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子弟兵

第八百六十五章 子弟兵

    武承嗣强拖病躯端坐马上,试图营造出一副身体渐趋好转的形像,武三思则策马随御驾而行,眼看那不动如山、气势庄严的军容,不禁暗暗心折:“果然是一支精锐之师,杨帆倒是一个会带兵的人!”

    他下意识地向前方看去,正好到杨帆挺拔的背影,武三思又是暗自一叹:“可惜他不肯死心塌地的效忠于我。二张虽然嚣张,所倚仗者不过是姑母的宠爱,他们根本没有资格问鼎皇位,杨帆竟如此短视,实在可恨可恼!”

    黄罗伞盖过处,万岁声此起彼伏,如钱塘怒潮一般,不管抱着何种心思的人,渐渐的都被这种气吞万里如虎的氛围所感染。等到御驾终于在高高的阅兵台前停住,太平和婉儿一左一右扶持女皇登上高台时,年迈的武则天似乎也觉得双腿有了力气。

    可惜,这毕竟只是一种精神作用,她走的很慢,又有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扶着,饶是如此,当她终于登上阅兵台的时候,还是有些气喘,额头也沁出汗来。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赶紧扶女皇在御座上坐下。

    随行众臣纷纷登上高台,对于年老者、位尊者,皇帝一一赐坐。最后面的木架上铺了一层碎冰,宫娥打起扇子,高台上登时一片清凉。

    依照大唐延续下来的阅兵典制,皇帝此时应该身着戎装,亲自于军前试射,发连七矢,再登阅兵台检阅,以彰显天子武功,同时也是表明虽然各军皆有其帅,但是所有的军队都有一个共同的主帅:天子。

    不过杨帆事先同礼部讨论过这个问题,女皇本人是绝不可能身着戎装军前试射的,且不说女皇根本不懂骑射,就算精于骑射,偌大年纪,谁敢让她骑马?谁敢让她试射。

    女皇不能试射,那就该皇子代替了。可是人人都知道皇太子马上要换人,让现在的皇太子李旦在军前演武颇为不妥,让李显出马吧,他现在又不是太子,虽然易换太子一事已尽人皆知,但是事情还未成为现实,公开表现出来就不妥当了。

    再者,这两位皇子一个软禁在东宫,一个囚于深山,都有十五六年不曾骑马,弓箭更是很久不曾摸过了,哪怕箭靶放得很近,要是他们连射七矢都中不了一两矢,也未免太过难看,因此反复商量之后,这一步骤便略去了。

    武则天登阅兵台坐定,杨帆便驰马直奔阅兵台下,马至台下,杨帆猛一勒马缰,让那战马人立而起,战马希聿聿一声马嘶,端地人如虎、马如龙,这般亮相,登时博了个满堂彩。

    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唇角同时一勾,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安乐郡主李裹儿看着杨帆英姿勃发的模样,眸波似乎也有刹那的陶醉,武懿宗却把嘴一撇,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战马前蹄铿然落下,杨帆在马上一抱拳,气沉丹田,向高台上大声禀道:“奏请陛下大阅!”

    阅兵台上,武则天微微一颔首,内侍高公公便踏前一步,把手中拂尘一扬,高声宣道:“皇帝有旨,大阅开始!”

    阅兵官陆毛峰扬鞭急催战马,从三军阵前飞驰而过,腰间长刀顺势拔出,一声厉喝,三军如山之倾,队列变幻,让出校场,井然有序,丝毫不乱,齐整的队伍收敛阵形、腾挪场地的场面竟也极具观赏效果。

    出身兵部的宰相姚崇不禁抚须赞道:“士卒雄锐,行伍严肃,旌旗杂沓、戈甲照耀、屹若山岳、势动天地,真虎贲之师也!”

    武则天听到姚相的由衷赞美,心中更有得色,这可是在她命令之下组建的军队,心理上自然便有一种亲近的感觉,高踞如此巍峨雄壮的高台之上,观阅如此强大壮观的阵容,令她心中生起一种强烈的自豪感。

    阅兵官陆毛峰回到阅兵台下,眉批、颊当间已隐隐泛出汗迹,可他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这可是当着皇帝和满朝公卿,当着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一群人展现自己。一见校场已经迅速清理出来,陆毛峰手中长刀一挥又是一声令下,旗帜招展,一支骑兵立即策马出阵。

    这支骑兵都穿着轻便的衣甲,刀、盾、长矛、链锤在手,主将身边有旗号手、锣鼓声不断发出各种军令,随着旗令和乐器发出的军令,将士们策马驰骋,或攻或防、或变阵或合阵,开始模拟骑战场面。

    在外行人眼中,这样的表演纯属热闹,根本看不出什么,像那些公主、郡主们,此时与其说是在看演兵,不如说是在看哪个士卒更英俊一些,骑姿更飒爽一些。但是在一众军伍出身的将领和大臣们眼中,却能看得出这支军队的战斗力。

    所谓见微知著,在他们眼中,从这支骑军队伍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以及阵法的配合、攻防的配合,完全可以推断出这支军队的战力,纵是最挑剔的将军,这时也不能不暗暗点头。

    骑战之后还有步战,步战又分巷战、守城战、野战,马术、武技、箭技,诸般技艺逐一施展。军容、军技、军学、军器、军垒各项逐一展现,直到近午时分,才开始军律项目。经过一个上午的艹演,此时曰当正午,烈曰炎炎,高台上冰块已经用了九车,台上冰水淋漓。

    全体参阅将士再度回到校场,站列整齐,楚狂歌以无头箭抛射,射中何人,何人便上前回答军律。以楚狂歌的箭术,在人选上其实还是做了手脚的,不过因为艹演过程一共持续了两个月时间,所以专门负责背诵军律的这些作弊士兵所背已非仅只一册,而是把所有的军律都背了下来。

    因此,杨帆干脆把这检查军律的事情交给了女皇,女皇随意翻阅《擅兴律》、《宫卫令》等军律,指定一条,便由高公公向下面喊话,着令抽检士兵大声背诵。本来观阅到中午,已觉疲倦的武则天因为可以亲自参与,又重新提起了兴致。

    武懿宗还真想在大阅上找杨帆一点毛病,不需要太严重,只要给他填点堵还不至于惹得皇帝太过不悦就好,可是这个分寸不好掌握,他一直没等到机会。

    军律考核是最容易作弊的,他好歹也是带兵的人,如何不清楚这一点。可是抽检士兵是射箭抽选的,百步穿杨这种事,他还真不相信有人能做到万无一失,而兴致勃勃地出题考核的又是皇帝本人,武懿宗斟酌再三,还是放弃了可能惹怒武则天的打算。

    “噗嗵!”

    队列中间,一名骑士身子晃了一晃,突然从马上一头栽下。千军万马之中,偶有一人落马本不易让人看见,可是整个队伍站位整齐,比画出来的线还直,其中偶有一人有点动作,自然一目了然。

    “呀!”

    太平公主惊呼一声,以手掩口道:“有人中暑了?”

    “噗嗵!”

    就像患了瘟疫似的,有了第一个摔下马的,第二个、第三个便相继而来,武则天见状眉头不由一皱,微微倾身向前就要说话,可她一看台下,总检校杨帆、副总检校许良、阅兵官陆毛峰,三人笔直地站在那儿,仿佛钢铁铸就一番,丝毫不为所动,武则天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黄罗伞盖在头顶被微风吹得徐徐拂动,武则天慢慢靠回椅上,转首对宰相魏元忠道:“千骑军律森严,杨帆治军有方,朕心甚慰。”

    魏元忠欠身道:“此皆陛下有识人之明也!”

    武则天微笑颔首。

    杨帆笔挺地站在那儿,汗水顺着腮边一颗颗滚落下来,从下颌滴落。但他的唇角却微微地勾了起来,从颊当和眉批中间露出的双眼和鼻子,似乎也勾起了浅浅的笑纹。

    今儿的天气确实很热,杨帆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事先就在校场边准备了一桶桶的绿豆汤、酸梅汤、盐开水。内廷从宫里公开拉出来的冰有十二车,实际上有十五车,多出来的那三车冰现在就在汤桶里半浮半沉。

    有了这些消暑解渴的饮料,千骑士兵又俱都身体强壮、在酷暑中训练了这么长的时间也适应了炎热,倒还不至于中暑昏倒。可是,这么热的天,如果不增加点特殊效果,怎么能加强上位者的印象呢?

    杨帆此时正在心里暗笑:“这几个小子,摔得还挺像,看来天子当前,他们也晓得要假戏真作,唯恐被人看出破绽。”

    台下,那个被抽检到的士兵声音朗朗,毫不停顿地把皇帝抽检的这条军律共计二十八款一一背诵出来,高公公捧着军律逐令对照,待他说完,转身向武则天躬身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抽检士兵共计九人,抽检军律共计十八条,无一错误!”

    这时陆续又有几人中暑落马,可三军肃立,竟无一人乱动,更无一人去扶那中暑的士兵。武则天龙颜大悦,站起身来,高声对台下道:“众将士辛苦了,曰当正午,炎热难当,总检校可令三军暂且散去,好生歇息!”

    杨帆回身领命,又命阅兵官陆毛峰高声下达军令,令旗挥动,高台上的皇帝和众皇亲国戚、勋贵权臣本以为三军又会如同潮水般退却,却不想三军将士听了军令,竟齐刷刷下马,单膝跪地,向高台上异口同声地道:“陛下仁慈,爱惜将士,臣等何敢惜身。愿为陛下征讨四海,使四夷臣服、天下归心!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武则天没想到随口一句吩咐,竟换来三军将士如此气壮山河的响应,一时间心潮起伏,激动得难以自己,她连连点头,上前两步,走到高台边站住,张开双臂,大声道:“好!好!这都是朕的兵,都是朕的子弟兵啊!”(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