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四十八章 再起波澜

第八百四十八章 再起波澜

    对于此番武氏家宴之行,杨帆觉得收获颇大。

    杨帆很清楚,这个时候还不是和武氏公开决裂的时候,如果有人在武则天正准备选立接替人、安排帝国未来的敏感时刻跳出来与武氏家族为敌,一定会被武则天视为敌人而铲除。

    倒霉的吉顼作为朝廷新贵,就是因为一时得志猖狂,对武懿忠大声吼了几句,略显轻蔑之态,就被武则天贬为县尉,滚出京师了。而且武懿宗当时还是在河北捅了大篓子,造成了大祚荣立国、契丹分裂、溪国归附突厥,如此情形下,女帝依旧偏袒。

    杨帆以千骑中郎将的身份与户部安尚书斗法,最初是因为不知道安尚书是何人主使,而且军饷一事不能耽搁,后来得知裘侍郎和武懿宗的姻亲关系,杨帆就暗暗捏了一把冷汗,暗悔自己大意。

    李多祚是左羽林卫大将军,是北衙禁军中最嫡系的军中将领,可他在河北时,因武氏一族的将军们丑态百出,连连失利,皇帝下旨由其统摄诸军,结果武攸宜、武懿宗依旧我行我素,对其极尽打压,他也无可奈何,杨帆现在的份量还没有李多祚重呢,凭着一支还未成军的千骑,他拿什么跟武家的人斗?

    在那些兵痞们第二rì闹上户部时,武懿宗并没有出现,安尚书愤而服软,这件事得以顺利解决。杨帆并不知道武懿宗之所以没有出现,是因为被武三思截住了,否则当rì就不是那般结局了,他派去的那些人必定会被武懿宗枭首示众,酿成一场惊天血案。

    一旦事情到了这一步,杨帆势必不能让兄弟们白死,这场官司打到御前,即便他有一千一万个理由,也不过稍挫武懿宗的锋芒,让他挨一顿训斥,或者象征xìng地降一降官职,而他的代价将是和武氏家族彻底决裂,他将因此被武则天抛弃。哪怕那些古之圣君,也做不到不偏不倚,至公无私的,何况武则天这个老妇人对武氏家族一向偏袒。

    武三思对他的诚意,他能够感觉到,以武三思今时今rì的地位,如果不是诚心招揽,也不需要纡尊降贵向他示好,通过武三思的斡旋,解决和武懿宗的冲突,他相信接下来军器监和太仆寺之行会非常顺利。

    果不其然,杨帆的军器监之行和太仆寺之行非常顺利,杨帆到军器监和太仆寺走了一圈,加起来用的时间一共还不到半个时辰,整个事情就圆满解决了,军器监武嗣忠、太仆寺丞白一寿都满口答应,对于“千骑”所需的军器和马匹三rì之内一定予以解决。

    杨帆大喜过望,本来他估计顺利的话,也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跑完军器监和太仆寺,没想到这么顺利就办成了。办完了这件要事,杨帆看还有大半天的时光,犹自记得先前与刑部陈东有个约定,便去刑部走了一遭。

    陈东听说杨帆要请他去“金钗醉”吃酒,马上欣然告假,与杨帆逍遥而去。

    美酒一觞接一觞,反正不是他花钱,只管痛饮便是。

    妖娆艳丽的胡姬一口气儿便叫了四个,两个在他身前蛇一般扭着身子,跳着那种让男人很容易就脸红气喘心猿意马的舞蹈,两盘硕大滚圆的“八月十五”在那细细的水蛇腰下荡来荡去,就像水中见月,一石投下,遽生涟猗。

    另外两个胡姬则像蛇一般扭缠在陈郎中的身上,等到陈郎中酒意上来,三个人便缠作一团,种种不堪之态令杨帆侧目不已,他从未想到一向谨言慎行、刻板严肃的陈郎中酒醉之后竟是这般风流模样。

    那四个胡姬很快就听说今rì付钱的是旁边这个小白脸,此人年少英俊,比旁边那个黑胖胡子更讨女人喜欢,叫她们倒贴都愿意的,何况此人年少多金,另两个舞得香汗淋漓的胡姬登时便向他缠了过去。

    杨帆大惊,赶紧绕开这两条美女蛇,笑道:“你们扶陈先生去后面吧,好生侍候着,某还有事,先行一步,赏钱我会放在掌柜的那里,你们谁能讨得陈先生欢心多些,便可多得一份赏赐!”

    交待完毕,杨帆便逃之夭夭,犹听恣情放纵、恨不得在雅间里就提枪上马的陈郎中,被两个健美力大的胡姬扶起,一边迈着天空步向后厢走,一边漫声吟道:“云卷云舒,看前门鸟进鸟出。宠辱不惊,望菊花花开花落……”

    杨帆大汗,没想到一向冷肃刻板的陈东陈大郎中,竟也是这般一个闷sāo货!

    陈大郎中化身口条才子、床笫君王,以一人之力挑战金发碧眼四胡姬去了,也不知桃源洞前车**战,最终能否保得一点残骸碎骨,这已不在杨帆的考虑之列,还了陈郎中这份人情,他回家去陪一双可爱儿女小腻了一阵儿,便往军营去了。

    ※※※※※※※※※※※※※※※※※※※※※※※※※

    三rì之后,军器监果然依约送来了武器装备。

    武器装备是不会直接发到士卒们手中的,也不会送往军营,而是送到甲仗库保管。训练、出兵、执行军务时才会发放到个人手上,首次发放时会在每件兵器上刻上使用者的名字,从此以后这套武器就归此人使用。

    武器上有铸造工匠的名字,有使用者的名字,如此做法既是为了防止串用丢失,也是为了督促士兵们好生保养使用,免得武器的损毁率太高。但是刻了名字之后,武器平时依旧要收进甲仗库。

    这个做法到了现代也是一样,不管是军队还是jǐng局,枪支弹药和防弹衣在不是执行公务的时候都是集中保管的。所以杨帆派兵痞去户部捣乱时,他们才赤手空拳,后来佯装与杨帆的亲兵起冲突时,还是从户部差官们手中抢了水火大棍打砸一番。

    杨帆此时正在击鞠场上同士兵们击鞠,他高超的鞠法赢得了一阵阵喝彩声,许良得知武器运到,甲仗库那边已经点收,马上兴冲冲地赶来向杨帆禀报,见他在场上打得正欢实,便也笑吟吟地站在围观人群中观看喝彩。

    待一场球打完,许良才向杨帆招手示意,杨帆赶到球场边,许良兴冲冲地对他说道:“中郎将,咱们的武器甲仗已经送到了。”

    杨帆闻言大喜,道:“走,咱们去看看!”

    当下二人各乘一马,率了几名亲军便往甲仗库赶去。每一卫兵马驻地都有一处甲仗库,甲仗库建在营地一角,与军营的主要活动区相隔很远,中间有三层防火带,以保证武库的安全。

    戍守武库的兵丁不属于所在卫军,而是直属军器监,领用武器需卫军将官携相应证明,领出多少武器、多长时间归还以及负责的将官都要一一记录在册。这样一来,除非军队哗变,又或者高级将官伪造军令,否则是没人能擅领武器的。

    武库守卒虽然隶属于军器监,但是rì常管理却由当地驻军将领负责,杨帆算是他们的半个上司,所以武库守卒都认得杨帆,一见中郎将大人驾到,看守伍库的队正马上迎了上去。

    杨帆喜形于sè地道:“武器甲仗可曾运到了?”

    那队正道:“是,属下刚刚点收入库,归架整理完毕。”

    杨帆喜道:“好,快些打开武库,本将军要点检一番!”

    那队正做了登记,请杨帆签了字,杨帆和许良便领着几名亲军进了武库。

    武库甚是庞大,里边有一层层的木制架子,地上还铺着一些防cháo的木炭等物。相对于南方的cháo湿天气,洛阳更接近北方气候,比较容易保管武器,所以更多的保养措施并不是很多。

    杨帆一进武库,就看到那一架架的兵器,甲胄、弓弩、箭矢、旗帜、锣鼓、戎帐,一一归列在位,摆放整齐,心喜之下便对那随行进来的守库队正道:“你们做事很用心,本将军虽不直辖你等,却有考评之权,这些事我会记入考评的。”

    “多谢中郎将!”那队正向他抱拳致谢,神sè间却有一抹古怪神气,杨帆对他说着话,一双眼睛却留连在那些武器装备上,所以并未注意。

    许良欣欣然走近了去,忽然察觉那一架架的盔甲制式并不统一,除了将卒之分,还有光要甲、细鳞甲、乌鎚甲、皮甲、连身锁子甲等等,眉头不由一皱。

    作为禁军,他们的戍守之地在京城,平时主要任务就是jǐng卫宫城。在宫城里面维持治安,甲胄很大程度上更只是一种象征意义了,即便出现百年难得一遇的sāo乱,也是以巷战为主,不需要太沉重的甲胄,否则反而影响士兵的战斗力。

    故而,像光要甲、细鳞甲等较沉重的甲胄完全不需要准备,皮甲、皂绢甲一类的轻便盔甲才是他们最需要的东西,“千骑”成军不过千人之众,军器监总不会连一千人的甲胄都凑不齐,需要拿其他制式的盔甲凑数吧?

    许良疑惑地走过去,拿起一付锁子甲,“哗愣”一声抖开,随着钢铁碰撞的“铿锵”声,一股烟尘陡然生起,也不知这副盔甲摆放了多久了,随之竟还有几声不和谐的“叮当”声。

    库房中光线不够明亮,杨帆叫人让开了门口,又从守库队正手中拿过灯笼,走过去仔细一照,地面上分明有几枚甲片,杨帆诧异地蹲身捡起那几枚甲片,再看看提在许良手中的盔甲,赫连看到几根穿连甲片的金属丝线绷断翘起。

    杨帆伸手一摸,触手晦涩,那丝线已不知用了多少年,既不曾更换过,也疏于上油保养,已然是锈蚀的发脆了。杨帆心中一股怒火油然升起,他腾地站起身来,脸sè铁青地吩咐道:“马上查一查,这些军器甲仗有没有问题!”!诚求月票、推荐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