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太平宴

第八百五十二章 太平宴

    宁珂暗自苦笑时声,近来妯的身子每况愈下,再加上她有意让兄长减少对自己的依赖,已经很久不为兄长筹谋了,阿兄一开始还不太适应这种状况,现在看来他已然能够独挡一面,不再对她言听计从了。

    不过,这样也好,让兄长自立,不正是她的目的么?倒不可打击了兄长的信心。想到这里,宁珂便轻轻点头,道:“兄长只要考虑周详了便好。”

    独孤宇沉默片刻,又道:“阿兄此番见杨帆,要不要告诉他你在洛阳,让他来看看你?”

    “不要!”宁珂大为紧张,立即拒绝:“相见莫如不见,阿兄不要多事!咳咳咳……”,因为急促了些,宁珂一语罢,便忍不住咳嗽起来。

    独孤宇黯然道:“阿妹,其实你不,难道我就不知道吗?你这般委屈自己,何苦?既然喜欢了他,难道还怕他知道?”

    “我喜欢他么?”

    宁珂的神情稍稍迷惘了一阵,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也许吧,也许我是喜欢了他,也许我喜欢的只是我心里的一个影子。似真似幻的影子才是最美的,真的靠近了,反而没有了那种感觉。我现在这样子很好,我喜欢是我的事,何必定要让他知道?”

    独孤宇摇摇头道:“你的心思为兄实在不懂,真的不要阿兄提起你么?”

    宁珂答得也非常认真:“不要!真的不要!”

    独孤宇离开了,在角落里整理花盆的船娘洗净了轻轻走过来,替她掖了掖被角,微蹙眉头,不解地道:“姑娘何妨与他一见?”

    宁珂安详地一笑,眸子熠熠地放出光彩:“一见何如不见?”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低声道:“我已很久不曾梳妆了,你连镜子都不敢让我照,现在的我,瘦得就像一片羽毛,自家瞧着都难受,何必让人家陪着难受?”

    大抵,这是一种人生应只如初见的觉悟,却不是每一个女儿家都能够够体会到的,那是怎样的心酸?

    “姑妹。”,船娘有种想哭的感觉,赶紧扭过头。

    宁珂痴痴地道:“叫他记得曲池江畔芙蓉桥头的宁珂便好。他偶尔……,也会想起我的,你是不是?”

    船娘没有回头,只是用力地“嗯”了一声。她本想“姑娘这般慧黠伶俐、美丽脱俗,天下间的男人但凡见过的,永远都不会忘记,”可是热泪滚滚打湿了胸襟,她只怕一开口就会发出哽咽的声音。

    “呵呵…,那就行了。”珂淡淡而温柔地道:“只要他能偶尔记起我,记起曾经有个名叫宁珂的姑娘,我就知足了,很知足!”

    ※※※※※※※※※※※※※※※※※※※※※※※※※※※※

    杨帆回到家里没多久,独孤宇便来了,正是按照约定的时间。杨帆没想到来人竟是独孤家主本人,颇为有些意外。等独孤宇明来意,杨帆冇才晓得他也惦记上了“千骑”的位置。

    “独孤世家的人,在武李两姓之中,肯定是心向李氏的,只要彼此的大目标是相同的,既便不能把他完全变成自己人,也好过陆毛峰这样有二张背景的人,此人的资历身※份倒也做得起这个郎将。”

    想到这里,受到各方势力凯觎,急于“宁滥勿缺”的杨帆便果断答应道:“好!这件事,我会尽快办理!”

    得到了杨帆的允诺,独孤宇大为欢喜,向杨帆拱谢道:“二郎关照之恩,独孤铭记在心。”

    杨帆笑道:“你我之间,何必这般客气,这种话就有些见外了。对了,圣上组建千骑的旨意下了才没有多久,你在长安,没道理知道的这么快,该不会是特意为此跑来洛阳的吧?”

    “呃…”在下确是另有要事!”

    独孤宇怎好小妹年自长安到洛阳来,一到洛阳便病情趋重,从此一病不起,他也是因为牵挂小妹才从长安搬来洛阳。对于要不要告诉杨帆,独孤宇也很是踌躇,杨帆见他神sè犹豫,似乎还有话要,忍不住问道:“独孤兄还有事情?”

    “啊!没有,没有……”,独孤宇打了个哈哈,掩饰道:“只是忽然记起有位长辈寿诞之期似乎就在这几rì,我既到了洛阳,总要亲自前祝寿才好。正想着应该派人确认一下这位老人家的寿诞之期,所以一时失神。”

    杨帆看出他言不由衷,想必是别有所思随意遮掩,却也不好追问他人的私事,便微笑道:“原来如此,独孤兄远道而来,杨某本想与独孤兄小酌几杯,叙一叙离别之情。既然有长辈寿诞在即,倒是不好耽搁你了。

    两人又攀谈一番,独孤宇便起身告辞,杨帆挽臂相送,一直把他送到大门之外,这才貌似很不经意地问道:“某在长安时,记得宁珂姑娘常受病痛折磨,始终难以痊愈,不知如今身子可见大好了么?”

    杨帆其实方才就想问起这件事,那位宁珂姑娘温柔若水,纯真无暇,又兼智计无双,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可是如此天之骄女,偏生身染痈疾,不免令人扼腕叹惜。只是,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探问人家情况,还是向她兄长询问,未免有些冒昧,是以直到门外,杨帆才按捺不住故作随意地问了一句。

    独孤宇神情一黯,道:“承蒙动问,舍妹那身子,是胎里带的毛病,只能调养,无法治愈的。自从年冬天至今,舍妹的状况愈发地差了,虽不断延请名医诊治,也只能勉强维持而已。”

    杨帆听了也不觉黯然起来,宁珂姑娘出身世家、身※份高贵,姿容秀美、才华横溢,如果再有一个健康的身子,那就没有任何遗憾了,可是上苍终究容不得如此完美无暇的人存在于世。

    杨帆黯然一叹,道:“可惜杨某羁糜俗务,不得自※由。长安又过于遥远,否则当探望一番才是。”

    独孤宇脱口就想出宁珂如今就在洛阳,可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没有人比他更子解自己的胞妹,宁珂或者腼腆一些,但绝不矫情,羞涩腼腆和矫情是两码事,如果胞妹想见杨帆,当时绝不会的那么决绝。

    于是,独孤宇没有再什么,只是向杨帆默默地拱了拱,藏起一腔悲凉。

    ※※※※※※※※※※※※※※※※※※※※※※※※※※※※

    太平公主的邀宴之期就在次rì,因此杨帆没有再往千骑营里折腾,反正那边他故意压了几个士兵名额,迟迟不凑齐千人之数,暂时没有甲仗兵器和军马发放,也不需要cāo演兵马。

    次rì上午,杨帆只在家中陪件娇妻爱子。这几rì阿奴有些恹恹的渴睡,没jīng打彩的,却又不上哪里不舒服,平rì每天早上起来,她都要和小蛮较量一番武艺,习武不辍,强身健体,这几天也停了。

    因为只是觉得没有jīng神,并没感觉哪儿不舒服,她也没有找人看病,杨帆回来了自然不允,特意使人请以妇科闻名的姜士淳姜大医士,结果姜家回复姜大医士被一位贵人请驻府看病,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杨帆派的人扑了个空,只得另请一人,这人在太医院还挂着衔,只是因为年纪太大了,平素不大上值,因为这人年冇岁太大且有太医身※份,杨帆也不好大刺刺地叫人过府诊治,便让古竹婷陪着阿奴备车上门求医。

    杨帆陪着她们一起出了门,她们那位老太医府上,杨帆则驱马直奔太平公主府。

    杨帆并不算是太平公主府的常客,不管怎么,太平是有跗马的,杨帆很少大模大样地登门到公主府来拜会太平。今rì太平公主宴客,跗马武彼暨也在府上,听专为答谢杨帆,武彼暨并没有在意。

    他与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已经接回洛阳,虽然不能公开身※份,但是能够朝夕相处。他广纳姬妾,太平公主也不闻不问,姬妾所生的子女,太平都以自己所生为由,为他们讨要一个正式的出身,如此这般,武彼暨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几年不是夫妻的夫妻生活过下来,他也习惯了现在这种怪异的关系,他不为难太平,太平也不为难他,两个人相安无事,需要“夫妻俩”一起出面的时候,两个人还配合的很默契。

    什么帽子绿油油,武彼暨早就大彻大悟了,既然他压根没把太平当成自己的妻子,太平又如何能以屈辱加之?他现在住在公主府里倚红偎翠风流放荡,太平根本不管,天下间还有他这么逍遥自在的跗马么?

    因此,听人传报杨帆已到,身为公主府男主人的武彼暨只是泰然一笑,便从容站起,对满堂宾客们很礼貌地点了点头,和颜悦sè地道:“诸位且请安坐,我迎一迎咱们今rì的这位贵客!”

    老中青少众公主们目送这位跗马爷离,马上向太平公主致以注目礼:“驭夫如此有道,堪称公主楷模,安敢不敬耶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