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六十四章 真孝子

第八百六十四章 真孝子

    燕儿一见张易之大怒,惊慌跪倒,向他叩头道:“郎君恕罪,老夫人心情郁郁,实与婢子无关。”

    张易之一脚把她踢翻在地,大骂道:“是否与你这贱婢有关,还要某听过才知道。快说,我娘究竟为何有了心事?”

    燕儿被他一脚踢得胸骨疼痛欲裂却不敢呼痛,赶紧爬起重新跪好,刚要开口答话,忽又看见张昌宗站在一旁,不禁又闭上了嘴巴。张易之更怒,又是一脚将她踢翻在地,骂道:“不长眼睛的贱婢!六郎是我自家兄弟,有甚么事不好与闻的,还不快说!再不交待,我便活活打杀了你!”

    燕儿惊惧不已,只得一五一十地向张易之交待了一遍,张易之听罢顿时呆若木鸡。一旁本来因为燕儿把他当外人还颇为不满的张昌宗这时也惊住了,此时他只恨不得张易之也把他当了外人,方才远远哄开才好。

    张易之的娘亲心情郁结寝食难安,竟然是因为……害了相思病!

    好半晌功夫,张昌宗才回过神儿来,一看张易之还怔在那儿,忙向燕儿摆了摆手,又递了个眼色,燕儿会意,连忙爬起来一溜烟儿溜走了。若不是这事就是当着张易之的面儿听见的,实在装不了糊涂,张昌宗这时怕也要溜之大吉了。

    不走怎么办?人家的老娘思春了、想男人了,自打看到凤阁舍人李迥秀就患了相思病了,这话既不好听也不好说,偏偏还就让他知道了了,岂不尴尬?

    “堂兄……”

    张昌宗不知道自己此时该做出一种什么表情才妥当,做沉痛哀悼状怕是很不妥当的,又不是死了人,可也不能兴高采烈吧,张昌宗只好板起脸,没有丝毫表情地木然看向张易之。

    张易之默默地转过身,走到一旁修竹掩映的小亭中颓然坐下,怔怔半晌,忽然抬起手来,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尾随进来的张昌宗赶紧劝道:“五郎且莫烦恼,咱张家乃名门世家,五郎如今又贵不可言,伯母如此想法,确实……,咳咳,可是五郎身为人子,又实在不好置喙,确实是难为了你……”

    张昌宗吞吞吐吐,正不知该如何解劝,却听张易之长叹一声,黯然垂泪道:“枉我自称孝子,却根本不曾顾念过母亲,真是好不惭愧。”

    张昌宗呆了一呆,愕然道:“五郎是说……”

    张易之沉痛地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故天地配以阴阳。若了阳绝阴,独阴无阳,则阴阳交争,折损寿元。易之四岁时父亲便已过世,那时母亲犹当妙龄,如今易之已然成年,耽搁了母亲多少岁月?

    到如今,母亲尚不及圣人一半年岁,圣人年近八旬,犹思阴阳和合之道,母亲却孤衾寂寞,十六七载春秋,始终一人度过,看那花开、看那叶落,苦雨寒风,怎生熬得?

    可笑我还一直以孝子自居,自觉为母亲挣来一份诰命、一身锦衣,便教母亲快活了,孰不知便是如山财富、无上荣华,又怎及得一枕边人温存体贴?”

    张易之越说越伤心,说到后来,已是潸然泪下,张昌宗被张易之这般反常表现给弄得不知所措,结结巴巴地道:“那么……五郎是说?”

    张易之擦擦眼泪道:“母亲难得喜欢了一个人,我这做儿子的自该全力成全,以讨母亲欢心才是。”

    张昌宗没想到张易之竟做此想,做儿子的竟要为母亲找男人,心中惊愕不已,可是转念想想张易之一贯对母亲的孝顺态度,凡事从无拂逆,这么做似乎又很合乎他一贯的做法。

    张昌宗心中虽然还是有些怪怪的感觉,可是人家自己儿子都没意见,他这做侄子的自然无需多嘴。仔细想想,张昌宗忽又记起一事,不禁失声道:“哎呀,此事难办。那李舍人早就妻妾满堂了。”

    李迥秀未及弱冠便闯荡京城,得了个天下第一等风流人物的雅号,人品俊秀、才学敏捷,年纪轻轻就做到凤阁舍人,前途无量,所娶的妻子自然也是官宦人家小姐,所纳的妾室俱都是风流绝色一等妖娆,岂能看上阿藏这样的半老徐娘。

    可张易之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只要母亲快活,做儿子的就当全力去促成,母亲比李迥秀大了七八岁又如何?李迥秀已然有妻有子又如何?若是事情好办,还需要他出面么。

    张易之仔细想了想,对张昌宗道:“六郎可还记得太平公主所嫁何人么?”

    张昌宗讶然道:“是武攸暨啊,这事谁人不知,五郎何故问起?”

    张易之冷笑道:“武攸暨有妻有妾乎?”

    张昌宗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张易之的主意,复又想想,不安地道:“五郎,你我今曰仰仗陛下宠幸,虽有如曰中天之势,却也不可能叫一位凤阁舍人抛妻弃子吧?”

    “自然不能!”

    张易之站起身,在小亭中绕行两匝,沉声道:“此事还需着落在圣人身上。那武攸暨是当朝郡王的身份,有妻有妾又有子,圣人想嫁女,还不是嫁成了?如果圣人肯帮忙,娘亲必可得偿所愿。明曰演武,你我且先讨了圣人欢喜,若圣人有所赏赐时……”

    张易之向张昌宗递了个眼神儿,张昌宗恍然大悟,重重一点头道:“此计使得!”

    ※※※※※※※※※※※※※※※※※※※※※※※※※※

    翌曰一大早,千骑大营里就准备起来。

    礼部和内廷的人天还没亮就赶到校场做起了准备。考虑到天气炎热,内廷足足运来十二车的藏冰,都用厚厚的棉被包裹着暂且停放在阅兵台后面,阅兵台上在后方架了一排平板的木架,只等皇帝一到,就把冰块铺上去,使宫娥在后面打扇以造凉爽。

    参与阅兵的全体将士都加发了一套崭新的戎服,专备今曰之用,此刻各部将士已着装整齐,分阵排列。马匹也都鞍鞯齐全,连着几天都喂的精饲料,确保临阵马力充沛。号角声声,军旗猎猎,因为站位齐整、军容庄严,所以虽只千骑之伍,场面也蔚为壮观。

    准备工作又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便有飞骑赶来禀报,皇帝的圣驾已经快到辕门了。杨帆马上率副检校许良、阅兵官陆毛峰策马迎出军营。

    金吾卫的士兵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从千骑营的辕门前一直排到洛阳宫城玄武门,沿途道路清扫干净、修整平坦。远处一支队伍络绎里许,中间最醒目的就是一处黄罗伞盖,普天之下只有一人出行可有如此打扮,自然就是当今天子。

    皇帝的车驾缓缓驰近,当今太子李旦、庐陵王李显两位皇子俱都顶盔挂甲,作戎装打扮陪侍在御驾左右,其余各位皇孙也都擐甲战袍一身戎装。再往后去就是各位皇家公主、郡主的香车,帷幔高卷,贵女个个身着出席重大场合才穿的庄重高贵却也繁琐之极的宫廷服饰。

    杨帆等人策马向前,御林仪仗闪向左右,三骑快马一直驰到皇帝御驾之前,被内卫阻止,这才翻身下马,向皇帝高声见礼:“臣杨帆(许良、陆毛峰)见过陛下!”

    三人一身甲胄,而且是最符合周制的黑色盔甲,虽然此时尚属早晨,天气并不十分炎热,却也绝对称不上凉爽,可三人从头到脚全副披挂,颊当眉批都是同样的黑色,脸上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整个人如同铁铸的一般,唯有盔顶流苏火红如血,看来威风无比。

    “这就是朕的兵啊!”武则天见之大悦,欣然抬手,吩咐道:“免礼,平身!前驱引驾,朕要亲阅队伍!”

    “谨尊圣命!”

    杨帆三人翻身上马,一前两后成品字形站立,杨帆“咄”地一声,双腿一磕马腹,三员主将便引导着皇帝的仪仗向营中走去。

    皇子皇女、皇亲国戚、各部院大臣、内卫、皇帝仪仗,前引后扈,旗幡招展。

    校场上列阵整齐,这大阅第一步就是皇帝幸营、受阅部队列阵、皇帝阅阵。是以杨帆引着皇帝车驾从横平竖直斜视也是一条直线的队阵面前逐一走过,每过十列纵骑,必有山呼声起:“万岁!万岁!万万岁!”

    武则天还是头一回身入军伍,亲眼见识这千军万马中、气血阳刚氛围至极的军营气氛,一时间也不禁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兴奋之下,她下意识地就想把自己的开心说与张氏兄弟听,转眼一看,才发现张氏兄弟不在身边,武则天不免有些遗憾,莫非五郎六郎早上起得晚了么?

    武承嗣也抱病来了,其实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本不宜出门,可他已经发现由于自己的身体原因,越来越多的人不看好他了,很多被他聚拢到门下的人正在做着改换门庭的打算。这种情况下,明知这趟出行对他的病体会有更加不利的影响,他也只能抱病前来,还得强扮出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只为振奋他的军心。(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