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九十二章 磨刀霍霍

第八百九十二章 磨刀霍霍

    明月当空,轻云掩映。月下一幢小楼,于朦胧的意境当中如诗如画。

    小楼本雕梁画栋,只是许多jīng致处的美丽都没于夜sè之中,此时看不分明,可是那种优雅华贵的气质依旧能隐隐约约地显露出来。

    这是一幢女儿家的绣楼,楼上还亮着灯,婆娑的竹影映在碧纱窗上,无风不动时,仿佛那就是附在窗上的几枚竹叶。

    闺阁内满是秀气温婉的气氛,荡漾着女儿家闺阁之内特有的淡淡香气。

    屏风上湖石花蝶,颜sè浓淡相宜。

    上好檀木的台、凳、几、架,处处流转着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

    靠窗是一张卷耳雕花的书案,案上垒放着各种名人法贴及几方宝砚。笔筒、笔架内或插或挂,尽是紫毫。

    墙上挂一副荷亭对奕图,左右挂一副对联,墨迹淋漓,似yù透纸而出。

    贴墙放着一具四柱四杆、雕花jīng美的架子床,帷幔高挂,并未放下,灯光映着榻上一双人儿。

    一袭绯sè薄纱寝衣依旧裹在婉儿身上,那冰肌玉骨、酥胸粉腿若隐若现的,反令她的艳魅姿sè更增三分。而杨帆就埋身在这桃红粉艳雪圆玉润当中,搂紧了那细得惊人的小蛮腰,仿佛在努力压制身下一尾扭转筛动跳跃挣扎着的鲶鱼。

    结实的架子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呻吟,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突然,那“咯吱”声戛然而止,伴着某人发出的“嗯”的一声袅袅颤音,仿佛定格了一副激情四溢的画面。

    画面上,唯有一处是依旧在动着的。那是一双雪白修长、圆润结实的大腿,那双大腿正紧紧缠在杨帆的腰间,还在情不自禁地抽搐着,腿肌突突地乱颤。

    渐渐的,那涂了鲜红豆蔻、紧紧蜷成一团的漂亮足趾慢慢舒展开来,仿佛一朵chūn风下吐蕾绽放的鲜花,然后一双雪白圆润的大腿就像一下子被人抽去了骨头,软绵绵地滑下去,伴以一声娇慵的呻吟。

    杨帆喘息着。捧起婉儿的小脸,在她香汗津津的白净额头怜惜地吻了一下,一侧身躺在了她的旁边,似乎生怕压坏了她,瞧这副怜花惜玉的样子。真不晓得方才那个玩了命似的在伊人身上打夯的男人究竟是谁。

    婉儿的心犹自咚咚咚地急剧跳着,浑身肌肤滚烫滚烫的泛着玫瑰红sè,腮上cháo红未褪,杏眼依旧迷离,饱满的酥胸起伏不已,可是随着杨帆侧身躺下,她就像粘在了杨帆身上似。马上也跟着翻了个身,用力挤进他的怀抱,似乎犹嫌他方才压得不够沉似的。

    杨帆轻轻抚摸着她柔滑馨香的秀发,还有粉嫩细腻却因为出汗而微微有些涩手的玉背。婉儿惬意地偎在他的怀里,像只刚吞了条鲜鱼的猫儿,许久许久,才幽幽怨怨地叹息一声。道:“人家真想要个孩子……”

    杨帆的手一僵,然后轻轻环住她。慢慢抱紧,听着彼此激烈的心跳,却没有说话。婉儿暗悔失言,忙岔开话题,“嗤”地一笑,道:“你这法子用得倒真是巧妙,圣人猜忌心重,你就利用了她的猜忌心,结果不但未受到任何惩罚,反而升了官,白白让人家替你担心一场。”

    杨帆用鼻子蹭了蹭她的鼻头,道:“难道你希望我受惩罚呀?”

    杨帆躺平身子,吁了口气,把一只手臂随意地垫到脑后,望着帐顶悠悠地道:“你以为我一开始不担心么?结果谁也无法预料,谁也不能确定皇帝一定会是个什么反应,可是我该做的事必须得做,剩下来的就只能尽可能地弥补,以减轻罪责了。

    一开始,我也预料会受到惩罚,只是希望这惩罚不影响我对千骑的掌控,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后来发现天子顾虑重重,一直没有对我施行什么惩罚,我心里就有谱了。这时才想到,或许这么做不但不会受到惩罚可能还另有奇效。呵呵,说起来这里也有你的功劳啊,你和张氏兄弟没少替我敲边鼓?”

    婉儿懒洋洋地道:“圣人聪慧过人,可惜就是太聪明了,反其道而行,多说说你的坏话,效果反而更佳。所以人家这几天的确没少说你的坏话,至于二张,他们跟你最近走动太近,若说你的坏话,反而惹得陛下猜忌,他们只是狠狠地夸了一翻武三思和武懿宗如今如何的权势滔天。”

    杨帆“哈哈”地笑了两声,又沉默下来,轻轻抚摸着婉儿滑腻如脂的大腿肌肤,慢慢说道:“近rì奏章之中,会有几份关于粮食问题的。”

    婉儿会意,轻轻点头。

    ※※※※※※※※※※※※※※※※※※※※※※※※※

    杨帆与婉儿卿未嫁,君可娶,奈何却做不得夫妻。

    一开始,是因为杨帆位卑职低,而武则天对上官婉儿依赖甚重。一个帮她处理过事的人一旦用惯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替代的。大事小情的把握、军政轻重的拿捏、对皇帝态度的了解,这些不知需要多少时间来磨合,需要她用多少jīng力来调教,她是不会为了一个杨帆而放弃这个得力助手的。

    如今杨帆权位越来越重,也算是武则天的心腹之一,这种事依旧提不得。宫里可以用女官,可绝对没有用臣妻命妇的道理。夫妻同朝为官,一文一武,一内一卫,任是哪个君王也不能接受。

    再者,杨帆本不可能与处于深宫的婉儿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如果让皇帝知道他们情投意合,武则天马上就可以想到许多事情,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到时候女皇心意如何,实在难以揣测。

    可该做夫妻的做不成夫妻,不该做夫妻的却被武则天硬生生地撮合到了一起:李迥秀和阿藏夫人要成亲了。

    官绅发达了可以纳妾,但少有休妻的。“忠孝仁义”等品质问题是很重要的,对父母不孝的人,朝廷不会认为你会对国家忠;嫌贫爱富无情无义之徒,没有人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品格高洁的清官廉吏。

    当你处于微末之时。与你甘苦与共的发妻若被你抛弃,这在一切基于封建伦理道理的权力社会中是一个极大的政治污点,你的仕途和名誉都会大受影响,但是迫于武则天越来越沉重的压力,李迥秀还是休了他的发妻。

    他的母亲本是婢女出身,身份低贱,三番五次被女皇请入宫中以礼相待,令她受宠若惊。待她获悉皇帝心意后,也开始劝说儿子。李迥秀内有母亲相劝,外有皇帝施压,最后只得服从了皇帝的安排。

    可这婚礼,却不是在李家办的。阿藏夫人易嫁,当然也不能还住在亡夫家里。这新宅子是她的儿子张易之为她购置布置的,说起来还是属于张家的财产,如此一来,李迥秀无异于做了个上门女婿。

    那时节,肯做上门女婿的多是卑贱到生活无着、贫困不堪的人,李迥秀先是休妻,又是“入赘”。一时间声名狼藉,昔rì同僚好友、亲戚朋友对他的人品和行为鄙夷之极,纷纷敬而远之,根本无人前来道贺。

    张易之为了把母亲的婚事办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便广撒请柬,延请各界名流出席婚宴。以他们的面子,自然请得来许多名流,而这些名流其实是冲着二张来的。也不必担心别人非议是因为李迥秀这个道德败类。

    李迥秀作为新郎官,来宾又都是京都名流。他必须得亲自迎接,每迎接一位来宾,不管对方是真诚道喜还是随意敷衍,有心病的他都觉得对方是在嘲讽自己。他的脸从一开始就是滚烫的,看在不明底细的人眼中,还以为这位新郎官因为能攀上张家非常的兴奋,心里更加鄙视他了。

    太平公主也应邀到了新宅,内宅里专门为这些女客设了筵席,太平公主、千金公主、安乐公主还有阿藏夫人的一众名媛好友此时都在阿藏夫人的引领下参观着她的新房。

    张易之为了给母亲营造爱巢,可谓煞费苦心。卧房中的奢华闻所未闻,别的不说,仅是那张婚床,就已奢华到了母仪天下的皇后也没福气享用过的地步。

    这床号称七宝帐,到处辍满金银珠玉以及各sè奇珍异宝。铺象牙床,织犀角簟,鼲貂之褥,蛩虻之毡,汾晋之龙须、河中之凤翮以为席……

    李裹儿何曾见过这样价值连城的宝床,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艳羡之sè无法掩饰。就连太平公主看了,都不禁对千金公主感叹道:“看她行坐处,我等只能算是虚生浪死了!”

    千金公主深以为然,不住点头称是。

    已然荣升忠武将军的杨帆今rì也在受邀之列。

    今rì来宾囊括了张党、李党、武党等京中各派权贵人物,杨帆这位御前新宠在其中还算不得大人物,而且他现在的立场过于模糊,似乎真的在按照皇帝的设计,走向与任何一派都有瓜葛,却难被任何一派引为心腹的超然地位。所以哪一党的人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他过多接触,这让偏坐一隅的杨帆觉得很轻松。

    杨帆跟陈东并肩坐在角落里,看着正“红光满面”地陪着几位刚到的贺客走进来的李迥秀,同情地摇摇头,举杯呷一口酒,品味着那甘醇的酒液,让它缓缓淌进腹中,忽然想到:“那几道奏章,应该送到御前了……”

    今rì阿藏夫人出嫁,张易之、张昌宗都离开了宫廷,奉宸监的一众美少年也都跟去阿藏夫人的新宅庆贺,丽chūn台上冷冷清清,武则天就赶到武成殿批阅奏章。

    自从她把儿子轰下皇位后,到武成殿批阅奏章就成了她每rì不可或缺的功课,直到这两年才松懈下来,今rì重温旧梦,倒也jīng神奕奕。

    要让上位者注意到某方面的事情,在他身边做事的人有的是方法做到。婉儿用的办法很简单,减少其它重要奏章的数量,于是在一堆对皇帝来说只能算是“鸡毛蒜皮”的小问题中,她很容易就能发现那个唯一的重点了。

    武则天注意到的第一份奏章,是御史徐有功的《清太原备仓谷以利民生疏》。

    P:诚求月票、推荐票!

    俺的威信号:yueguanwlj,我会在上面聊些与书有关的内容,文字、语音、图片、欢迎大家关注

    PS:  俺的威信号:yueguanwlj,我会在上面聊些与书有关的内容,文字、语音、图片、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