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七十一章 小女求嫁

第八百七十一章 小女求嫁

    “阿牛!”

    杨帆拿定主意,便向屏风外面扬声唤道。   http:/dudu/0/191/ 小僮阿牛正在屏风外面坐在马扎上看护炉火,听见杨帆召唤,连忙跑进来,瞪大一双眼睛看着杨帆。

    这个小僮来自乡下,一字不识,做书僮实在有些不够格,不过好在老实听话,杨帆平时又不读书,所以也不在乎这一点。杨帆道:“你去,请古姑娘来一趟!”

    “哦!”小书僮答应一声,便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杨帆决心反击,一来他担心沈沐会得寸进尺打他的主意。沈沐悄然返回一年有余,居心叵测,他不能不防。再一个,他不喜欢被人算计的感觉,尤其不喜欢任人摆布。

    xìng格这种东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行动,甚至比理智的作用更大。当初太平公主很强势地想要把他变成自己的小情人,杨帆之所以反感反对,就是因为他的这种xìng格,现在亦如是。

    阿牛风风火火地跑出书房,还没迈出院门儿,迎面就撞进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是个头发花白,身材魁梧,只有一条手臂的老者,老人用独臂扶了他一把,笑道:“你这小子,怎生这么莽撞?”

    牛家小子不认得这老人,但老人身后随即转出一人,向他笑问道:“阿牛,你这是要去哪里?”

    阿牛一见那人,登时一喜,按照乡下习惯,开口唤道:“大姑,阿郎让我去找你。”

    来人正是古竹婷,古竹婷道:“我父亲和二叔正要去见阿郎,你去通禀一声吧。”

    “哦!”阿牛掉转头来又往回跑,杨帆听说古老丈兄弟二人来了,略一沉吟。答道:“我知道了,你去,先请古姑娘进来,那两位老人家么,请他们先回去吧,就说我随后会去拜见他们!”

    “哦!”

    阿牛再度转身,又向外跑去。此时古竹婷父女三人已经到了廊下,阿牛在廊下立定身子,大声道:“古大姑。阿郎说了,他只见你一个,叫两位老伯先回去等着,阿郎见过了你之后就去拜见他们。”

    古老丈很是意外,跟他兄弟对视一眼。便对女儿道:“阿郎既这般吩咐,那你先去吧,我和你叔回去等着。”

    古竹婷点点头,迈步进了房门。

    杨帆料想古老丈兄弟二人此来是为了关于脱离奴籍和今后生活安排方面的事情,他现在正想加强对继嗣堂的掌控,与沈沐展开一场心照不宣的较量。这时正是用人之际,而古家的人对世家情形很了解。对他大有帮助,所以倒不想任由古氏家人zì yóu选择了。

    如果这时先见了他们,听他们说明来意,比如古老丈要去卖枣糕、古二叔要去挑担卖菜。杨帆已有言在先,也不好阻拦,那就失去了一群极得力的帮手,不如先和古姑娘谈谈。试试她的意思。如果古家人不愿意继续过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他也可以开出条件。起码先让他们帮自己过了这一关再说。

    “哦,古姑娘来了,坐!坐下谈!”一见古竹婷走进来,杨帆就笑吟吟地站起来。虽说有意借助古家,不过他此前已经答应由古家人自行选择今后的生活方式,如今却又想要他们帮自己做事,总有点挟恩自重的感觉。

    古竹婷受宠若惊地谢过阿郎,在一旁座位上轻轻坐了,咬一咬下唇,看着自己露出裙摆的脚尖道:“阿郎,对于今后的安排,奴与父亲、叔父已经商议过了,今rì来想要禀与阿郎的,不知阿郎单独召见奴家,是为何故?”

    杨帆心中一紧,说道:“我有一事要与你商量。不过,此事不急在一时,你且说说,令尊与你叔父是如何决定的。”

    古竹婷道:“奴的父亲与叔父仔细商议过,不知阿郎还用不用人,我们一家愿为阿郎效力。”

    杨帆心中一喜,强捺欢容,平静地问道:“为我效力,你是指?呵呵,我家在南市有二十多家店铺,安排几个人还是安排得下的。”

    古竹婷摇摇头,又瞟了杨帆一眼,道:“阿郎对我古家恩重如山,家父与叔父一直想要报答,可我古家人除了这一身飞檐走壁的功夫可为阿郎所用,实在无可报答。所以……

    想那继嗣堂中,虽然有的是人手可供阿郎调遣,可他们身后毕竟还牵扯到七大世家,不能如臂使指,否则当rì迎庐陵王还京时,阿郎也不必亲身涉险,却不敢动用其中一人了。

    我古家人愿为阿郎效命,是为了报恩。同时,不敢隐瞒阿郎,我古家人纵然不习武的,原也只在崔家庄园帮佣做事,分理一摊,真要叫他们离开,在这洛阳独自生活,这营生也不好找……”

    古竹婷苦笑笑,道:“叔父是个园丁,又是残疾,没有人家肯收留的,而家父更不用说了,他只会杀人,旁的事全没学过,偌大年纪了,种地、做工、经商一概不懂,昨rì里想了一整天,也想不出不干这个,他还能做什么。不过……”

    杨帆没想到古家人的打算竟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真是喜出望外,这时一听古竹婷迟疑着说“不过……”,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古竹婷道:“不过,这个约定只可限于我父女这一代,再下一辈,尚是儿童,现在让他们从习百业,将来有个正经营生,还是来得及的,我古家人愿意一直为阿郎所用,可是希望古氏后人能够做些别的营生。这刀头舔血的生涯,实在是……”

    古竹婷说到这里,已是眩然yù泪。

    杨帆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可以!实不相瞒,我经营继嗣堂时rì尚短,有些心腹之事,的确不愿意交给他们去做,眼下正有一桩大事,需要借助你家。今rì请你单独相见,便为此故。不想你们也有这种打算,既如此,我们就去见见令尊吧。”

    古竹婷忙站起道:“怎敢劳动阿郎,奴去唤父亲来。”

    杨帆摇头道:“不可!你们记住,你们已不是任何人的家奴,我既要礼聘你父,理应前去拜见!”

    古竹婷感激莫名,热泪盈眶,双膝一软。又yù再拜。

    杨帆赶紧扶住,道:“我早已说过,怎么又要拜!”

    古竹婷道:“大恩大德,实在不知该如何报答。”

    杨帆无奈,只能摇头一叹。奴xìng这种东西。一旦深入骨髓,也不是说身份换了,心态就能够马上改变的。

    ※※※※※※※※※※※※※※※※※※※※※※※※※※

    古老丈与兄弟往回走,二人默默地行了一阵,古老二突然没头没脑地道:“大兄,我觉着你说的有道理!”

    古老大正想着心事,顺口问道:“什么事我说的对?”

    古老二道:“就是小婷可能跟阿郎有点啥……”

    “唔……”古老大摸摸鼻子。没有说话。

    古老二道:“看这模样,咱们小婷不是烧火棍子一头热,阿郎对她也有那么一点意思。”

    古老大猜疑道:“不可能吧?小婷这出身,哪有那样的好福气。”

    古老二道:“所以说阿郎才要给咱一家人脱奴籍嘛。你想。主人家要给家奴脱籍,这事并不难。可是,要从别人家讨几个家奴来为他们脱籍,这人情可就大了。那人家是清河崔氏。这人情欠的就更大了,如果不是图点什么。阿郎会去欠崔家人情?崔家的人情是这么好欠的?”

    古老大半信半疑起来,既觉兴奋又怕是空欢喜一场,便忐忑地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也许真是因为小婷给他立下大功,阿郎又是有功必赏的人,这才送了咱们这么一份大恩情。”

    古老二白了他一眼道:“哥,你也别太瞧不起自己了。咱们家是谈不上啥出身,可要脱了奴籍,以后也是良民了。咱们家确实没啥地位,可咱们家小婷那模样儿给阿郎做个侍妾,铺床叠被、侍候饮食,也不算就高攀了人家吧?”

    古老大道:“小婷那孩子模样倒是够俊,可惜年岁大了点儿,以阿郎如今的身份地位、家境财富,想弄几个十三四岁的俊俏女子做侍妾,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尤其阿郎年纪这么轻,生得又英俊……”

    古老二不耐烦道:“那你说,为啥阿郎说让咱们先回去,一会儿主动来拜访你?咱们现在还是阿郎的家奴呢,用得着如此?礼数这么周全,肯定有点说道。我琢磨妾室的父亲虽然不算正儿八经的老丈人,可阿郎是知礼数的人,所以不肯怠慢了咱们。”

    “嗯……”

    古老丈开始认同他的想法了,摸摸大胡子,竟然有些窃喜。

    古老二充分发挥他的想象力,继续分析道:“你说阿郎刚一回府,连后宅都没去,跑到书房来见小婷是啥意思?紧接着再去拜访你是啥意思?我估摸,怕是阿郎要和你说开了,想纳小婷为妾。”

    古老丈一听就慌了,道:“那……那他要是跟我说,我该怎么办?”

    古老二道:“这个老丈人,做得!”

    古老丈忙不迭道:“做得做得,当然做得。这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儿啊,要是咱们家真能高攀得上……,我是说,姑爷要是来拜访我,我该咋办?”

    古老二道:“你先回去换身新衣裳等姑爷登门,咱们见机行事就成了。别轻易就答应,要有点深沉,免得辱没了咱们家小婷,话还要说得委婉些,别惹恼了阿郎,坏了咱们家姑娘的好事。”

    古老丈慌张失措地道:“说话……,我不会啊兄弟,我这一辈子就只会杀人,不会说话。要不……要不你替我说吧。”

    “这叫什么话,你是小婷她爹!你又没死,好端端地杵在这儿,我算哪棵葱?咱先回去,好好核计核计到时该如何答阿郎的话。”

    两兄弟一个独臂一个瘸腿,堪称天残地缺,兴冲冲地就回了临时安排他们的客房,等着新姑爷登门拜老丈人了。

    P:凌晨,求保底月票、求推荐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