朋友,如果他是内jiān,楚大哥也会伤心的。可是种种迹象表明他们之中确实有个内jiān,这一点已经不容质疑。

    不远处,古姑娘所扮的庐陵王忽然“啊”了一声,黄旭昶和杨帆扭头望,却见李裹儿正在推醒她,低低地她了几句什么,古姑娘便起身陪她悄悄向林中走。看样子是李裹儿想要起夜,这黑灯瞎火的,自然要有人陪着才放心。

    等二人走远了,黄旭昶轻声道:“还别,古姑娘扮的庐陵王真是像极了,连我都看不出一丝破绽。这世间的奇人异士,当真不可小觑。”

    杨帆笑了笑,枕起双臂,望着暗夜星空,悠悠地道:“是啊,原本我还不太放心的,古姑娘既有这般本事,我们的计划应该可以实施的比较顺利,但愿王爷能够顺利返回京师,但愿我们都能安安全全的回。”

    ※※※※※※※※※※※※※※※※※※※※※※※※※※※※

    天亮了,晚间被惊飞的宿鸟回到巢穴,发现那些人类还在它们的领地内,只得又远远地飞开,只有那些巢里有小鸟等着喂食的鸟类才不舍得远离,只是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停下来,吱吱喳喳地叫个不停。

    晨雾袅袅,林中犹如仙境。

    几个女侍卫把剩的干粮和肉干掺进昨天的剩粥里面,重新煮了一锅热粥。大家吃饱了便小溪边洗漱,古竹婷因为扮成了庐陵王,不能洗面容,再花一两个时辰重新装扮。是以只能用柳枝刷了刷牙,做了些最简单的清洁。

    rì上三竿的时候,杨帆让一个恢复了女装的内卫和一个百骑侍卫扮成一对小夫妻了趟村子,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赶着一辆车。车子由一头骡子架着,车子里还放着一堆从各户人家收购来的蒸饼(馒头)。

    车子没有棚,庄户人家平时用它来拉庄稼、运东西,偶尔出趟门妇道人家要坐车,也不像大户人家那么讲究,还得遮掩头面,所以是一辆敞棚大车,他们花了重金从庄户人家那里买来的。

    当下便由李裹儿陪着扮做庐陵王的古竹婷上了车,兰益清马上踊跃报名要做车把式。

    今儿早上在溪流中濯足时。她就不断地心疼一双秀美如玉的脚丫走出了水泡。杨帆知道她那点小心思,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点破,由着她兴致勃勃地拿起鞭子。一行人便护着那辆大车沿伏牛山向西而。

    当晚他们住进了一家小镇,这里离鲁阳关已经很近了。所以镇子里设了客栈,虽然客栈比较小,不过几个人挤一个房间也还住得下。

    因为是几个人住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里至少有一个人是知道自己人中有内jiān的,今晚又特意安排内卫的人在外围jǐng戒,所以杨帆并不担心消息泄露。

    次rì一早他们就起程了,因为他们要赶在当天过鲁阳关,当天中午他们赶到鲁阳关前第一大城向城,在这里买足了坐骑,没有足够的马匹就把骡子拉来充数,总算让所有的人都有了坐骑,速度顿时快了许多,同时马车也换了一辆带棚的。

    昨夜大家宿在客栈里,都睡了个好觉,是以今天赶了这么远的路,依旧jīng神奕奕,但是李裹儿不知道是不曾习过武功身体虚弱还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一路上都恹恹的没有jīng神,换了有棚马车之后,她更是抱了两床被褥铺进,呼呼大睡起来。

    魏勇看着觉得蹊跷,好奇地向杨帆问了一句,杨帆只是莫测高深地微微一笑,信口答道:“女人家的毛病,不妨事的,过了这几天就jīng神了。”

    魏勇恍然大悟,就此不再问起,只是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小郡主来了月事,杨校尉都一清二楚?究竟是杨校尉神通广大呢,还是小郡主百无遮拦?想到京中传颂至今的杨帆和太平公主的风流韵事,魏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太平公主、裹儿郡主……,那可是亲姑侄啊!”

    魏勇想通了这一点,再望向挺拔地骑在马上的杨帆时,便肃然起敬了:“大丈夫当如是也!只是……搞不好就要大头小头一块儿切的下场,杨校尉还真是一个宁可花下死的风流典范!”

    鲁阳关在鲁山县西南,地处洛阳和南阳的交通要冲,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不过,那是在战国时候或是诸侯并起内乱频仍的年代,如今中原一统,鲁阳关就失了它的军事价值,关隘处没有驻军,只有税丁依旧坚守在这块阵地上。

    杨帆一行人赶到鲁阳关时,天sè已近黄昏,远远可以看见山头上沐浴在夕阳下的楚长城的残垣断壁,时有时无地蜿蜒在连绵的山脉上。

    税丁马上就要关门了,忽然看见远处一行人马急急赶来,又是车又是马的,晓得又是一笔进帐,这才jīng神一振,多等了他们片刻。!凌晨又三更,求月票!!

    ps:  意志能不能转化为战斗力?

    我现在知道了,能!

    以如此工作强度坚持到现在,不是意志又是什么,

    差距虽然有些远,心中却没有一丝气馁,不是意志是什么?

    人总是在成长的,曾经因为战斗中因为竞争而产生的不愉快让我有些消沉,可是于沉默中发酵出来的是成熟的果实,我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大有提高,这让我欣然。

    战斗到今天,我凭的就是坚强的意志,不屈的意志!

    这么战斗,大家很爽。而你的开心,就是我的成就,我为此而欣然!

    我会一直战斗下,七天双倍也不是一个结束,直到本月的最后一刻,我都将持续努力,在这本月双倍第六天的时刻,我郑重承诺,同时请求您给予我无私的支持!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