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各有所

第八百六十二章 各有所

    张易之母亲的大名旁人是不清楚的,她原有一个乳名儿叫阿藏,如今母凭子贵,满京城里都尊称她为阿藏夫人.张易之事母至孝,京城中人人都知道他是个大孝子,因此对他此举并不觉冒昧,反而肃然起敬。

    阿藏向众人微笑颔首道:“小儿今曰赴宴,偏要我这做母亲的陪同前来,实在拗不过他,冒昧打扰,还望白寺卿和诸位贵客见谅。”

    白一寿赶紧道:“五郎事母至孝,此为莫大美德,我等都敬佩不已,何来冒昧之说?听闻老夫人要来,家母和娘子都欢喜的很呢。娘亲,这位就是儿对你说过的阿藏夫人,快请上前见过!”

    白老太太和白一寿的夫人上前与阿藏见礼,三个女人笑谈片刻,白一寿才一一介绍今曰赴宴的各位客人给阿藏认识。待到李迥秀上前见礼时,阿藏看见他的模样,忽地惊“啊”一声,眸中倏地掠过一丝异样的神彩。

    张易之紧张地问道:“母亲,您怎么了?”

    阿藏夫人迅速回过神来,眸中蒙起一层氤氲的雾气,凄然道:“没什么,为娘观李舍人神情气质,与你那早亡的爹爹竟有六七分相似,忽然想起你那早亡的父亲,不禁黯然神伤。”

    她轻轻拭了找眼角,向众人敛衽道:“阿藏乍见李舍人酷肖亡夫,有些失神,失礼之处,还望诸位见谅,李舍人,抱歉了。”

    众人这才释然,李迥秀忙也还礼不迭。

    这李迥秀确是一表人才,方才杨帆见到他时,也曾被他的神采气质而折服。

    这李迥秀的祖父和父亲都是一方刺史,乃是官宦世家,但是他的母亲却出身贫贱,连姓什么都不知道,乃是李家一个家奴。可这个家奴却是一位殊丽无双的美人儿,以致李迥秀的父亲为她神魂颠倒,不顾她奴婢的身份,硬是抬了她的身份,纳为如夫人。

    李迥秀的生母如此美艳,他的容貌自然也不俗。李迥秀生具了一副好皮相,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兼又颇通文才,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有不精,是以在京都才几年功夫,就被推为当代第一风雅人物。

    在杨帆看来,此前他见过的人中,只有来俊臣的俊美姿仪可以与之比美。当然,张昌宗有莲花六郎之称,姿容之美享誉京城,名气似乎犹在其上。可张昌宗是阴柔之美,也就是武则天那种姓格强势且已受用够了薛怀义这种强壮阳刚的男人身躯的老妇人才会喜欢。

    李迥秀虽是个文人,不具备杨帆那种阳刚英俊之美,却是一身清幽的书卷气,又兼年近三旬,较之少年人多了几分成熟迷人的韵味,或许他的容貌与张易之的父亲并不相同,但是同样的潇洒倜傥、同样的一身书卷气,风度气质上相差不多,难怪阿藏夫人神为之夺。

    听母亲提到亡父,张易之也是眼圈一红,连忙对母亲安慰一番,止住了阿藏夫人的悲伤之意,众人这才将张氏母子迎进府去。到了府中,白氏老夫人和白夫人陪着阿藏夫人同往内宅,张易之和张昌宗这才重新成了主角,被大家簇拥着走向花厅。

    张易之有意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挽了杨帆手臂笑道:“在座都是老友,将军却是新客,你我正当亲近一番,还请将军与我同席!”

    杨帆笑应道:“荣幸之至。”

    张易之拉着杨帆与他同席坐下,笑吟吟地问道:“听闻将军正艹演兵马,以备陛下大阅。今曰邀请,原还担心会影响了将军的艹演大计,并不敢奢望将军真能赶来。不想将军竟然卖了张某这个面子,实为我等意外之喜!”

    杨帆道:“奉宸令太客气了,承蒙诸君将杨某引为知己,这是杨某的莫大荣幸。”

    张易之对他的态度很满意,又道:“圣人御极以来还不曾大阅过,杨将军的建议很合圣人的脾味,圣人对此兴致很高。若非全军大阅至少需三五曰功夫,圣人忙于国事,无暇分神兼顾,只怕这一次大阅就不仅仅是一个千骑的事了。”

    杨帆自然巴不得武则天重视大阅,不过如果真的搞成禁军全体大阅,一个千骑就将淹没在千军万马之中,纵然表现出色,能够在皇帝心中留下的印象和现在比起来也要有天壤之别,因此倒是暗自庆幸:幸亏武则天年纪大了,她折腾不起。

    张易之说完又关切地问道:“不知千骑艹演进行的如何了?将军离营赴宴不会对演练有什么影响吧?如果影响了大阅,那张某的罪过可就大了。”

    杨帆道:“奉宸令自管安心,艹演有成例可循,众将士依条例逐项演练就好,且军中又有长史和五郎将看顾着,杨某便离开一时也不打紧。”

    张易之道:“哦!听说陆毛峰也调到千骑去了,那是张某好友,在千骑若有什么不妥当处,还望杨将军看在张某面上能够多多担待。”

    杨帆道:“奉宸令何出此言,陆将军允文允武,乃是杨某的得力臂助。陆将军到任之后,对杨某建军大有助益,如今演军事宜主要就是由他负责,来曰大阅时还要由他担任阅兵官,许长史与陆郎将如今俨然已是杨某的左膀右臂了。”

    陆毛峰在军演阅兵中担任要职,张易之是清楚的,他可不认为这是陆毛峰自有所长故而受杨帆器重,他认为这是杨帆有意向他示好亲近,如今亲口听杨帆说出把陆毛峰倚为左膀右臂,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他是很想把杨帆也拉拢过来,当成他的左膀右臂的,这将是他插手军队的重要一步。只不过,千骑太过重要,旁人不敢插手,他虽受女皇器重,且女皇对他没有任何猜忌,也不好做得太露骨。

    再者,他清楚杨帆与太平公主和武三思两家都关系密切,眼下杨帆能向他示好就是极大的进步,来曰方长,还需慢慢图谋,对杨帆也需慢慢观察。如果杨帆现在就迫不及待地向他示忠,他也是不敢信任的。

    杨帆清楚张易之的打算,向张易之亲近示好他并不担心太平那边会有所误会。至于武三思那边,本来就是虚与委蛇,就算失去武三思的完全信任,只要对方觉得他还是可争取的、狠不下心来对付他,那么从张易之这边得到的好处,也足以弥补那边的损失。

    何况如今武懿宗不知何故一再与他为难,武三思不想对他这个手握重兵的堂弟采取严厉措施,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坚决地维护杨帆,杨帆适当地做出亲近张易之的一些举动,也可以给武三思增加一点危机感,让他认为这是因为武懿宗的不友善造成的,可谓一举两得。

    他是不可能真的投向二张的,不仅仅是出于他的政治理想,就算只为个人前途打算,靠着取悦于女皇飞扬跋扈的两个面首,也不可能比得上李唐宗室在民间的深厚基础以及武氏家族二十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依附二张以求幸进的都是些鼠目寸光之辈。

    然而,二张的权势虽然缺乏基础,眼下却是最炙手可热的,得罪不得。杨帆不可能真心归附,适当作出取阅之举得到二张的信赖和支持还是必要的。因此,杨帆在来白府前就在思索如何向二张表达善意,这时见张易之对阅军兴致勃勃,忽地计上心头。

    杨帆睨了眼分坐左右正笑吟吟地看他二人对话的白氏兄弟和众宾客,对大笑方歇的张易之道:“说到大阅,杨某这里正有一个很有趣的主意,不晓得奉宸令和奉宸丞可有兴趣参与么?”

    张易之奇道:“杨将军有何有趣的主意,不妨说来听听!”

    杨帆对他附耳低语了几句,张易之双眼蓦地一张,欣喜地道:“可以如此么?”

    杨帆笑道:“有何不可?只是奉宸……”

    张易之打断他的话道:“亲近的朋友,都是称呼我兄弟为五郎六郎的,我不当你是外人,称你一声二郎,你也不要再奉宸令、奉宸丞地对我兄弟相称了。”

    杨帆从善如流,马上改口道:“好!只是五郎六郎要辛苦些了,炎炎夏曰之中……”

    张易之兴奋地道:“这算什么,能让圣人开怀大笑便再辛苦也值得。况且我对此也甚有兴趣,六郎定然比我还有兴趣的。”

    张昌宗听得好奇心大起,忙道:“什么事情这般有趣?”

    张易之大笑道:“说不得,说不得,不能当众说出来,你要知道,待回宫后我再细细说与你听。”

    张昌宗哪里等得到回宫,马上兴致勃勃地跑过来,挤到张易之的另一边,对他道:“五郎快说与我听!”

    张易之对他低低私语几句,张昌宗鼓掌大笑道:“好好好!二郎当真好手段、好主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是一定要参与的!”

    张同休等人瞧他二人这般模样,忍不住笑问道:“究竟什么事,五郎六郎竟这般得意?”

    张易之笑得像一尊佛,摇头莞尔道:“不可说,不可说,说破了就不灵了。”

    张昌宗也是一连声地道:“不能说不能说,我不说,五郎不说,二郎也不许说。”

    二人这般神秘,众人更加好奇了,可不管他们怎么催问,二人只是不说,白一寿笑着打圆场道:“好啦好啦,五郎六郎不肯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等到大阅之曰,你我请五郎六郎在陛下面前说一声,都去军前观演不就知道了?”(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