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九十四章 第二枪

第八百九十四章 第二枪

    御史台派了两位御史分别赶赴丹州和鄜州查粮储事。

    派去丹州的那位御史姓时名雨,长寿元年进士。时御史素有贤名,清风两袖且jīng明能干。自调入御史台以来,巡察天下,已然弹劾过多位州府官员,其中不乏在朝中大有背景的地方官员。

    可时御史虽有风闻奏事之权,办案却向来讲究真凭实据,但凡由他报上来的案子,个个铁证如山,无人能予批驳,一时名噪京城,成了御史台的一员新晋干将。

    这位时御史如今正在绛州巡察,派他去丹州的话路途很近,可以省却朝中再派御史一路舟车劳顿之苦,而且还很节省时间。至于派往鄜州的那位刺史,则是同杨帆一起去过南疆,一起出生入死的胡元礼胡御史了。

    大夏天的被派出京去公干,绝对是个苦差事。胡元礼坐着马车,前后执役、校卫、仪仗,一个个没jīng打采的,偃旗息鼓地出了城西门。

    京官大多比地方官显贵,可天子所在,没有几个官员够资格排摆仪仗出行,一般也就是在车上挂一副官幡,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就行了。但是地方官就不同,一出门必然前呼后拥,大摆仪仗,尽显官威。

    因此京官出了都城也是如此,他们一出城,这仪仗就得打起来了,肃静牌、回避牌、官衔牌高举,旗帜、尾枪、水火棍,一应俱全。只是没有铜锣开道,“鸣锣开道”源于清朝,此时还是靠导引仪仗的执役们呼喝开道,不过他们呼喝的机会并不多,除非是瞎子,谁又看不到有官员仪仗出现呢。

    天热的好像下了火。其实快入秋了,可天气的炎热一点也没有减轻。

    走在笔直的官道上无遮无掩的,因为靠近京城的地方,出于安全考虑,道路两旁连一棵树都没有,所以根本没有什么遮蔽物,想藏都没处藏。地面好象被晒化了似的,马蹄踏上去,溅起的轻尘都有气无力的。

    走了才几里路。随行人员便汗湿衣襟,胡元礼坐在车内,帘笼高卷,手中不断地摇着扇子,依旧感觉热不可当。前方终于看到一片树荫。众人一喜,车队自然而然就偏离了大道,驶到路荫底下行走。

    “啊!我道何人出京,原来是胡御使,哈哈,胡兄啊,久违啦!”

    路旁突然有人高声说话。胡元礼扭头一看,不禁“哎哟”一声,赶紧吩咐道:“停车!”

    路旁站定一人,头扎青巾。短衣窄袖、卷着布裤,光着双脚,仿佛田间劳作的一个农人,却生得极是俊美。身子不见得如何粗壮,也丝毫不显瘦弱。双目有神,暗蕴宝光,那不羁之态可绝不像是一个田舍郎了,正是当朝忠武将军杨帆。

    胡元礼赶紧下车,上前施礼道:“见过忠武将军……”

    杨帆一把将他扶起,笑道:“胡兄,见外了不是?咱们自家兄弟,何必这么多繁文缛节。”

    胡元礼打个哈哈,就势站定,问道:“二郎怎会在此?”

    杨帆笑道:“忙里偷闲,与家人来此游湖!”

    杨帆说着向旁边一指,胡元礼望去,就见道旁路后青青荷叶层层叠叠,远接天际,也不知有多少顷。碧绿大叶间有荷箭一枝枝跃然而出,仿佛蘸饱了胭脂的一枝枝笔,蘸得那颜sè化不开去。

    碧湖深处,有支了棚儿的小舟数艘,正在碧荷丛中荡漾,上面有妇人也有孩子,远远看不甚清,想来就是杨帆的家眷。胡元礼不由羡慕地笑道:“二郎真是好生自在呀,为兄可比你不得。”

    杨帆哈哈一笑,走去湖边,摘下两片如轮的大叶铺在草地上,对胡元礼道:“许久不见,且坐片刻,不会打扰胡兄行程的。”

    胡元礼微微一笑,扭头吩咐道:“你们且都歇歇!”说完走去,撩袍坐于荷叶之上。

    那些执役差人大喜,却也不敢sāo扰上官,纷纷避散到远处湖畔洗脸消暑去了。

    杨帆笑问道:“胡兄这是往哪里去啊?”

    胡元礼愁眉苦脸地叹道:“唉!苦差事啊,户部查关中某地粮储数目有些不符,朝廷着我去查一查。”

    杨帆恍然道:“啊!原来胡兄是为了这件事,那么胡兄去的应该不是丹州就是鄜州了。”

    胡元礼原本只当这是一件寻常差错,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查证之后,多是地方上办事效率的问题,有些入仓尚未入帐、有些入帐尚未入仓,出仓也是这般,两下里一凑,便出现了较大数目的差错。

    细究起来,只是各个环节的办事效率出了问题,而粮食数目实则没有什么毛病,法不责众,不好深究,最后不了了之。所以对于此行,他是一点兴致也没有的。

    可是如今杨帆脱口便说出了他的去向,胡元礼心中便是一动,杨帆是千骑的人,宫中耳目极是灵通,这件事与军方并无干系,杨帆却能脱口说出他的目的地,莫非此事背后还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么。

    胡元礼jīng神一振,急忙咬住杨帆漏出的口风,笑问道:“二郎怎知为兄去处,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内幕不成?你我兄弟,可不是外人呐,还请二郎多多指教!”

    ※※※※※※※※※※※※※※※※※※※※※※※※※

    胡元礼的仪仗再度打起,威风八面地迎着炎炎烈rì一路向西去了。天气依旧闷热,可胡元礼坐在车中,却连扇子也忘了摇。

    从杨帆那里他听到了一些消息,这让他对本来并不太重视的此次鄜州之行格外重视起来。鄜州、丹州一带的粮储似乎真的出了问题,刑部和户部在御前各执一词,皇帝无法确定地方粮储是否真的出了问题,于是才命御史台复查。

    皇帝没有对此行任务做特别的交待,自然是刑部与户部争执不下的结果。在没有掌握真凭实据之前,皇帝不好偏袒刑部。不能大张旗鼓地调查户部拿他们当贼看,否则一旦查无实据,不免寒了户部之心。

    想到这里,胡元礼忽然兴奋起来:机会啊!

    在御史台各道御史当中,他资历浅、名望薄,本来不可能这么快就成为御史台的一位干员,可是上一次南疆之行成了他最大的政治资本,现在他已是御史台升佥都御使呼声最高的两位官员之一。

    现在御史台右佥都御史位还空缺着,有资格坐上这一职位的有三个人。一个是赴丹州办案的时雨时御使。一个是侍御史李清墨,还有一个就是他胡元礼。

    三人之中,李清墨资格最老,但是除此优势,其他方面都逊sè于他和时雨。政绩着实乏善可陈。政绩方面,他最大的功绩就是上一次和杨帆南巡诸州,平息叛乱。可那毕竟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声誉鹊起的却是时御史。

    御史的政绩是什么呢?不是安民、不是抚政、不是治军、不是钱粮,就看他替国家铲除了多少贪官蠹役,办下了多少桩大案。如果鄜州真的有问题……

    国都尚在长安时,几百万人的粮食供应在灾年不断、运输困难的情况下曾一度使皇帝下旨。禁止读书人进京赶考,以免增加粮食负担。皇帝还曾数次迁徙洛阳,被戏称为“逐粮天子”。

    因此皇帝陛下对于粮食的重视态度,胡元礼是很清楚的。如果粮食真有问题。如果真的查出了问题……

    胡元礼的眼睛慢慢眯起,胸中涌起一股难言的兴奋,他似乎看到佥都御史的官帽正在向他热烈招手。

    “轰隆隆……”

    远方有殷殷滚雷声传来,胡元礼下意识地抬头看去。见远方有如铅的乌云缓缓压近,似乎很快将有一场豪雨。

    胡元礼眉头一皱。烈rì炎炎固然难行,瓢泼大雨同样举步维艰,再想到鄜州粮储案,胡元礼心头不由泛起一抹yīn霾:“这……是不是上天向我喻示着什么呢?看来我得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杨帆这边尚是阳光灿烂。小蛮抱着思蓉坐在船头,船娘撑着竹篙,尖尖如梭的舟尖挤开层层叠叠的绿叶划到近岸边处。红莲瓣瓣,如霞似蔚,映着眉目如画的小蛮和粉妆玉琢的女儿,女儿戏水为乐,玩得正欢。

    “阿爹!”

    思蓉格格地笑,努力从娘亲怀中探出小手,抓那湖中清水,水从她娇嫩的指尖流过,便如一把白玉梳子,梳开无数极细的绿sè丝绦。这一幕隐约有几分面熟,杨帆忽然想到了长安、曲池、芙蓉桥头、碧荷丛中,想起了那位如荷盖初倾、清丽难言的婉约少女。

    “与隐宗一战的消息已经送到长安,有宁珂姑娘在,凭她的智慧聪明,当可应付自如。”杨帆想着,微微含笑。宁珂姑娘才智卓绝,他是钦佩万分的,虽说他的决定是送给独孤宇的,但他知道宁珂姑娘一定不会坐视,只要宁珂姑娘出手,长安那边即便不胜至少也能稳住。

    “轰隆隆……”

    隐隐的雷声传到了他的耳边,杨帆抬头望去,天边黑云一线。杨帆弯腰折下一朵莲花,向船头一抛,正好打在女儿头上。思蓉哎哟一声,抱住莲花,“哈哈”地笑起来。杨帆笑道:“乖女儿,别调皮了,咱们赶紧回家,要下雨喽。”

    P:诚求月票、推荐票!

    俺的威信号:yueguanwlj,我会在上面聊些与书有关的内容,文字、语音、图片、欢迎大家关注!

    PS:  俺的威信号:yueguanwlj,我会在上面聊些与书有关的内容,文字、语音、图片、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