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零五章 绝地反击

第九百零五章 绝地反击

    刘管事平rì常与曾仓令有来往,这位如夫人他也是常见的,但这时说话可就不比平时客气了。

    曾仓令就算只是办他个玩忽职守,这官职也是一定保不住的,刘管事哪还把他夫人放在眼里?

    一见这妇人哭哭啼啼,刘管事眉头便是一皱,不耐烦地道:“曾家娘子,此时哪有功夫哭闹,快去,把你郎君密藏的帐儿取来,若想救他xìng命,如今便要着落在此处了。”

    妇人呆了一呆,忙不迭答应一声,赶紧转身又奔了后宅。

    曾仓令那账儿平时就是由她收着的,藏的倒也隐秘。妇人取了账儿,急急揣进怀里,又回转书房。

    刘管事正在书房里急急地转着圈子,妇人急急闪身进来,掩好门户,刚把账掏出来,便被刘管事一把抢了过去。

    刘宇桓在太守府上做管事,账房中的事情自然也是jīng通的,他把账翻开瞧了几眼,便看懂了曾佑天记账的路数。

    刘管事一目十行,急急浏览,翻到最后一页时,掐指计算一番,心里便有了底,暗忖道:“约十万石粮,还差这么大的数目?一时却往哪里筹措去?此事还是交给阿郎头疼去吧……”

    妇人见他念念有词的,一时也不敢打扰,只是眼巴巴地看着,直到此时才怯生生地问道:“刘管事,我那郎君被拘于刑狱之中,太守可有什么法子么?”

    刘管事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心中忽地一动。

    这小妇人生得娇小玲珑,二十六七岁的年纪。身材却娇小如稚龄少女。那领口刚刚从里边掏出账儿来,情急张惶的忘了掩上,露出一抹葱绿的胸围子,一痕雪腻。牛nǎi般雪白润滑。rǔ沟深邃,更是勾人眼神。

    刘管事虽不懂童颜巨 rǔ这等简明扼要的形容词,可那异样风情却是一见便知。再加上她刚刚哭过,眼圈微红。鬓发散乱,那种风情更是惹人怜爱。

    这小妇人是青楼出楼,有个诨名叫做“小金豆儿”,与另一位诨名“香扇坠儿”的姑娘齐名于鄜州,都是以娇娇小小圆圆润润著称。刘管事虽是太守府上家人,可那一等青楼却不是他逛得起的,哪曾尝过这般妖娆女子滋味儿。

    到后来,他虽与曾仓令称兄道弟,其实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官员。敬他重他只因他是李太守府上的管事。小金豆儿虽只是曾仓令的如夫人。他也是不敢正视的,更不要说有什么绮念遐思了。

    如今却不然,曾佑天便是能保得xìng命也注定败落。牢狱之灾更是难免。眼前这小女子只是曾佑天的小妾,凡事都做不得主。就算曾家财产不被抄没,等曾佑天老家那边来人处置家产,也不知这小女子流落何方……

    想到这里,刘管事邪念陡起,便冷笑一声,恐吓她道:“你不要抱着太大希望,曾佑天十有是要被砍头的,到时候财产充公,似你这般家眷女子都要被充没为官奴的,从此为奴为婢,再也翻不的身。”

    小金豆儿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就跌坐在地上,失声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突然间她反应过来,急急爬上两步,一把抱住刘管事大腿,苦苦哀求道:“我家阿郎是替太守做事的,如此关头,太守可不能袖手不理啊,真叫朝廷查明真相,太守也逃脱不得。”

    刘管事晒然道:“你在恐吓我么?所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不过是唬唬你们这些刁民的,你没听过刑不上大夫?我家阿郎一方太守,就算查明真相,大不了丢官免职也足以抵消他的罪过了,可你那郎君是鄜州仓正印官,不杀他何以还天下公道?”

    小金豆儿一个妇道人家,在青楼上学的都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与这讼诉律法哪曾涉猎过,一听这话只吓得肝胆yù裂,忍不住流泪叩头道:“我那郎君是为太守做事的,太守可不能弃我夫君于不顾啊。刘管事,求求你,你是好人,求你千万在太守面前为我郎君美言……”

    这妇人身材娇稚,小腰腴润,俯身而跪时翘臀如月,看得刘管事眼中yù火更炽,便嘿嘿一笑,俯身将她扶起,假惺惺笑道:“刘某是太守心腹,若我为你美言,自可求得太守相助,只是……你如何谢我呢?”

    小金豆儿抬头看见刘管事脸上笑容,心头便是一跳,下意识地掩住胸襟,颤声后退道:“我……我……你要干什么?”

    窗棂上灯光一片,就见一条人影灰狼般向前一扑,便听“呀”地一声娇呼,随即裂帛声起。不一会儿,窗棂上剪影清晰,就见灯下桌上,娇娇怯怯一个小人儿,仿佛一只小猫儿般趴跪着,后面一人敞着衣衫,撞得她咿咿呀呀叫个不停……

    ※※※※※※※※※※※※※※※※※※※※※※※※

    长安。

    沈沐手中拿着快马传报来的消息,屈指轻叩桌面,久久沉吟不语。

    蓝金海在他身边转来转去,数度yù言又止。

    过了半晌,沈沐突然重重地一拍桌面,长身而起道:“罢了!便去洛阳又如何,我就去洛阳会会这位杨二郎!”

    蓝金海大惊失sè,慌忙劝道:“宗主不可!宗主万万不要乱了分寸,那鄜州刺史就不是咱们的人,大不了切断和他的一切联系,宗主何必以身涉险呢,那杨帆也不知在洛阳做了什么准备,那是龙潭虎穴啊!”

    沈沐晒然道:“这场较量,是显隐二宗之争,要让他们臣服,就得堂堂正正打败他们。谋杀行刺,诛其首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令双方仇怨越结越深,这种事我不会做,他也不会的。

    如今杨帆借官家势力欺我,我远在长安,有点什么消息都要辗转送来,不等我们做出应对之策,人家那边已然有了变化,如此这般,处处落后一步,我们安能不处下风?我到洛阳去,跟他当面锣对面鼓地干一场!”

    沈沐顿了顿,又道:“赵逾已经召回来了吧?”

    蓝金海点头道:“是!大概再有三两天他就到长安。”

    沈沐脸sè沉了沉,道:“长安就不用来了,直接让他去陇右,跟着张义做事,永远都不必再回中原。”

    蓝金海忙道:“宗主,赵逾毕竟是出自于对您的一片忠心,虽说他擅自行事……”

    沈沐冷然道:“不惩治他,岂不是说今后只要打着忠心于我的幌子,人人都可以擅自行事了?这件事,我不对人、只对事,他做错了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

    蓝金海道:“可……永远不许返回中原也太严厉了些,宗主是否再考虑一下?”

    沈沐道:“不必考虑,就这么定了!”

    蓝金海无奈,只得应道:“那……属下尽快安排。”

    沈沐点点头道:“李昊虽然不是咱们的人,但是能保还是要保。如今赵厚德已经辞去了关内道观察副使的职务,我们在官府里的力量太弱了。如果能保下李昊,他就又有了一桩把柄在我们手上,等他成为商州刺史,对我们还是大有帮助的。”

    这些年,沈沐一直在暗中发展势力,但是因为初期实力远逊于显宗,许多事情只能暗中进行,再加上崛起时rì尚短,而扶持一个官场代言人的投入期又太长,所以隐宗在官方的势力实则非常有限。

    目前为止,除了暂时隐退以避风头的关内道观察副使赵厚德,隐宗里在官场上数得着的人物就只有延州府长史叶落雨了。赵厚德是荥阳郑氏背景,这叶落雨是陇西李氏背景。

    陇西李氏扶持隐宗,是因为显宗里面陇西李氏的人太少,对其影响力有限。所以陇西李氏才和同样处境的荥阳郑氏一起大力扶持隐宗。

    即便如此,在这两大世家眼中,隐宗也只是他们拓展权力和影响的一件工具,自然不会把他们所掌握的所有官方势力都交给隐宗,荥阳郑氏只交出了一个赵厚德,陇西李氏交出的就是叶落雨。

    沈沐思索片刻道:“这样吧,叫叶落雨从延州那边弄一批粮食,如今早熟作物已经开始收成了,高价收购也好,从延州富绅地主家高价收购也,总之要凑足十万石,先帮李昊堵上这笔亏空,来……这也是我欠他的。”

    蓝金海蹙眉道:“延州无常备仓,十万石粮,仓促间他能往何处去筹措?”

    沈沐微微一笑,道:“放心,他有办法的!”

    蓝金海见状便知趣地没有再问。沈沐自嘲地笑笑,摇摇头道:“二郎啊二郎,你还真是厉害,终于逼得我拆东墙补西墙了。”

    沈沐叹了口气,又对蓝金海道:“谨慎些,不要让胡元礼再抓到把柄。我去洛阳,安全上是不成问题的,我此去也不打算跟他打打杀杀,对我和他来说,匹夫之勇都已是不上台盘的东西。在这里,光是讯息传递,奔波往返,就要错失许多时机了。”

    蓝金海点点头,悄然退了出去。沈沐目光闪动,喃喃自语道:“二郎,我便来见识见识你的好手段,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他的目光深邃中透着诡谲,便是最熟悉他的人也看不出他究竟在算计什么。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