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拥吻绯闻

第八百三十六章 拥吻绯闻

    本能的喜欢,再加上利益的需要,李裹儿对他便更加亲热了,瞧他一副拘谨的模样,李裹儿“卟哧”一笑,轻轻挽住他的臂,在他耳边柔声道:“你干嘛呀,人家又不是吃人的老虎。*.c om*瞧你这样子,当初欺负人家的时候,那般龙jīng虎猛的劲头儿哪了?”

    李裹儿到这里,羞红之中一抹chūn意倏然漾过她的眉梢。杨帆心中一紧,赶紧四下看看,慎重告诫道:“郡主千万慎言,万一被人听进耳朵,于你于我,都是大大地不妙。”

    裹儿酒意上头,丝毫不惧,娇嗔道:“你不怕做,还怕么?”

    杨帆有苦难言,当初他只道这是一个美貌村姑,以他身份,占了一个村姑算什么大事儿,就算这姑娘还有父母高堂在,只消办完了大事之后,使人向她家里明身份,他家里还不是一千一万个点头?

    谁晓得她竟是……,而且还是一个未出阁的!

    杨帆头疼不已,掌心都沁出汗来了。他如今可不是当年的那个愣头青了,他有家有业,而对方却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一旦事情败露,后果当真不堪设想。而这个年岁的女孩子做事又最是娇纵任xìng不计后果,他已经错过一回,如今可是万万不可再与她有所纠缠了。

    杨帆加重语气,神情严肃地道:“郡主!这件事不是笑的!这里不是山村乡野,既便是山村乡野,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传出些什么绯闻艳事,都是灭顶之灾。洛阳是天子脚下,你是皇室贵胄,尤其需要谨慎!”

    裹儿听得脸sè一紧。杨帆见吓住了她,心中一松,道:“我下车了,此番回城还有事情要做,郡主请慢走。”

    裹儿眸波一闪,突然道:“你是薛怀义么?”

    杨帆弯下腰,正要伸拉帷幔,听到这句话动作顿时一僵。

    裹儿眼中讥诮之意一闪,慢悠悠地又道:“还是……张易之、张昌宗?”

    裹儿当rì可是被张氏兄弟的美sè很是“惊讶”了一下的。因此对这对美人儿兄弟很是注意,这些rì子她在宫里刻意结交些宫娥太监,在外面又与那些京都名媛来往密切,这些人恰恰都是喜欢搬弄唇舌的,所以一些流传在京的风流传闻她很快便一清二楚了。

    裹儿又一口气儿了许多人名。有的杨帆听过,有的他从未听过,不过听过的那些人都是某位命妇贵女的面首或情人,由此看来,他没听过的那些名字怕也都是这般身份。裹儿进京不久,居然对此已全部了然。

    裹儿到最后,语气忽然放缓了些。眼睛微微眯起,眸中露出一丝狐一般狡黠的光,慢悠悠地道:“还有我的姑姑太平公主……”

    杨帆心中一紧,忍不住问道:“她又怎么?”

    李裹儿狡黠地盯着他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道:“有关她的事,是不是真的呢?”

    杨帆冷然一晒,故作镇静地道:“一些长舌妇搬弄是非,岂能当真?”

    李裹儿婉媚地一笑。伸掠了掠鬓边的发丝,向他娇滴滴地眨眨眼睛。道:“是哦,那你和人家只是在车中坐坐,怕什么搬弄是非呢?”

    杨帆顿时语塞,李裹儿见状,突然又有些小紧张地问道:“你跟她……究竟是不是真的?”

    杨帆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因为他觉得李裹儿的神情语气貌似是……兴奋?没错,女人是喜欢打听八卦,可是听到一个和自己有过那般亲密关系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关系,居然会是兴奋?

    杨帆根本无法理解李裹儿的心理,其实在李裹儿来,此刻就像一个刚刚进城的乡下丫头,她有一种很严重的自卑心理,只是她掩饰的很好,愈是自卑,便用愈加的高傲来掩饰,所以无人察觉。

    那rì在龙门,看到一身盛装的太平公主时,李裹儿立即就被太平公主展现出来的那种高贵、优雅、成熟、大方的贵妇气质所震慑,产生了一种天子仙妃般难以企及的感觉。

    当她从别的女人那里听杨帆和太平公主的风流韵事时,她于震惊之外,并无一点伤心愤怒,而是惊讶和……荣幸!

    “原来我竟然有幸和那个仙妃般高雅高贵的女人拥有同一个男人,原来我也不是那么差劲儿!”

    这就是李裹儿的心理,与有荣焉,甚至是雀跃。

    自从得知张昌宗和张易之是她最为畏惧的那位祖母大人的禁脔,她就避之唯恐不及了,但是对杨帆不然。除了杨帆本身的健壮英俊,极讨女孩子喜欢的外表,以及他所拥有的值得李家争取的势力,还有这种很微妙的攀比心理在里面。

    李裹儿是极羡慕太平的风采的,她希望自己也能成为那样高贵典雅、光彩照人的贵妇人,同时她又不觉得自己父亲的这个妹妹,有什么大本事值得她畏惧的,所以她不像对张昌宗兄弟一样避忌。她想的是取而代之,对杨帆她有一种夺过来就是自己的胜利、就是自己超过了姑姑的感觉。

    杨帆完全不能理解李裹儿此时的心态,他皱了皱眉,道:“你也知道,我正奉谕募兵,今rì进城,确有要事在,不克久留,我真要走了。”

    车轮辘辘,行于闹市,帷幔之内,于酒醉之中的裹儿却似身在芙蓉小帐之内一般,浑然忘了一道纱幔之外就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她一把扯住作势yù走的杨帆,一双妙目水汪汪地瞟着他,含羞答答地道:“人家……人家想了……”

    ※※※※※※※※※※※※※※※※※※※※※※※※※※※※

    杨帆疑惑地道:“你想甚么?”

    李裹儿气极,在他腰眼上负气地拧了一把,娇嗔道:“自然是想要你了!非逼人家出来不可么?”

    杨帆骇然道:“这是甚么地方?万万使不得!郡主,你刚进京,令尊地位未稳,此时方方面面、时时刻刻都当谨慎自省,千万不可出什么岔子,我还有事在身,真得告辞了,后会有期!”

    “慢着!”

    杨帆愈是胆怯,裹儿胆子越大,她双挽住了杨帆的胳膊还不算,又抬起红锦小靴拦在杨帆身前,嘟起带着果香酒味儿的红嘟嘟小嘴儿,娇憨地道:“要走也成,你先亲人家一下!”

    “什么?”

    “就一下,亲了就放你走,要不然……哼!”

    红锦小靴量体订制,纤秀可爱,笔直的小腿白绫裹束,自裙下探出,缚于靴筒内,优美的腿形毕露无遗,此情此景,恰似撒娇弄痴的少女羁绊情郎,很有一种香艳诱人的味道,可杨帆心底却是怒火陡起。

    身为女子,一个不识大体、一个不知轻重、一个自以为是,此三者,在杨帆心中最是可憎,李裹儿此刻都犯了。

    杨帆心中暗生厌憎之意,可是此时此刻势必又不能和她翻脸,正犹豫间,李裹儿格格一笑,撅起带着果香味儿的诱人双唇,便向他吻来,这边刚刚作势yù吻,恰好车子驶过路口,一阵风来,又无坊墙阻挡,刮得帷幔登时一飘。

    旁边正有一人牵驴而行,驴背上驮了一捆柴禾,走得风风火火,帷幔一飘,被柴禾刮住,“嗤啦”一声,围住车子的纱幔登时被扯整整一幅,将车中二人撮唇yù吻的情景大白于天下。

    街上行人咋见如此景观,登时一静,随即大哗,杨帆不由大惊失sè。

    那牵着驴子的人被一幅帷幔都盖住了,他忙脚乱地扯下帷幔,一见是位贵人的轻车,车上一男一女,男子正用一种杀人的目光盯着他,慌忙大叫道:“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从路上经过!”

    杨帆瞧这牵驴汉子,貌似有点面熟,一时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

    这牵驴的汉子正是当初险些把刚回洛阳的狄仁杰从驴背上跌下来摔死的那个阿呆,这时街头一阵sāo动,杨帆也不能大剌剌地在车上坐着了,赶紧跳下轻车,爬上马背,领着几名忍俊不禁的侍卫飞骑而。

    这时有那好心路人对仍自大声辩白的阿呆低喝道:“呆子!还不跑,等着赔钱么?”

    阿呆顿时福至心灵,急忙牵起驴子就跑,他也机灵,不沿大道而行,马上拐进一座坊中,在小巷里三转五转,觉得已经甩脱了追兵,这才心有余悸地站住脚步,回头一看,一幅上好的宫纱还在驴背上,这一幅纱可价值不菲,不禁又嘿嘿傻乐起来。

    那边长街上,陡然被人看见二人作势yù吻的场面,李裹儿也是羞窘不已,偏偏那遮掩车子的帷幔又被那个牵驴的呆子带跑了,只得吩咐人赶紧催车前行离开此地。那些百姓们眼见如此风流一幕,男的俊俏女的妩媚,自然是啧啧赞叹。

    出事地点就在尚善坊坊口,尚善坊多豪门贵戚,在此出入的有很多是豪门子弟与奴仆,其中有人是认得杨帆的,登时大声把他的身份报了出来,众百姓一听竟是杨帆,不由抚掌大叹:“名不虚传,果然不愧是洛阳第一风流种子!”!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